郭万达:新型金融业态不断涌现,十个关键点解读《中国产业金融发展指数》

2017-11-17 20:19 · 投资界     
   
我们有五个维度:着重从资金支持的维度、结构优化的维度,服务是不是有效的维度、创新发展的维度、环境适应的维度,这五个维度一共19组,共64项指标来研究这个产业金融发展的问题。

  正值中国经济转型、金融改革之际,济南市人民政府、山东省金融工作办公室主办,济南市人民政府金融工作办公室(济南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清科集团承办的“2017中国(济南)产业金融国际论坛”于11月15-18日在济南山东大厦隆重举办。

  会议通过主题演讲、报告发布、专场对话及展览展示的形式,共同探索金融支持新旧动能转换和实体经济发展新路径,借鉴全球发展经验,研讨中国产业金融发展的新理念和新举措。

  会上,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郭万达发表了主题演讲,以下为演讲实录:

  济南把产业金融作为一个重要方向来建设,非常有战略性眼光,符合现代产业的发展的趋势。

  我们专门有一个研究的课题组,来研究产业金融的问题,做了很多理论研究、实践研究,也重点解剖济南的情况,然后编制了这样一个产业发展的指数报告。大家手上应该都有这一本蓝皮书,我也是刚刚打开,本来出版社都要晚一两个月,我们说等不及了,得赶紧把它印出来,我们的成果要尽快发布。所以看得出来时不我待,这个事本身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郭万达:新型金融业态不断涌现,十个关键点解读《中国产业金融发展指数》

  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其实已经是我们国家金融工作的大政方针和基本的要求,是一个基本的遵循。

  当然从全球来看,有的国外专家也提到了这个问题,次贷危机以后全球性的问题都是金融怎么样回归到它的本质,金融如何更好的去服务实体经济,这也是全球性的问题,是经过教训得出来的,是有过巨大教训的。所以从这个地方来看,我们编制这样一个指数,研究金融怎么为实体经济服务,不光是记录中国的事,其实也是给全球的发展提供一个中国的故事、中国的方案,其实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仍然是跟全球同步来思考这个问题。

  这个指数我们虽然有过伦敦金融中心、国内的金融中心、双创金融指数的一些经验,但产业金融的发展指数是一个新的事情。我们有五个维度:着重从资金支持的维度、结构优化的维度,服务是不是有效的维度、创新发展的维度、环境适应的维度,这五个维度一共19组,共64项指标来研究这个产业金融发展的问题。

  可能很多专家、企业家会提出批评,说郭院长这个不完整,不只64项,可能74项都不够,也可能有的专家说了,你的结构优化,只讲绿色和普惠是不够的,随着我们新的金融工具的出现,有可能我们这里面很多是没有涵盖到的,服务的有效。我们又觉得光是银、证、保,还有政府的服务,其他的一些服务含不含在里面,我觉得从研究机构来讲,都可以讨论,我们今天提出来,就是供大家批评,提出一个研究的框架,得出一些初步的研究结论,供我们的政策部门和大家来思考。

  我们有这么10个基本的评价结论,和大家分享:

  第一,我们把11年作为一个基数,十八大以后,特别是最近三年,我们国家产业金融发展的水平获得了显著的提升,这个指数是增长的,特别是最近两年。如果以11年为基础,到2016年的时候,我们在149,应该说这两年增长幅度还是比较快的,这一点一定跟我们大的方针政策有很大的关系,当然也是在座的金融机构、企业家、政府各个部门的共同努力的结果。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增长的显著提升,很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创新发展这个维度是成为我们产业金融发展的主要支撑力量。

  第二,大家看到五条线,五个维度中的第二条,黄色这一条线,特别是这几年是持续往上走的,这反映出一个方面我们新型金融业态不断的涌现,同时金融对双创服务的力度显著的加大,包括私募的投资,类金融等。所以从这两个角度来看,这两年中央的政策,各个地方和各个部门的落实创新金融的维度发展得还是不错的。

  第三个结论,就是这五年私募基金的发展,对于我们提升产业金融发展发挥重要的作用。王红波在深圳和我们经常讨论这个问题,深圳的私募基金真的是发展很快,深圳这些年能有创新,又那么多好的企业,那就是因为有很多私募的股权融资在里面。当然有人说这个地方钱多,人傻,快来吧,人也不傻,傻了不可能成为创新科技的中心。对于缺钱的人来讲,那个地方钱很多,因为有这么好的类金融、准金融业务的集体崛起,好多将来也得纳入到监管,也得有牌照,这是金融的问题,但是创新本身也给监管提出了要求。你没有创新,你也不能监管,所以要不断的创新,所以这个是对我们这几年发展很重要的一个方面。

  当然我们要注意到创新的同时,这几年的非法集资,资金空转等有关的指标,这一系列的指标有20多个,还有一些负向的指标,对我们整个产业金融的发展贡献是负的,对我们这个结果是不好,影响我们整体的得分,事情是有两面的,这边创新了,这边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些方面的问题,所以影响了我们总体的得分。

  当然很重要的我们看到直接融资,套期保值等资本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力度明显的加速,直接融资的比例在提升,随着直接融资有波动,但是总体来看,这几年还是在提升,商品期货的市场发展得也不错,它对我们整个实体经济的发展还是起到很重要的一个作用,而且交易额创下了历史最高的水平,所以我们还是有很多的亮点。

  我们注意到普惠、绿色、开放的这些新的理念,在金融服务实体经济中获得了落实和体现,十八大以后特别提出来那么多的顶层设计能不能落实,我们这些新的观念,新的理念,至少在普惠这个问题上,我们的小微企业贷款的比重,是持续上升的,我们的绿色债券开始发,这几年开始有点规模,当然跟我们未来发展比还有很大的差距,说明我们开始在落实这个问题了。国内金融机构支持国内企业开展境外发展的境外贷款也在增长,我们走出去的一带一路,ODI在持续的增长,那也是支持实体经济。一带一路和境外投资很多都是跟实体经济有关系,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这些新的理念得到落实和体现。

  同时,国内的各地区的区域性的股权交易市场成为企业对接资本市场的一个重要的途径,上市还是要排队,还是有点难度,但是我们的区域这些股权市场,16年比13年挂牌的企业扩大了十倍,这个应该讲也是我们落实金融为实体经济服务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同时我们注意到,本身的区域产权交易市场的年度融资额,虽然去年有点波动,但是总体上来看,这几年发展变化得很快,交易额增长得还是很快。原来我们讲多层次,我觉得应该讲还是有一些进展。

  社会融资的效率有明显的提升,企业的社会融资成本有下降。我们得出这个结论的时候,我们也是比较谨慎的,实体经济融资还是很高,我们受不了,但是数据来看非金融性企业和其他部门贷款加权平均利率,这些年我们累计下降了8.62个百分点,融资成本还是有下降。

  第九,房地产企业信贷所占的比重波动上行,总体来看还是往上的,产生了巨大的资金挤出效应,还是有好多的钱往房地产去转,大概超过了三分之一的信贷,其实是流向了房地产的行业。这个事也是困惑多少年的,老说那个房价涨,我们老去遏制,但是总涨,钱就总往那里聚,这个事怎么办,所以去建立这种长效机制,来使得这种挤出效应把它变小。

  过去五年我们国家的银行业和保险业的集中度在下降,证券业的集中度上升,当然这个事情也是客观去看这个问题的,因为集中度上升,有可能有规模效应了,我的效率提升了,我可能影响大了。但是反过来看是不是对市场竞争的效率产生一些影响呢?我们现在对外资的牌照,股权的比例,我们开始在放开,这个问题对我们来讲意味着什么?

  这十个结论是我们初步研究的一个结果,只是供大家来参考,只是作为一个指数的研究,背后的原因,各种可能出现的组合,我们并没有很深入去研究它,我们只是从指数的角度揭示这么一个客观存在的现象和事实。

  有一些什么样的建议?

  第一,应该大力支持以产业发展为依托的金融改革创新。王红波也提到了,殷剑峰先生也提到了,国外的专家也提到了这样一个问题,金融改革的创新围绕什么来改革,围绕什么来创新?如何去畅通产业融资的渠道,任何来提升金融服务的效率,这仍然给我们提出了好多的问题。

  第二,要加快金融科技的布局,加速产业金融的发展,更好的服务实体经济,抢占未来金融发展的制高点和主动权。我们专门有一个金融科技的专题论坛,我们觉得金融科技本身对跟产业的发展,跟新经济,跟实体经济的结合上,通过这些新的技术,新的模式,我觉得对实体经济的发展是有相当的促进作用。我们也在深圳研究了一些案例,包括微众银行,虽然是一个新型金融机构,但是这两年发展得还是可以的,还是有一些东西值得我们去总结的。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看,怎么样来加快金融科技的布局,既是高科技的发展,也是金融的发展,更是我们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是值得我们去思考的一个政策点。

  第三,要高度重视信用环境、政务环境、政策环境,以及中介配套环境对产业金融发展保障支撑作用。昨天早上跟曹会长见面,他说一个金融如果没有信用,一个国家的信用环境不好,怎么去发展金融呢?都不相信你,所以我们觉得应该对我们来讲,信用的环境说了很多年,有没有实质性的突破,能不能拿出一点办法出来。当然还有各种环境,现在我们提出营商环境,营商是从世界银行的标准,是从企业出生到死亡的过程,环境怎么样,对企业来讲就是成本,你的环境不好,企业成本就高,企业成本一高,反过来看他怎么发展,他赚不赚钱。所以所有我们的看法对金融的发展都是非常重要的。

  第四,我们也认为产业有产业发展的规律,金融有金融的规律,现在我们要提出金融怎么服务实体经济,我们是不是要遵循这种产业金融的发展规律。在产业和金融结合上,这个规律是什么?我们也在思考,市长提出来济南提出了新旧动能的转换,我们还要做试点,这个试点对产业金融的规律是什么,我们也得研究,我们要实践,我们要探索。所以通过回归金融和实体经济的本原,我们前瞻性来发展产业金融,来助推新旧动能的转化,我们有没有一些好的办法,好的措施去解决它,这也是一个政策点。

  第五,几年提出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产业金融中心,提升金融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能不能在全国为产业金融发展探出一个新路子出来,提出一些新的经验出来?你能不能成为全国影响力的产业金融中心,这个不是我们自己说了算的,还得看咱们做得怎么样。我们自己有决心,有信心,还有一行三会,还要中央的支持,还有是不是遵循市场的行为,是不是让市场来配置资源,我觉得这一点对我们探索新路子,提供新经验,都非常重要。

  提出这几个方面的建议,仅供大家参考。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