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民融合成趋势,投资人跑步入场!政策创新、技术引领、场景运用将是行业机会

2017-12-02 19:00 · 投资界     
   
军民融合是一个国家战略,现在推进军民融合正在形成一种国家艺术,由于各种的原因在军民融合这个很长的价值链上可能还会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是他也蕴含了巨大的投资价值。

  “第九届全球PE北京论坛”于2017年12月2日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召开,由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北京市金融工作局、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政府、北京股权投资基金协会联合主办,全球20个国家和地区的股权投资基金行业协会参与支持、协办。本届论坛聚焦“发展、助力、创新”,并就时下热点的议题进行深入探讨。

     军民融合专场论坛上,腾飞资本创始合伙人任溶,原空军司令部军事代表局副总工程师谭云刚 ,原总装备部陆军装备总体论证中心研究员徐林生 ,南昌嘉捷天剑新材料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宝林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钟廉,北京富唐航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迟少宇进行了讨论。

军民融合成趋势,投资人跑步入场!政策创新、技术引领、场景运用将是行业机会

          以下为现场论坛分享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有删减):

  任溶: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大咖,欢迎来到第九届PE全球论坛,下面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我们专场几位重要的嘉宾入场。今天我们论坛的主题是居民融合,先让我们几位老师把他们平时干的工作给大家简单的绍。

  谭云刚:我平常是搞装备的,这几年主要是长期从事装备的质量价格包括了军民融合一些引进,谢谢

  徐林生:我从事的工作是陆军装备总体论证,说细一点就是研究陆军装备的发展战略和规划计划,典型的工作就是做我们创新的研究规划和十年的装备的发展战略架构。

  吴宝林:大家下午好,我在航天工作了31年,在去年下海自己干,我的身份是在南昌开展新材料的研究工作,我在航天工作的时候他们是我的甲方,跟总装跟空军跟陆军跟火箭军我们都有接触。所以我觉得今天讨论军民融合我还是很高兴来参加,因为我自己就是一个军民融合比较典型的一个代表,干了30年的军民的事现在又在干这个融合的民用产业的事,从民用产业为军方和为航天的这些航空军工大企业服务,谢谢。

  钟廉:大家好,我来自深圳创新投资集团,我们深创投主要就是做创业投资、风险投资,成立18年以来我们投了800多个项目,目前已经有130多家上市,我们是做投资的,所以说跟前面几位他们要在他们工作里面找到我们投资的机会,最近我们也成立了一支30亿的军民融合基金,是按照国家国资委军工领域寻找这个投资机会,应该说前几年找军工项目不多,这两年尤其是今年我们会碰到十几家对手,谢谢大家。

  迟少宇:谢谢任总,我是迟少宇,我工作于北京富唐航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我们做的事情和上午大家专场听到的搞消费的互联网的这些基金不大一样,我们是专门专注于做军工投资的,前几年也投出了一些项目,最近响应了一些项目军工融合,他们从资本市场获得了一些收益,谢谢。

  任溶:刚才五位嘉宾把所做的重点工作和在军民融合所承担的角色向大家做了一个汇报,正好咱们这次论坛的主题是创新、助力、发展六个关健词,所以接下来我想问一下在座的各位,如果说我们现在军民融合这个领域有什么好的投资或者是说金融这些方面的关键词想请每位老师都推荐几个。

  谭云刚:我的关健词是四个字,第一个是共创,第二个是创新,或者叫做共融、共享、共创,长期来讲我们的金融系统我们的国防系统虽然都是事关国家安全重要的两个系统,金融是咱们国民经济的命脉,国防和军队是咱们国家安全的命脉,这两者如果不融合不共建那我们的军民融合,我们的武器装备,建设我们的国家安全就会受到严重的影响。

  任溶:空军是我们国家的战略军,空军一体空防兼备,现在想想我们人民军队是以陆军实际上是大陆军,那现在我们徐老师以前也在总装备部的陆军相关的部门工作,我们看看徐老师有什么高见。

  徐林生:任总让我们提关健词,我理解是让我们给各位投资人提供军方的视角看如何看待军民融合当中的投资机会,军民融合是一个国家战略,现在推进军民融合正在形成一种国家艺术,由于各种的原因在军民融合这个很长的价值链上可能还会存在一定的风险,但是他也蕴含了巨大的投资价值。

  首先跳到我脑子里面第一个关健词叫做场景,为什么叫做场景,就是说一项牛的技术如果要是没有这个产品是容易倒闭的,反而一个普通的技术在某种程度上会创造奇迹,比如说摩拜单车,最有价值的就是我们为牛技术匹配牛场景,就是我们投资方和我们军方掌握专家最好的结合点。

  第二个关健词叫做模式,就是说在大趋势当中找模式,从2013年开始潜心研究工业4.0我发现这有一个规律,我认为是有一个大的价值发现,就是说从工业1.0到4.0其实是价值生长的模式,那对国防技术来说本身有一个演进的趋势,在这个趋势里面如果要细分还是存在刚才我说的四种模式,那这四种模式如果你不能做到垄断那你要把你投资的这个标地物选在N乘N和N乘N次方的领域里面,你会获得比较快的增长和比较大的投资回报,当然这个模式里面还有商业模式,这个是第二个关健词。

  第三个关健词是衍生价值链,就是说在新技术和我们未来场景对接的过程当中他会出现一些细分的垂直的一些领域,或者是我们应用系统出现当中会有一些关键的环节,这些环节和主价值链比起来他的投资可能会小,风险可能会小,并且产生了价值回报还会更大,你比如说我们目前AI也好或者是说集体学习深度学习也好,这些有国家队在改还有像我们华为科大讯飞大的投入在改,他对于我们基金来说我们不一定非要去追这个负债的目标,我们要靠近场景去抓这个负价值观,在有可能装墙的地方我们去解决这个价值方案。谢谢。

  任溶:谢谢徐老师。

  吴宝林: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关健词,第一个我觉得是政策,军民融合的国家政策,现在国家对军民融合的重视和各方面的认知不用多讲了,但是政策没有相应的配套没有出台,那实际上军民融合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也很不容易,就像在军转民没有什么障碍,只要有市场有需求那投资者看到这个或者是有这方面干的事情是可以执行的,但是参军是有门槛的,这个门槛需要有国家政策的扶持,而我觉得军民融合很大的意义是民参军而不是军转民,军转民相对还是有限的。

  第二个关健词就是人才,军民融合很大程度上是人才的融合,一个是我们多年从事军队研究的同志应该到民营企业来帮助民营企业或者是跟民营同志一块来干这个事情,从需求的出发才可以真正解决我们军民融合的问题。

  第三个关健词军民融合还是有阻力,还是很有难处的,军民融合刚才我说了不是一蹴而就的,第二个军民融合从投资的高度来说也很难一蹴而就,因为改革很难进入到深水区,军民融合不是一年两年了,所以说在投的过程当中也是要谨慎,投什么我还是觉得可能是在这个领域里面比较有研究和实践的人才,可能是我们从投资的角度上一个重要的方面。谢谢。

  任溶:谢谢吴总,接下来请我们钟廉总说一下。

  钟廉:我想到第一个词就是机会,我们做投资的想去投这个军民融合的项目,以前是很难得的,就是说外资这个领域是不投的,民营企业这些民营跟我们有些国有背景的我们是处于优势,我们有的是跟国资委,这样的投资个人会发生纠纷的时候会通过国资这个行业解决这个问题。另外还有一个就是中国的军队对采购量需要验证,你比如说航空我们一开始造,就是在军方的国家的军费还是很重要的,所以我说一个就是机遇。

  第二个就是困难,主要是受制于军队。

  第三个就是投资,我们做投资还是要这种平常心,做投资的你拿了这么多钱不投出去也不行,所以说这是一个永恒的主题,谢谢大家。

  任溶:感谢钟廉总,钟廉总是我们这个行业的大佬,提出来机遇困难投资三个另外角度的关健词,我们这里先不讨论,我们接下来问一下迟少宇总。

  迟少宇:谢谢任总,第一个我非常同意吴总讲的政策的关键,那在政策里面我更加的把这个关健词深入一点,吴总前面提到的叫做民参军,为什么讲这个词呢,吴总提到说军转民非常的难,在我们投资行业看到的标地里面确实是,技术研发和投入才是产业的优势,民营企业参与军工企业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投资机会,在这几年,我们做军工行业有一定的时间了,看到现在出现了这样的机会就是民营企业可以拿到过去一些只有体制内的军工企业才可以拿到的重点型号和重点部件,而且往往是高附加值的,这个是有政策和国家军民融合的导向所带来的。

  第二个是钟廉总讲到机会这个词,我深入的讲一下这个机会其实对于我们各家投资机构来说非常的好,外资企业进不来,外资企业和有外资背景的优秀的投资基金就删掉了,当然了在竞争对手变少的情况之下虽然我们标的往往还相对比较便宜,根据我们的统计军工院所包括改制收购和并购的这个成功率相对较高,那军工企业在过去的两三年提升基本面较高的企业就是信息好企业。

  第三个关健词就是军工信息化,信息化往往带来了较低的估值,投资获得溢价,这个是在座的各位可以关注的一个投资逻辑的交点,谢谢。

  任溶:好,刚才我们五位老师从自己的角度给我们介绍了他们在我提问的那一瞬间想到的关健词,我归纳了一下大概有这么几个词是重复率比较高的,一个是创新过程当中的场景第二个重复率比较高的是政策,第三个是人才。接下来想要请各位分享一下军工信息化具体的政策在哪些方面?

  我想先问问徐总,听说您对人工智能有一定的研究,您能不能简单讲讲人工智能在中国信息化方面有什么样的投资机会。

  徐林生:其实这个问题有点大,我试图说一些侧面,人工智能,区块链的技术在我们下一步做了体系和力量架构重构优化当中会起到重要的作用,由此可能会带来一些增量产业投资机会,投人工智能我建议你从三个方面做判断。

  第一个是你投的技术要在部队要有明确的未来场景,因为习主席说设计装备就是设计战争,设计战争是设计什么,其实就是设计未来的需求设计未来的场景,未来的场景是什么,就是还没有来得及形成痛点的需求,就是需要我们设计和牵引的需求,那只有你这么一个确定性的场景提供技术才是有投资价值的,但不是所有的应用场景都可以做。

  第二个我可能要求你投的这个领域要有类似的像数据资源这些基础资源的积累,或者是知识或者是数据的积累,对人工智能来说确实他的一个前提是加上云形成信息的知识图谱再形成算法。

  那除了这个有技术积累还有一个,还有一个应用要能够产生这种显著的增量价值,就是说他要有新的价值产生,把握住这三个,你和非常熟悉这里面的专家去聊,你会发现应该是有相对明确投资标地和投资技术,谢谢。

  任溶:谢谢徐老师。我们也一直在关注人工智能在各个行业的应用,我们过去一直在关注软件硬件,钟廉您给我们讲讲深创投在军事方面、人工智能您有什么布局和考量?

  钟廉:大家都知道无人机这个行业应该是去年进入了一轮高潮,包括深圳的大疆,我们消费类的,包括了军方有很多大的产品,无人机,其实我们关心的实际上现在无人机都是智能化的,以后无人汽车无人潜艇都可以展望的,这个是我们现在找的标的,看得很多项目。

  任溶:找吴总,您给我们介绍,人工智能我们说的好象跟材料没有关系,其实人工智能也好,信息站也好,机械行业也好,我们国家材料技术始终是非常大的关,您给我们讲讲这个企业或者是说您所了解的这方面有没有什么投资机会。

  吴宝林:做军工需要一代动力,行话就是需要代材料,一代材料解决了下一代技术装备的问题,那装备要提升材料是基础,现在武器装备就是像智能化高速化的速度发展,智能化各位领导讲了我就不再说了。

  那刚才我谈到了军民融合一个阻力,其实很大程度上军民融合的阻力来自于军工企业,包括航天所在的军工企业是不会这么轻易的容易的把市场让出来的,军方很欢迎因为价格可以下降,但是这个军工企业是很大的阻力,所以说你要投资的时候在跟军工企业发生比较大利益冲突的行业,我建议大家谨慎一点,因为很可能是要被拍在沙滩上,那投资就血本无归的可能性非常大,但是基础性的东西去投一定是有前景的,但是干所有基础的事都是很寂寞的,大家就得有这种胸怀,家国的情怀,不要投进去,今年投上明年就上市了后年就赚大钱了,不太可能。

  任溶:谢谢吴总,接下来的这个问题交给我们迟少宇,就是这些方面有什么样的机会?

  迟少宇:谢谢任总,今年讲军民融合,说军民融合是一个风口,军工投资在很多年前就开始,那个时候我们还没有军工这个行业,那时是机械的行业,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军工类上市公司大部分是国企,大部分核心企业都是国企,那这两年慢慢的上升融资,中间通过资产整合逐渐有了一些民营的上市公司,反过头去看这是什么原因,军工投资最主要的退出和机会我的理解并不是在IPO,而是在于并购。

  我们看军工企业这么长的时间里面发现军工企业有这样一个特点,就是小批量、多型号、高谋利、长周期,这也造成了军工企业特别是一些民营军工企业的体量做不上去,因为他往往只做某一个型号,由于市场想象空间不大再加上利润比较丰厚,这样对于上市公司来讲是非常非常好的并购标的。

  反过来,民营企业为什么要并购,这个原因是因为军工的特殊性,比如说保密比较僻陋或者是军工财务数据之间的一些矛盾等等造成了军工企业一年以来独立IPO军工企业非常之少,哪怕是十大军工旗下,军工企业投资有这样几个特点:

  第一个就是军工企业相当的实在,做出来吹牛的比较少估值也比较低,而且退出的时候有大把的上市公司愿意去收民营军工企业的老板也愿意去卖。

  第二个特点就是他的增长性和他的收益倍数可能不会有摩拜、滴滴那样具有高成长性,你想投几百倍上千倍他往往是较为平稳的增长,对于我们投资而言我们是助力者并不是参赛者,并不是陪着企业走十年二十年以后,让我们的投资周期和价值成长周期可以匹配,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我们找到一些稳定增长而且有非常强的退出预期的公司,对我们投资基金来讲是非常好的投资机会。

  我认为大概三五年之后虽然有机会当然也有阻力,随着中国核心技术和核心产业,未来中国的军工上市公司整体的市值和发展的前进是比较明确和美好的。

  任溶:感谢五位老师,我再把今天五位老师精彩的言论简要总结报告一下:

        第一个核心观点是军民融合大有机会,也有困难,机会是远多于困难的,但是机会总是偏爱有准备头脑的,这些头脑都来自于在座的各位。

  第二个就是机会来自于政策创新、技术引领和场景运用,来自于核心知识产权的引领示范和转换,困难主要来自于不确定性,其中包括了一些政策的转化和落实的困难。

  第三个就是中国的军工或者是说军民融合这个领域的公司,估值大有想象空间刚才我们吴总说了,早晚有一天至少会有一个像罗布基德马丁公司估值上限,没有空间。

  第四个就是说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给军民融合这个领域不管是当助工也好当什么也好为我们国家出点力,如果有钱不知道往哪儿使,没有关系,交给钟廉总和我,还有我们最后投的项目,我们卖给迟少宇总,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