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势资本黄明明:你坚持努力的方向就是风口

2017-12-09 18:24 · 投资界     
   
我们做投资的人,大家都普遍的焦虑。我刚从乌镇回来,各种饭局,没上饭局的人都很焦虑,上饭局的人更焦虑,担心明年不在这个饭局上。尤其是对做投资的人来说,焦虑更多来自于对未来的不确定。

  暌违2017年,股权投资市场现状几何?哪些经验需要碰撞、分享?2018风往何处?新一年,VC、PE有哪些策略变化?行业里,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2017年12月6-8日, 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第十七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在京举行,汇集股权投资界巨匠精英,以趋势、策略、行业角度剖析这个时代。 

  会上,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以《你坚持努力的方向就是风口》为题发表了主题演讲。

明势资本黄明明:你坚持努力的方向就是风口

  以下为黄明明演讲实录:

  在座各位都是基金的掌门人,每年会被媒体问得最多的问题基本上都是“明年的风口和热点是什么?”我们基金内部也会讨论明年的投资重点在哪里。

  明势资本是专注于早期科技领域的投资机构,我们没有自己的神,所以我们就问了一下互联网圈的大神谷歌:“2018年,风口在哪里?”很多人讲无人零售,讲AI在各个专业领域落地的应用,讲VR和AR。但明势资本一直以来有这么个观点:不喜欢追风口,也不太相信风口。

  不光是我们自己,我们接触的科技领域里我们认为比较靠谱的创业者们,也不喜欢风口这个词,甚至是有点反感。他们一看见北京来的,以前是投互联网圈子的投资人,都会有一种歧视,说北京来的投资人就喜欢讲风口,就喜欢讲热点,在我们这个领域没有风口,有的是十几年如一日的专注。

  专注,科技创业者的共性

  我们当时在想是不是科技领域的创业者都是这样?这个领域做得非常成功的公司是什么样的?在过去将近20年的时间,大家一直在讲中国好像缺乏靠谱的硬科技公司,之前很多大公司都是模式创新和依托流量的,那么中国到底有没有自己的、成功的、硬科技领域的公司?我们发现了至少有20家这样的公司,市值超过了1千亿,甚至更高。这里面的很多名字不在这个领域的人未必熟悉,大家熟悉的都是BAT,熟悉的都是TMD。那这里面有谁?第一家叫舜宇光学,是一家中国公司,是全球最领先的光学模组和手机摄像头模组供应厂商,有1300多亿甚至更高的市值,客户是所有的高端手机,从苹果到三星。

  第二个是瑞声科技,也是市值1200亿的公司,是全球最领先的声学模组和扬声器模组的供应公司,苹果、三星等消费电子核心的声学器件都是由这一家公司提供,他们的纯利润保持在30%左右,现在依然在高歌猛进。

  还有蓝思科技,周群飞本身是一个非常传奇的女性企业家,本人学历不高,这家公司大概从5、6年前就开始从斯坦福引进博士生,硕士生,来提高生产线的水准和工艺。它是苹果手机屏最大的供应商,也有1千多亿的市值。我们还专门跟苹果公司负责采购的亚太区主管聊过,他给我们的反馈,苹果选择蓝思科技,不是因为它便宜,而是因为它是全球生产水准最高的公司。

  舜宇光学和瑞声科技都是做了20年以上的企业,但是创始人都异常的专注和低调。最年轻的大疆也已经做了11年,在销售额超过1千亿美金之前,几乎没有国内的VC看过他,或者投过他。还有一个共同点,所有这些公司,在他们的早期发展过程中几乎没有我们的风险投资机构在背后参与,所以我在内部分享的时候,我觉得这是中国做风险投资的一个耻辱,我们追风口、追O2O、追互联网金融,但是国家制造业这些最根本的最优秀的世界级的企业,没有一家是有风险投资在后面支持的。

  坚持,意味着一切

  而且他们的创始人异常低调,数十年如一日的努力。我们自己投的企业,也是出奇的相似,流深光是做激光雷达的公司,去年这个领域拿到过VC投资的企业不下十家,甚至有些大的机构在一个领域里布局了两家以上的激光雷达的企业。流深光电的创始人之前在军工企业做了八年,在核心激光模组制造设计上面有非常强的经验,然后在全球500强的企业工作4、5年。他从事这个行业的时候,完全想象不到今天激光雷达会成为自动驾驶必不可少的路径,他还帮助我们国家的军工企业激光领域缩短了和欧洲最先进的技术20年的差距。他用一年的时间做车载雷达,在探测距离和角分辨率方面已经接近世界级的水平,他在自己专注的领域里一直坚持努力。

  第二个是橙子自,他们生产的工业机器人一货难求,今天下一个订单,要到12个月后才能收货。橙子自动化的创始人是80后,十年前就开始专注在自动化上面,他们去年用15天的时间就拿下了富士康全国合格供应商的标准,成为中国3C制造领域里库卡和雅马哈唯一的合作伙伴,每年会进入创业板报会的流程,他不是看到了自动化这个行业起来的时候才跳进去的,是十年的努力和准备。

  还有80后创业传奇李想,今天智能电动车这个领域是我们看到的未来5-10年里,比智能手机之后的全球化更大的结构性的机会,李想在2012年的时候就开始思考电动车领域的创业机会,所以15年汽车之家刚刚上市的时候,他说要辞掉汽车之家所有的董事和管理的职位。我问他为什么?他一句话打动了我,他说“我看到了一个可能在有生之年能够创造丰田这样世界级车企的机会。”他就跳出来了,他在这个项目上最早投资了将近一亿美金的金额。

  车和家一直不为人所知,也从来不做PR,这是我们看到的真正沉浸在科技领域里的创业者的另一个特点:事情没有做出来之前,不想拼命做宣传。今年8月份我们去看了生产线,只用了一年的时间,一二期产线已经开工,一年的时间有多不容易?我们拆迁了四个自然村,平整土地,通了电和水,还建设整套机器人产线,只用了一年的时间。

  深入,理解产业才能拉开差距

  回到投资这个话题,大家会说我们作为投资人,应该怎么专注和努力呢?我觉得我只能分享在科技领域的经验,除去对技术保持持续的关注和敏锐之外,和产业深度的结合也是我们最关注的。我要求看科技领域的投资经理画一个非常详细的产业地图。上面整车制造,下面是涉及到电动车的产业链,产业链里面分为电池系统,电机和电控,也就是说三电,到汽车电子,到整车的生产加工,光一个电池系统里面,我们又拆成电芯,电芯又包括正负极材料,电芯高端制造设备,自动化的集成。随着这个产业链一步一步推下去,自己大的投资逻辑是市场规模和行业平均利润率。如果一家高科技公司的毛利润达不到50%,我们很难相信这是一家有核心壁垒的公司,我们把制造业分成新制造和旧制造,传统的旧制造是人力密集型,技术含量低,再就是毛利率极低,靠着我们的成本优势。所以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粗暴的评估标准,一家企业有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就看你的毛利率达不达得到50%。

  在汽车领域我们有车和家的根据地,围绕整车的上游,包括激光雷达,电池的核心原材料,到下游的动力系统,自动驾驶,甚至包括车载以太网芯片。前两天有很多大的投资车的产业基金来看裕太这个项目,他们很好奇我们怎么会在一年前想到布局这样一个项目?这是高通出来的团队。现在车的数据传输还是依靠传统的工业总线,而自动驾驶需要传输大量的数据,未来的车辆处理的数据可能是今天的十倍,甚至百倍,这就要求更强大的车载芯片。

  现在高端车型,摄像头比较多,有四五个摄像头,前面的屏幕显示出倒车和前车的影像会有一个延迟,现在汽车的架构是基于工业化的体系做的架构,未来的车就是一个大的iphone,或者大的ipad,所以我们很早布局了以太网的芯片。传统的车企是把发动机变成电机,一样能造出最好的汽车,但是新的车企除了要造一个好的车之外,还要造一个真正智能化的车,认知的不同可能在未来的竞争中拉开车企的差距。

  我们做投资的人,大家都普遍的焦虑。我刚从乌镇回来,各种饭局,没上饭局的人都很焦虑,上饭局的人更焦虑,担心明年不在这个饭局上。我分享自己的一个心得,尤其是对做投资的人来说,焦虑更多来自于对未来的不确定。我请教过李想,如果我坐在他那个位置考虑,造车是极长的产业链,建工厂这一件事情,一年的时间,足球场这么大的厂房,从拆迁到整个厂房建造完毕,这里面要处理和解决的问题,每天是无法想象的,为什么每次看到他都这么乐观和淡定,他就讲了一句话,你把未来想得足够远,足够长,你现在的心态就能保持足够的淡定,这也是我跟在座各位做投资的同事共享的一句话。

  我们讲过去每一个十年都诞生了一些千亿美金的机会,今天应该说是看到了全球互联网行业都进入了寡头垄断化的时代,不管是美国的苹果,还是中国BAT。那还有没有下一次千亿的机会?从PC到今天的移动互联网,智能出行,还有AI+,每个领域的创业者和投资人,如果你坚持在自己的方向努力,在未来十年,就可以等到千亿美金,甚至是万亿美金的机会,你坚持努力的方向就是风口,这就是我今天要跟分享的。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