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6000万懒人,日均单量300万+,他让马云、李开复、阎炎接连投资的秘诀是……

2017-12-25 09:01· 创业邦  鹧鸪仔 
   
如今点我达已经逐渐转型成一个做信息撮合的技术平台,自己没有全职配送员和配送车辆,靠的全是众包模式。因此这也决定了点我达的核心价值是产品和技术。点我达通过一系列智能技术去赋能原有的配送行业,提升行业效率降低执行成本。

  外卖是本地生活服务最好的切入模式,一是因为外卖高频刚需,而市场却几乎空白;二是外卖覆盖的用户人群够广,有机会拓展本地生活服务中的各个领域;三是外卖是一项即时性服务,在送外卖的过程中能自然建立一种新型的物流形态,他把这种物流定位“即时物流”。

  2009年赵剑锋创立外卖平台“点我吧”,即时物流这个词,也是赵剑锋在2009年创业之初提出并定义的。2015年,基于自建物流体系的“点我吧”平台6年的积累,他创立了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

  履约成本高、行业不规范、管控问题大

  2002年年底,赵剑锋结婚之后,身上便多了一个标签,有了一个新的身份,也多了一份新的责任。他选择了创业这条路,除了在职业的发展中看到机会之外,更直接的原因是想为家庭增加更多的经济收入。

  基于之前的职业积累,赵剑锋在2003年年初创办了杭州经纬信息技术公司,发展一直比较顺利,最初他切入的是通信行业的地理信息产品,这也与他之前在“浙江省测绘局”、“东方通信”的经历非常契合。2004年,公司的销售收入已超过1000万人民币,几年之后也就解决了基本的生活保障问题。但因为当时切入的是一个跨领域的小应用,市场空间非常有限,一直到2008年的销售收入也仍是徘徊在千万人民币规模。

  饱暖之后,自然地会有更多的追求,与绝大部分人一样,赵剑锋也希望能真正地为社会创造价值、为行业创造价值,为他人创造价值的。于是他便开始寻找没有天花板的、足够阳光的行业和项目。

  很自然地,他锁定了互联网行业。其时恰是“狗日的腾讯”的时代,他认为在这样的背景下不适宜做一个纯线上流量运营的项目,也不适宜做一个完全依赖技术的项目。以“有积发展”为指导,结合自身情况,赵剑锋最终确定了LBS方向,并决定致力于本地生活服务,将线下实体世界和线上网络服务融合,后来这一服务被称为O2O、OMO。

  履约成本高、行业不规范、管控问题大是赵剑锋认为目前物流行业最大的三个问题。

  物流是个很极具规模效应的行业,订单密度的增大可以降低物流环节的成本,刚开始,即时物流的集中度很低,由商家自己进行配送。同时这也是个新兴的行业,很多层面存在不规范的地方。

  “目前在中物联同城物流小组的提议下,点我达作为发起单位,在联合其他行业其他企业,在共同推动即时物流行业标准出台。”

  点我达运用智能监管应用,利用大数据分析进行用户画像,根据以往配送情况和装备配置进行信用评级,订单监控系统实时监测配送情况,在确保订单安全送达情况下,进行服务风险评估,保证服务标准化。

  昂贵的一课

  作为一个即时物流平台,能先后获得阎炎领衔的赛富基金李开复主持的创新工场马云旗下的阿里资本、以及戈壁创投、乔景创投、远镜基金等知名机构的巨额投资和战略资源注入,也间接说明了“即时物流”在未来的可能性。

  在外人看来,能加入阿里系,并同时获得阎炎和李开复的青睐,这家公司势必是顺风顺水。但在互联网战争最为惨烈的O2O外卖领域,点我达也曾踩过数不胜数的坑。其中最严重的一次,也直接影响到了后来的行业格局。

  2015年元旦后,阿里巴巴一位主管投资的副总裁带队到访点我达,提出让赵剑锋放弃“点我吧”交易端的运营,专注于他们所擅长的线下配送物流,协同阿里一起打赢外卖等到家服务的战争。因为当时对未来趋势和市场形势的误判,赵剑锋简单直接地拒绝了这一橄榄枝。

  随后,美团获得了7亿美金融资、饿了么获得了6.3亿美金融资、百度外卖获得2.5亿美元融资,而“点我吧”仅有2014年获得的约1千万美金;同时,阿里转身投了另外一家同类型的公司。

  赵剑锋在5个月后幡然醒悟,随后以26天的时间从0开始上线了“点我达”,重新走上了6个月前阿里建议的道路。在互联网时代、在战争时代,6个月,是一个可以决定生死、决定行业格局的时间。而点我达却在最关键的时间点,延误了6个月。甚至也或许正因为此,对口碑外卖拓疆扩土的速度也略有影响。

  “取势、明道、优术”三点是创业者必须学会的,而赵剑锋在“取势”上的重大失误,让点我达错失了一个时代,让企业险些面临了灭顶之灾。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他只能说,“这一课,昂贵。”

  不做纯跑腿公司

  说到点我达,就不得不提同处一个行业的另一家已经和京东到家合并的公司达达,两者的商业模式相似(都采用众包模式的末端即时物流配送),但在技术上却不一样。点我达是全自动智能派单模式,而达达采用的是抢单模式。

  另外,两者的订单源和配送品类不一样,点我达配送品类有外卖、生鲜、商超、鲜花、蛋糕、水果、末端快递揽配等,合作的商家包括天猫、菜鸟网络饿了么、盒马鲜生、易果生鲜、百联、银泰等;达达没有外卖这一基础订单,其订单主要是来自京东和京东到家的订单,因此达达目前也在尝试做C端业务,以拓展订单源。

  今年7月,点我达和饿了么召开战略合作发布会。双方在会上宣布,点我达成为饿了么唯一的众包物流战略合作伙伴,并完成第一阶段在全国50多个重要城市的众包配送服务对接。

  背靠阿里和饿了么,虽然让点我达的生意更好做了,但也让它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纯跑腿的公司,并且这个跑腿公司还有一定的替代性。而对此看法,赵剑锋表示并不担心,“我们是技术和服务输出的平台,在这个行业,核心竞争力是技术、模式、资源。同时,点我达具有时间优势。”

  在阿里体系内,与阿里生态的多个企业均有业务合作,包括、天猫、菜鸟、饿了么、盒马、易果、百联等,同时向社会开放物流能力,对接大商家,如通达系、EMS、顺丰等快递企业,FlowerPlus、多点等。

  如今点我达已经逐渐转型成一个做信息撮合的技术平台,自己没有全职配送员和配送车辆,靠的全是众包模式。因此这也决定了点我达的核心价值是产品和技术。点我达通过一系列智能技术去赋能原有的配送行业,提升行业效率降低执行成本;

  “点我达不是劳务公司,雇几个配送员就起来了,而是建立在一系列智能技术之上的信息撮合平台。我们从2009年开始,就是国内最早做智能派单的团队,现在的数据量积累量巨大,数据来源场景最广,已经不可能再有新玩家进入这个领域。”

  结语

  赵剑锋希望能够重构快递末端的交易结构,为快递行业带来价值。对自己,未来覆盖更多业务场景,从外卖走向快递、走向新零售,提供全品类的配送服务;同时让平台的智能化技术(智能派单、智能管控、智能硬件等)不断提升,用技术的方式继续降本增效。目前点我达已注册的骑手达到200万+、日均单量300万单+、峰值单量600万+、覆盖城市300+、服务商户80万+、服务终端用户6000万+。

  2017年,点我达已经是是最大的即时物流企业之一,也是业务场景覆盖、配送品类最全的即时物流平台,包括外卖配送,生鲜、商超、水果、鲜花等新零售配送,以及末端快递揽配、C端跑腿服务等。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