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莫语者》欠薪案:主演黎明一度停拍,小人物“私挟”器材,剧组是啥讨薪规矩?

2017-12-27 07:55·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诗欣 蔡珊妮 
   
大家都知道,盛夏星空大部分营收依靠艺人经纪业务。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的艺人经纪收入为6015万元,占比超四成。到了2017年上半年,艺人经纪收入达到3466 万元,约占59.7%。

  黎明首次进入内地拍摄小荧屏作品《莫语者》时,一定没想到,竟然会遇到“欠薪”事件。虽然被曝欠薪的不是他以及杨玏等大牌明星。但据多位工作人员向娱乐资本论透露,该剧组曾两次撤换导演,黎明被迫先行返港,剧组欠300多个剧组成员数百万元,“一度停工整改。”

  目前,随着中影、东海电影集团的急钱“续命”,出品方盛夏星空的被迫接盘,现在大多数剧组人员都已拿回欠薪,黎明也回到剧组热心出演。但到了圣诞节前夕,《莫语者》仍有部分剧组人员走在讨薪之路上。

  该剧编剧武瑶就告诉娱乐资本论,为了讨薪,不少工作人员离开剧组时带走了剧组的器材,包括电脑、手机、小蜜蜂等等,“影响不小”。

  《莫语者》原本是由北京盛夏星空影视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和完美时空(北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联合出品的电视剧,一开始基本上是前者负责出钱(出品),后者负责制作。该剧原定5月开拍,9月份杀青,但如今已经12月,项目仍在拍摄当中。其中,盛夏星空是一家由经纪公司转型制片的上市公司,之前以经纪马天宇、田亮等艺人为主,《莫语者》也是他们首次主控投资过亿的影视项目。

  12月16日,某博主发布了一条长文,曝光了《莫语者》片方欠薪的细节:完美时空欠薪导致剧组人员罢工。于是,完美时空将项目完全甩给了盛夏星空,而盛夏星空在新投资方中影集团、东海影业的资金到位之后,也一度拖欠了工资。据娱乐资本论了解,直到近日,盛夏星空才开始陆续付款,并在努力维持剧组的运转。

  为了更好的了解此事,娱乐资本论找到了这条长文的制作者以及诸多欠薪人员,同时也找到了该剧出品方和制片人。其实近年来欠薪项目数不胜数,在此之前,还有周杰伦、刘恺威、萧敬腾等人参与的剧集爆出欠薪丑闻。

  那么这起欠薪案是怎么发生的?背后又展现了影视行业哪些隐秘江湖?在法律上,如何更好的规避此类事件并保护自己?对于影视新手而言,面对从来没有操盘过的上亿项目,又有哪些坑可以避免呢?

  资金链断裂,盛夏星空接盘,

  众人找谁讨薪?

  据该剧剧组的某高层A介绍,今年6月以前,《莫语者》剧组都在正常运转中。直到6月该发工资的那一天,各部门人员才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没有收到片方的薪酬,而制片方完美时空也以没钱为理由拒绝支付薪酬。除了导演、编剧等,其他人都是按月发薪酬。到了7月份,由于资金链断裂,剧组更是陷入了停机,24日,参与拍摄不到两个月的导演刘顺安离开,整个剧组陷入了无领导状态。据剧组一位工作人员B介绍,期间盛夏星空ceo吴廷飞带了一个新制片人空降剧组,并表明之后由吴负责剧组事务。但不到一周,两人又离开了剧组。

  7月中旬,项目得到了中国电影集团的投资,才使拍摄得以继续。

  然而,项目并没有因为中影集团的投资就顺利走下去。

  据A和B工作人员介绍,8月份,还是由于资金问题,剧组前前后后共经历了4次停机,黎明等主演因为档期和被欠薪也离开了。到了9月份,剧组开始进入了长期的停机,参与拍摄了一个月的导演梁梓全离开了剧组。20日,部分人员还收到了来自片方“自即日起不再计算薪酬”的通知,其他人员仍在等待着复拍,之后陆续有人离开剧组。“大家都以为什么时候项目重新开始就能拿到属于自己的薪酬。然而,片方给人员画了很多次饼之后,剧集还没开始复拍。”A告诉娱乐资本论。

  小娱多次致电之前的制片方完美时空的CEO王曦求证,但电话都没有接通。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完美时空一直没有操盘大戏的经验,之前操盘的无论是《缘来幸福》、《屏里狐》等都只是分账网剧,其他许多项目则以外包为主。

  据A监制介绍,11月,盛夏星空从完美时空那里将项目的制作工作全盘接过来,与此同时,项目得到了东海影业的投资,随后片方向演员付清了薪酬。工作人员B告诉小娱,完美时空CEO王曦在工作群里发表解散工作群的声明,随后工作群被解散。“几天后,我在别人的朋友圈里看到这部戏复拍了,但我没有收到任何回组或者解聘的通知。”

  直到片方获得资金投入的人开始讨薪,拉了一个微信群来讨论应对办法,但最终只有摄影组、道具组、美术组、置景组和化妆组成功拿到薪酬,服装组也凭借扣押主演的服装讨薪成功,而其他人员包括导演,都在继续争取。

  11月23日,有人在讨薪群里宣布和盛夏星空的谈判结果:所有欠款将从11月30日起分批发放,至12月月底全部发放完毕。

  娱乐资本论曾联系到被欠薪的其他剧组人员,其中许多人都表达了自己对“拿钱过年”的焦虑心情。

  之后娱乐资本论采访到了《莫语者》的联合制片人罗伟,他告诉小娱:“盛夏星空刚开始把整个项目接过来的时候,有300多人被欠薪,现在只剩下10几个人,我们一直在努力解决问题。”

  编剧“伸冤”:

  因片方说字数不够而被欠薪?

  据知情者介绍,被欠薪最严重的,是《莫语者》的两个已经离开的导演,小娱多次尝试与被欠薪的导演联系,但一直得不到回复。

  其次是《莫语者》的编剧兼监制武瑶。根据武瑶的阐述,《莫语者》片方应付40集创作费,但是自6月底拿到了不足半数的第一笔创作费之后,片方一直没有结算剩下的创作费。12月,她终于拿到了一小部分,但仍有100余万创作费未拿到。按照武瑶和片方签订的协议,编剧每完成5集创作,片方验收后需支付每集的创作费,同时编剧需配合片方跟组修改和创作剧本。“初稿在6月30日完成。11月13日,为了获得东海电影集团的投资,完美时空和盛夏星空恳求我和他们签订三方协议,并承诺一直拖欠的稿费由盛夏支付,催促我开具了等额的增值税发票,在垫付了近二十万的税金,将发票交给盛夏星空后,他们没有履约付款,却拿走发票和合同。”

  在该剧高层A看来,这个项目其实一开始就在没有足够资金准备的情况下仓促开机了。“可能出品方认为后期融资容易,但由于演员搭配不当(男主角是黎明,女主角则是不甚出名的李凯馨),制作团队人员不稳,导演更换频繁等原因,融资几度失败。”

  据娱乐资本论了解。因为盛夏星空是一家经纪业务为主的公司,而女主又是该公司的签约艺人李凯馨,导致这个剧的演员搭配很怪异。“不止一个有投资意图的人表示,如果女一号是一个年龄和黎明更适配的人,那这个项目的价值就能提升很多。事实上,女一号和黎明相差30多岁,剧本设计好的爱情段落,很多都变得无法实现。”

  小娱联系到盛夏星空的董事长吴廷飞,他称,目前剧组人员的薪酬核算工作正在进行当中,只剩下几个人的薪酬还没有付清。至于涉及金额多少,他表示需要和相关人员核对。而没有发放剩下的编剧创作费,则是因为剧本字数和内容没有达到要求,验收工作还没有完成。“我们11月份才接手项目,问题不是我们造成的,但我们一直在解决问题。”

  不过,小娱发现,盛夏星空在今年10月份凭借《莫语者》这个项目获得了北京银行中关村分行的意向性授信。

  负责对接编剧的联合制片人罗伟表示双方对剧本的字数存在分歧,不到要求的68万字,他曾多次尝试与武瑶沟通解决关于剧本字数的问题,但得不到武瑶的正面回应。

  而武瑶告诉小娱,剧本的字数超过69万字,但是罗伟把剧本上必要的三角标记去掉了,才出现不到68万字的情况,而合同上也没有写明三角标记不计入总字数。

  对于剧本字数的计算问题,小娱采访了另一位与本案无关的编剧吴迎盈。她告诉小娱,三角标记是标记戏剧动作的意思,是一种比较规范的用法。如果合同没有写明标点符号不计入剧本字数,一般以word的自动统计为准,包含各类标点符号。

  小娱从知乎了解到,这种三角标记是中国影视剧本中常用到的符号,用来区别于对白,以下是电影《无间道》剧本中的一段。

  用字数来跟编剧结算薪酬,这个看似无可厚非,但作为一剧之本的剧本,薪酬的计算最终却落到要给三角标记数数的地步,实在有点匪夷所思。

  剧组和片方的“讨薪术”?

  在讨薪之路上,也有不少工作人员给我们看了他们的合同。可以明显看到,该合同是职员合同,而不是一般员工签订的劳动合同。

  对此,小娱采访到了TA知识产权与娱乐法团队高级法律顾问白小莉律师,她告诉小娱,拍戏本身就是一种临时性把很多人聚集在一起工作的活动,所以,剧组工作人员和片方一般签订的是雇佣也就是劳务合同,而并非劳动合同。劳务合同是受雇人为雇佣人提供服务的合同,受合同法一般条款的约束。劳动合同法受劳动法约束和规制,通常对劳动者的保护力度较大。

  另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律师认为,在双方解除劳动关系的时候,如果是劳动合同,雇佣方如果因为自身原因要解聘劳动者,必须提前一个月通知,而劳务合同所有约束都只来自合同本身。“很多片方在和剧组人员签订劳务合同的时候规定的违约条款对片方的约束比较弱,这个时候,片方违约的成本比较低。”

  除了法律规定,这个行业还有很多江湖规矩。

  一位业内律师告诉小娱,剧组还是一个传统的江湖,很多时候都用行业的不成文规则去互相制约,结算薪酬方面也是有默认的规则的,比如杀青当日一定要给剧组结薪。如果片方没有按时结算薪酬,剧组人员可以通过扣押器材和素材储存卡等重要物件来制衡片方。而片方为了反制衡,传统办法是人员进组之时,就扣留剧组人员的身份证,“不过近些年这种传统办法使用得比较少了”。

  在这种互相制衡的情况下,欠薪问题一般不会被曝光。“剧组人员追求的还是长期合作,除非忍无可忍,否则不会主动站出来。但如果剧组人员在业内比较厉害,可能会黑化片方,导致片方业内声誉降低。”

  不过,近两年很多片方的法律意识增强,开始重视合同的签订,但是在这个时候往往就会出现一个矛盾。一方面片方和剧组工作人员签了合同,另一方面又仍然习惯于用江湖规则去约束。“所以合同往往还是不受重视,只是形式而已。”

  比如,按照江湖规则,职位最高的造型指导是不需要亲自每天到拍摄现场监督工作,一般情况下是派执行负责人到现场监督,确定每一场戏中演员的服装搭配是否符合设计稿。这些细致的做法很多时候不会写进合同当中,一般来说合同中只是比较宽泛地写明档期和薪酬,这就容易导致片方有刺可挑。比如以造型指导没有到现场配合工作为理由扣薪酬,而造型指导会因为合同没有写明而无可奈何。

  “这事实上就存在了合同和江湖规矩这两个标准,在薪酬上也会有类似的双标。比如一个组(服装组、道具组之类的)与片方协商好了一个价格,这个价格对应了具体的人数、是否跟组等详细信息。到具体执行的时候,片方可能会提出更多可能不是这个报价对应的要求。即便是签了合同,剧组人员也很无奈,因为合同里没写到。”

  明星也会被欠薪,维权成本高,

  小人物可以怎么办?

  其实本案也暴露了业内一个不成文的习惯:那就是一般不会欠大导演、演员等人的薪酬,因为涉及金额比较大,对方更强势,更容易引起法律纠纷。

  但小娱整理发现,过去也有演员和导演曾经被欠薪,而因为演员自带社会关注度,得以曝光的可能性更大。

  有一定社会影响力的明星演员都会被欠薪,那么小演员和剧组小人物被欠薪,就更是没有保障了。

  除了刚刚曝出的《莫语者》片方拖欠剧组人员薪酬之外,今年也发生过类似的案件:3月20日,“三个女人一台戏全组人员”微信公众号发布了一篇文章,文章爆料刘恺威、江一燕主演的新戏《三个女人一台戏》因拖欠薪资导致剧组停机,承制方浙江小玩家影视股份有限公司制片人、法人、董事及公司财务等集体消失,拖欠剧组工资等各类费用约900万,涉及剧组人员达380人。

  在当年的《天涯歌女》(曾用名《周旋》)剧组,张柏芝的替身演员闫默涵把投资方告上了法庭,追讨薪水。据闫默涵当时对媒体透露,制片人筹到钱后,先把张柏芝等几个大腕的片酬全额结清了,其余的人就一直拖着,“每次都说下个月给,一直拖了一年多”。

  “片方欠薪的情况其实并不少见,特别是这两年很多新公司进入影视行业,只是被曝光的很少。”一位从事娱乐行业法律事务多年的律师告诉娱乐资本论。“维权成本很高,一般剧组不会欠大额的薪酬,比如导演、制片、明星的,欠的大多是小额的薪酬。而这些人也不太可能会为了追回薪酬把大量时间花在走法律途径上。”

  据统计,光北京本地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就有近6000余家。市场极速膨胀,在律师看来,各种薪资纷争其实一直就没有停过。

  《莫语者》的编剧武瑶曾告诉娱乐资本论,剧组很多底层员工都是小小年纪就出来打工赚钱的人,“很多都没有很高的文化水平,遇到被欠薪,很少人会想到找律师找媒体帮忙。”

  问题重重盛夏星空也接盘,

  背后的转型压力有多大?

  对于这件事情,小娱还想知道的是,前期的资金链为什么会断?盛夏星空为什么要从完美时空那拿走制作权?

  为此,小娱多次致电完美时空CEO王曦,但电话都没有接通,而盛夏星空的CEO也表示目前阶段不方便公开。

  小娱从公告中了解到,盛夏星空于2016年12月完成其新三板挂牌后首轮定增,融资金额达1.15亿元,同时与新股东达成了对赌承诺。

  根据公告,如果盛夏星空2016年、2017年的实际净利润总额未达到1.3亿的90%,公司将对新股东进行赔偿。2016年年报显示,盛夏星空的净利润额为5473万元。2017年上半年盛夏星空的净利润为3559万元,要完成对赌,盛夏星空必须在下半年实现净利润2668万元。

  大家都知道,盛夏星空大部分营收依靠艺人经纪业务。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的艺人经纪收入为6015万元,占比超四成。到了2017年上半年,艺人经纪收入达到3466 万元,约占59.7%。

  和唐人影视这种艺人经纪业务只占2成的成熟公司相比,该公司之前主要依靠艺人经纪版块,转变发展重心势在必行。

  从融资目的也可以看出,目前它将更多资源投入了影视剧制作方面。此轮定增资金将全部用于公司最新的5个影视剧项目的开发与制作,这5个项目总共耗资5.7亿元,除了融来的1.15亿元,剩下的资金将引入其他投资和公司自有资本。可见,公司似乎寄希望于影视剧制作来完成对赌协议。

  2017 年上半年,盛夏星空签下了2名台湾籍艺人和6名内地艺人等人,《莫语者》的女主正是盛夏星空的艺人李凯馨,因此盛夏星空为了以剧捧自家艺人,对影视项目的需求就更大。

  毫无疑问,作为《莫语者》的出品方,如果任由该项目流产,必然无法完成对赌。从保护资产的角度,盛夏星空也必然要大力输血。其实从他们融资还薪的角度,确实也能看到盛夏星空的努力,正如其董事长吴廷飞所说:“这是我们诸多人的心血”。

  频繁曝出的剧组欠薪丑闻,业绩压力下的项目冲动,经验不足的操盘规划,以及不成熟的讨薪江湖,或许,都会害了一个好项目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