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吐槽大会”:欠债太多,贾跃亭跑了之后,孙宏斌也快了?

2018-01-23 14:42· 投资界  R&A 
   
短短半年,孙宏斌态度已然生变。今日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提到,融创没有进一步增持意向,贾跃亭也未向公司提供其质押股权处置计划。他称,“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搞不好乐视也只能遗憾了。人有时候要敢叫日月换新天,有时候也要愿赌服输。”1月23日上午,当融创中国董事长孙宏斌首次以乐视网董事长的身份面对投资者时,说出这样一番话。这与几个月前,孙宏斌正式入主乐视网时“接手烂摊子浑身是劲”的状态截然不同。

  并且,目前的乐视网内部十分尴尬。一方面,贾跃亭持股25.67%,仍为第一大股东,但其不担任任何职务,除股东大会外,不参与公司经营上的决策;另一方面,融创中国当前持股乐视网8.56%,人人都等着孙宏斌可以让乐视重整旗鼓,但是融创中国尚未向乐视网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

  关于乐视,贾跃亭负债累累,远赴他乡,孙宏斌曾经的豪情壮志也不复存在,也难怪网友们急着追问“我着急用钱,你啥时候复牌?”

  割袍断义?

  短短半年,孙宏斌态度已然生变。今日的投资者说明会上,孙宏斌提到,融创没有进一步增持意向,贾跃亭也未向公司提供其质押股权处置计划。他称,“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有投资者提问孙宏斌:“乐视网如此严重的关联交易,投资之前的尽调是否知情?对于乐视网的未来,孙总是不忘初心,敢叫日月换新天,还是认赌服输,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呢?”

  对此,孙宏斌回答称:“对关联交易知情。但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随之发生变化的,还有贾跃亭和孙宏斌的“亲密”关系。就在此次说明会召开之前,双方还在为关联方欠债60亿还是75亿争论不休。乐视控股毫不客气地直指,孙宏斌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贾跃亭身上,试图“裸复”后抄底。

  而对其与贾跃亭矛盾已然公开化的质疑,孙宏斌回复称,“我和老贾一直保持着良好的沟通,个人之间没有任何矛盾。目前面对的是如何解决问题。”

  不论双方唇枪舌战还是姿态暧昧,对机构投资者和散户来说,诸多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就在前不久,乐视网收购乐视影业这一“重大无先例事项”宣告失败,停牌9个月的上市公司何时复牌,失去了“重组”、“更名”概念的乐视网还怎么力挽跌停狂澜?贾跃亭和孙宏斌应该站在一起,给大家一个交代。

  并购失败、复牌、停止输血与退市危机

  乐视影业并入乐视网的故事被贾跃亭讲了三年,最终化为泡影。这或许会成为压垮乐视网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4年末,刚刚从美国回国的贾跃亭回归乐视后,立即抛出一年内完成乐视影业注入的重磅公告。2016年5月,乐视网公布交易预案,拟向乐视影业股东以41.37元/股的价格发行1.65亿股股份,并支付现金29.79亿元,收购乐视影业100%股权。但在交易预案公布后,资本市场发生重大变化,特别是涉及影视、游戏等泛娱乐领域的并购持续收紧。

  2016年11月8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预计乐视影业注入项目无法在2016年完成,对乐视影业的收购暂停。

  此后,乐视影业母公司乐视控股被爆出一系列丑闻,乐视影业的注入搁浅。但随着孙宏斌的出手,乐视网和乐视影业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2017年6月,孙宏斌在乐视影业IP垂直生态战略会上对乐视影业CEO张昭说,“你不用考虑钱,不用担心钱。这个世界不缺钱,缺的是正确商业模式和做事的人,乐视影业的模式就是赚钱的。”这些鼓励曾让张昭甚为感动,但现在看来,如此“赚钱的”乐视影业恐怕也要成为孙宏斌的“遗憾”之一了。

  并购重组的失败是对复牌在即的乐视网一记重磅打击。对于已经停牌超过9个月的乐视网来说,已经没有理由继续停牌。而这9个月来,乐视“利空”的传闻不断,市场对乐视网也基本失去信心。

  当被问到,“乐视网被多家机构调低目标价,复牌之后股价会出现向下的震荡,如果跌穿贾跃亭股票质押平仓线,会产生什么影响?”时,孙宏斌回答,“公司无法对复牌后的股价进行判断。如果公司股价持续下跌,贾跃亭需按照协议条款向质押机构补足保证金。如果未能按时补足保证金,质押机构有权对所质押的股权进行处置。贾跃亭未向公司提供其质押股权处置计划,目前贾跃亭仍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投资界了解到,此前乐视网发布的公司风险提示的公告中指出,截至目前,贾跃亭持有的股份占总股本的25.67%,其中的99.54%已经悉数质押给金融机构。股票复牌后,若公司股价出现大幅下跌,且贾跃亭无法及时追加担保,金融机构将有权处置上述已质押的股权,并直接导致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对于这一问题,此次投资者说明会上,并未提及如何处置贾跃亭的乐视网股权,贾跃亭是否会让出其第一大股东的位置也不得而知。

  截至目前,融创中国持股乐视网8.56%的股权,孙宏斌也非常明确地回应,“融创中国尚未向公司表达进一步增持意向。目前贾跃亭先生为公司第一大股东,但其不担任任何职务,除股东大会外,不参与公司经营上的决策。”

  停止输血、相爱相杀,双方显然有了“割袍断义”的趋势。如果没有新的资金进入,公司将面临经营困难问题。

  雪上加霜的是,乐视网刚刚发布了2017年半年报,其揭露了乐视网千疮百孔的现状——业绩巨额亏损,融资大幅下滑,关联方应收账款预增无减,债台高筑,现金流显著恶化。

  根据公司前三季度报告披露信息显示,1-9月公司归母净利润为-16亿余元,较上年同期减少约446%。由于前三季度受到关联方债务及资金紧张、流动性风波影响,对公司声誉和信誉度造成负面影响,公司广告收入、终端收入、会员收入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预计公司2017年全年累计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而一旦连续两年净利润亏损,乐视网将面临ST退市警告风险,若持续亏损,则将面临退市。

  上市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超75亿,关联方50余家

  据了解,截至目前,乐视控股及关联方已累计偿还上市公司、金融机构及供应商的债务约160亿元。但是对于欠债余款的数字,却已经出现了多个版本。

  在今天的投资者说明会召开之前,甘薇的债务小组已经和乐视网发起了分歧。

  债务处理小组处理小组称,乐视网发布的《关于公司股票的风险提示公告》中提到的75亿债务与乐视控股及债务小组掌握的数据尚存一定差异,经初步核算需要乐视控股等关联方承担还款的金额预计在60亿左右(差异原因包括账面金额不一致、关联主体认定不一致、未经审计等因素)。

  随后,甘薇也在微博转发了本条消息的全文,如图:

乐视“吐槽大会”:欠债太多,贾跃亭跑了之后,孙宏斌也快了?

  不久,1月22日,乐视网(证券代码:300104)立即发布澄清公告,表明:经上市公司财务部统计,截止2017 年11 月30 日,上市公司与贾跃亭先生控制的关联方之间形成大量应收账款、其他应收款、预付账款等。公司关联欠款余额达到75.31 亿元,涉及关联方50 余家。

  在今天的投资者说明会上,乐视网董秘赵凯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给出的数据也是75亿。

  如此大额的欠款,使得投资者们无法不担心,一旦催收工作进展缓慢,乐视又没有新的资金注入,那么公司的现金流会极度紧张,甚至危及公司信用体系,对公司经营构成不利影响。

  对此,来自孙宏斌也深表遗憾,他坦言对于对关联交易知情,但是错判之处在于,关联方欠上市公司的债务无法得到有效偿还。

  更值得思考的是,融创方面在本次会议上还隐约传递出了一个重大信息,那就是“半年间,孙宏斌对乐视态度大变”难道前者可能要放弃乐视了?理由有三:1、面对业绩亏损和债务压力,融创方面目前没有增持意向。2、面对当前的难关如何度过、未来的发展等问题,乐视方面的回应首先给人的感觉是思路不够清晰,其次有一种自力更生、尽力而为的语气,基本没有提及融创是否会给予支持。3、从投资的角度分析,当初孙宏斌选择乐视,种种迹象表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贾跃亭,后者赴美后,孙虽然尝试力挽狂澜,但是迄今未见成效。正如孙宏斌今天所说“人有时候要愿赌服输”,他当初豪掷重金霸气下注,如今也开始坦然接受结果了。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R&A,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1/426544.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