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股市遭遇的“黑天鹅” 新三板过去一年经历得还少么?

2018-02-20 10:12· 微信公众号:犀牛之星  犀牛君 
   
对于上述监管措施,宏源药业不准备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诉讼。公司称,将尽快整改上述问题,并在财务会计基础管理薄弱环节加大整改和完善力度。并且,公司还打算在完成整改并符合上市条件后择机重新申报IPO。

  全球资本市场剧烈波动之时,新三板自然不能独善其身。

  2月9日周五,在上证指数盘中大跌超6%的背景下,三板做市(899002)在盘中继续刷新新低,最低达到924.93点。

  引起全球资本市场剧烈波动的“黑天鹅”尚不明朗,但过去这一年,来自新三板的一只只“黑天鹅”却让人心有余悸。

中科招商:2017年最大投资灾难

  2017年12月15日,股转系统公告,中科招商(832168)因不符合股转公司“私募八条”的整改要求,根据规定,12月18日公司股票暂停转让一天, 12月26日起,终止公司挂牌。一夜之间,曾经的新三板明星股,成了一块“烫手的山芋”,狠狠地把2713户股东的心给烫了一下。

  当日晚间,知晓消息的中科招商散户股东们当即开始组建维权群讨论维权事宜。股东们提出,希望中科招商能出一份回购方案,有不少人要求“必须按定增价除权后的价格回购”。

  投资者们最终没有等来理想的回购方案,却在12月22日等来一份中科招商的分红方案。中科招商方面表示,公司董事会拟自2017年开始,连续五年提请现金分红方案,在具有可分配利润的情况下,以不低于当年可分配净利润的20%进行现金分红。受这份分红方案影响,12月25日,中科招商股价收涨超40%,以0.61元/股价格结束了在新三板上的最后一天。

  资料显示,中科招商2015年2月到4月间共进行了4次定增,其中三次以18元/股,一次以10.83元/股价格定向发行,融资金额分别为4.95亿元、18.47亿元、50.32亿元、35.1亿元,合计融资108.84亿元。2015年除权之后每股价格为3元。

公准股份:全体董监高被立案调查

  近几年来,黑龙江龙头肉企公准股份(830916)业绩总是十分亮眼,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48亿元、11.96亿元、13.93亿元以及5.9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3亿元、1.08亿元、1.14亿元和5044.22万元。

  但奇怪的是,以2016年数据为例,公准股份公司员工仅为333位,人均2000元月薪,却每年贡献收入418.5万,人均利润达34.5万元。

  高贡献,却不是高工资,明显不匹配,公司或许有夸大收入的可能性。另外公司账面趴着6亿多的资金,不但不分红,反而需要质押股份筹钱还债。

  股转最终发现了上述情况,并向公准股份发去问询函。随后此事持续发酵,11月30日,公准股份(830916)主办券商华安证券发布公准股份及其全体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立案调查的风险提示公告。

ST行悦:中小股东维权典范

  主营酒店高端软硬件设备的ST行悦曾风光无限。其于2013年挂牌,2014年8月首批做市,做市商数量顶峰时曾达16家,股价曾于2015年12月14日达到历史最高价15.78元/股,市值高达20.04亿元。

  然而在2017年6月,ST行悦(430357.OC)原董事长徐恩麒在抵押其大部分股票后辞职失联,公司经营开始急转直下。在延期两个月披露年报后,ST行悦(430357.OC)终于在2017年7月13日复牌,当天公司股价盘中一度跌至0.19元,最终收盘于0.35元,暴跌63.16%。这意味着这家市值一度超过20亿元的新三板公司,如今缩水超过97%,仅剩4000多万元市值。而截至2017年半年报,ST行悦共有814户股东。

  此外,失联的徐恩麒并未完全“消失”,他委托自然人胡鹏回到公司改组董事会,而当时中小股东虽有反对但未能阻止,胡鹏及其推荐的人选最终在今年8月成为公司的新一任董事长及董事。

  随后在10月20日召开的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上,中小股东一方最终成功罢免了以胡鹏为代表的董事会成员,并由中小股东一方推荐的人选接替。至此,ST行悦中小股东的维权取得了阶段性的胜利。

瑞立达:利润暴跌后大股东欲脱身 反遭股东实名举报

  2017年,顶着“做市+创新层”光环的瑞立达表现着实不如人意,其股价在2017年2月28日触碰年内最高位2.75元/股后便一直下跌,至11月2日停牌当天报收0.98元/股,市值仅余2.72亿元。业绩方面,瑞立达也是不遑多让,2016年,公司营收4.4亿元,与2015年基本持平,但净利润却由盈利5091万元变为亏损7021万元。2017年上半年,继续亏损2830万元。

  随后,瑞立达于11月6日发布公告披露,准备将“自己”卖给东莞华茂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并拟向股转申请终止挂牌。然而,此次收购价格仅为不高于1.45元/股和不高于1.80元/股,低于瑞立达3次定增价格2.5元/股、3元/股及5.5元/股。

  最终该相关议案以88.19%的赞成率通过了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不过,4名股东于11月13日向证监局实名举报瑞立达实控人胡家达及公司管理层涉嫌挪用公司资金、掏空瑞立达。

  根据中小股东贺霞等人提供的举证材料,瑞立达在固定资产和累计折旧的细分科目上存在数据不符问题,并且还存在进行资产腾挪、逆势调高员工工资等问题。目前,贺霞等中小股东已经从国税局等部门收到其正式受理并调查该案的回复。

宏源药业:撤回IPO、遭证监会开罚单 复牌后股价     一蹶不振

  2017年8月25日,停牌近一年的宏源药业正式复牌,经历了撤回IPO申请后的这家拟IPO概念股复牌大跌,盘中跌幅一度接近73%,最终报收2.99元/股。

  此外,宏源药业10月12日公告,公司于2017年10月10日收到中国证监会出具的《关于对湖北省宏源药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被监管事项为宏源药业在申请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过程中,成本核算不规范,财务会计基础薄弱,留存危险废弃物处置不符合相关法律要求且未披露由此产生的处置费用对经营成果的影响。最终证监会决定对宏源药业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督管理措施。

  对于上述监管措施,宏源药业不准备申请行政复议或提起诉讼。公司称,将尽快整改上述问题,并在财务会计基础管理薄弱环节加大整改和完善力度。并且,公司还打算在完成整改并符合上市条件后择机重新申报IPO。

天际数字:惨遭降层、被罚、业绩下滑 沦为仙股

  2017年6月22日,股转系统公布,将天际数字(831478)从创新层调整至基础层。这是2017年5月30日新调整的创新层名单公布后,第一家被“降层”的新三板公司。据了解,天际数字被调出创新层的原因在于其6月7日披露了更正后的2016年年报,财务会计报告的审计意见类型由“标准无保留意见”变更为“保留意见”。

  最终,股转公司决定对天际数字公司、董事长吴国平、财务总监张斌、董秘许小艳给予公开谴责的纪律处分,并记入诚信档案,主办券商及审计机构亦被采取了出具警示函并责令改正的自律监管措施。

  此外,2017年8月22日,天际数字披露半年报,公司上半年实现营收6479.58万元,同增48.13%;净利润亏损1356.77万元,上年同期盈利110.84万元。

  经历了降层、被罚及业绩下滑后,天际数字于2017年9月6日复牌公司股票开盘后便直线下挫,最低跌至1.30元/股,跌幅47.79%,最终报收1.52元/股,跌幅38.96%。随后公司股价开始跌跌不休,期间最低价为0.63元/股。

光音网络:大客户战略调整、业绩严重下滑 曾经     的“百元股”跌下神坛

  俗话说,背靠大树好乘凉。新三板上不少中小企业都有着一定程度的大客户依赖症,拥有大客户支持确实能在一定时间内取得快速发展,但如果大客户减少了对企业的支持,往往会造成企业业绩下滑,进而引发股价下跌。光音网络(835505)就是这样一家因大客户战略调整而被深深影响的企业。

  光音网络是一家专注于场景营销大数据云平台的互联网企业,2016年公司挂牌前有着近3亿元的营收规模,挂牌后又有著名投资人王亚伟入股,日均覆盖1亿独立用户,广告展现数达5.5亿。

  2017年,光音网络第一大客户百度进行战略调整,将部分广告平台客户导入其自主产品内分发,压缩了广告业务分发规模,导致光音网络上半年对百度的销售收入仅为1828.54万元,同比减少77.69%。最终,2017年上半年光音网络仅实现营收4822.18万,同比下降77.30%;净利润513.65万,同比下降88.57%。

  业绩下滑,股价下跌也就在所难免了。2016年4月7日,光音网络股价曾高达125元/股,到了2017年12月25日,光音网络收盘价仅为2.64元/股,而此前光音网络曾以66.67元/股募资1.5亿,套牢了多家定增入局的私募基金及机构投资人。

ST东方数:业绩下滑、股价暴跌、麻烦事不断

  2017年3月9日,东方数码(834207)主办券商天风证券发布公告称,在持续督导过程中,主办券商发现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风险一出,东方数码股价应声而跌。3月10日,东方数码以2.63元/股开盘,该价位也成为当天最高,之后股价一直跌落至收盘时的最低价1.96元,暴跌29.24%,排名基础层跌幅榜第一。需要注意的是,在前两个交易日上,即3月8日、9日,东方数码分别下跌8.75%和24.11%,三日股价累计跌幅超过50%。如今东方数码已经被ST,股票停牌超过7个月,最近一个交易日收盘价为0.55元/股。

  此外,截至2016年6月30日,其实际控制人张友华已将自己持有的50.58%的股份全部质押。值得一提的是,北京天星光武投资中心(有限合伙)是也东方数码股东之一,截止2016年6月30日,其持股463万股,占比15.43%。目前,天星持有的一半股份也同处于质押状态。而除了持续亏损,股权质押外,东方数码还背上了1150万的债款,而且已在2017年上半年陆续到期。

  2017年12月26日,主办券商天风证券又发步了关于东方数码(武汉)股份有限公司涉及诉讼、实际控制人被纳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及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等相关事项的风险提示公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