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岁跻身行业大佬,8年后更是手握1300亿,他说创业要对得起良心!

2018-02-26 10:17 ·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   
   
目前,张邦鑫已经为“好未来”规划了未来10年的三步走战略,包括实现教育和商业的平衡、避免高分低能、在培优和普及优质资源之间取得平衡。

  他23岁在北大读研时开始做家教,一节课挣70块,此后一发不可收拾,7年就登上了纽交所,38岁更是做到1300亿市值。他就是好未来的创始人张邦鑫。

  地位可以卑微,灵魂必须高贵

  1980年,张邦鑫出生于江苏扬中。父母都是农民,半辈子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到头最大的希望就是能吃饱饭。

  为此,他的父亲做过加工馄饨皮等十多种小买卖,遗憾的是都失败了。

  所以,少年的张邦鑫没有玩具、没有零食、没有新衣服,有的只是一条穿了四五年的补丁裤。

  那种苦难日子带给他的是无穷无尽的自卑,那是农村孩子根深蒂固的自卑。

  但是,自卑的尽头是自强。

  因为自强,张邦鑫从来不和同学比吃穿。6岁之前,最感兴趣的是《三国演义》的连环画。上学后,一本《小学数学习题集》被他倒背如流,经常几分钟就能解出鸡兔同笼的奥数题。

  此后,初中,高中,张邦鑫数学成绩一路领先,并多次参加省、市奥数比赛,获得过100多个大大小小的奖项。

  因为自强,1997年张邦鑫即便考入川大生命科学学院,还是不满足。

  整个大学四年,他根本无暇游览武侯祠、杜甫草堂等历史古迹,也无暇顾及身边的成都美女,而整天泡在图书馆。

  当2001年“红楼”西侧的梧桐树再次变绿的时候,张邦鑫也实现了自己的夙愿,“考入北大,硕博连读。”

  因为自强,到了北京后,张邦鑫就不再跟家里要钱,“想要,家里再也拿不出。”所以研一,他就开始了自力更生。

  小水牛刀

  刚开始,帮人做问卷调查、发小广告。往往辛苦忙乎一个月,勉强赚到100元,而一旦遇上无良老板,就是白忙乎。再后来,张邦鑫就尝试做家教。

  这时候,“北大研究生”的牌子就值了钱,很快就有家长找上门来。而且,张邦鑫记忆力极好,“初中、高中数理化的内容全在脑海里。”所以,教过的家长及学生反映都不错。

  于是,2002年他干脆在网上搞了个数学论坛,把自己的教学心得放上去。没有想到,不出3个月,论坛就火了。

  整个研一,张邦鑫没睡过一个完整觉,“白天要做六、七份家教,晚上还要维护网站。” 那一年,他瘦了12斤,换来了人生的第一个1万块。

  匪夷所思的2003年

  2003年的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非典”把首都人民的生活节奏打乱了,包括张邦鑫。

  从2月底开始,他的绝大多数家教课都停了,“因为大伙都害怕传染上SARS。”唯独一个部队大院的六年级小学生死活不肯停。

  其实,那孩子是他所教七八个孩子中最不开窍的一个,尤其是数学成绩一直在60多分徘徊,张邦鑫自己也觉得很失败。

  但是,哪有把送上门的财神爷推走的,他只好硬着头皮教。

  也不知道是张邦鑫放松了,还是那孩子有了主动学习的欲望,反正那孩子复课以后就接连考了3次100分,把孩子的父母、班主任都惊住了。

  那位母亲遂一口气给张邦鑫介绍了3个六年级的学生。

  正是那个孩子的经历给了张邦鑫一个启示,“孩子的智商差不到哪里,只是开化早晚而已。”

  所以,他一改以前的题海战术,主要以思维启发为主,“每一个知识点点到为止,主要让学生自己领悟。”

  3个月后,4个学生有3个考上了区重点,那个部队大院的孩子更是考上了北京四中。张邦鑫信心大增,“家教大有干头!”

  于是,2003年8月28日,张邦鑫在知春路22号,租了一间12平米的办公室,连同一张旧沙发、一台二手电脑、一个破柜子,开始了“学而思”的创业生涯。

  创新,创新,再创新

  尽管新东方的俞老师是张邦鑫的北大师兄,又是老乡,但是,张邦鑫却决定不盲目跟风,“中国不需要第二个新东方。”他要做新东方没有做过的事。

  第一个是培优。在中国人的传统概念里,补习班就是给差生开小灶,补不足。

  当时,北京的10多家教育机构都是这么做的。“必须另辟蹊径,”张邦鑫决定做培优,最先开设的是他最擅长的数学。

  不过,你想啊,教学环境不好,又没有名牌教师,有哪个家长愿意把孩子送来做试验品呢?

  所以,张邦鑫只好天天拿着宣传单到学校门口挨个发,“免费试听,不满意不要钱。”晚上则在论坛上刷帖子,灌水。

  “当时还下了一场很大的雪,担心一个人都不来。”没有想到一下子来了20多个家长,尤其是那个部队大院孩子的母亲又给介绍了11个。

  35天后,寒假的课上完了,一位学生问张邦鑫,“老师,下学期还教吗?”“你下学期还学吗?”“你教我就学”“你学我就教!”

  第二个是允许退费。当时国内的培训机构普遍采取“先交费,再听课”。而钱一旦进了培训机构的口袋,家长想要退学可就难上加难了。

  “家长可以旁听,不满意就退费,让家长免除了后顾之忧,”张邦鑫决定利用这一痛点,吸引更多的学员。

  不过,会计发话了,“这不是把自家往火坑里推吗?”张邦鑫一拍桌子,“得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当然,退费的背后是变革。

  首先变革的是汇报路径,由员工汇报改为领导每月向下属做报告,“领导和部门的目标,由多个人协同完成。”

  其次变革的是绩效评价方式,由领导评价改为360度评价,“大家认为好,才是真的好”。

  结果半年以后,员工流失率从20%一下子下降到了5%。

  从此,每到寒暑假报名日,就有一大堆家长凌晨四五点赶到海淀区中鼎大厦,拿着小马扎排队,“想让孩子在你们这培训,但是名额太少了。”

  第三个是培养师资。其他的培训机构都是挑选区重点、市重点的名师坐镇,“让家长放心。”

  唯独张邦鑫放出风声,“招新手,自己培养!”而且,相当多都是“211”、“985”高校的应届毕业生。

  “学而思有足够的耐心来培养!”招聘的大学生在上岗之前都要经过一个月到半年不等的实习期,在所有指标都通过后再尝试讲课。

  一位通过了复试的老师因为普通话不标准,最后每天口含花生朗诵半小时,在听了11次试讲后才被允许正式上岗。

  第四个是扩张模式。对于机构扩张,张邦鑫的速度可以说是蜗牛级别。

  4年后的2007年,他已经拿到了3000多万美元的融资,才在北京设立了15个教学点,同期其他几家机构的教学点早已经是上百个了。而且,张邦鑫的发力点不在线下,而在线上。

  首先是通过e度网做普及教育。通过在线网络,为学生和家长提供一个信息交流、学习和资源分享的平台。

  其次是通过ICS智能教学系统锁定受众群体。老师可以运用音频、视频等做媒体软件制作课件,使受众群体从0岁一直覆盖到18岁。

  最后是通过网校的远程教育平台,提供优质服务。

  最初学而思网校是录播模式,后来又探索“录播+直播辅导”,再后来转型为“直播+录播+辅导老师”模式,用“直播+服务”的方式服务几千万家长。

  到了2009年,每年培训学员超过40万,旗下网站每月独立访问量超过2800万,学员遍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每年,有300多学员考上清华北大,更有数位学员获得国际数学、物理、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的金牌。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2010年10月21日,学而思正式登陆纽交所,成为国内第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小学教育培训机构,市值达到288亿。

  那一年,张邦鑫刚刚30岁,从企业创立到赴美上市,他只用了7年。

  2013年8月19日,学而思成立的第十个年头,张邦鑫把集团正式更名为“好未来”。

  2015年新春年会,张邦鑫讲了3个女孩的故事。

  第一个女孩叫刘智昕,小时候在山东长大,初中一年级跟随爸妈来到北京,在学而思培优学了六年,成为2015年北京高考理科状元。

  第二个女孩叫苑贝贝,被伯克利大学录取,她妈妈跟踪了好未来两年多,后来成为了好未来第一位高管。

  第三个女孩叫李一格,是首批进入美国一所颠覆性的创新大学Minerva大学的中国学生,而好未来正是Minerva的投资方。

  没错,从学而思成立到上市,再从学而思到好未来,张邦鑫已经是棵大树。

  “树大招风,根本不可能偷偷摸摸做出一个东西来,而真正的威胁我们还没看到,就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诞生了。”

  所以,投资就成了张邦鑫破解盲区的重要砝码。除了主营业务K12领域,张邦鑫已经投资教育领域的半边天。

  “凡是早幼教、国际教育、STEAM综合教育、教育培训的公司都投。”

  他先后投了宝宝树小伴龙嘿哈科技鲨鱼公园、学科网、作业盒子轻轻家教顺顺留学、励步英语等70多家公司,包括Minerva大学、备考平台LTG、游戏化学习产品Enum等国外教育科技公司。

  目前,张邦鑫已经为“好未来”规划了未来10年的三步走战略,包括实现教育和商业的平衡、避免高分低能、在培优和普及优质资源之间取得平衡。

  “教不好学生等于偷钱和抢钱;不是靠口碑招来的学生,我们不受尊敬;跟客户不亲的学校,没有好的未来。”

  “做到第一句可以对得起良心,做到第二句可以立于不败之地,而做到第三句,可以成为一家伟大的公司。”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