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马侯毅喊话王慧文:曾被美团封杀,今年要报仇

2018-02-28 10:52· 微信公众号:亿欧网  Monkey·D·Luffy 
   
美团向来不好惹,王兴曾提出“垄断是世界上最好的商业模式”,对于竞争一贯的态度也是“偶尔关注一下竞争对手,但不在乎对手有多少,是谁”。面对盒马的公开挑战,一番嘴仗过后,美团在实际业务上又将如何接招?

  2月26日晚上,就在“传阿里以95亿美元收购饿了么”的新闻刷屏时,关于“美团外卖估值达200亿美元”在某微信群内引发热议,盒马创始人侯毅在该群中直接喊话美团大零售事业群总裁王慧文,称:“前二年美团封杀盒马,这个仇还没有报,今年盒马将推出全新的外卖模式,看看能不能把你的估值打掉一半,不要高兴得太早了……”

盒马侯毅喊话王慧文:曾被美团封杀,今年要报仇

  而王慧文则回应称:“做企业是为了更好的服务用户,不是为了搞破坏,能让用户有更好体验更多选择的参与者我们都欢迎。”

盒马侯毅喊话王慧文:曾被美团封杀,今年要报仇

  且不论双方此前有何恩怨,美团给外界的印象确实就不是一家安生的企业:

  1、在主战场外卖领域,竞争对手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整合之后,阿里无疑将利用饿了么+口碑形成到家+到店的组合拳,加上侯毅所说盒马的“全新的外卖模式“,美团还将经历长期的消耗战;

  2、去年2月,美团宣布在南京上线打车业务。7月和9月,美团分别上线了摩拜单车入口以及试点分时租赁。12月,美团又正式将打车业务战略升级为事业部。这意味着美团与滴滴正面交火;

  3、新零售业态,美团在去年7月开出类盒马鲜生模式的掌鱼生鲜,但从品类与体验感角度来说,掌鱼落后于盒马,因此掌鱼从开设以来一直很低调,并未表露出与盒马正面开战的架势;

  4、从团购、酒店、票务、婚嫁、医药到餐饮SaaS等等,甚至是共享充电宝,美团似乎在任何领域都要插上一脚。

  在去年12月13日亿欧创新者年会上,王慧文曾正面回应过对美团树敌过多的质疑,他表示:新的机会刚刚出现,大家对于机会的认知、产业的认知刚刚形成,核心能力非常相似,不仅仅核心能力相似,事实上可以看到场景也有相似。核心能力导致大家场景会有很多的交叉,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反观盒马,作为阿里新零售的“一号工程”,自诞生以来就带着高大上的“明星光环”,一时风头无二。但随着同属腾讯系的永辉超级物种、美团掌鱼生鲜、京东7FRESH等的崛起,以及无数山寨对手的围剿,盒马在舍命狂奔的同时也逐渐变得不淡定起来。

  京东7FRESH首店在亦庄大族广场开业后,盒马随即在第二天宣布亦庄店开业。而面对7FRESH的开业促销策略,侯毅连发两条朋友圈,在抨击老东家的同时,也不忘“挑拨”一下京东与沃尔玛的盟友关系:“笑松总也真厉害,拿了3C的玩法来玩新零售,如此烧钱,不知道如何来赋能商家?哪天如果不烧,不知道是否还会做生意?碰见电商的野蛮人,盒马也只有跟进了,可怜的亦庄三姆店sams,十年努力,给野蛮人给灭了.....”

盒马侯毅喊话王慧文:曾被美团封杀,今年要报仇

  与此同时,盒马还进入了处于风口的无人货架和便利店领域。纵观盒马的客观处境,其实与美团相似。面对众对手的虎视眈眈,盒马需要从创始人开始就有求战的决心。

  时间进入2018年,零售之战已然进入到了阿里系与腾讯系的竞争。对于阿里来说,盒马可以说是其攻城略地的先锋,线下零售商要么融入阿里,要么面临被盒马打死的风险。而腾讯虽无零售基因,但其平台的连接属性,让线下零售商一来有底气抵御阿里,二来能保持独立控制权。我们可以这么看,盒马变得如此具有攻击性的背后,折射出的正是阿里对腾讯系的态度以及对新零售的决心。

  美团向来不好惹,王兴曾提出“垄断是世界上最好的商业模式”,对于竞争一贯的态度也是“偶尔关注一下竞争对手,但不在乎对手有多少,是谁”。面对盒马的公开挑战,一番嘴仗过后,美团在实际业务上又将如何接招?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