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万豪的张旭豪,败给了住汉庭的王兴?

2018-04-03 07:37 · 微信公众号:亿欧网  冀玉洁   
   
创投圈传闻:王兴出差住汉庭,张旭豪则住万豪。同为创始人,随着双方在各自企业话语权的不同,二人的心态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毕竟面对阿里抛来的橄榄枝,前者断然拒绝,后者甘之如饴。不过对迎战阿里、硬刚滴滴的王兴来说,还得继续过苦日子、住汉庭。


  4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阿里巴巴CEO张勇表示,“毫不保留支持饿了么打造本地生活入口,需要什么给什么!”

  据悉,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将辞去CEO职位,作为饿了么的董事长和阿里CEO逍遥子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为饿了么提供战略决策支持。

  而张旭豪的继任者为原阿里健康CEO王磊。据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慧文分析称王磊此前曾任淘点点负责人,后淘点点改名口碑,如今阿里任命王磊为饿了么负责人,可见饿了么和口碑的融合指日可待。

  张旭豪出局或许只是时间问题

  事实上,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在很多业内人士看来都是“早晚的事”。

  此前通过多轮融资,阿里已成为饿了么的主要股东,在2017年6月,阿里对饿了么增资4亿美元后,阿里系对饿了么的持股达到32.94%,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其最大股东。而“饿了么创始人张旭豪的个人股份被逐渐稀释。”业内人士表示。

  那时,张旭豪在饿了么是否有话语权,就已经开始存疑了。

  2018年3月16日,巩振兵宣布离开百度外卖,这也被视为其母公司饿了么即将进入阿里的信号。同样,据了解,阿里在面试饿了么各条线高管,“3月饿了么出现辞职潮,前端维护的一整个组都走了,连负责离职的HR也离职了”。

  与巩振兵相似的是,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张旭豪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和阿里CEO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继续留在饿了么。

  一般来说,离职的步骤应该是:先辞去CEO,当董事长,然后董事长慢慢淡去。尽管张旭豪表示“我并不是离开公司,换CEO是饿了么主动提出的”但其离开,是迟早的事情。

  尽管张旭豪可以套现离开,但创始人对公司的感情是没法用金钱来弥补的。1985年出生的张旭豪,现在退休并不现实。作为董事长的张旭豪在对员工的公开信中表示,饿了么未来将融入强大的阿里生态,同时继续保持独立品牌,独立运营。这或许也是他给与饿了么的最后期许—“保持独立”。

  创投圈里曾有传闻,王兴出差一般会住普通酒店,诸如汉庭,而张旭豪一般会住万豪等星级酒店。也许这只是个段子,但无风不起浪,随着在企业话语权的不同,两位创始人的心态早已有所不同。毕竟王兴不惜背叛阿里转投腾讯,也要保持独立性,而张旭豪明知阿里作风彪悍,却甘愿接受阿里的“蚕食”,如此看来,美团和饿了么两家企业的走向早已注定。

  阿里生态圈中,饿了么将扮演什么角色?

  事实上,从2015年饿了么E轮开始,阿里一直追加投资,而在业务上,两者的融合也一直在继续。

  2017年底,饿了么和阿里投资的众包物流平台点我达完成战略合作;同时,在全国范围内,支付宝App首页应用中的“外卖”切换为“饿了么外卖”,饿了么成为支付宝原生首页界面11个默认应用之一;2018年1月11日,饿了么对外透露,和阿里云合作研发人工智能调度引擎。

  可以说,饿了么早已被视作是阿里生态圈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此次收购完成后,一直将餐饮作为本地生活服务切入点的阿里巴巴,以饿了么作为本地生活服务最高频应用之一的外卖服务,结合口碑,以数据技术赋能线下餐饮商家的到店服务,形成对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全新拓展。

  同时,饿了么依托外卖服务形成的庞大本地即时配送网络,将协同阿里新零售“三公里理想生活圈”,盒马“半小时达”和24小时家庭救急服务,“天猫超市一小时达”,众多一线品牌“线上下单门店发货二小时达”等一起,成为支撑各种新零售场景的物流基础设施。

  此次收购协议签署,也标志着饿了么全面纳入阿里巴巴推进的新零售战略,为阿里生态拓展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完成从新零售走向新消费的重要一步。 

  正面迎战阿里,美团日子也不过好

  就在阿里宣布收购饿了么之后,王慧文和美团点评高级副总裁王浦中先后发朋友圈表示祝贺,王浦中甚至还笑称“铁打的战场,流水的兵,寂寞”,调侃之余带着些许挑衅。事实上,在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后,美团也将直面与阿里的竞争。

  众所周知,阿里是美团的投资方,但王兴不甘为阿里所用,后转投腾讯,阿里开始在本地生活领域全面伏击美团点评。目前看来,这种伏击颇为见效,至少早该上市的美团点评如今还不见动静。但最近,美团点评释放出了上市信号,王兴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些年一直在准备IPO。是真有大动作还是释放的烟雾弹,尚未可知。

  据公开信息显示,美团点评一直聚焦到店、到家、旅行、出行这四大LBS场景,在本地生活领域加强布局。过去一年,美团的外卖业务持续增长,并且不断试水新业务,上线美团打车、推出榛果民宿等。

  目前,处在风口浪尖上的是美团打车业务,王慧文曾在朋友圈宣布,美团打车在第三天,日完成单量就突破30万单。近日,42章经在《滴滴唯一的出路》一文中写道,“滴滴的哥们说,我们本来做的就是路线调配,人是分散运动的,外卖点是固定的,我们能送人肯定也能送外卖;美团的哥们说,我们本来做的就是路线调配,外卖最讲究时效性,多一分钟都不能等,我们能送外卖肯定也能送人。”

  虽是一句玩笑话,但概括了美团做打车,滴滴做外卖的基本逻辑。

  滴滴外卖在美团打车之后推出,似乎有点“围魏救赵”的意气之举。外卖相比打车来说,业务复杂性更高,落地实施难度更大,降维打击的美团在业务上稍占优势。但在资金储备上,估值300亿美元的美团点评比估值近600亿美元的滴滴少多了,要是烧起钱来,恐怕美团点评不是滴滴的对手。

  在外卖业务上,新零售的代表盒马鲜生此前也宣布入局,侯毅甚至公开喊话王慧文要报昔日封杀之仇。不过盒马鲜生30多家店的规模,在外卖上并不足以对美团点评造成威胁;但如今阿里收购饿了么,阿里系的高德地图也宣布涉足外卖业务。高德地图和盒马鲜生、饿了么,三者合力,攻击力就不容小觑了。

  当然,饿了么作为最早进入外卖领域的玩家,最后却被美团反超,不得不说相比于张旭豪,王兴的管理和战略能力略胜一筹。随着创始团队的出局,被收购的饿了么由职业经理人接手,未来可能会面临更严重的管理问题。

  外卖、打车、电影领域的竞争基本尘埃落定,阿里于美团在本地生活的其他领域,都各有布局,但目前还看不出谁更具优势。

  总体来看,阿里收购饿了么之后,美团将面临更严峻的威胁,毕竟美团重兵布局的打车、外卖等重要业务线都需要烧钱。外卖领域,饿了么有更强的资金优势,打车领域,滴滴也是财大气粗。可以说,未来,美团在资金上将面临更大的压力,上市计划估计又要延长了。

  未来跟阿里的竞争,美团不一定输,但一定不会好过。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