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退票风波,将在线票务平台推到风口浪尖

2018-05-09 11:55· 亿欧网  孟晓慧 
   
可以预测,未来既做发行又做票房的在线票务平台处在一个非常敏感的位置,如何自处,如何获得院线影院以及用户的信任,维护电影产业的公平公正,成为了当下大家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2018年的五一电影档有些不太平。

  先有媒体曝光《后来的我们》遭遇退票风波,后有《战神纪》声称遇到“恶意差评”,导演丁晟发微博质问《英雄本色2018》宣发方光线传媒,相关宣发和票补款项的去向……

  其中五一档票房冠军《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最惹人关注,作为平台方,同时又是《后来的我们》发行方的猫眼娱乐,更是深陷舆论漩涡,即使接连发布3个声明,依然无法平息市场上的种种猜疑。

  猫眼回应退票风波

  发布第二个声明后,5月3日下午,猫眼召集数十家媒体,开了一场长达2个多小时的恳谈会,猫眼娱乐COO康利现场表示,此次《后来的我们》在猫眼平台上,首映日退票率达9.0%,确实比例较高,但并不是历史最高,其影响也没有现在大家想象的或舆论传播的那么大,在整个事情中,猫眼没有理由制造“退票营销”。

  亿欧汇总了现场猫眼给出的回复要点:

  1、改签票被统计到退票中。康利解释电影票的退票和改签实际上是提供了两种服务功能,有的影院有改签功能,另外一些影城不提供改签服务,但是提供退票服务,这就出现了一次退票和一次新购买,那么从影院的后台系统来看,用户的改签,必须要完成一次退票。康利谈到,其实在28日约38万张的退票,改签比例占54%,实际退票占比46%,且这46%部分疑似黄牛行为。

  2、重大档期的退票率上升是常态。《后来的我们》是刘若英首次导演电影,属于热门档期,且极具看点的热门影片,大家关注度高,比较特殊的是4月28日当天虽然是周六,但却是工作日。

  3、《后来的我们》预售开启时间长,预售阶段也比较火爆,康利表示上映前买票的用户更容易退票,他还提到虽然大家看到28日退票很多,但其实这些票不是28日一天退的,也有很多是24日、25日退票的,只是这个影片在28日上映,所以被一下爆了出来。

  4、《后来的我们》预售数据已经有了压倒性的领先优势,猫眼没有动机为了多增加几千万票房,去做有损自身信任感的事情。

  长达2个多小时的恳谈会,现场回复似乎并没有得到全部媒体的认可,直至活动即将结束时,仍有媒体表示,对于猫眼的回复,还不足以让她信服。

  《后来的我们》退票风波为何备受关注

  为何猫眼的回复很难让媒体们认可,为何《后来的我们》“退票门”会处在舆论风口?

  实际上,复盘此次事件的利益方就会明晰,首先退票事件深深牵动了全国各大电影院线、影院的神经,一影响排片,二损害收益。据悉此次事件最初发现者也是院线经理,他们迫切希望明晰这件事的真相。

  我们都知道,自从互联网票务平台兴起后,给大众购买电影票带来一定的便利,但在一定程度上,使得去影院购票人数减少,据猫眼2月份数据显示,线上购票用户占比已达成87%。不过,线上购票的便捷,也让更多人群加入到观影大阵营,给影院带来新的用户。

  应该说猫眼、淘票票等线上电影票务平台与影院处于一种相爱相杀的状态。

  那么此次事件也再次考验了线上电影票务与影院的信任线。

  据康利表示,他们从自身的数据,以及从国家电影专项资金办公室获取的数字来看,整个“五一档”的退票率都高,只不过《后来的我们》更突出一些,但由于这个影片票房占了大盘的80%,看到它退票情况偏高时,自然会刺激影院的神经。

  其次对于猫眼、淘票票等在线票务平台来说,其早已不再局限在票房业务,也开始在电影发行、投资以及上游的制作等电影全产业链展开深入布局。

  业界人士分析,猫眼身兼《后来的我们》出品、发行、票务等三重身份,对于此次“退票风波”具备充分的利益动机和天然的操作优势,因此在猫眼诸多回复后,媒体依然很难相信。

  可以说,具有多重身份的猫眼本身就是一个矛盾体,既要有作为第三方票务平台的公平公正,又要有作为出品发行方的积极支持和维护。

  票务平台做发行背后

  那我们会提出疑问,为什么明知会陷入矛盾体,猫眼、淘票票还要极力去布局发行业务,布局电影产业全产业链。

  去年猫眼CEO郑志昊在接受亿欧采访时曾提到,在电影票务电商这个业务维度上,基本已经看到天花板了,现在猫眼的打法是往整个产业链环节的深处走,去做电影发行、影视项目投资、做影院数据营销服务等。

  近年来,猫眼主控发行的电影数量越来越多,包括《驴得水》、《情圣》、《羞羞的铁拳》以及近期的《后来的我们》等,其中多部片子票房表现非常好。

  同时随着去年9月猫眼和微影时代的战略合作,新猫眼诞生,线上电影票务平台进入两强争霸状态,猫眼与淘票票竞争愈发激烈。

  今年2月,阿里影业董事长兼CEO樊路远曾表示,2018年是淘票票的全力进攻期,今年目标是成为中国电影行业最大的在线票务平台。对于第一的理解,阿里影业高级副总裁、淘票票总裁李捷其中强调的其中一点是在行业宣发影响力超越对手。

  上个月,猫眼在之前合作的基础上,再次加深了与微信的合作,不断扩展电影宣发链条。几乎同一个时间段,淘票票推出互联网宣发平台灯塔,据介绍,灯塔为电影片方和宣发公司服务的,它包括了可视化的数据驱动、规模化的资源投放、可量化的宣发效果。

  对于猫眼在出品和发行领域的布局,康利在恳谈会上也作出了解释,他认为在一个商业环境里,大家考虑做一个业务或不做一个业务是取决于其自身能否在这个环节上创造核心价值。他认为猫眼具有这样的能力,也能够做出创新,推动行业发展。

  康利也坦承,其实在美国成熟电影市场里,院线公司不能做发行和制作,同样制作和发行公司也不能做院线。但他认为在目前中国的商业环节中,整个中国电影产业相比国外落后很多,国内影视产业的成熟和有序程度远没有达到美国那样,因此他谈到目前大家各自利用自身一些能力上的优势,去进行自主的合乎法律法规的业务发展,这样的情况是会存在,也是正常的。

  身兼数职,在线票务平台究竟该如何自处?

  5月4日,针对《后来的我们》的退票事件,猫眼发布第三个声明,非常明确地声明本次事件是“一场对猫眼娱乐进行的有组织的舆论攻击”,再次强调,“虽然此次退票比例和以往数据相比偏高,仍属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市场自然反应,猫眼娱乐在此次事件中不存在任何不当行为”。

  并在声明中宣布,“要向涉嫌诽谤和名誉侵权的相关媒体提起诉讼”。

  看到这,不免让大家觉得猫眼娱乐此次公关有些用力过猛,既然自身确信不存在任何问题,只需给到足够实力的证据,让谎言不攻自破即可。

  不过前文我们也提到,猫眼自身就是一个矛盾体,牵扯太多利益问题,一时间无法给到让大家信服的证据。

  可以预测,未来既做发行又做票房的在线票务平台处在一个非常敏感的位置,如何自处,如何获得院线影院以及用户的信任,维护电影产业的公平公正,成为了当下大家迫切需要思考的问题。

  在恳谈会上,康利提到猫眼是服务型的公司,现在将注重完善产品和服务,推出各样的机制,尽量的杜绝和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

  其次,更大程度地透明猫眼掌握的各种数据,让相关的合作伙伴获取到更多的信息,增加他们的信任感。

  再次,更多的在产品和服务上提供一些新的创新服务。他认为回归商业本质,要看自身创造多大的价值,如果我们创造了价值,那么最终会被合作伙伴认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