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新零售,“打包”长三角

2018-06-11 08:04· 微信公众号:深几度  深几度 
   
不到一个月,北京、天津、西安、武汉、福州等全国一线城市都加入新零售之城行列。一张涉及20个新零售之城,超过70个新零售商圈、10万家天猫新零售智慧门店的零售大网正在全国拉开。

  奥地利学派经济学研究学者朱海就对城市下过这样一个定义:

  城市的主角是“人” ,城市的本质是“市”。

  在他看来,城市首先是作为“市场”而存在的,市场内在的扩张效应了吸引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推动了城市的形成、发展,人在城市中谋生,享受生活也带来了城镇发展所必需的资本、人力和智慧

  随着新零售的变革,中国的城市与城市正在进一步连接,形成更大规模分工与合作的超级城市集群。城市和人之间的关系还在被进一步地重新定义。

  阿里就像是一张大网,把一个个区域的城市集群粘合在一起,让城市集群在商业、零售、居住等各个维度形成更大的势能。人在这张大网之中,将享受更便捷、更优质的服务。

  城市和零售是一对孪生子

  城市和零售向来是一堆孪生子。

  在中国古代,城市是“城”与“市”的组合词。“城”主要是为了防卫,并且用城墙等围起来的地域。《管子·度地》说“内为之城,内为之阔”。“市”则是指进行交易的场所,“日中为市”。

  隋唐时期,当时的零售形态更多是“集市”,虽然“市”和“坊”分离,但“集市”却引发了周边村落、居民向集市周边聚集。可以说,古代零售业带来了人群聚集,奠定了今日长三角城市群的雏形。

  “淮安、扬州、苏州、杭州”当时号称四大都市,由于商品经济发达,几大城市崛起成为著名的商业城镇。

  现代意义上的城市,其实是因“市”而“城”,即是先有市场后有城市的形成,城市是人类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

  在现代,零售业同样在潜移默化地影响城市形态。零售会影响城市人口的区域分布,城市地价又会影响零售的选址。

  1970年代,沃尔玛在美国诞生仅20余年。为降低地租成本,沃尔玛曾采用郊区化模式,超市开设在近郊,这个选址思路和美国当时的“逆城市化”现象相辅相成——居民逐渐离开城市中心,把家安在郊区甚至农村。

  郊区化的选址思路和汽车的普及进一步促进了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的“人口郊区化”现象。

  1970年代的美国,零售形态是一个个超市网店,零售对城市形态的影响也仅仅只是在城市内部兜兜转转。

  新零售的城市一体化大网

  今天的新零售形态,不再像沃尔玛在70年代,仅仅只是用一个个超市网店在平面上影响城市形态和人的生活。

  这是由电商平台+百货商超+社区小店+餐饮生活服务等八路大军形成的全业态布局。这是“线上+线下”、“技术+商业”、“生活+服务”构成的立体式的大网。

阿里新零售,“打包”长三角

  在“万公里”的范围内,天猫淘宝为代表的电商形态在菜鸟网络的支撑下,正在把万公里范围内的商品全部全部搬到用户面前,人们足不出户,就可以在家中享用来自全球的商品。甚至很多商品,是在24小时之内送货上门。

  在“百公里”的范围内,城市和城市之间的商品互通有无,城市形成了更细致的分工,盒马鲜生中杭州市民每天抢空的绿色时蔬枸杞头,本是南京人最爱的野菜,平时由上海的蔬菜种植合作社供货,种植地在宁夏银川。

  在三公里的范围内,盒马鲜生、大润发、银泰这些线下零售业态,不仅改变了周边生活,还推动了人群居住聚集甚至是周边商业聚集。盒马鲜生带来的“盒区房”概念,某种意义上就是指人们对周边生活基础设施的期待。

  在最后一公里的范围内,社区小店和农村淘宝,打通了城市和农村的最后一公里。让农村和城市能够以相同的成本、相同的时间享用同样的商品。饿了么和口碑,则是通过一个个配送骑士让用户能在1小时内享受生活服务。

  这种万公里、百公里、三公里、一公里的改造,让人在城市之中看到的是一个个生活组团,城市也进化成为了以个体为中心,可以随时随地获取服务的理想生活区。

  新零售跨越了单个城市的范围,塑造了城市形态,在空间维度上改变了人们的生活。对城市空间的改造也让国家层面看到了零售对城市一体化的作用。

  6月1日长三角地区主要领导座谈会发布了《长三角一体化发展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阿里将与上海、南京、杭州、合肥等长三角城市签署协议,帮助长三角打造世界级新零售城市群。 

  长三角一体化,从新零售的一体化开始拉开序幕。这带来的影响无异于是用零售和技术给长三角的城市开着飞机换引擎。

  推动新零售的创新业态在不同城市落地,让人们享受到更便利的生活。让传统零售实现转型,让智慧零售得到普及,进一步推动智慧城市在整个长三角的落地。甚至是推动区域物流网络的连接,缩小不同城市之间的发展差距,甚至最大程度解决城乡二元问题。

  新零售把城市打包在一起,全部放在人的面前,让传统空间距离概念让位于人的生活。

  中国特色的城市集群之路

  阿里的新零售甚至还在进一步推动中国城市集群化。

  “城市集群化”,已经是中国城市化的目标方向。这两年来,中国城市化已经决定了走以特大城市超大城市为依托,中小城市和小城镇依次围绕的城市集群发展的道路问题。

  继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之后,“十三五”规划中对城市群的格局,基本定了调,进入国家视野的城市群共19个。

阿里新零售,“打包”长三角

  其中最受重视而且被视为且能撑起中国未来城市群框架一共有5个:长三角城市群、珠三角城市群、京津冀城市群、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

  这份规划之中提到,大中城市要加快产业转型升级,延伸面向腹地的产业和服务链,形成带动区域发展的增长节点。科学划定中心城区开发边界,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

  早在今年4月的时候,阿里就曾宣布启动建设“新零售之城”。

  不到一个月,北京、天津、西安、武汉、福州等全国一线城市都加入新零售之城行列。一张涉及20个新零售之城,超过70个新零售商圈、10万家天猫新零售智慧门店的零售大网正在全国拉开。

  新零售和产业转型升级、延伸服务链,形成新的增长点等要求实质是一致的,都是在推动城市发展由外延扩张式向内涵提升式转变。

  因为新零售可以抹平城市和城市、城市和农村之间的消费差异甚至是消费成本。让城市与城市之间形成了更紧密的产业合作,零售供应链的各个环节被各个城市所分担,生产、存贮、物流、消费都在不同的城市之间完成。

  新零售甚至还依靠着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推动建立智慧城市,让社会治理变得更科学高效。

  什么样的经济形态就会带来什么样的城市。

  农业社会的商品经济诞生了工商业城镇,工业社会的工业革命带来了城市,当代社会的商业文明带来了特大城市,而未来技术和商业的融合,会带来更多产业链分工明确,区域间密切合作的城市集群。

  正如19世纪英国“田园城市”运动创始人埃比尼泽·霍华德在《明日的田园城市》所说的:

社会城市是精神性的,它已不仅是一种城市社区的生活规划,而是对人类生活方式的一种伦理性思考和文化性诠释,表达的是一种道德的信仰和对文明的理解。

  “城市集群化”是中国城市化的思路,也将是阿里新零售和中国特有的零售商业环境结合带来的结果。

  它不仅仅是代表了城市发展的思路,更是代表了现代人对在城市空间类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