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亚迪深陷广告丑闻:高管内斗还是“骗子”李娟作祟?

2018-07-18 14:54· 微信公众号:全天候科技  马程 
   
这场“罗生门”中,涉事的深圳比亚迪官方、李娟和比亚迪上海团队,以及30多家广告供应商,都在试图表达自己的无辜。

  摘要

  一边是拿着11亿空头支票,濒临破产的广告商,一边是2017年总营收1059亿上市公司比亚迪,中间的“上海比亚迪”,则被描述为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如今,这场罗生门的核心人物李娟已被警方控制,幕后“主谋”陈振宇去向成谜,比亚迪声称自己是受害者,“罗生门”背后谁在说谎?

  一场涉及约11亿金额的广告诈骗案,让国产汽车品牌比亚迪窜上媒体头条。

  有供应商向全天候科技控诉,在为上海比亚迪从事了1年多推广工作,垫付上千万费用之后,没有收到比亚迪方的一分钱。而上海比亚迪团队也于6月底解散,负责人李娟于7月12日被捕,并称背后主谋比亚迪“隐形股东”陈振宇已经失踪。

  7月16日早间,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发布澄清公告,再次申明公司与李娟及上海团队的诈骗事件无关,并表示已经报案,交予警方受理。但供应商们却不买账,7月16日下午,上海涉事4家广告供应商竞智、速肯、威瑞以及雨鸿举行发布会,对比亚迪的说法予以回击。有供应商向在场记者提供了2017年5月前的合作合同及相关证明。

  这场“罗生门”中,涉事的深圳比亚迪官方、李娟和比亚迪上海团队,以及30多家广告供应商,都在试图表达自己的无辜。

  有广告行业人士对全天候科技透露,不排除比亚迪公司内部高管借广告公司洗钱的可能性。但迄今为止,李娟口中的幕后指使者、深圳总部和上海团队之间的联系人陈振宇的身份依然不详,知情人士说此人目前已经失联,而他背后存在着怎样的黑幕,还有待进一步查证。

  从2017年年报来看,比亚迪净利润较2016年下滑20%,主要下滑集中在汽车板块,新能源补贴退坡是主要原因。进入2018年,从国家出台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来看,补贴力度仍在下滑。有专家分析,在这种情况下,比亚迪应该会缩减在电动车项目上的开支,而李娟和上海比亚迪主要负责电动车市场推广,比亚迪自然不想在这个部门过度“烧钱”。

  受广告门事件影响,目前比亚迪的商誉已经受到影响。7月16日,比亚迪股价低开2.5%,7月16日收盘时,比亚迪股价下跌4.35%。

   供应商:比亚迪对11亿广告诈骗不知情?

  “我从事广告行业10多年了,第一次遇到这样的骗局。”北京思锐广告公司负责人杨明对全天候科技感叹。

  一年多前,位于北京的思锐广告公司与上海比亚迪电动汽车公司签订合同,负责东北及内蒙古地区的广告宣传。杨明记得他第一次去上海提案,走进外滩的高档写字楼国金二期,由于有严格的门禁,他们需要用身份证登记才可以入内。当进入宽敞明亮的办公室,他看到大约40多名员工在有条不紊地工作。在会议室中,李娟和团队都给了他专业的观点和建议。之后的1年多的接触下来,团队公关、物料、物流等各个部门,给他留下的印象是专业,业务娴熟。

  “他们一直都很专业,在朋友圈里可以看到他们工作和私下的状态。很难想象这个团队是一个假的皮包公司。”杨明说。

  此后,比亚迪成为思锐广告最大的客户,杨明和公司已经为比亚迪做了多场大型的推广活动,垫付了2000多万元。

  一年后,当李娟的假冒事件爆出之后,他觉得难以置信。据杨明介绍,事件牵扯到了30多家供应商,包括两家4A公司和一家上市公司,加上每家公司旗下散落在全国各地的小供应商,近300多家,总金额高达11亿人民币。很多公司的主业就是比亚迪的业务,这次事件之后,意味着一些公司“资金链断裂,公司倒闭、裁员或者遣散”。

  全天候科技向多家广告公司了解到,在汽车行业,乙方为甲方垫付宣传费用的情况很常见,回款日期一般为3个月到半年不等。从思锐与上海比亚迪签订的合同中可以看出,回款日期为活动结束并提交申请的120天后。但杨明告诉全天候科技,实际操作过程中拖延半年甚至一年也很正常。

  除去拖延还款,上海比亚迪团队还曾“怂恿”与第三方签订合约借贷。据《中国经营报》报道,2018年3月,一家供应商的负责人王新接到上海比亚迪的通知称,与其合作的三家公司出现资金问题,需要王新的广告公司先行垫付资金;王新答应了该条件,于3月21日与“上海比亚迪”以及上海日高广告有限公司、武汉日高广告有限公司签订了四方协议。协议中约定:王新代替“上海比亚迪”向日高广告垫资6830万元人民币。此后,上海日高公司以及武汉日高公司的实控人韩海湧因涉嫌非法吸收公共财产,被闵行区警方刑事拘留,原因是韩海湧所设立的一家P2P公司倒闭。这时,王新才意识到上海比亚迪的钱可能回不来了。

  “我接触的上海比亚迪团队在6月底解散了,很多人做了3年,最后发现自己不是比亚迪的员工。”在杨明看来,整个事件非常“魔幻”,他和其他供应商道听途说来的信息,都不足以解释这场骗局。杨明及其团队正打算把手中的资料和证据交给警方。                   

  更魔幻的是,站在骗局前台的李娟,在联系不上陈振宇、被供应商追债逼得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多次报警未立案,最后不得不以“自己有一套1200万的房子,涉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为由向警察自首。

  而舆论争议的中心——比亚迪总公司,干脆直接地否认了李娟团队的存在。比亚迪发布公告称,李娟以及网传的“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更不是比亚迪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公司从未授权上述人员以比亚迪名义从事经营活动、代表比亚迪签署合同;并表示,李娟冒用比亚迪员工身份、伪造印章已涉嫌犯罪。

     李娟:比亚迪内斗牺牲品?

  如今身陷囹圄的李娟,在三年之前还只是一名广告公司的小职员。根据她的自述,在结识自己的“上线”陈振宇之后,她得以一跃成为“上海比亚迪总经理”。

  李娟曾对供应商提到,2016年初,陈振宇在QQ上发出邀请,两人在一茶一座敲定了组建“比亚迪上海市场部”的计划。不过,陈振宇告诉李娟,自己的身份是比亚迪的隐秘股东,比亚迪深圳股东在内斗,正处于清洗换血阶段,上海比亚迪这个团队暂时没有公开身份,所以李娟要以供应商的身份与比亚迪总部接触。

  比亚迪在上海市场的广告总代理是上海千乘广告,但李娟用了上海雨鸿文化负责人的身份与深圳比亚迪总部接触。《新浪财经》援引接近比亚迪的消息人士称,李娟接触比亚迪总部的名字是雨鸿文化实际控制人“汪晓婷”。

  据该人士介绍,自称“汪晓婷”的李娟,曾经带着雨鸿文化的工商资料来到了比亚迪深圳总部,并一直以 “汪晓婷”的身份出现在比亚迪人员面前,包括她办理门禁进入比亚迪总部,用的也是“汪晓婷”的身份证。

  在和比亚迪总部建立关系后,李娟在陈振宇的授意下,以比亚迪的身份去从事实际业务,具体涉及到比亚迪内部的人员和业务,由陈振宇去沟通。

  李娟使用的sh-byd.com的域名注册于2016年8月15日,和比亚迪总部的byd.com非常相似,也是他们为了开展业务而做的准备。

  而随后的项目执行、来往邮件、现场供应商车辆的调度,都证明陈振宇真的可以调动比亚迪内部的资源。在2017年举办的比亚迪供应商大会上,李娟以比亚迪内部工作人员的身份出席,也无人提出异议。

  2016年年中,因为陈振宇要求“低调”,李娟在时代金融租赁了办公场地。但在年底,陈振宇又要求办公正规化,而且要扩充团队。根据这一要求,李娟又在国金二期租赁了豪华办公场所。

  此后的3年中,李娟和团队一直以比亚迪的名义,进行下游的广告分销。在李娟被捕后,有供应商拿到了李娟的电脑。被恢复的文件截图显示,李娟对比亚迪内部架构很清晰,以树状图标明比亚迪品牌公关部、市场部、汽销大区、采购处、审查处各个管理人员、执行人员的姓名与层级。在此图的上方,她还单独注明陈振宇直接向比亚迪集团副总裁李柯汇报。

  在组织供应商活动时,李娟借助上海雨鸿文化进行广告业务分包,但签合同时,她强调自己是上海比亚迪电动车有限公司负责人,她与所属供应商进行的市场活动都是比亚迪汽车授权或者指派。

  有供应商分析,供应商之所以相信李娟,很大一个原因是认为上海雨鸿文化得到了比亚迪的媒介采购总包权,再让李娟分发给各个供应商。

  不过,在7月16日上海的一次小型媒体见面会上,上海雨鸿文化传播负责人汪晓婷出席,她否认了李娟的身份。“我曾经见过她,但是她并不是雨鸿文化的负责人。”

  李娟被捕之后,比亚迪也很快声明,否认李娟为比亚迪职工,并与比亚迪上海团队撇清了关系。

  至此,李娟和其幕后“主使”陈振宇身份和作案动机成迷。

  不过供应商们并不相信比亚迪,他们更相信李娟的解释。他们发现了李娟电脑中发给深圳比亚迪负责人“朱工”的邮件中写道:“这些相关的供应商,比我还要无辜,如果这个事情没有妥善处理,那对于他们真是家破人亡。”

  杨明对全天候科技透露,比亚迪深圳的股东在“打仗”,上海的团队是部分高层为了平衡利益而另立的一只队伍,在集团内没有合法身份。李娟负责的上海比亚迪团队,也可能是专门为了美化财报设置的,大量的推广费用,不需要走公司的总账。

  上海竞智是最早爆出比亚迪广告诈骗的供应商之一,公司负责人在对全天候科技的回复中对李娟和背后陈振宇的“诈骗”目的表示怀疑。

  “我们30多个供应商中,钱都直接给到了业务执行公司,比如开发布会,钱给会展公司、租金给场地服务商,李娟拿不到钱。他们租借办公室、给员工发工资还需要大量的资金,这笔钱又是从哪里来的?”

  全天候科技从广告行业资深人士处得知,广告公司一直以来是很多公司高管洗钱的途径,大公司动辄上亿的广告费用,高管可以通过广告公司的合作,将部分资金据为己有。

  “如果比亚迪官方承认这部分广告支出,背后的陈振宇、以及涉及到的高管肯定有利可图,但目前的情况是比亚迪官方否认了这个团队和相应的支出。”该资深人士分析。

   比亚迪:“甩锅”还是冤枉?

  “警方一定要把什么陈振宇,宋博,李娟以及背后有猫腻的广告公司一并抓出来,狠狠严惩这样的欺骗行为!否则天理难容!”7月16日,比亚迪副总裁李柯在朋友圈气愤地表示,她申明自己一直在美国扩展业务,对陈振宇和李娟,以及比亚迪上海的团队并不知情。

  7月12日和16日,比亚迪官方连续两次做出了公开回复。第一次,比亚迪官方称“因多次受到外界的征询,才注意到李娟和团队在假冒公司名义进行推广”,并坚称自己“毫不知情”。

  而到了16日,比亚迪的态度稍微缓和。除了澄清李娟及网传的“陈振宇”非比亚迪在职或离职员工,也不是比亚迪董事、监事或高级管理人员,比亚迪官方也表示愿意与相关公司保持积极沟通,并将根据警方对于相关事实和金额的核查认定,与相关公司共同商讨合理的解决方案。

  不论是官方回复还是高管的回应,比亚迪一直坚持称自己是“受害者”。

  但比亚迪也很难解释清楚,为何一个存在长达三年的公司,组织过全国的比亚迪推广活动,甚至和足球俱乐部阿森纳进行合作,竟然是一个为比亚迪无偿奉献的冒牌公司?

  7月12日,比亚迪发布的声明中提到,“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自有资源(广告及活动)试用及免费使用为切入点,主动与比亚迪联系并展开广告宣传。”

  对于这种说法,供应商并不买账。

  上海竞智广告负责人表示,比亚迪总部一定早已知情,并且有内部人员参与了其中的交易。“年初与阿森纳足球俱乐部的合作,比亚迪总部肯定知情并且参与部署。两家公司都曾发布了官方微博,也都放上了公司的标志。总部比亚迪的市场总监李巍也出席了签约仪式。有供应商的老板亲自到阿森纳球场参与了签约仪式,如果只是皮包公司,这个假也做得太大了吧。”

  但关于这次合作,比亚迪集团在声明中指出,2018年4月,李娟使用上海雨鸿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名义,以资源赠送及优惠价格的方式,推进比亚迪与阿森纳足球倶乐部之间的广告宣传。

  目前比亚迪在官方微博上删除了所有涉及与阿森纳合作的相关信息。7月13日晚间,阿森纳足球俱乐部(Arsenal Football Club)发表官方声明称,根据比亚迪告知阿森纳的信息,比亚迪相信其本身已成为一桩涉及诸多广告协议的诈骗行为的受害方。今年5月8日,俱乐部与比亚迪曾在阿联酋航空足球场举行仪式,共同宣告双方正式结成合作伙伴关系。“我们正在调查事件现况,并与此前参与启动这项合作的比亚迪高层代表们共同商讨此事,针对此次事件,俱乐部不再发表更多评论。”

  据《21世纪经济报道》透露,比亚迪与阿森纳的合同存在问题。李娟和上海雨鸿与阿森纳签约的合同为5000万,盖的是假的比亚迪公司的章。同时,李娟和上海雨鸿跟比亚迪签的是120万的合同。对于这个与市场行情明显不符的数字,据比亚迪内部人士透露,李娟曾对比亚迪解释——原来的合作方临时退出,所以位置空出来了,因此价格是60万元一个赛季,两个赛季共需120万。

  “她拿比亚迪背书去融资,承诺高利息和居间费用,最后钱都流向雨鸿。” 《21世纪经济报道》援引接近比亚迪的人士这样解释李娟做局的核心。

  除了大项目,各个供应商在全国各地举办活动时,也会与当地区域的比亚迪团队合作。杨明提到,在他组织的东北三省以及内蒙古区域活动中,比亚迪的大区经理和各地方的负责人曾参与到其中,也曾在合同上留下签字。

  这一系列事实,让供应商很难相信,比亚迪真的对上海比亚迪团队毫不知情。截至发稿前,警方未作出进一步的调查通告,比亚迪也尚未给出解决方案,而供应商已经开始为此次事件买单。

  杨明透露,目前公司的各个股东在想办法弥补资金缺口,公司会在近期内裁员,以保证能继续运转。

  据《财经》报道,目前事件有了最新进展,卷入比亚迪“广告门”的供应商们将奔赴深圳比亚迪总部协商解决方案。比亚迪方面也表示,其正在整理和统计广告商的诉求,以及通过李娟执行过的项目,双方将择机面对面沟通。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杨明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