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王思聪、黄晓明投资的网鱼网咖要上市了,但网咖的未来依旧飘摇

2018-07-27 15:52 · 微信公众号:科技新知  小新   
   
即便有了资本的加持,大幅升级网吧概念的网鱼网咖,真的能够重新代表、挖掘、塑造,出消费者对于网吧的新需求吗?

  网吧这个词充满了年代感和时代特色,许多80、90后的青年脑海中大抵都藏着无数关于网吧的记忆。

  小新10岁那年迷上了CS,某天吃过晚饭一溜烟跑到黑网吧酣战,屏息压枪、点瞄,每个动作都透露出绝世高手的风范,突然有人拍肩膀,刚想大喊别闹,但回过头老妈那憋得铁青的脸色大概这辈子都忘不了,于是,一个小孩儿被老妈揪着耳朵拎出网吧的画面,成了最具那个时代特色的定格画。

  现在早没了什么网吧,统统叫网咖。去年跟一网咖老板闲聊,小新吹嘘什么市场日新月异,适应消费者需求云云,然后遭到老板一阵鄙视:“狗屁更新换代,前几年刚改成电竞馆,不知道过几年用不用改成O2O共享微机室。”

  当年的网吧没了江湖气,却多了资本味道。

  《国际金融报》昨日的消息,网鱼网咖已经准备赴港上市,计划于2019年3月提交上市申请,目前正在前期准备中。

  大概谁都想不到有一天开网吧能够开出一个上市公司。但是无论这家中国最大的连锁网吧如何进行资本化运作,用资本美颜过的网咖业态,目前来看依旧很难长久的,持续的俘获直男们的心。

  走上资本化道路网鱼网咖

  1998年,刚满二十岁的黄锋,拿着从家人和亲友处凑来的三万六千元钱,买了6台电脑,在上海松江郊区开了一个“10平米左右只能玩游戏,不能上网的电脑房”。

  开业之初,黄锋的理想只是“希望每天同时来玩的客人不要超过5位,这样,自己就可以用剩下的那台电脑玩游戏。”

  但是很遗憾,来这个小”电脑房“上网的客人永远满座,生意好的不得了。黄锋自己开了网吧,却反而没什么机会玩。

  作为一个不愁没生意的网吧小老板,他每天都吃住在网吧里,什么都不用想,也沒什么太多事,有空就玩游戏上网,完全沉浸在虚拟的世界里,红警、星际、帝国时代、文字MUD、红月、万王之王、石器时代,电子竞技和网络游戏大爆发的那几波都让他赶上了,店里收入越来越好,黄锋有钱了就扩充电脑,从6台到12台,24台,48台,96台,每半年网吧规模就扩大一倍。

  2006年,黄锋注册了网鱼公司,公司名出自员工的讨论,愿做『网络海洋里一条快乐的鱼』。

  新世纪的前八年,真是中国网吧最为黄金的年代。遍地开花的网吧,永远不愁没有生意,个人电脑普及的空白期和网络游戏突然的爆发期,让网吧成为了最具吸引力精神消费场所。

  但2008年以后,中国的网吧行业开始进入崩塌。

  原因有很多,设备的老化,市场严重饱和,价格战越打越惨烈,个人电脑拥有数量的上升,造成大城市里去网吧上网的需求减少,整个行业像一个风烛残年瑟瑟发抖的老人。

  大量的网吧在倒闭,网鱼的经营状况也不乐观,有的网吧开始走更残酷、更低端的价格战,拼命的减少成本,网吧的环境和服务越来越差。

  但是黄锋在观察了市场形势后却决定逆势而行,网鱼开始在徐家汇天钥桥路开出的第一家网鱼网咖,重金打造了一个环境一流,电脑设备一流,服务一流的网络咖啡屋。

  原因在于,黄锋觉得其实大众对于网吧的需求依然存在,电子竞技的崛起必将带来更多的网吧娱乐人群,网吧的性质已经从以前的“给没电脑的人上网”,即将变成消费娱乐、聚会交友的服务场所,传统网吧已经很难满足这些需求。

  2013年开始,网鱼网咖开放加盟连锁,品牌由原直营模式转变为加盟模式,至此进入品牌高速发展时期。

  截至2017年底,网鱼网咖全球签约门店超1000家店,年服务人次超3000万,门店遍布四洲六国,会员数量突破1100万。

  2015年,网鱼网咖签约Angelababy为其品牌形象代言人,她是世界范围内第一个代言网咖产品的明星。

  而网鱼网咖斐然的成绩和名声也适时的得到了资本的关注。

  2014年11月,联众宣布将以3500万元收购上海网鱼网络发展有限公司(下称“网鱼网络”)及上海网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网鱼信息”)各10%股权。联众公告显示,2012年至2013年以及2014年前7个月,网鱼的营业收入为1.13亿元、2.42亿元、1.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08万元、-426万元、1219万元。

  2016年7月,顺网科技宣布拟以4000万元向网鱼网咖原股东购买其所持有的网鱼信息4%的股权。顺网科技公告显示,2015年以及2016年前5个月,网鱼信息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09亿元、0.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153.68万元、1133.55万元。

  其实网鱼网咖的这些财务数据比之已经赴港上市的公司相比,要漂亮许多,毕竟已经实实在在的稳定盈利。

  根据天眼查资料显示,网鱼网咖曾有过4轮融资。

  最新一次融资发生于2017年,投资方为达晨创投一村资本以及明嘉资本,融资金额高达2.1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参与网鱼网咖B轮融资的普思资本王思聪100%控股,如今是公司的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为7.72%。

  接受资本的投注也意味着,网鱼网咖必定将上市作为自己发展的重要目标。

  但是,即便有了资本的加持,大幅升级网吧概念的网鱼网咖,真的能够重新代表、挖掘、塑造,出消费者对于网吧的新需求吗?

  走向资本化的网鱼只做了两件锦上添花的事

  资本加持的网鱼网咖资金充沛,有了钱之后能干的事情就多。

  总结来看网鱼网咖拿了钱主要做了两件事:

  ①创造新的消费需求。说白了之所以要把网吧升级为网咖,就是因为单纯的提供上网服务,现在很少有人需要了。

  这一点黄锋刚开始就看的很透彻。所以网鱼网咖着重提升在各项细枝末节的体验、服务升级上,现在的网鱼网咖简直是海底捞和星巴克的合体,既有优雅的环境,又有周到得过分的服务,只需要动动手指,什么吃的喝的立刻送到身边,而且选择还不少,味道还挺好。

  ②塑造品牌。没有哪一行业不需要品牌,网吧也如此,但是以前大家都是地头蛇,最多在某个地方开几家名字相同的店,根本不能称之为品牌,更不用说请明星代言,赞助全国性质的电竞比赛,但是网鱼网咖在有了规模化的优势之后,迅速跟进了品牌的打造,走了一步好棋。

  尤其是2010年《上海市公共场所控制吸烟条例》出台,网鱼开始实行禁烟制度。网吧竟然能有禁烟意识。

  这对于消费者的传统观念来说完全是一股强有力的冲击。虽然在刚开始遭到了一些质疑,认为网鱼把顾客赶跑了,但是后来很多不吸烟的人群大老远跑网鱼上网,而原本吸烟的人慢慢也接受了去吸烟室。

  消费者第一次会有意识根据品牌认知,而不是地域和电脑配置去选择网咖。

  虽然这两件事每一项都不错,但说实话都没有抓住核心。

  网咖是网吧的升级,尽管网鱼网咖努力打造网咖概念这么多年,但很遗憾,人们去网咖的核心理由依旧没变——玩游戏。

  就像现在的电影院,服务、荧幕质量都比以前好太多,但是人们去的理由依旧是因为有好的电影内容要上映了,谁也不是单纯的去享受服务。

  海底捞没有美味的火锅,不会有人单纯为了服务去,如果星巴克的咖啡味道很差,大抵也没那么高的品牌美誉度,不然比星巴克装修更好的咖啡馆点多了去。

  所以判断一个行业兴衰的关键,就是看到底消费者对于其的核心消费需求还在不在。

  很遗憾,就从这点考虑,网咖在游戏内容上的核心消费诉求正逐渐减弱,但并非一字滑落,而是成波浪形衰减,因为随着不同类型游戏的上市,会周期性的激发网咖热度,这也证明了游戏内容依旧是掣肘网咖兴衰的关键。

  比如,在吃鸡游戏刚火起来的时候,由于普通的电脑配置无法带动这款游戏,于是全国的网咖生意就被这波吃鸡浪潮带动了。

  但是关键在于,网咖对于游戏内容的掌控力近乎于零。以前的需求的产生来自于网吧对消费者电脑硬件上的压制,但是现在这种差距不复存在。就像在家也能吃到和海底捞一样口味的火锅,跑到海底捞的理由就少了很多。

  游戏厂家能不能出一款爆款游戏,网咖说了更不算,如果十年没有爆款游戏产生,网咖就得乖乖的十年如一日的运行老旧的游戏。

  但海底捞的菜品每月出新,电影院的新片天天上映,说到底升级服务,改变了装修,打出了品牌,不过是锦上添花,掌控网咖生死的还是看有没有持续的新游戏值得让消费者跑到网咖排排坐,获得更独特的游戏体验。

  谁是网咖的真正救星

  在网鱼网咖诸多的公关新闻上,有一条引起了小新的注意:

  “从2012年起,网鱼就与腾讯、暴雪、网易等知名游戏厂商展开合作,2017年网鱼与硬件巨头英特尔宣布达成战略合作,双方将在产品、渠道、品牌合作、赛事落地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众多硬件、游戏厂商的青睐,将让网鱼网咖无论是硬件配置还是游戏资源承接方面,都拥有比其他同行更多的优势。”

  虽然这条新闻并没有说出实质性的成果,但是却点出了网鱼网咖未来能够打造自身壁垒的关键——与整个游戏产业的软硬件渠道商合作,获得独家的内容。

  至于独家的内容到底是什么,现在并不太好说,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随着网鱼网咖规模和资本的扩大,能够争取到的独家资源就会越多,可以是硬件上的优化,也可以软件上的游戏内容首发和独占期。

  让更愿意付费的用户享有一段时间的独占期和服务升级,这有点像电影院模式。但是这种消费需求只要仔细挖掘是存在的,毕竟比之高端的电竞玩家在硬件上烧的钱,这些增值服务的空间很大。

  放到最后说的是VR。2016年VR热的时候,所有人都觉得网咖行业的关键救星来了。

  不错,如果VR真的能够像预期的那样,软硬件丰富,体验良好的话,绝对是网咖增长的关键动力,因为它延续了网咖对于消费者硬件上的压制,无论是硬件价格,游戏丰富度和价格、还是VR要求的空间,网咖都是最好的场所。

  但是已经有很多的文章分析过了,现在的VR行业太不成熟。无论是硬件上操作的繁琐性带来的推广成本,还是本身的游戏画质体验不佳和游戏内容的稀缺性,都很难吸引消费者复购,往往体验一次就不会再来。

  总之时间未到,如果提升服务所带来暂时的吸引力能够暂时掩盖网咖业态核心诉求的匮乏,从而等待到VR成熟,或者形成成熟的内容独占模式,那将是对所有苦苦支撑的从业者最好的消息。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