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业富联:独角兽变形记

2018-08-15 08:45· 微信公众号:棱镜  张庆宁 
   
一位通信行业分析师对腾讯新闻《棱镜》分析,尽管工业富联主营业务增速不错,但净利润在过去三年,一直都没能超过5%,严重受制于全球通信设备市场逐渐萎缩的现实。

  8月13日晚间,工业富联发布2018半年报,利润薄如蝉翼——1589.94亿元的总收入,贡献净利润54.44亿元,净利润率只有3.42%,净利润同比增速2.24%。

  这一严重低于预期的业绩说明,“工业互联网”光环掩饰不了其代工厂本质。

  2018年以来,中国证监会开通独角兽IPO的绿色通道,工业富联首吃螃蟹:36天快速“过会”,拟募集资金271.2亿元全部获批。

  6月8日,工业富联首次在A股挂牌交易。股价仅过三个涨停,便掉头向下几近破发,截至8月14日收盘,市值相较最高点蒸发2100多亿元。

  2017年,鸿海集团创始人郭台铭通过一系列资产重组,将60家旗下子公司拼凑成现在的工业富联,并且冠之“工业互联网”概念。其中包括济源鸿富锦、武汉裕展、鹤壁裕展、德州富鸿等空壳公司,净资产、净利润全部为0。

  腾讯新闻《棱镜》现场调查发现,空壳公司正是工业富联演绎资本“空手道”的棋子——前期自地方政府处获得土地厂房、税收优惠等招商引资红利,后期通过IPO募集资金将空壳填满。

  工业富联顶着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构建、通信网络及云服务等炫目名头,但其中164.58亿元募集资金(在总募集资金数额中占比6成)主要用于扩充手机构件产能共计2.93亿个。

  手机行业早已厮杀成红海,5%的利润率已是凤毛麟角,工业富联手机代工业务的盈亏更只在一线间。

  虽是如此,但郭台铭知道,从富士康到工业富联,他一直都是资本游戏中的赢家。

  外资机构抄底或亏上亿

  在工业富联股价暴跌过程中,损失惨重的是那些大举买入的外资机构。

  当工业富联顶着独角兽光环登陆A股时,有互联网巨头和中国人寿、中国中车等央企纷纷加入战略投资者队伍,认购数亿元不等的股份。

  战略投资者是以13.77元/股的公开发行价入局,截止8月13日,暂且录得14%的投资收益。

  工业富联2018半年报显示,汇丰银行、富邦人寿、南方东英资管、瑞银集团贝莱德资管等6个外资账户,现身前十大无限售流通股东当中,持股从1541万股到158万股不等。

工业富联:独角兽变形记

  大批外资机构成为工业富联的“接盘侠”。

  这些外资机构均未获得战略配售资格。6月13日工业富联打开涨停板,再到6月30日半年报期内的12个交易日期间,工业富联股价一路下挫,它们大举买入试图抄底,不料纷纷被套。

  腾讯新闻《棱镜》注意到,截至6月底,工业富联股价系18.44元/股,上述外资机构的持仓成本至少在这一股价之上。粗略估算,截至8月13日A股收盘,它们平均亏损20%左右,总计亏损额至少1亿元。

  过往A股对于新股的炒作风潮,在工业富联这一标的上急剧转向。

  “韭菜们正变得聪明起来,不像以前,给个概念就能天天帮着机构拉涨停。”一位深圳某投资机构负责人告诉腾讯新闻《棱镜》,在A股行情低迷、流动性紧缺的当下,工业富联的“工业互联网”愈发经不起检验。

  随着工业富联2018半年报业绩出炉,上述外资机构短期内恐怕更难解套。

  报告期内,该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1589.94亿元,同比增长16.29%;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 54.44 亿元,同比增长仅2.24%,净利润率只有3.42%。

  不管是净利润率还是净利润增速,相比工业富联上市之前均大幅变脸。

  2015、2016、2017年,工业富联营收分别是2728亿元、2727亿元、3545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系143.5亿元、143.9亿元和162亿元,净利润增速平均在10%以上,净利润率至少徘徊在4.5%左右。

  如今净利润下滑,工业富联并未在年报中给出解释,同样不愿给出2018全年的业绩预期。

工业富联:独角兽变形记

  工业富联2018年上半年主要会计数据。

  工业互联网野心受挫

  工业富联以“工业互联网”概念寻求A股IPO时,备受市场质疑:“它究竟是科技龙头还是代工巨头?”

  当初,工业富联发行价为13.77元,对应发行市盈率为17.09倍。

  “从主营业务结构来看,工业富联依旧是一个代工厂。17.09倍的市盈率算是折中方案,介于制造业平均10倍和科技股40倍之间。未来价值几何,最终市场说了算。”一位资深保荐代表对腾讯新闻《棱镜》分析。

  然而,市场正在用脚投票。相比宁德时代、药明康德的连续涨停,工业富联三个涨停即开板,堪称A股“最弱独角兽”。

  6月22日,鸿海精密股东大会,面对投资者对工业富联低迷股价的质疑,郭台铭显得不甚在乎,“股价现在多少钱,我都不晓得。从A股上市到有所产出,至少需要三年时间。预计最快到2020年,工业富联的投资者才会取得收获。”

  从工业富联近些年各业务收入和利润结构来看,通信网络设备业务是其第一支柱,云服务设备系第二大支柱,精密工具和机器人规模虽然利润颇丰,但营收占比仅为0.27%。

  富士康的手机代工长期依赖苹果等品牌厂商,处于产业链末端。

  郭台铭在多个场合表示,希望通过工业富联在A股上市,横向市场拓展机会,借助上述2B类业务打造出全球最大的工业互联网,站上产业链顶端。

  “他想抓住大陆云服务器设备井喷机会,由此前OEM代工模式继续向ODM(Original Design Manufacturer,原始设计制造商)深度转型,在此基础上,再抓住工业互联网、物联网、智能制造领域的新机会。”《财经》杂志在采访多位业内人士后写道。

  OEM和ODM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是由委托方提出产品设计方案;而后者从设计到生产都由生产方自行完成,在产品成型后被客户买走,意味着更强的技术设计能力和更大的利润空间。

  不过,至少自前两大主营业务来看,暂时看不出工业富联利润回升的迹象。

  2018年上半年,通讯网络设备实现营业收入920.17亿元,同比增长28%;云服务设备实现营业收入663.05亿元,同比增长21%。

  一位通信行业分析师对腾讯新闻《棱镜》分析,尽管工业富联主营业务增速不错,但净利润在过去三年,一直都没能超过5%,严重受制于全球通信设备市场逐渐萎缩的现实。

  “两块主营业务与全球经济状况息息相关,如今全球经济低迷,短期内留给工业富联可供突破的空间并不大。”这位分析师说,虽说下半年是工业富联经营上的传统旺季,但他对此不抱太大信心。

  手机构件“空手道”

  郭台铭是个精明的商人,当然不会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

  工业富联在保持通讯网络设备、云服务设备等支柱业务稳定同时,还在发力手机构件这一传统业务。

  该公司募集的271.2亿元已经到账,拟用于8个项目。其中工业互联网相关项目4个,耗资49.7亿元,包括工业互联网系统方案解决、云计算和高效能计算平台、高效运算数据中心建置、工业富联网平台建置。

  另有164.6亿元拟投向三个智能制造项目,用于扩充手机构件产能共计2.93亿个,通过郑州富泰华、河南裕展、济源富泰华、鹤壁裕展等子公司落地实施。

工业富联:独角兽变形记

  工业富联手机机构件制造项目的实施主体。

  工业富联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共计9个子公司产出5.5亿个手机机构件,生产基地主要位于郑州、鹤壁、济源等河南地区。

  不过,全球智能手机行业日渐低迷,诸如富士康的净利润率,常年徘徊在3%左右。即便是华为、小米等品牌手机公司,都不敢奢望5%的综合硬件净利润率。

  将6成募集资金投向手机构件,工业富联给出的项目可行性分析显示,“手机机构件作为智能手机的重要部件,市场需求广阔,本次募集资金到位后将会通过智能制造扩大现有产能,提高生产效率并增强生产制造力,进一步提高市场份额。”

  根据IDC数据库统计,全球智能手机2017年市场预计较2016年增长约3.0%,总出货量达约15.2亿部;2017至2021年仅可实现约3.6%的年均复合增长率。

  “手机构件市场肯定难言广阔,请相信郭台铭不会做亏本买卖。”与富士康打过交道的咨询机构人士告诉腾讯新闻《棱镜》,手机构件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多在河南等劳动力大省落地,“当地政府的招商政策优惠到让郭台铭的公司拎包入住。”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史璞研究发现,河南省引进富士康时,提供过包括土地、税收、基建等各方面优惠,资金成本不少于100亿元。

  富士康投桃报李,回报给当地政府一份漂亮的政绩单。

  过去6年,富士康在河南代工的手机达到5.2亿部,让手机变成河南最大单项出口产品。2017年,该公司贡献了河南进出口总额(5232.8亿元)的60%,使得这一内陆省份变成中部6省外贸第一。

  工业富联同样仍在心仪河南省的优厚政策,将6成以上的手机构件落地河南,计划总投资102.8亿元,占全部募集资金的37.79%。其中,工业富联旗下子公司鹤壁裕展系典型一例。

  公开报道显示,鹤壁市官员在引进工业富联时,可谓煞费苦心,“我们从不同层面密集邀请该公司高层、管理层来鹤考察、对接、洽谈,通过每一次考察、对接和洽谈,他们对鹤壁项目的厂址规划、配套设施、服务效率甚为满意,对鹤壁市的综合优势给予肯定。”

  腾讯新闻《棱镜》获取的权威信息显示,鹤壁市不仅承诺代为招聘工人,还协调当地银行提供贷款支持。

  鹤壁裕展系工业富联即将落地的手机机构件制造公司。这是一家典型的空壳公司,赶在IPO申请提交之前的2017年12月29日注册成立,虽说注册资本高达5000万元,但总资产、净资产、净利润均为0。

工业富联:独角兽变形记

  在工业富联的子公司当中,存在大量“空壳公司”。

  该公司的两处厂房,都拟由鹤壁市两家国企出租提供。

  鹤壁裕展拟用于承接工业富联的“高端移动轻量化产品精密机构件智能制造项目”和“数字移动通讯设备机构件智能制造项目”,计划新增手机机构件1284万个。

  这两个项目目前只有两个荒废的厂房,计划用IPO募集资金完成35.44亿元的计划总投资。然而,就在鹤壁市招商引资见到成效之前,变数突生。

  8月13日,工业富联发布公告,拟将鹤壁裕展其中一个17.33亿元的投资项目,变更由武汉裕展落地实施,变更理由是——“可以加快投资项目的实施进度,尽快实现经济效率并产生回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