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届坎坷的亚运会……

2018-08-19 18:09· 投资界  刘传 
   
亚运会“赔本”已是不争的事实了,但中国人似乎很有“亚运情结”,继北京、广州之后,杭州获得了2022年亚运会的主办权。

  堂堂亚运会冷清如斯,令人唏嘘。

  8月18日晚,第十八届亚运会在印度尼西亚雅加举行开幕式。令人心酸的是,这场盛会在中国的关注度竟然不及一部网剧《延禧攻略》,当“尔晴下线”刷遍朋友圈时,殊不知印尼总统正卖力地骑着摩托车亮相开幕式给大家制造惊喜。

  曾几何时,能够举办亚运会是亚洲各国的梦想,特别是象中国、韩国、印度等这些在近现代有过屈辱历史的国家,更期待通过体育盛会展现民族精神。

  但如今,从越南宣布弃办到印尼“接盘”,再到2022年亚运会竟然只有杭州参与竞选,亚运会,已经成为了一桩“赔本又冷清”的生意

  一届坎坷的亚运会:

  河内弃办,雅加达“接盘”

  这一届亚运会一波三折,险些夭折。

  2012年11月8日,越南河内击败印度尼西亚的泗水,成为第18届亚洲运动会主办城市。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两年后的2014年4月17日,时任越南政府总理阮晋勇宣布放弃亚运会的主办权。

  越南此举,堪称百年来国际体育史上遭遇的最大意外之一。但在越南国内,人们却并不感到意外,在越南总理的决定宣布之后,越南《青年报》的头版大标题是“一个赢得人心的决定”。

  那为何辛辛苦苦得到的主办权,最后选择放弃呢?根本原因无非两个字,没钱。

  在竞标之初,越南体育部为这届亚运会提出的预算是1.5亿美元。这个经费可以说相当“寒酸”,毕竟2003年东南亚运动会花销就超过1.2亿美元,2002年釜山亚运会的投入是29亿美元,2006年多哈亚运会是28亿美元,就连号称“精打细算”的仁川亚运会,投入也超过了10亿美元。因此,外界对2019年亚运会1.5亿美元的预算一直持怀疑态度。

  随后,越南文体旅游部再次修改预算,将投入调整为3亿美元,这还不包括用于运动员培训的3800万美元。越南国内经济学家则估计,如果举办亚运会,最少要投入5亿美元。但彼时,越南财政部一直强调,在当前的越南经济环境下,“好钱要用在刀刃上。”

  除了经费捉襟见肘,越南社会对举办亚运会也不太支持。据报道,早在越南宣布放弃举办亚运会之前,《青年报》就做过一项调查,14000多名受调查者中,84%的人不支持越南举办亚运会。而越南快报的在线调查中,6800多名受访者中超过6000人投票给放弃举办。

  最终,越南政府无奈宣布放弃亚运会的举办权。所幸当时雅加达“挺身而出”,成为参加申办亚运会竞选演说的唯一候选城市。不过,由于2019年为印尼总统大选年,印尼方面提出将举办时间提前一年。面对这个来之不易的“接盘侠”,亚奥理事会痛快地同意了此项提议,我们才有机会看到2018雅加达亚运会。

  亚运会在中国:

  全民捐钱到“史上最贵”

  说起来,中国与亚运会的渊源颇深。

  1984年,北京获得1990年亚运会的承办权,这是中国历史上首次获得这项亚洲最高水平综合性运动会的举办权。

  然而那个时候,中国刚刚开始改革开放,国家的综合实力还不强,财政拨款缺口很大。原国际体委主任伍绍祖曾向媒体回忆说,“当时中央财政每年拨给体育的是两亿多,按照当时的物价水平,相当于给全国人民每人买根冰棍。为了办亚运,财政拨款了七个亿,但还是不够。”

  于是,全民办亚运会成为必然选择。在80后的记忆中,那是激情飞扬的“正能量”时代。当时国内30个省、市、自治区,签约和承诺的集资额超过6亿元的目标。捐赠万元以上的团体达1300多个,捐款最多的团体是全国个人劳动者协会,总计2050万元,为表纪念特将木樨园体育馆更名为“光彩体育馆”;捐赠万元以上的个人达110多人,最多的是香港的霍英东先生,特把国家奥林匹克游泳馆命名为“英东游泳馆”。

  20年后的2010年,亚运会再次来到中国。今时不同往日,广州为亚洲人民献上了一场“史上最贵”的亚运会

  到底有多贵?2010年,广州市长曾透露广州亚运会投入超1200亿元,这是亚运历史上投入最多的一次赛会,比起北京亚运会的费用的25亿无疑翻了49倍。

  2011年,院士钟南山称广州亚运的直接投入和间接投入达2577亿元,其中广州投资1950多亿元,带来债务2100多亿元。他很担心,背着这么大的债务,广州搞民生的钱不知从哪里来。

  显然,这是一笔“赔钱赚吆喝”的买卖。不过,经历了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的全民高度关注之后,国人对于广州亚运会关注度已经今非昔比。

  “曼谷现象”:

  唯一盈利的亚运会,赚了560万美元

  举办一场赚钱的亚运会到底有多难?

  2014年,仁川亚组委委员长金荣秀曾信誓旦旦地夸下海口:要把仁川亚运会,打造成让体育弱国和发展中国家得到实际意义上的成功案例和学习典范。于是从一开始就高举“精打细算”的口号,力争办一届赚钱的亚运会。

  然而,现实是惨淡的。9月份就要开赛了,8月底门票只卖出了不到20%,而且还是在各种促销优惠之后的结果。最后,组委会不得不组织学生免费观看比赛,避免无人喝彩的尴尬。

  当时,韩国知名舆论调查机构Gallup发布的调查显示,这届亚运会是近年来国际体育大赛中首个关注度低于50%的大赛。抽样调查中,53%的被调查者对亚运会几乎不感兴趣或丝毫不感兴趣,完全不关心达16%。可以说,冷清的氛围从亚运会开幕持续到结束。

  当然,这届亚运会难逃亏本的命运。据了解,仁川亚运会的运营费用只有4823亿韩元(约合27.88亿人民币),低于2010年广州亚运会的1兆8000亿韩元(约合104亿人民币)。但即便如此,仁川亚运会依旧亏本,因为仁川为亚运场馆仍投入巨大,为建造主体育场和17个比赛场馆花费超过了1兆7000亿韩元,除去韩国国家的援助,剩下的1兆2千亿韩元(约72亿元)由仁川市政府承担,仁川市政府通过发行地方债券筹得了这笔资金。

  而回顾历届亚运会中,唯一敢说自己盈利的恐怕只有曼谷亚运会了

  1998年,第13届亚运会在泰国曼谷举行。据说,本届亚运会以其壮丽辉煌的形象得到了世人的交口称赞,更重要的是,由于组织者经营有方,本届亚运会居然赚了两亿多泰铢(约560万美元),实现了亚运会史上第一次盈利。

  需要指出的是,曼谷亚运会正值亚洲金融风暴期间,在这样严峻的背景下实现盈利简直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想。除了主赞助商的不离不弃、电视转播权收入的大幅增加,泰国人在筹办亚运会的过程中坚持节俭办事、大大压缩各种开支,也功不可没。

  此后,泰国经济从此前的低迷状态快速回升,走出金融风暴的阴影,同样离不开曼谷亚运会。亚运会实现首次盈利实在太难得了,后来专家将此命名为亚运史上的“曼谷现象”。

  2022杭州亚运会咋办?

  亚运会“赔本”已是不争的事实了,但中国人似乎很有“亚运情结”,继北京、广州之后,杭州获得了2022年亚运会的主办权。

  这当中有一个插曲:2015年9月,杭州获得2022年第19届亚运会的举办权,消息传来,舆论似乎丝毫没有“喜讯”的意思,因为杭州是此次唯一申办的城市,连一个竞争对手都没有。

  名曰“杭州亚运会”,实际上就是举全省之力举办亚运会。当然,杭州有这个实力,一则杭州正在挤进北上广深“超一线城市”的行列,二则浙江经济持续高速发展,GDP长期稳居全国前五位。

  为了筹备2022年亚运会,杭州正全面提升交通等基础设施水平,网友戏称整个城市“脱胎换骨”。随之而来的,便是杭州楼市崛起。君不见,万人登记摇号抢购数百套房源、银行门口排队验资的队伍长达1公里……杭州楼市火爆不已。尽管今年3月29日杭州出台摇号购房新政,但似乎并没有浇灭购房者的热情。

  另外,亚运会对带动旅游、餐饮行业的效果也很明显。有一组数据令人印象深刻:2010年亚运会,广州各星级酒店价格比平日价格均上涨在50%以上;其中,四星级、五星级酒店最高涨幅在80%左右。

  当然,这笔账也不能算得这么“呆板”,毕竟一场运动盛会,还会留给我们一笔巨大的精神财富。作为全亚洲最大的体育盛事,亚运会还是很能激发申办城市人民的自豪感、期待感和荣誉感的。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刘传,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8/43478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