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文化靠《药神》大赚2.62亿,但股价为何治愈不了?

2018-08-21 10:43 ·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乐水   
   
虽然连续两年押中超级爆款,但这种“好眼光”或“好运气”,体现的却是北京文化资源不足的无奈

  随着《我不是药神》票房突破30亿,北京文化已经将2.62亿收入囊中。去年全年,北京文化的净利润为3.1亿。“单片造富”再次出现,但与此同时,北京文化股价持续下跌,目前(8月20日)市值仅为73.4亿。而在《药神》上映首周,北京文化连续涨停,市值一度突破百亿。

  8月17日,北京文化在一众影视公司中率先一步发布2018年中报:2018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04亿元,同比增长82.03%;实现扣非净利润4350.92万元,同比增加28.34%。半年报收入构成主要为《英雄本色2018》票房收入,结转上年《芳华》、《二代妖精》部分票房和电视剧《大宋宫词》、《云巅之上》收入确认。《我不是药神》(截至目前票房30.91亿)、《猫与桃花源》、《脱单告急》等收入将于2018年三或四季度陆续确认。

  不算差的业绩,却没能挽回北京文化的“跌跌不休”。为什么北京文化的股价总是来的猛去得快?

  这可能是很多人关心的问题。连续两年,北京文化都押中了超级爆款,随之而来的则是不亚于电影本身的资本大戏。

  如果说《战狼2》过后,北京文化高管减持是其股价下跌的导火索;那么今年《我不是药神》尚在票房爆发的核心阶段,突如其来的股价走低就很难解释清楚。正如很多人所讲,“看片买股”失灵,是北京文化股价暴跌的原因所在。

  但如果仔细挖掘,会发现更多的行业变化隐藏在股价背后。

  连押两年押中爆款,是北京文化最大的“病”

  对于目前的电影市场来说,头部集中化已经体现的非常明显。

  在热门档期,具备冲击高票房潜质的“种子选手”早已被资本广泛追捧,从不断拉长的资方名单就可以看出电影市场的新特征。但北京文化押中的“爆款“,则更像是超级黑马,这些影片往往是在前期并不被广泛看好的影片。

  从几大热门档期来看,暑期档是最容易产生爆款的大档期。因为暑期档整体周期较长,有更灵活的档期环境,所以对于影片走长线来说是最好的机会。

  而恰恰连续两个暑期档,产生的两个超级爆款都出自北京文化之手。这不得不佩服北京文化过人的运气,但《战狼2》上映前官司缠身,8亿保底普遍不被看好;《我不是药神》同样遭致原型人物不满,过于现实的题材有着极大的不确定性。从两部影片的前期来判断,北京文化起码现阶段并非行业一线。因为它押中的爆款,更像是被人忽视的“遗珠”。

  北京文化作为一家文化转型企业,属于电影市场的“新贵”。几乎从一出道,北京文化就给电影带来新的血液。从参与保底发行起家,到以保底《战狼2》发家,北京文化的电影发家史本质上就是一部赌博史。

  虽然连续两年押中超级爆款,但这种“好眼光”或“好运气”,体现的却是北京文化资源不足的无奈。电影的本质是内容,内容的本质是人才,而北京文化缺的恰恰是电影的核心。

  所以尽管可以押中爆款,但暴露的却是北京文化并不牢靠的根基。拿2017年的业绩来说,一部《战狼2》占据了北京文化四分之一的业绩。尽管如此,北京文化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几乎被腰斩。

  去年,北京文化8亿保底《战狼2》赚取的“辛苦费”在5亿保底《二代妖精》上赔了个底掉。自身基础不实,是北京文化最大的弊病。

  对于其他闯入电影行业的“外来者”,绝大多数都没有北京文化的“爆款体质”,但几乎都染上了其缺乏扎实基础的“虚病”。所以,尽管电影行业经常声称价值被低估,但从并不牢靠的组盘能力来说,靠赌俨然不具备长线持有的稳定价值。

  爆款生命周期缩短

  但无论如何,想要在电影市场讲述一个说得通的资本故事,本质上还需要高票房的爆款来推动。而爆款的生命周期有多久,对于背后资方来说尤为关键。

  从去年开始,内地票房掘力加快。暑期档《战狼2》一马当先,拿下超56亿票房,紧接着国庆档、贺岁档均有超20亿票房的单片出现 。尤其是春节档,虽然没有影片能够打破《战狼2》的单片票房纪录,但一个档期里却有两部影片票房破30亿,档期红利被充分榨干。

  一个档期里,出现多部超高票房,也就意味着单片生命周期在缩短,这往往成为了解读市场最容易忽略的一点。这造成了几乎所有影片极为看重预售和点映,提前开战。而在后期票房的积累上,明显供血不足。

  今年,《我不是药神》点映即大爆。基本上靠着点映就打败了首周末最大的竞争对手《动物世界》,随后凭借着超高的话题掀起了一阵阵观影热潮。但突然网传《我不是药神》被冷处理,随后《药神》就迅速进入票房尾声,在票房走势上给人一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其实抛开不可抗力,《我不是药神》相比《战狼2》,其票房爆发周期也是明显缩短。这与影片类型有很大关系,但也和影片宣发策略脱不了干系。暑期档作为第一大档,竞争自然异常激烈。在面对诸多热门影片的连番冲击下,《药神》显然没有促使影迷进行二次甚至三次消费的力量。

  这也是目前所有爆款的一个通病:面对超高强度的竞争环境,很难延长生命周期,基本上靠着一轮猛烈的宣发来榨取市场大半价值。

  对于背后的资本方来说,想要依靠一部爆款持续拉高股价,也就越来越难。随着影片热度的迅速降温,必然会出现股价回落。

  反常暴跌,还得怨崔永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北京文化高管并没有像《战狼2》割韭菜那样在《药神》的最高点减持股份,但股价仍然出现较大程度的下滑。

  按照正常的逻辑推导,这其实非常反常。造成这一局面的主要原因,其实还是和整个市场大盘不无关系。

  整个7月份,资本市场基本都蔓延着一种低沉的情绪。崔永元爆料明星偷税漏税引发影视圈极大震动。包括华谊兄弟唐德影视在内的影视股,一夜之间蒸发百亿。此外,还有多家影视公司大股东质押率接近9成,引发市场质疑抛股套现。

  目前,监管部门已充分介入明星税务问题,事件还在持续发酵。而从北京文化刚刚公布的半年报看,其所得税费用确实出现异常波动,增幅达到惊人的542.13%。

  对此,北京文化给出“利润较上年同期增加,所得税费用较上年增加”的解释。但北京文化今年上半年实现利润总额5966.36万元,上年同期利润总额4004.28万元,仅同比增加49.00%。公司利润总额与所得税费用增长比例明显不匹配,半年报中也未做具体说明,但应当和眼下的税务风暴有关。

  多事之秋,北京文化尚可靠着《药神》短期拉升股价,但从整个资本大盘来说,并不具备利好条件。此外,北京文化高管去年借着《战狼2》割韭菜的“资本运作”,也让资本市场警惕其二次收割。

  所以当《药神》平稳度过首周末,北京文化的股价必然会顺应整个资本市场的走势开始回落。从目前来看,整个暑期档无论打得多火热,二级市场基本上一片哀嚎。

  伴随着霍尔果斯等避税天堂的大门关闭,明星税率的突然调整,都会影响大众对于影视股的信心。而恰恰,北京文化在大众印象里除了每年一部电影爆款,似乎找不出太多优势来抵抗资本寒冬。

  电视剧网剧业务,或许有机会成为北京文化一块较为稳定的基石。北京文化2018年上半年剧集收入1.36亿元,相比于2017年同期增长428.52%。不过从已经播出的《云巅之上》、《武动乾坤》、《素手遮天》来看,其在剧集上的爆款运,似乎远不如电影。

  北京文化尚且是幸运的,起码可以压中爆款,来为自己的未来铺路。去年,因为《战狼2》北京文化与阿里“喜结良缘”,今年有了《药神》的30亿突围,势必在一线资源上有进一步巩固。

  只是从北京文化股价的大起大落可以看出,如今恐怕没有任何一家影视公司能抵挡市场大势。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