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日市值缩水超40亿美元,马斯克走下神坛?

2018-09-09 18:39· 投资界  创投君 
   
今年2月初,由马斯克一手主导的Spaqce X 猎鹰重型火箭发射成功,马斯克成为人类宇宙探索的全球英雄,一度被世人“封神”。但如今,随着爆出一系列丑闻,这位“浪子”似乎正一步步走下神坛。

  马斯克又迎来人生中的一段“至暗时刻”。

  在特斯拉私有化失败后,身为CEO的马斯克“霉运”并未散去:其在9月6日晚参加美国最受欢迎网络直播节目之一的《The Joe Rogan Experience》时,竟然对着镜头抽起了大麻烟;第二天,两名特斯拉高管宣布离职,其中包括人力资源主管和首席会计官。

  受此影响,特斯拉股价在7日一度暴跌超过 10%,市值缩水超过 40 亿美元。而高盛研报预测,特斯拉股价未来半年将会大跌30%。

  这一切充满了戏剧性。今年2月初,由马斯克一手主导的 Spaqce X 猎鹰重型火箭发射成功,马斯克成为人类宇宙探索的全球英雄,一度被世人“封神”。但如今,随着爆出一系列丑闻,这位“浪子”似乎正一步步走下神坛。

  众人看傻眼了:

  一日市值缩水超40亿美元

  在数十万观众面前抽起大麻烟,马斯克的行为令人看呆了。

  9月6日,在接受JoeRogan的Podcast直播采访时,马斯克应对方邀请吸了一口大麻,之后还在镜头前喝起了威士忌。该节目是美国最受欢迎的网络直播节目之一,马斯克的采访直播在五小时内吸引了近45万观众。

  值得一提的是,该直播视频在美国网络上引起争议。有人指出大麻在美国加州等地是合法化的,但也有人认为马斯克在采访中代表着特斯拉CEO,违反了特斯拉员工商业行为准则和道德规范规定。

  随着事件发酵,马斯克遭到了美空军的调查。CNBC报道称,一位美国军方官员7日透露,美空军已经开始调查此事,因马斯克的SpaceX与美空军有多项价值不菲的合同。《福克斯财经网》报道指出,持有美国政府安全许可的人是被禁止吸食大麻的,这也是空军进行调查的核心问题。

  而众多分析师认为,此事影响恶劣,如此动作对特斯拉和它的股价来说,无异于自杀行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伴随着马斯克当众抽大麻烟的消息,是特斯拉一天内两位高管宣布离职。

  9月7日,特斯拉人力资源主管 Gabrielle Toledano 主动请辞,首席会计官 Dave Morton 在任职仅一个月后也选择离开。在公司命运攸关的时刻,两位大将同时离去,不得不令人怀疑特斯拉内部军心涣散到了何种地步。

  尴尬的是,这次只是特斯拉离职潮的“冰山一角”。据媒体统计,去年特斯拉约有20名高管离职;在过去五年左右的时间,特斯拉约有50位高管离职,其中既有行政高管也有技术高管。

  受事件叠加影响,特斯拉股价在7日一度暴跌超过10%,市值缩水超过40 亿美元

  私有化梦碎:

  17天“退市梦”化为泡影

  当然,更令马斯克“心灰意冷”的是之前特斯拉私有化失败。

  8月7日,马斯克发布推文称,将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对特斯拉进行私有化,该价格较当时股价溢价逾20%,并称该私有化的资金已经落实。按照每股420美元来计算,特斯拉的价值将达713亿美元。

  消息发布后,特斯拉股价飙涨7%,随后交易暂停一个半小时,当日收涨11%,空头损失惨重。

  可以说,这是史上规模最大的一笔杠杆收购交易。如果特斯拉最终在420美元价格被私有化,那么对应的市值在820亿美元,算上通货膨胀的话,会成为美国历史上最大一笔私有化交易。

  然而,随之而来的质疑声令马斯克头疼不已。

  8月10日两位投资者起诉马斯克及其特斯拉公司涉嫌利用欺诈性的“私有化事件”来人为地操纵股价。数天后,马斯克发推文回应外界对资金的质疑,声称关于私有化的问题上正与金融顾问银湖资本、高盛等沟通,他还表示特斯拉私有化资金来自沙特。

  但很快遭到了“打脸”。银湖资本回应称目前没有参与特斯拉私有化交易,高盛并未确定是其正式顾问,只是正在与特斯拉对话。更有消息传出,沙特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PIF)正在洽谈投资特斯拉竞争对手Lucid Motors。

  8月15日,有消息称,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向特斯拉发出了传票,涉及该公司私有化和马斯克关于融资的言论。

  为了平息市场质疑,马斯克于接受《纽约时报》专访时,声泪俱下回顾了过去所面临的巨大压力,称过去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但马斯克的哭诉并没有得到市场的同情,鉴于私有化资金仍未有着落,摩根大通大幅下调特斯拉股票目标价近40%。

  直到8月24日,马斯克宣布放弃私有化,仅维持了17天的“退市梦”宣告破碎。

  危机根源:每分钟“烧掉”7430美元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通过这一系列挫折,不难一窥这家造车“巨无霸”背后的窘境。

  先是产能问题。去年7月,马斯克曾向外界承诺,到当年年底,Model 3的产能将达到每月2万辆的水平,但是在当季财报公布后,真实数字却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3个月里,Model 3总共出产了2425辆,在该季度的第一个月里,仅仅生产了260辆,这些数字均与马斯克之前给出的承诺相去甚远。

  进入2018年后,外界看空特斯拉的言论甚嚣尘上,围绕的关键便是Model 3的产能问题。直到8月1日,特斯拉发布了第二季度财报,表示已成功实现了每周5000辆Model 3的产能目标,虽然这并不意味着其产能问题得到了彻底解决,但起码稍稍令人安心。

  相较之下,外界最为担忧的特斯拉财务问题却并没有那么容易解决

  根据特斯拉的2017年财务报表显示,去年该公司花费了34亿美元自由现金流,较2016年增长一倍多。截至2017年底,特斯拉账上还有34亿美元流动资产,其中1.5亿美元为现金形式,其他为应收账款、存货等。

  就债务方面来看,特斯拉截至2017年底共有230亿债务,其中94亿美元为长期债务,而短期债务也高达76亿美元,所谓短期债务,在会计上的定义是在未来12个月内需要偿还的债务。

  因而根据流动资产和负债的配比粗略来看,特斯拉在2018年面临的资金缺口高达20多亿美元,财务状况确实非常吃紧,特斯拉成立至今没有在任何一个财政年度中实现过全年盈利,在过去的9个季度中,8个季度出现亏损。

  彭博分析师预测,特斯拉每分钟“烧掉”7430美元,特斯拉的自由现金流,在过去6个季度中持续为负,所以特斯拉的现金储备一直处于消耗中。截至第二季度,特斯拉的现金储备为22亿美元,较今年第一季度末的26.7亿美元,又消耗了4.7亿美元。如此“烧钱”,特斯拉的资金危机成为了外界津津乐道的话题。

  到中国建厂:还需一笔“天量融资”

  “烧钱”不易,资金从何而来?特斯拉把目光投向了中国。

  5月初,特斯拉在上海注册了一家新公司,这是特斯拉首个美国以外的工厂,当时就被外界解读为是特斯拉即将国产化的前奏。

  7月初,马斯克亲自到访中国,参加特斯拉与上海临港管委会、临港集团的纯电动车项目投资协议签约仪式,计划将在临港地区独资建设年产能50万辆工厂。之后在北京,特斯拉宣布将扩大北京科技创新中心的规模,深化合作。

  中国市场对特斯拉有着巨大诱惑,目前已经是特斯拉在美国以外的最大市场。2017年,特斯拉在中国的销售额为20.27亿美元,较2016年增幅超过90%,占到当年全部销售额的近20%。

  而最新消息显示,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的注册资本已经从原本的1亿元增至46.7亿元,经营范围也有所扩大。

  针对在中国投资建厂的资金来源问题,马斯克曾表示,将通过向当地银行贷款的方式为投资工厂筹集资金。“我认为,对于中国而言,我们的计划基本上是利用中国本地银行提供的一笔贷款,为上海的超级工厂提供资金。”

  可以说,这是上海有史以来最大的外资制造业项目,预计所需资金高达50亿美元,折合人民币340多亿元。按照马斯克的说法,这笔钱他不会通过出售股权进行融资的方式来获得,而是想从中国的银行获得优惠的贷款。因此,马斯克一度被批到中国“空手套白狼”。

  如今,特斯拉正在以惊人的速度烧钱,一个不争的事实摆在眼前:如果想要建好上海“超级工厂”,特斯拉恐怕需要在中国找来一笔“天量融资”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创投君,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9/435668.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