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和99.99%之间是质的区别,AI现在到底缺什么?

2018-09-19 12:34· 新芽NewSeed   
   
目前计算层面还有很多没有落地,最缺的还是人,除了缺一些最顶级的大咖、领军人物之外,还缺具有硬的技术能力,真正为产业做服务,这个是我们需要去努力的。

  由清科集团、投资界、新芽主办的2018中国创业武林大会于2018年9月18-20日在北京香格里拉大酒店举行。本届大会设立包括人工智能、企业服务、高端制造、新零售、泛娱乐、金融科技、医疗科技与器械等在内的16场行业视听风暴,横跨3大热门领域、万家精品项目以及百余家参评机构与行业媒体的强力支持下,汇集各领域领先的知名投资人和创业者进行一年一度行业的灵思碰撞。

  此外,国内首家投资维度的企业评选——V50风云榜、新芽榜也将现场决出年度榜单。该榜单已陪伴创业者十三年,被誉为“行业投资风向标”。

  今天的AI已不再是个空乏的概念,AI+的价值与应用逻辑,更是值得大家去探索与布局。在会上,5位投资人就《AI+ 共创新世界》为主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

  本场讨论嘉宾为:

  云丁科技,联合创始人&COO朱正韡

  精锐视觉,董事长兼CEO 孔庆杰

  中天安驰,CEO  徐一新

  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姚亚平

  以及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岳斌

  本场主席:凯旋资本,管理合伙人陶冶

99%和99.99%之间是质的区别,AI现在到底缺什么?

  以下为圆桌讨论精华,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编辑整理:

  陶冶:其实AI这个话题在业内已经算不管是创业还是投资圈里算是非常老的话题,怎么从非常古老无趣的话题里聊出新意义,这是今天在座嘉宾的挑战,今天很荣幸请来了战斗在一线三位企业家和投资人,所以是比较均衡的圆桌嘉宾阵容,希望通过大家深入的讨论,碰出一些火花,对各位嘉宾有所帮助。首先,请每个人花一分钟左右大概介绍自己的企业和自己的基金,有请孔总。

  孔庆杰:我是来自精锐视觉的孔庆杰,我们公司是做计算机视觉技术在工业上的应用,主要是帮助制造业企业做机器视觉全套软硬件解决方案,帮助客户提高产品品质、外观检测和生产过程中自动视觉自动定位问题。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替代人工,现在制造业人工越来越少,也很难找到足够的人来做这样的事情,现在各个方面都需要人工智能的技术来解决企业的痛点,我们在人工智能技术,计算机视觉替代工人去用眼睛的工作。

  徐一新:我是来自中天安驰的徐一新。我们是视觉这一块的老兵,我们主要是做基于视觉的应用,主要是在车领域,包括车和车的组织,提升AI在图像应用,就单车来讲,未来更多的将是无人驾驶,对道路上的和驾驶舱内的驾驶员行为有一整套的辅助。对于车的组织,车与车的关系上升到交通系统,我们还有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这种软硬一体的解决方案提效降成本,可以提供一个智慧化、可视化的管理,这是上升到服务了。这是我们目前中天安驰在做的事情。

  姚亚平:我是沸点资本的姚亚平,沸点资本比较年轻,我们也比较特别,我们核心团队来自高原资本。投资的方向是在互联网消费和科技,未来人工智能将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投资方向。

  岳斌:我是高榕资本合伙人岳斌,这两天在上海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人工智能会议,国家领导,优秀的创业公司都在这个会上,今天我到了北京现场,也在讨论人工智能相关的事情。三四年前,我们开始投视觉一直到后面的无人驾驶领域,也包括芯片相关的产业链科技企业。

  朱正韡:我叫朱正韡,来自于云丁科技,我们公司致力于做家居安保的企业,具体业务分两块,一个是对租住我们给他提供一整套的解决方案。另外一块在C端也会生产设计一些产品,公司做智能安全这一块自然而然就会有很多大数据,也希望跟各位学习和交流。

  AI已发展到了什么程度?

  陶冶:谢谢各位嘉宾,我们回到正题人工智能的前瞻这一个话题,业内有一些共识,现在人工智能从前几年相对空泛的概念已经走向非常具像的行业应用,特殊的场景已经开始落地了。其实,大家比较好奇到底钱到了没有,真正基于人工智能的市场离我们有多远或者是到了什么规模?咱们先请从业的企业家从所属的行业或者是周围看到的、感觉到的给我们介绍下人工智能现在是什么状态,未来一两年跟咱们在座的几位企业家当初创业的时候,三年、五年之前一个最大的区别在哪里?

  孔庆杰:我们是做工业和制造业的,我们也是2013年钱开始落地,那个时候我感觉制造业这一块有一些小公司开始遇到招人难的问题,包括整个体制全是靠人来把关,有一些产品出不了货,造成了损失,慢慢逐渐的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过了一年多,大客户也遇到招人难的问题,有很多行业大佬劳动力缺口在几千人甚至上万人,他们倒不是产品品质把关的问题,而是产能有所下降,逐步的需要代替人的工作,但是说实话,在人工智能技术三年前确实很难有相应的设备做出来,切实的帮助企业解决问题,也是对估值技术有一个飞跃,以前只能靠人的工作,慢慢可以用电脑,用算法来帮助来解决了,现在还处在早期,像我们在行业里帮助他们研发真正能够替代人的设备和产品,能够让他们用到。现在市场规模是越来越大了,不像三年前还是零零散散的公司。

  徐一新:AI的前景,我们在几年前谈技术的先进性或者说未来会在某个点会有一个比较大的突破或者是制高点,经过那几年的发展现在来谈这个东西是比较合适的,因为我们最熟悉的还是车,有关于车的人工智能发展现在已经开始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了。

  有关于钱的走向,最多的是来自于行业内自身的驱动,在国家政策没有来临之前可以看到有关于我们说的更多来自于商业自发的需求有一个爆发,这个爆发基于一个点,基于整个智能化产品的落地,再加上需求的增加,再加上成本符合这个点就到来了,这是我们看到的第一波。举个例子,在交通运输物流领域,虽然说这个行业有很多上市公司,但是透明化管理还没有到智能化的程度,更多还是基于传统位置信息的管理,很多情况需要分析。

  举个例子,从北京到上海这条干线上可能会发生很多需要监控的事情,但是这些信息以前是不能获取的或者是记录的,现在通过人工智能的技术就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把想要知道的点识别出来,获取自己想要知道的信息,这是通过人工智能产品的落地来实现的。这是来自于大型的2B企业,有钱可以做这个事情。同时来自于国家政策的层面,从提议、建议、倡议到强制,尤其是补贴是爆发性增长的驱动剂,车的前景是真正的到来了。

  陶冶:离您当初创业的预期是早了还是晚了?

  徐一新:比原来预想的还是提前了,几年前,四五年前那个点更多的是谈在中国落地。第二个无人驾驶什么时候能够在中国场景里实现,那个时候还没有谈到一个具化的商业模式垂直化的落地,我们还没有谈得那么细。

  朱正韡:人工智能这个词,包括计算器,甚至AI算法,包括早期工厂自动化,他们都是属于人工智能的范畴,只不过今天讲自动驾驶会更加深入一些。从企业的角度来讲,它的核心还是在于提高企业效益,降低成本。

  陶冶:接下来这个问题交给我们的投资人,因为在座的亚平、岳斌也算是咱们国内最一线最活跃的基金操盘手,我想在座会非常好奇从投资人的角度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不管是从微观上每天做的事,还是宏观上的行业政策趋势跟大家分享一下干货,现在看好什么,预期是什么?

  姚亚平:谢谢,整个互联网发展到今天我们都觉得对今天的发展形势很不适应,过去一两年来,我们大家都讲的是互联网销售,在这十年里做投资人越来越少了,近二十年,大家做互联网模式创新的事,九年义务教育知识水平差不多就够了,现在在这几年来随着互联网发展,我们又需要技术创新。

  另外,我们小时候,大家上班是一周休息一天,现在是上五天班,休息两天,有没有想过在有生之年可以干两天,休息一天,剩下的时间做什么?这是技术的进步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企业需要更高的效率和更低的成本。从投资的角度来讲,我们应该关注技术的创新,效率的提升,先从企业的应用来开始,进而扩展向C端。

  岳斌:一波技术领域、人工智能创业领域,需要投资人有深度的理解,为什么这一波算法、算力能够做到哪些事情,不能做到哪些事情?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研究这里面的知识。

  AI现在到底缺什么?

  陶冶:岳斌是著名的学霸级投资人,他说的方法对大家是受益匪浅。接下来换一个话题,不管是从国家的宏观政策来讲,还是从业者投资和创业,大家对前景还是蛮乐观的,越来越多的需求在发生,技术进步也在不断的满足这些需求。我们从一个反过来的方向,不管是投资还是创业,在日常工作中或者是行业交流中,毕竟现在整个AI,人工智能大家还是觉得雷声大,雨点小,到底现在缺的是什么,薄弱环节是什么,大家等什么东西要发生,是缺钱,还是缺技术,还是缺需求,哪个环节是瓶颈,我们没有找到一个好的方法来解决?

  朱正韡:2008年有一位老师给我看了一个视频让我非常震撼,通过脑子去想,在你的眼睛里就能看到一幅场景,在那个时候我就觉得对科技的认知,包括在研究上发掘高精尖的人才,大家缺的是人,尤其是在各个领域,让我作为一个门外汉提的建议我们应该把最优秀的人员应该让他们去研究,有些学科是你学个两三年,至少能算半个专家,像科技,没有很深的研究,很难做出来。

  岳斌:我们必须得承认这真的是最好的时代,我们有这么好的经济环境,有各种各样来路资金的支持,这么好的创业环境氛围,我觉得我们在这个行业创业应该不要有任何的抱怨。

  人工智能确实泡沫很大,我们在国外做投资的时候,也看到了为数不多的创始人有的人不见得那么会做PR,他们对数据的积累,技术的贡献有他们自己深刻的探讨,有些创始人不是在今天这么好的环境下才做的,在行业里面怎么样做技术的落地,当他们对技术有很深刻的理解,他们很清楚看到边界、场景在哪里,这样的人太少了,对于今天这么好的环境,市场有各方面的支持,还是缺人,每个人都想从这个行业中学到一些知识或者是这个行业里有什么样的机会,有很多人是静不下心来理解这个行业,整体来讲我们见过很多的创业公司,非常迫切的希望看到更多这样的机会成为未来的大师。

  姚亚平:这一次技术进步跟以往的互联网不一样,我们以前讨论的市场经济模式跟现在不一样,现在到了技术创新的时候,你做到0.99约等于0,差0.1也约等于0,那是难以逾越的鸿沟。这对我们从业者都提出了完全不一样的要求,原来在互联网领域过去几十年有一个系统性的方法,形成了技术应用,大家把这些技术应用综合起来就可以了,在AI领域里面是完全不一样的,刚才提到人才,视野,对我们这个行业的创业者需要一个深厚的积累,不光是行业的积累,在互联网里我们更关注的是速度,过去是用资本提高速度,用资本去加速,今天在AI领域需要的是在非常专业的领域里能够有很长时间的耐心,非常长时间的积累,把这一点做的非常精尖,这个是跟过去的创业者是不一样的。感谢改革开放,让国家有更多新的需求,在各个维度里面几乎完成了我们在AI领域所需要的资源积累,今天还需要在一些新的领域里非常有耐心的钻研。

  陶冶:两位从企业家的角度分享了咱们最需要的是什么。

  徐一新:非常同意姚总的观点,99%和99.99%之间是质的区别。现在,各方面的条件基本上比较好了,在几年前,很多的技术都是不具备的,现在有比较清晰的技术,我们在一个较短的时间之内能够实现技术上的提升,但是质量这个问题是急缺的,但却是一个致命的问题。

  孔庆杰:我觉得人工智能这个事情最近几年才热起来,刚上来,后边有很长的路要走,智能化我们现在处于刚起步的阶段。我听过科大讯飞的一个报告,他们更多的实验或者是研究、研发,真正认知层面现在最顶尖的技术也只是6岁儿童60%的水平,计算层面可以说是超过人类了,计算层面是比人要强,但是认知程度要达到人的认知水平难度还是很高的。目前计算层面还有很多没有落地,最缺的还是人,除了缺一些最顶级的大咖、领军人物之外,还缺具有硬的技术能力,真正为产业做服务,这个是我们需要去努力的。

  第三个层面,如果我们有了这些专家,但是做具体人工智能专业的人更缺了,现在国家几乎所有的重点大学都在开设人工智能课程,虽然说我们是创业者,我们也需要找到很多这样的人才,这几年来国家在人工智能的发展也是挺缺的,现在做具体工作的人非常缺,就是这样。

  陶冶:咱们嘉宾的观点是非常一致的,这是一个新型的战争,跟常规战争完全不一样,比别人稍微弱一手,存活的机会都没有。第二个,对所有事物的客观规律要有一个敬畏之心,调整心态,不要有一夜暴富的心态,要用匠心心态慢慢打造自己的技术,假以时日,你自己的企业一定会有一个闪耀的机会。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09/435940.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1月22日
      天利教育
      天利教育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21日
      数溪
      数溪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21日
      鱼眼咖啡
      鱼眼咖啡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21日
      中渡景旅
      中渡景旅
      战略投资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