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进化者”王兴

2018-09-23 09:26· 经济观察报  任晓宁 
   
从一个少年创业者成为商界精英,王兴用了14年时间。作为美团的中枢大脑,上市后的美团还能走多远,同样依赖于王兴这个人。

  敲响上市铜锣的前几秒钟,王兴做好了充足准备。他双手抡起鼓槌,两脚一前一后,现场二百多人倒数声刚落,锣声响起,声音震耳欲聋。

  9月20日上午,港交所现场,王兴所处位置是最引人瞩目的聚焦地。敲响铜锣前后一个小时里,王兴几乎没有走到台下的机会,港交所总裁李小加、投资人代表、IPO项目代表等轮流与他合影。

  王兴创办的美团,这家被认为没有国外对标模式的中国本土公司,9月20日上市后市值超过更为知名的小米、京东,成为仅次于阿里巴巴、腾讯、百度的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王兴本人此刻的身家也将超过457亿港元。

  美团是王兴第三次创业的公司。从年轻创业者到成熟企业家,王兴用时14年。与十余年前那个连续失利、一度流泪哭泣的创业者相比,现在的王兴是商界精英的形象。在《财富》(中文版)9月评选出2018年中国40位40岁以下商界精英中,王兴登顶。他带领美团上市成功,被称为“是中国互联网行业对世界的贡献。”

  高瓴资本创始人张磊认为,美团不仅能长期持续带来高资本回报率,还能为社会创造很大价值。从A轮开始就持续投资美团的红杉资本合伙人沈南鹏,在9月20日发布公开信说,王兴是红杉资本投资美团的关键因素之一。

  在美团上市招股书中,造就美团的成功因素里,美团管理层及经验丰富的团队排在第一位。对于未来发展,美团招股书写到,“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管理层”。美团管理层的核心是王兴。

  富途证券行政总裁邬必伟对美团很看好,他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早在美团上市前,在富途平台上,美团的股票认购情况就“非常好”。上市之后,“美团的知名度更高,治理会更加规范。”

  “美团经过不停进化才走到今天,这种进化应该归功于王兴。”互联网观察家尹生对记者说。

  作为美团的中枢大脑,上市后的美团还能走多远,同样依赖于王兴这个人。

大脑

  今年以来,美团继续拓展边界。年初,美团进军网约车业务,与滴滴在南京开战。4月,美团收购摩拜,入场出行最后一公里战争。接着,美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时间回溯到三年前的2015年,美团与大众点评合并为一家公司。对于美团而言,这是至关重要的一场战役,不仅收割最大的竞争对手,并且可以储备粮草展开决战。

  当年10月8日,王兴在全员邮件里宣布,他和张涛同时担任新公司联席CEO和联席董事长。一个月后,两人职位发生变化,张涛担任董事长,王兴为CEO。

  一位在美团成立初期入职、2015年离职创业的前美团中层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面对当时的情况,不论新公司还是投资人,都希望选择能带领团队走的更远的人,“王兴的特质是能够走的更远一些,所以选择了王兴。”

  沈南鹏的公开信中也提到,当时是张涛做了这个让王兴独自操盘的决定,“这是一个艰难抉择,但张涛和红杉一样,把这么重大的责任托付给王兴。”

  王兴得到信任,源于他创办美团后在商场上的卓越战绩。美团8年历史几乎就是一部大大小小的商战史。难能可贵的是,在每一个重要节点,美团都选对了路,才成了如今港交所挂牌上市,中国互联网市值排行第四大公司。

  2010年3月,美团刚诞生。团购网站也在不断涌出。一年后,有近5000家团购网站与美团争市场,这场“千团大战”美团赢了。打赢团购战后,2012年美团把重心放到O2O业务,这个新领域的敌人变成了BAT。如今百度的糯米网已边缘化,阿里的口碑网也依附阿里的其他业务,腾讯选择投资美团。2014年下半年,美团全面进军外卖,与饿了么展开决战,最后结果是,进入外卖领域更早的饿了么一步步丧失市场份额,今年4月被阿里巴巴95亿美元全资收购。“美团是一个特点不多,但在战略、运营和管理上没有短板的敌人,”饿了么COO康嘉之前接受媒体采访,谈到和美团的竞争时说。

  饿了么当时的敌人是王兴,但又不止王兴。在王兴背后,有一支他亲手打造的成熟商业队伍,这支队伍在执行、思维、方向上没有明显弱点。“王兴是一个大脑枢纽,下边还有一双臂膀,就形成了超级执行能力。”尹生说。他认为,王兴的大脑就像一个计算机,他的每一步都有很强的系统思考能力,而且他的执行力也很强,“这两个因素结合在一块,帮助美团从千团大战一直走到现在。”

  大脑的角色在王兴创业初期就已确立。校内网创立之初,王慧文与另一个创始人赖斌强负责技术编程,王兴则被解放出来专注公司方向和战略。团购战争格局既定后,2014年美团选择做外卖,当时有些同行选择做保洁。同一年,美团外卖做到200万订单,同行保洁只做了2-3万单的增长,这说明了方向的重要性。

  王兴的臂膀分别是王慧文与穆荣均。美团上市现场,王兴与王慧文、穆荣均三人一起,拍下多张双手交叉、兄弟情深的照片。王慧文是王兴的大学同班同学,还是同寝室友。王慧文是东北大连人,他的言语间充满特有的幽默。一位美团员工向记者形容说,王慧文就是他们的精神领袖。与不爱说话的王兴相比,时不时给员工谈心,讲段子的王慧文显得更贴心。“王兴在后面制造秘密武器,能够把武器制造得很先进。王慧文就去把武器用得很好,”一位与美团高管团队接触较多的美团前员工告诉记者,王兴与王慧文是两个不同环节,“但他们两个不冲突,都能发挥到极致。”

  穆荣均则与王兴和王慧文都不太相同,用上述前员工的话说,与喜欢穿T恤、洞洞鞋的王兴不同,穆荣均永远一丝不苟。他是王兴的清华师弟,在王兴创办校内网时就已经跟随王兴,此后十余年始终未曾离开。不仅王慧文与穆荣均愿意跟随王兴,王兴早期团队中员工留存率也很高。《九败一胜》作者李志刚曾问过美团6号员工付栋平,王兴第二个公司饭否被关停长达半年时间,为什么还跟在王兴身边。付栋平的回答是,他认可王兴这个人,相信他的眼光和判断力。

  此次美团上市,王慧文和穆荣均是王兴之外另两个个人股权受益人。王兴作为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持股11.4%。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穆荣均持股2.5%,联合创始人兼高级副总裁王慧文持股0.73%。

  王兴比一般企业家更擅长的地方,是他的眼光。从早期的校内网到饭否,再到现在的美团,只要是王兴所看好的项目,背后有追随者蜂拥而至。比如校内网,尽管王兴被迫卖掉,但校内网后续曾发展为市值近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人人网。再比如饭否,被关停后与其功能相似的微博,现在已达市值170亿美元。尽管这两个项目折戟沙场,它们也足以证明王兴的独到眼光。

  尹生记得,在前些年比特币刚兴起时,王兴就向他咨询过比特币的事情。当时王兴认为,比特币是一个可以颠覆现有格局非常好的机会。“他这个人看问题超前很多年,所以他选的点都是很准的。”尹生认为这是大公司领导人应该有的状况,“你思考的是更超前、几年以后的事,同时又能够着眼于当下哪些是重要的。”

  由于眼光独到,王兴始终充满信心。2012年2月,在美团全国销售会议上,他对他的销售经理们说,“我根本不担心市场,根本不担心业务空间,一望无际的都是机会。”

  8年成长中,“美团点评体现了典型的互联网平台企业的特征,特别是在高成长、多轮融资、商业模式和未来估值等方面,美团点评已经成长为一个典型的独角兽企业。”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工商管理学院教授戚聿东这样评价王兴所创办的美团。

进化

  港交所舞台上的王兴,一举一动都牵动现场300多双眼睛的视线,他创办公司的股价,则牵动千万股民的心。但12年前,王兴还只是一个临时写融资计划却丢在出租车上,尽管已成功创立被市场认可的校内网,却因为没钱支撑而卖给陈一舟的“连续创业者”。

  校内留给王兴的教训是不能没钱。在之后美团的创业过程中,他始终保持对金钱的谨慎。

  2011年至2012年,千团大战战斗正酣,与当时融到数亿美元大额资金的窝窝团、拉手网相比,美团尽管成立较早,却并不占据市场优势。经历过千团大战的人,会对电视里葛优担任代言人的拉手网,以及地铁里到处刷屏的窝窝团留有印象,这些都是团购网站广告大战的记忆。

  王兴没有跟着打广告战,他和王慧文研究后发现,尽管竞争对手花了大钱投放广告,但用户还是需要在网上搜索。于是他们选择了讨巧的方式,购买百度搜索广告词,从而没有丢掉太多市场。

  “我觉得花钱得看投入产出比,不要把钱都乱砸掉。”2012年,在当时一次采访中,王兴这样解释不投放广告的原因。他说:“花钱永远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各家都打广告,别人未必能记得你,你得持续地投,但是你是投不起的,不然只是养活了分众。”

  直到现在,王兴也保持着节俭的习惯。一位美团员工告诉记者,作为一个市值超过500亿美元大公司的创始人,王兴依旧是一个出差住300元左右如家快捷酒店,并且和同行员工住两人间标间的CEO。

  “王兴从来不会在同一个地方犯两次错误,”美团前员工对记者说,王兴难能可贵的一点是,他长记性,不像很多人不长记性。王兴的饭否曾被关了半年,几乎快要死掉,他选择创业项目时就会避免遇到类似问题,“他不会让公司再遇到同样的问题,这是他聪明的地方。”

  美团的创立,与之前小而美的校内网、饭否并不相同。与校内相比,美团做的是团购,可以直接从用户获得现金,这能保证公司不至于因为缺乏现金而陷入困境。与饭否相比,团购沟通的是人与服务。吸取之前的失败经验后,王兴认定,团购背后是一个万亿级别的服务业电子商务市场。于是他开始了第三次创业。

  “美团点评从初创公司发展成为中国最大的生活服务电子商务平台,不但为3亿多用户提供更好的生活方式,也为全球服务业电子商务贡献了新的商业模式,可以说是近十年移动互联网在中国飞速发展的最佳实践之一。”上市当天,沈南鹏这样评价王兴创立的美团。

  与之前创业相比,美团所做的团购以及之后的O2O,都是毛利低、投入时间长,不入巨头眼的苦活累活。甚至美团管理的大部分员工,都与王兴看似格格不入。

  上市离职员工告诉记者,王兴不爱说话不爱喝酒,但他会经常参加一些大区经理总结会或是激励大会,和这些员工一起喝酒喝到挂。“你看着他是一个曲高和寡的人,但他愿意为了公司去做一些需要他做的事情。”美团前员工对记者说,“甚至一些在我们看来都有点傻的事情,他都愿意去参加。”她记忆犹新的是一张照片,照片上王兴被几个大区经理架起来抬到一台花轿里。

  近两年,王兴露面的次数越来越少。有合作伙伴甚至政府机构举办活动想请王兴站台,王兴不愿意出来。相较之下,早期美团创业之初,王兴马不停蹄参加一场又一场科技媒体专访,或是为各种科技活动站台,或是在微博上回答网友提问。“早期他也不爱说话,但那是他的任务。作为CEO,他有做宣传和推广的任务,他知道自己每个阶段应该做什么。”美团前员工说。

  饭否的关停,让王兴意识到自己不擅长与政府部门打交道。但随着美团“吃喝玩乐”生态的完善,他作为CEO又需要接受政府部门的问询。今年一个国家政府部门主办的峰会茶歇期间,有政府官员出现,随行美团员工咨询他,是先休息还是和政府领导交流一下,王兴立刻站起来说,我当然要去工作了,他快步走向交流场地。“美团实际上是不停在变化的,在不同的阶段你会发现,这个公司不停的进化。”观察美团多年,尹生得出这样的结论。他告诉记者,对于王兴本人,这种变化也在持续发生。

未来

  王兴在北京的住处,位于距离美团总部望京科技园两个红绿灯外的一个小区。王兴去公司上班,不到5分钟车程。在早期创业经历中,王兴更是把办公室与卧室融为一体,在一个居民楼里解决大部分工作及生活问题。

  上市前的美团办公大楼里,仍是一片忙碌景象。一层办事大厅里,一两分钟内有四五个人出入,这个大厅主要给员工办理入职、社保、医疗、资产、合同等相关业务,近百平米的大厅宽敞有序,一站式服务员工,俨然一个小型社区办事处。对于已经有超过5万员工的美团而言,这样的效率不可缺失。

  上市前夕,极客公园创始人张鹏写了一篇关于王兴的文章,他和王兴相交多年,认为王兴最看重的莫过于效率。

  美团的成长,也是王兴带领下效率取胜的故事。今日资本创始人、总裁徐新曾讲过美团战胜饿了么的故事。饿了么于2009年成立,2014年时其在外卖行业已经有了5年经验,却在美团入场后逐渐丧失市场领先地位。

  美团是怎样打败饿了么的?2013年底,美团尝试进军外卖市场,一开始并不懂,王慧文用了6个月时间弄明白外卖是什么。随后在2014年暑假,王慧文找了1000个人,集中培训1个月,派到100个城市。而当时,饿了么只在12个城市运营。

  按照康嘉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说法,他于2014年中在饿了么大本营上海周边开车跑了一圈,发现周边几十个城市都已被美团拿下,饿了么甚至没时间懊悔。

  美团对抗大众点评的方法也是类似。大众点评成立于2003年,积累十几年做餐饮服务,却败于2010年成立的美团。原因就在于,大众点评长期以来,只在一二线城市精细运营,但美团通过团购积累大批三线以下城市的运营经验。美团地推铁军大规模出马后,战争基本宣告结束。

  对于效率,王兴在美团2015年城市经理年中会时,对销售经理们的说法是,“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不是一个大鱼吃小鱼的时代,而是快鱼吃慢鱼的时代,”因此,必须要足够快,足够高效。

  效率的思维也应用在美团日常工作中。一位美团员工向记者说,美团之所以在千团大战等战役中能够获胜,就是得益于效率。她用自己的经历举例说,平时工作需要不同部门配合,美团同事配合度很高,几乎从未出现过互相推诿的情况。

  一位行政方面的员工也提到这一点,这位入职两年的员工说,这种效率感已经印在美团人的骨子里。

  高效率以及强运营相加,王兴带领的美团已经成为一个生态型平台公司。也因此受到资本市场认可。此次上市后美团股价上涨,富途证券行政总裁邬必伟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分析说,美团这种公司一定会受到追捧,因为“全中国能够有四五亿用户的平台或者头部公司总共也没几家。”

  当前满足这样条件的公司,除了美团外,还有今日头条与滴滴。这三者被称为BAT之后的三小巨头。相对而言,“与张一鸣和程维相比,王兴的企业家精神似乎更加典型一些。”尹生这样判断,比如他认为王兴考虑问题既系统又有重点,也更兼顾短期与长期,这是典型的企业家思维模式。

  从一个少年创业者成为商界精英,王兴用了14年时间。2018年,王兴刚刚39岁,与已经考虑退休的马云、50岁的李彦宏以及47岁的马化腾相比,“进化者”王兴更年轻——这也意味着更多可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0月19日
      锦富技术
      锦富技术
      其他轮 448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坚果智能影院
      坚果智能影院
      D轮 6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V房
      V房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0月19日
      奥杰股份
      奥杰股份
      战略投资 2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