鼎晖投资:我们,始终坚持做有价值的事情

2018-09-28 09:49 · 鼎晖投资     
   
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认为,企业不管做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投资,我们对标的的内在价值应该有一个分析,这个原则要坚持的,价格很重要,但好公司还是第一位。

  9月15日-17日,伴随着“百里嘉”和“山竹”两位不速之客的拜访,我们开创性地让鼎晖大家庭被投成员CEO和投资人于三亚相聚,就共同关心的话题进行深入研讨。

  80个CEO和150个投资人的见面,对于鼎晖人,对于企业家和投资人来说,都是极具历史意义的。始创于2016年的CDH CEO Forum, 主要是为鼎晖大家庭的被投CEO打造分享和沟通的平台。

  我们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我们坚信,来自彼此的了解和跨界的交流,必将带来更为深刻的思考,有效地扩大彼此的格局;

  因为我们坚信,我们创造的平台必将让鼎晖大家庭的每一个成员,都能从中获得非凡的成长,彼此成就并创造更加长远的价值。

  这些投资人和企业家用满腔热忱为为期三天的2018 CDH CEO Forum打造了不畏台风侵袭的温暖保护层,这也印证了:坚持做有价值的事情,台风都为我们让路。

  3天里,我们共同体验了:

  2个大会

  7个分论坛

  5场主题演讲

  3场素质拓展活动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相观而善之谓摩。鼎晖投资CEO焦震在欢迎辞中现身说法,和大家分享了他的学习观:“CEO最主要的任务便是不断学习和进步,若CEO停止学习,那公司的天花板就是他自己。”

  让我们回到现场, 看看这些鼎晖大家庭成员及外部嘉宾为我们留下的金句和观点。

  关于投资周期拐点及回归商业本质

  中投副总经理兼中投国际首席投资官郭向军认为大型机构投资者在跨周期投资中有四点需要注意:

  ●首先是做好资产配置,特别是在经济繁荣期和衰退期,你的配置怎么样,怎么样分散风险是非常关键的;

  ●第二,做好逆向投资,在做好资产配置同时,必须有一套再平衡的机制,有纪律性地再平衡,克服越跌越不敢进的心理;

  ●第三,就是对强周期性的矿业投资还是要谨慎;

  ●第四,应对周期,组合必须保持合理的流动性。●今后我们面临各种机遇,也面临着各种风险的挑战,但是根本还是在于提升机构化的投资能力,创新投资方式,增加取得超额收益的能力,这样我们才可能在整个市场收益低于预期的情况下实现好的回报,实现国有资产的保值增值。

  国科控股董事长吴乐斌表示,衡量企业好坏就用四个字——道、法、术、势。

  ●道,就是看公司主业是什么,主业小再怎么样做也不行,商业模式太陈旧团队累死都没用;

  ●法,是治理体系,很多公司还没有出名,股东就吵架了;另外一个就是体系,体系当中重要的是团队,不好肯定不行;

  ●术,是指企业之所以能够生存发展,过人之处在于是不是比别人新、是不是比别人精、是不是别人廉;

  ●最后就是势,就是看业绩,一目了然。

  经济周期背后很重要的一个原因便是产业革命,就像人的新陈代谢,旧的不死新的不来。当前第四次产业革命正在来临(绿色革命),可以用四个C描述这些技术。这四个C可能构成了正在来临的第四次产业革命。

  ●第一个C是清洁技术,包括清洁能源、清洁工艺、环境环保等;

  ●第二个C是以计算为本体的技术,包括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

  ●第三个C是大健康,关于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不断推动百姓和政府良性循环;

  ●第四个C是创意,是基于技术革命对于传统文化产业的颠覆;

  鼎晖投资董事长吴尚志认为,周期很难预测,但是有些原则和基本面是要坚持的:

  ●企业不管做二级市场还是一级市场投资,我们对标的的内在价值应该有一个分析,这个原则要坚持的,价格很重要,但好公司还是第一位。

  ●其次便是人的问题,即人的贪婪跟恐惧,一个成熟的投资机构在这一点上要能够有自己的坚持,即坚持价值投资、理性投资。

  ●我们克服追逐热点的通病,在行业过热的时候要能够自律审视,并辅以制度性的利益一致安排,比如在新的PE基金上,鼎晖核心团队将跟投资比例提高到基金规模的5%,使鼎晖团队跟投资人的想法更加一致。坚持投资理性分析的标准,使我们自己在人性的弱点上通过制度化的安排克服通病、积累经验。

  ● 往前看我们很有信心,因为我们觉得大趋势没有改变,大家对商业本质的追究没有变化:企业家保持创业精神。 企业家更加追求效率,不断改善自己的运营模式,一直能够保持强有力的竞争力。

  润晖投资董事长李刚谈及跨周期投资时,表示投资者还是要想办法看得更远,让资金性质成为长期的资金,而不是短线的资金,就像马拉松一样要按照自己的节奏去跑,不要你的竞争对手短期内超过你你就去追他,有自己的节奏跑就会取得很好的回报。

  ●A股如果用量化的指标去看的话,要看银行的估值,银行是反应了经济的方方面面,所以当经济不好的时候,银行的估值打压的非常低,现在银行板块“跌跌”不休,已经到了0.7、0.8倍,ROE有13%,分红大概5%,这已经是跟08年经济危机估值的时候差不多的量化指标。非量化指标看散户的参与度,市场好的时候散户非常踊跃。

  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胡晓玲认为投资人有一个先天优势跟好处,就是投资人不光要卖东西还要买东西,所以势低的时候价值资产投资也有机会出的来。鼎晖一贯坚持以务实为结果导向,错过了那就不是你的机会,要理性乐观地抓住应该属于你的机会。

  ●对于我们投资特别了解的话,你会发现大趋势大热点的时候也会有一些小错位周期。2014到2017年初,新经济依然在高位,鼎晖PE尽管在新经济的投资少,但是我们一直在关注。新经济其实70%-80%本质上还是消费和消费服务,而消费是鼎晖非常擅长的领域。

  ●2016年第四季度,新经济概念的公司包括阿里、京东的增长都从过往50%以上回归到20%-30%,但二级市场并未随之体现。

  ●我们发现2017年是投资线下的好机会,因为传统经济被过度低估,我们在2017年2月7号决定做这个交易(百丽私有化),并在7月完成了整个交易。如果我们出手的这个时点晚一点,晚投两个季度,估计要多付出30%的价格,因为二级市场是在之后一到二季度体现出了资本价值的变化,所以大的周期还会有一些小的机会。

  关于公司治理和投资理念

  鼎晖投资CEO焦震分享了自己的“CEO观”:“CEO是带兵打仗的,CEO要会说学逗唱,要把你的想法说给员工,要把你的想法说给同事,要把你的想法说给客户,客户不爱听你也得天天说,你要把愉快说给别人,不愉快说给自己。”

  ●学这个是今天的主题,CEO最主要的是学习进步,CEO不学习就是你的公司的天花板,所有公司的天花板就是CEO,CEO哪一天觉得自己牛的时候这个公司基本上就完了。

  ●投资是艘痛苦的航船,幸福只是其中一站。

  ●为什么境外公司很好管,这个就是治理架构在发挥作用。中国企业想要幸福,就要尽量建立制度,而不要靠人。

  鼎晖投资创始合伙人王霖做了以“鼎晖年轻态”为主题的独立演讲,“60后倒过来就是90后”这一金句表达了投资人要永远保持学习的心态。

  ●我们做投资,第一就是趋大势、避风口,一定要遵循大的方向、大的事情,就像黄河的水、长江的水,从西往东流,即便中间出现波折,但最终还是可以顺利地到达大海,如果反了就到不了了。

  ●在风口上,猪都能飞起来,风光一时,风走了还是要摔死。两年前P2P的创业是多么地风光,现在这些追风者不是跑路就是到公安局自首寻求保护。当风口正盛时,投资一轮接一轮,为什么估值不断提高,因为要比上一轮高,到头来即便成功上市了,很多最后一轮的投资还在潜水状态。在风口吹来的时候,尽管我们也面临压力,但是我们不追风,坚守鼎晖投资原则,一定要靠专业发现价值,靠增值服务来创造价值,与合作伙伴分享增值。

  ●错过一个机会遗憾三年,错投一个项目后悔终生。一个好的项目你没有投,顶多遗憾三年,但是错投了一个项目,如果它不死却又长不大,想退出又没人接盘,天天烦心,影响职业生涯还会影响心情,会后悔一辈子。

  ●我是60后的,60后倒过来思考,一下就成为了90后,所以我们要永远保持90后的心态,去发现新的东西,去学习,去探索,保持新的欲望。同时,我们60后要保持着我们的知识经验,给年轻人创造更多机会,给年轻人更多包容,把年轻人培养起来。

  关于全球资源下的中国动力

  美的集团副总裁李飞德以“美的收购库卡”这一案例解读了美的的全球战略,即以战略性的视野做收购。

  ●企业核心中的核心还是产品和技术。企业存在的根本理由,或者说是我们的商业本质,也就是产品和服务。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以用户为出发点,提供能够满足用户需求的产品和服务。

  ● 做这样一个以产业为基础的交易,我们希望更多的是从有战略性的视野,不是一夜之间也不是三个月五个月就解决什么问题,而是做足够长的战略布局。

  九阳股份董事长王旭宁以鼎晖CEO焦震的一句名言——“不要老在自己半场踢球,否则你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进自己的门”为开场,解读了九阳走出去的战略思考:

       ●九阳在2016年制定的十年发展战略中有一项就是国际化,因为九阳这么多年积累的产品技术和供应链不仅可以在中国发展,也希望能走出去。如何走出去?一个是建立自己的品牌渠道,一个是通过并购的方式,对比两种方式,我们非常明确地发现,品牌走出去的成功率极低,九阳在中国本土市场可以说家喻户晓,但是让美国人或者欧洲人接受九阳几乎不可能,但是资本却是可以走出去的。

  万洲国际执行董事郭丽军谈及:“鼎晖对于万洲收购史密斯菲尔德还有公司整体上市都提供了很多帮助,我用四个‘一’来总结。”

  ●第一个就是提出了一个好标的,史密斯菲尔德是一个很好的公司,无论产业品牌还是市场占有率和渠道都很好,鼎晖提出的并购标的非常好,也非常适合我们;

  ●第二个是派出了一个好团队,从并购到最终上市,很多事情都是焦震亲自帮我们做的,这体现了鼎晖专业水平与能力;

  ●第三是提出了一个好建议,就是我们从并购一直到上市这个过程中的很多问题,包括谈判、融资、还有很多复杂的事情,鼎晖都能提出一个完整且可执行的建议;

  ●最后是达到了一个好的效果,我们并购完成之后,万州国际规模壮大了,盈利提升了,在国际的市场地位和话语权也有了。

  Sirtex CEO Andrew Mclean分享了Sirtex接受鼎晖并购的原因:

  ●进入中国是非常合逻辑的事情,但进入中国市场非常复杂,每个人都知道中国的市场监管非常严格,有很多的步骤要走,当然有很多的陷阱。在医疗产业的多年经验告诉我,有很多的外国企业尝试在中国做健康产业,但在进入中国后便失败了,因为他们没有做对,没有得到适当的投资,或者说决策不当,或者没有符合中国市场的监管要求。我们不光要得到进口执照,还有很多方面需要了解,我们非常高兴能和鼎晖达成合作,有鼎晖的支持,Sirtex有更多更足的信心。

  金霸王前CEO Stassi Anastassov认为跨境并购失败率是很高的,需要遵守三个重要的原则:

  ●第一点是沟通,是最重要的事情,因为我们的沟通方式是不同的;

  ●第二点是整合,很多情况下被收购的公司已经准备好了一个高强度的整合,但事实上我看到收购方有点害羞,也不好意思从一开始就加大整合力度。我们要加大最开始的整合力度,然后来决定在哪些领域集中力量去整合;

       ●第三点是确实要花些时间来传播你们的公司业务内容与定位,做一些公共关系工作。而且要把公司的一些好员工带到中国、带到总部。

  作为共议环节主持人,鼎晖投资董事总经理许志坚认为:

  ●中国企业可以放眼全球,好好利用全球的优质资源跟标的。中国企业本身拥有独特的生产渠道研发以及做大做强的意愿,在中国巨大市场的环境下,可以通过并购输出迈上更高的台阶。但在策划并购的时候需要非常的谨慎,需要了解自己战略需求对于要收购的标的是否合适,是否有一些硬性的条件,千万不要一时冲动。

  关于商业年轻态、物联及人文生态地产

  在“商业年轻态”这一共议环节,课代表鼎晖VGC高级合伙人王明宇为大家划了重点:从这四个创始人身上能看到我们鼎晖被投CEO的品质:不管顺境还是逆境,不管行业怎么样变化,他们都会利用自己的能力和信念找到一个应对变化的新方法。

  ● 如芯能科技董事长张利忠所说的,有些商业模式也是走一步看一步,一天天走出来的。张总也提到,即便行业特别困难的时候依然能够特别认真地去琢磨自己到底干这个事的本质是什么,去寻找那个夹缝来开创一个相关模式。

  ●全美在线CEO丁建民提到了回归企业本质并要坚定信念,也要有业务发展的现金流,要保持业务发展就必须有很好的技术领先团队建设;商业模式不是天生设计好的,是有很多的机遇性和偶然性的。

  ●高灯科技COO张民遐已经第二次创业了,上一个公司马上要上市了,也是无穷无尽地折腾,但他却总从自己碰到的痛点出发,从核心需求出发。

  ●普莱信智能董事长田兴银认为创业最本质的东西就是提前布局,要相信我们有机会从技术的导向从底往上推动我们整个行业技术的发展。

  在“物联改变未来”这一共议环节中,闪送CEO薛鹏认为无人机和无人车的大批量使用是需要比较长的周期来完善:

  ●无人机和无人车都是点对点的配送,闪送也是点对点,我们原来工具算法用户理解是完全可以用的,如果批量应用这是一个机会。当前来看,无人机、无人车应用场景可能更多是在一些偏远农村和封闭的园区,但是真正的大批量应用是比较长的周期,因为基础设施的配套、信用体系的建设等都需要一个很长周期来进行完善,所以从这个维度来说,可能会有一个人跟设备即无人机、无人车进行融合的过程。闪送希望致力于提供将来设备跟人、人与人之间所有的连接服务,线下的连接服务将由我们创造完成。

  丰巢科技CEO徐育斌分享了丰巢目前推行的人机自助模式:

  ●我们希望通过数据、技术还有物联网的能力,协调电商和快递产业,让这两个产业把人的技能要求降到最低,把每天的工作时长打通到24小时,这样才有了我们目前的人机自助场景。既然高精准的用户数据可以帮助品牌主触达消费者,那我们可以帮助他们连接消费者,然后形成整个闭环。

  京东物流投资发展部总经理王晓鹏认为:

  ●未来无人机、无人车都是一种末端配送的创新方式,未来可能跟丰巢组成一个创新的末端配送解决方案。无人机可以应用在物流上,无人车方面我们将使用低速小车,更多是在校园和一些园区这些相对封闭的环境下正式使用。

  在“人文生态养老”这一共议环节中,长江养老副总经理叶蓬、蓝城颐养总裁锡梓英、奥园商业副总裁胡冉和鼎晖夹层创始合伙人胡宁探讨了养老行业的发展现状及如何运营和投资等相关问题。

  鼎晖夹层创始合伙人胡宁表示:养老产业目前看是一个天时、地利、人和的阶段。

  ●目前中国处于两个阶段,按照日本老龄化的标准,65岁以上的老人超过9%就进入了老龄化阶段,另外人均GDP方面超过一万美元也是产业高发期的阶段。我们现在有一些很好的运营机构,可以非常放心的把整个运营交给专业公司去做。我们也有一些很好的退出机制,形成了良性的投资循环。

  五位医学博士的严肃讨论

  这是一组医学博士的对话,五位嘉宾都发表了精彩的演讲。但由于医学之复杂、话题之深刻,小编贴心地为大家整理了他们的主要观点。

  北京协和医院毛一雷教授从临床角度对Sirtex进入中国的临床需求进行了解读:

  ●中国有一个庞大的肝癌基础,中国的肝癌病人占全世界的55%,这为Sirtex的产品在中国病人中获得市场奠定了一个很好的基础。

  ●美国医疗投资占国民经济产值的13%,而我们目前只有5%到6%,所以还有很大的追赶空间和潜在的市场。引进国外一些先进技术或者成熟技术,就像鼎晖引进Sirtex这一非常成熟且有疗效的技术和产品一样,风险是相对小的。

  盆唐首尔大学医院院长钱相勋认为第五次工业革命中医疗产业将会越来越重要:

  ●韩国是利用全球资源来获取医疗服务的,很大程度上是由政府方面推动的,因为很多病人急需各种各样的、但我们却不能够提供的医疗产品。我认为中国也正在开启这样的一个大门来获取国外资源,中国有一个很强的财政基础以及很庞大的人口基数,所以医疗产业发展拥有很大的前景。

  先导药物董事长李进分享了自己的“长寿观”,一个是把疾病治好,然后过上幸福的生活,另外一个是健康地防衰老。

  ●最近科学杂志发表了一篇文章指出,发现了两个小鼠用了一个NAD分子之后衰老的速度慢了很多,并进一步得出了使用该分子人可以活到120岁到150岁的推测。而应用这种药物最大的挑战是临床实验,我们做临床药物的实验一般为期几年,最长到几十年,怎样能够通过临床实验来证明“这样的效果是可靠的”非常关键,这也需要更多的统计数据来证明。

  和铂医药CEO王劲松表示鼎晖不仅做牛马羊还做小鼠,也喜欢投资研究稀有动物的企业家。

  ●王霖总有一个90后的情怀,说鼎晖不是光投牛马羊,还投别的动物,我们和铂医药就是做小鼠的。

  ●如何延长人的生命周期和保证生活质量?在这两个方面医药难题不断地出现,因此鼎晖看准并布局生物医药行业是非常正确的,这个行业有很多好项目。比如说,如果只通过解决肿瘤的问题来延长寿命,不解决其他的疾病问题,就会有很多新的问题,比如年纪大了走不动路,又得了关节炎,这就产生一个新的分支治疗。即便你能够生活,但是你最后患上了老年痴呆记不住事,再高兴也没有用。所以医学医药的追求是方方面面的、永无止境的,因此希望鼎晖还有我们的其他企业家们一起多关注生物医药行业,推动这个行业的发展。

  科望生物创始人纪晓辉认为现在做的事情,无论抗体药物还是其他,这些应该还都是探索的初级阶段,可能还是雕虫小技。

  ●人类真正与猿猴区别开来是在20万年之前,中间有一个爆发群体学习效应,今天医学到了群体爆发的阶段,找到真正的治愈方法才刚刚拉开序幕。也就是说,如果产业里面有科学家,有创业者,同时也有远见卓识的投资人一起走,后面的故事将会非常精彩,很有幸在序幕开始之际能跟鼎晖一路同行。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