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8亿买了个“准生证”,2位德国人的中国造车梦要实现了!

2018-09-30 07:49 · 投资界  王菲   
   
一汽的参投再加上此次股权收购,意味着拜腾获得了“国字头”认可,擦边进入了造车国家地的阵容。不过有新能源从业人士表示,要真正拿到资质,拜腾还需要办理相关手续,比如把生产资质从天津转到南京。

  又一家造车新势力拿到了新能源造车行业的“金钥匙”——造车牌照。

  9月28日,一汽夏利发布公告称,将以1元的价格将一汽华利100%股权转让给南京知行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知行”),而南京知行旗下汽车品牌正是拜腾汽车。公告显示,本次股权转让已经临时股东大会审议通过,天津产权交易中心将对本次股权转让将出具产权交易凭证,后续尚需办理工商登记变更等相关手续。

  对于已经进入量产倒计时的拜腾而言,这笔买卖到底划不划算目前还很难判断。不过拿到造车牌照,倒是为其开启下一轮融资大大增加了底气。此前蔚来汽车创始人李斌曾给新势力造车划了一条融资底线——200亿,按照此标准来看,目前融资不到10亿美元的拜腾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1元拿下全部股权,但要还8.5亿的债

  今年7月,一汽华利曾在天津产权交易中心挂牌,业界曾猜测接盘侠即拜腾。尽管此次转让价仅1元,但新能源造车资质岂会这么便宜。在这1元“转让费”背后,还有5462万元应付职工薪酬、8亿元债务,且有明确的还款期限。南京知行将分四期偿还8亿元债务,2019年 9月30日前偿还完毕。

  对于这笔交易,有行业人士提出“是否属于关联交易”的质疑。今年4月,拜腾与一汽在北京签署了战略合作投资框架协议,一汽将作为战略投资者参与BYTON拜腾B轮融资,拜腾获得4亿美元融资。不过,有法律人士表示,如果一汽投资拜腾的比例占比很低的话,就不会构成关联交易。

  这也是长安汽车以1元人民币收购长安铃木全部股份后,汽车圈再度出现“1元收购”。“1元收购”的背后是双方各取所需。

  据一汽华利财务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一汽华利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475万元、6,535万元、4,500万元,2018上半年其营业收入仅1,929万元,资产总额为2,460万元,但负债总额约达到12.09亿元。母公司一汽夏利业绩也持续下滑,抛售华利可以说是卸掉一个“包袱”。一汽此次股权转让“一举两得”,一方面甩掉了亏损的不良资产,同时“肥水不流外人田”,把这张宝贵的造车牌照转手给已参股的拜腾。

  对拜腾而言,在国家对新能源汽车“准生证”卡紧的背景下,这张新能源车生产牌照可以说物有所值。从2017年5月22日至今,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大门已经关闭了一年多时间,如今只有15家新能源车企已领取生产资质。

  这15家车企分别是: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及江淮大众。

  正式加入国家队,明年量产

  大多数新造车势力都面临没有造车资质的难关,主要有两个方法来解决,一个是代工,与传统主机厂合作,比如蔚来和江淮合作,使用江淮的生产线造车;一个就是收购一些传统汽车企业,拿到“传统整车生产资质”进而拥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比如威马通过控股中顺汽车获得生产资质。

  一汽的参投再加上此次股权收购,意味着拜腾获得了“国字头”认可,擦边进入了造车国家地的阵容。不过有新能源从业人士表示,要真正拿到资质,拜腾还需要办理相关手续,比如把生产资质从天津转到南京。

  更重要的影响是,拿到了这张“准生证”之后,拜腾量产正式进入倒计时。“有些企业拿到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却根本没有实力生产汽车,而是借着‘资质’四处找投资;而很多有能力、想要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却得不到生产资质。”在此前举行的2018智能汽车国际研讨会上,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曾表示。

  拜腾的量产计划一直在持续推进中。据媒体报道,自去年1月宣布建厂至今,拜腾南京工厂的一期工程建设进度已过半。其中,试制车间已于今年的4月1日正式启用,冲压、涂装、焊接、总装、电池五大车间将在今年底封顶。

  截至目前,拜腾已经亮相了两款概念车,分别是中型纯电动SUV和中型纯电动轿车。首台可驾驶的工程样车也已在南京正式完成,拜腾CEO兼联合创始人毕福康、总裁兼联合创始人戴雷现场进行了试驾。样车下线后,拜腾还将进行行驶状态下的主被动安全、车辆耐久性等一系列专业测试。

  拜腾曾公开表示,在今年年初于美国拉斯维加斯亮相的首款车型将在2019年上半年实现预生产,并计划于明年第四季度在南京工厂正式量产上市。

  两位德国人造车故事背后其实是一位中国人

  刚刚成立2年,作为新能源造车企业的拜腾在国内备受关注,有一个很大原因是,是它的两位创始人均来自德国——毕福康此前在宝马集团工作20年,担任宝马集团副总裁的时长超过10年;戴雷曾任英菲尼迪中国事业部总经理、华晨宝马营销高级副总裁。

  戴雷更是被业界公认的“中国通”, 已在中国生活了近20年。而今年随着拜腾造车业务的陆续曝光,在这两位德国人背后的一位神秘中国商人也开始浮出水面。6月10日和6月12日,一向低调、神秘的投资人兼企业家冯长革,连续出席拜腾活动,并发表演讲,讲述“品牌背后的故事”。

  身为和谐汽车董事长,冯长革的名字很少出现在拜腾的宣传之中,在2015年悄然布局造车之后,他也很少在公开场合表态。

  冯长革可以说是拜腾的缔造者。2015 年 7 月,富士康、腾讯与和谐汽车按照 3:3:4 出资,共同注册成立河南和谐富腾互联网加智能电动汽车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和谐富腾”),初始规模 10 亿人民币。而这个成果是一心想造车的冯长革通过几次会面达成的,分别是与富士康掌门人郭台铭以及腾讯马化腾

  此后,凭借和谐汽车多年经销宝马产品的人脉积累,冯长革找到了当时在宝马集团任副总裁的毕福康,在郭台铭和马化腾亲自面试了毕福康之后,将其定为和谐富腾的CEO。此后,冯长革邀请了他的好朋友“中国通”戴雷加入这个项目。

  让人意想不到的是,这一豪华的阵容不久就“解散”了。由于冯长革的“意外消失”事件,富士康和腾讯先后撤资,和谐富腾的造车大计陷入停滞。在冯长革2016年低调回归后,和谐富腾联合力合汽车、晋亨投资对拜腾进行Pre-A轮投资6000万美元。

  此后,拜腾背后的投资队伍一路壮大。2017年8月,拜腾完成A轮融资,主要股东为拜腾初创管理团队、和谐汽车、奥动投资、力合汽车、君联资本、盛屯集团,以及苏宁与丰盛主导的一家产业投资基金等,融资总额2.4亿美元。2018年,拜腾B轮融资也已顺利完成,融资总额达5亿美元,主要投资人有中国一汽、启迪控股、宁德时代、江苏“一带一路”投资基金等。

  算上拜腾初期,和谐汽车出资的4亿人民币,目前融资总额不到10亿美元。戴雷曾表示:“明年量产前后,还将完成C轮融资。”拜腾认为,通常情况下,一个企业从创立到第一款车实现量产需要16至18亿美元的资金(约100~120亿人民币),包括工厂的建设等。

  此次拿到生产资质,对于拜腾明年C轮融资是一大利好,会不会有更多知名投资方与资金入局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