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控人成“老赖”:金大股份35亿新能源汽车项目钱从何来?

2018-08-27 10:17· 微信公众号:挖贝网  李矛 
   
今年以来,由于政策和行业大环境的变换,金大股份经营出现一定困难,收入、利润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上半年,扣非后公司利润只有88万元

  造车代名词是什么?烧钱!造新能源汽车尤其烧钱。

  蔚来董事长、联合创始人李斌称造车烧钱是必然的,2018年蔚来的亏损额会超过50亿。

  要想真刀真抢地干,不拉几个有钱的“亲爹”,会让外界误以为只是PPT造车。蔚来汽车的投资人有腾讯、百度、刘强东、高瓴和顺为。贾跃亭的FF找到了恒大许家印接盘。小鹏汽车的背后大佬是春华资本、晨兴资本、高瓴资本,和阿里。

  造车,已经沦为有钱人的游戏?

  金大股份(831003)不这么想。公司上半年扣非后的利润只有88万,主营业务收入严重萎缩,大股东因为担保欠款未还,被列入失信执行人名单。日子过得如此窘迫,并不妨碍金大股份控股子公司浙江永途汽车有限公司的35亿元新能源汽车项目,目前该项目进入了招兵买马阶段。

  新能源汽车的“钱途”是肯定的,问题是,金大和永途的钱从何来?

  实控人夫妻涉14起官司成“老赖”

  公告显示,金大股份实际控制人章小理、胡昕夫妻目前债务缠身。据不完全统计,两人涉诉案件就有14个,涉案约为2.2亿元。

  其中,4个官司是章小理、胡昕涉替金大集团借款担保引起的,涉及金额接近1亿元。近年来,金大集团先后向招行金华分行借款2000万元、向中国银行金华市金东支行借款2000万元、向浦发银行金华分行借款2000万元、向工商银行金华分行借款3392.6万元。截止到8月20日,上述借款金大集团均逾期未还,胡昕、章小理对上述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公转书显示,章小理是金大集团的董事、总经理。2011年,金大股份前身曾向金大集团、浙江新驰机械有限公司收购电动自行车业务相关资产。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显示,截止到8月20日,章小理、胡昕已经被列入失信“黑名单”。

  共享单车项目停摆 经营陷入困境

  今年以来,由于政策和行业大环境的变换,金大股份经营出现一定困难,收入、利润都受到非常大的影响。上半年,扣非后公司利润只有88万元。

  金大股份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62万元,同比下降43%;利润4690万元,同比增长1237%,原因是今年上半年得到马鞍山政府财政补助所致,但扣非了公司的利润只有88万元。

  现金流方面,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891,569.39。公司账户上货币资金仅有204万,按照在册的153名员工计算,这些资金大概只够发一个月工资。

  金大股份称,受经济大环境以及新国标刚出台的影响,整个行业发展处于严重下滑状态。报告期内,公司销售订单下降,同时调整产品结构,收缩业务规模,全资子公司浙江金鹤车业有限公司“共享单车”全面停产,导致公司营收全面下降;本期毛利率7.92%,上年同期毛利17.79%,下降了9.87%,主要原因是“共享单车”的全面停产,折价、亏本处理其存货原材料;另一方面新国标的出台,对不符合新国标的整车及原材料库存进行让利销售,造成毛利下降。

  35亿元的新能源整车项目钱从何来?

  没钱、大股东自身难保,并没有影响公司“第一号”项目——马鞍山新能源汽车项目的上马。

  2017年12月,控股子公司浙江永途与安徽马鞍山经济开发区签订了《永途新能源汽车项目投资合同》。根据《投资合同》,浙江永途拟在马鞍山经济技术开发区注册成立项目公司,负责“永途新能源汽车项目”的总体规划、建设、管理运营。项目内容为新建新能源汽车冲压、焊装、涂装、总装厂以及研发试中心、设计中心、办公等配套设施,总建筑面积约15万平方米,引进先进的汽车生产四大工艺等设备,研发、设计、制造新能源整车,研设计及生产新能源整车的电机、电控、电池。

  项目总投资约35亿元,其中固定资产投资约20亿元,项目建成达产后,可实现主营业务年销售收入不低于80亿元,主营业务年纳税额不低于4亿元。

  根据双方协议,浙江永途在马鞍山完成项目公司工商注册后10天,马鞍山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将向浙江永途支付汽车资质奖励资金5000万元,若浙江永途汽车资质无法实现在马鞍山落地,浙江永途应在10天内将获得的汽车资质奖励资金退还。金大股份对此行为具有承担连带保证责任。

  最新消息,马鞍山永途新能源汽车项目已经进入筹建阶段,并在当地招一部分技术人员。

  开弓没有回头箭,金大新能源汽车项目上马后,最大的问题是钱从何而来?

  最近几年来,先后涌现出一批造车新势力,例如,蔚来、威马、小鹏汽车等。他们最低融资都超过20亿元人民币,特别是在马化腾马云李彦宏、许家印等加入战局后,烧钱的速度越来越快,融资额度越来越大。

  奔着“钱途”而来的这些首富或前首富,正在用钱快速催熟这个行业。

  这对于金大股份来说,在这场“烧钱”游戏中,马鞍山项目的35亿元投资款从何而来?

  从银行借款,实际控制人章小理、胡昕已经被列入“老赖”名单,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金鹤车业有限公司也被列入失信执行名单,哪家银行会借?靠自有资金,公司账上的资金只够发一个月工资。

  有钱人常说,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但对没有钱的人来说,钱一定是所有问题中最大的问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