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牛电动车上市背后,陪伴是资本对创业项目最长情的告白

2018-10-20 09:23· 投资界  yorke 
   
一路陪跑的吴世春感慨良多,“经过挫折和困难后,牛电科技还能实现业务的迅速增长并成功IPO,我相信未来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他们。”

  这辈子最后一次的创业项目成功上市,创始人李一男虽然只能在现场的台下默默注视,但是依然笑容灿烂。

  投资界(微信ID:pedaily2012)消息,牛电科技昨夜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NIU”,本次IPO发行价定为9美元,共发行700万股ADS,募集资金6,300万美元。将主要用于升级和扩建生产设施、研发、分销网络扩张以及为潜在投资提供资金以及收购补充业务,资产和技术等。

  传奇天才李一

  正如明势资本创始合伙人黄明明所说的,在这个关于牛电科技成功上市的故事里,李一男的名字永远会写在前头。

  在整个中国互联网圈子里,能称得上市“天才”的人为数不多,李一男肯定是其中之一。

  李一男15岁便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少年班。1992年,在读研究生二年级得李一男开始在华为实习,毕业后便正式入职华为,从此开始了其令人叹为观止的职场升迁之路。他用了两天时间升任华为工程师,半个月升任主任工程师,半年升任中央研究部副总经理、两年被提拔为华为公司总工程师、中央研究部总裁。7年间他将华为的市场营收从4.1亿元狂增50倍,达到了200多亿元。27岁的李一男坐上了华为公司的副总裁的位置,成为公认的任正非“接班人”。

  彼时任正非有一句名言:“郑宝用和李一男,一个是比尔,一个是盖茨。只有两个人合在一起,才是华为的比尔·盖茨。”郑宝用彼时是华为元老级别的资深常务副总裁,先后主持了华为公几代程控交换机的设计与开发。开疆破土的资深功臣和少年得意的天才注定不能和谐相处,后来二人矛盾矛盾加剧,甚至到了谁走谁留的地步,最后任正非选择了郑宝用。

  2000年,李一男离开华为创立了港湾科技,从此开启了一段与华为的反目成仇。一开始,任正非对李一男的创业很支持,还在五洲宾馆举办隆重的欢送会,期望李一男成为华为内部创业的典范。不过,事情并没有按照任正非的期望那样进行下去。自觉羽翼已经丰满的李一男并不甘于只做华为的分销商,他从华为研发部门挖走大量人才,研发并推出属于自己的产品,港湾逐渐发展壮大开始和华为抢生意。昔日器重的“心腹”成了对手,这让任正非无法容忍,下达“追杀令”、成立“打港办”:不让港湾赚钱和不让港湾上市是打港办的两条基本线。港湾几乎快在美国敲钟上市,被华为的一纸诉状打回了原形,西门子原本想以1.1亿美金的价格收购港湾,也被华为击退。最终,港湾被华为收购了。

  重回华为难免尴尬,再度离开的李一男先后担任了百度CTO、12580的CEO,但并没有做出超越在华为时期的辉煌成就。2011年8月,李一男以合伙人的身份加入到金沙江创投,以300万元参股的北京数字天域科技有限公司借壳杭州“新世纪”(002280.SZ,2015年3月更名为联络互动)在中小板上市,一笔投资赚了9.6个亿。

  也正是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投的这段时间,给他的人生埋下了一颗雷的同时也埋下了一颗彩蛋。

  项目出道即巅峰

  初中毕业就从安徽老家出来闯荡的胡依林,靠着自学不但先后进入微软中国和世界顶级的设计公司FrogDesign任职,而且也是知乎上的设计红人。2014年初,喜欢骑摩托车的胡依林经过一年多的捣腾,完成了一份智能电动车商业计划书,他穿梭在北上广深为自己的创业项目找投资。投资人普遍认为项目很棒,但是团队介绍页面空缺着CEO,销售营销、供应链、售后服务四个职位让不少投资人望而却步。胡依林甚至在微博上给汽车之家创始人李想留言寻求帮助,李想看过胡依林的商业计划书后觉得很有意思,转给了黄明明。

  2014年底,在黄明明的介绍下,梅花创投创始合伙人吴世春、李一男在鸟巢附近的巢咖啡(当时梅花创投刚成立不久还没有办公室,经常在巢咖啡约见项目)见到了胡依林。

  恰巧在金沙江创投的那段时间,李一男一直对出行领域有所关注。李一男认为,电动自行车日益普及,甚至是部分城市的主要交通工具。但传统的电动车总是太丑,中国电动车彼时年均销量超过3000万辆,如果均价3000元,这就是个千亿级别的市场。当时吴世春的判断是:很多电动车消费者并非不想买价格更贵的,而是原有电动车并不值那么多钱,如果有一款性价比很高、产品质量很好的电动车,消费者仍会买单。

  当时的几个人意见就这样不谋而合,但是李一男有着更大的格局,他预感到智能电动车即将迎来一个巨大的机会,自行车、电动两轮车出行将会得到更多的提倡和道路权利的尊重,而且电动车是一个极容易与互联网产生化学反应,但还没被互联网颠覆过的行业。

  经过一番沟通和调研后,李一男、胡依林二人一拍即合决定搭档创业,而吴世春、黄明明立刻也当场决定了投资小牛的天使轮。据说,当时牛电科技的官网域名还是吴世春特意飞到厦门买回来的。

  依靠着李一男这块金字招牌,牛电科技的团队迅速组建起来。公开资料显示,牛电科技联合创始人及主要员工来自FrogDesign、华为、百度、小米、艾默生、乐视等顶尖的科技公司。除了胡依林此前曾是FrogDesign、微软知名设计师外,首席设计师Joseph Nelson 是Honda 前欧洲设计师,市场副总裁张一博来自小米科技,系统总成副总裁刘成栋来自万向电动汽车,供应链副总裁何卫华则来自聚光科技

  在很多信奉“投资就是投人”的逻辑下,李一男的创业项目没有理由不受到资本的追捧。产品还未出世,不但完成了天使轮融资,还获得了红杉资本、IDG资本和纪源资本共同投出的5000万美元A轮融资。

  成立不久的牛电科技就在2015年6月1日正式宣布了其第一款产品小牛N1,李一男为了发布会上虽然此前排练良久,但最终的效果他并没有觉得完美。但坐在台下的投资人并不在意,在他们的眼里看到的是未来电动车行业的另一个小米。也正是这款车,在京东商城、京东众筹首发开售仅4分38秒后就完成筹款500万的目标,15天众筹7200万元,成功打破国内权益类众筹中募集最快、金额最大的众筹项目的记录。

  资本方的长情陪伴

  牛电科技可以说有一个梦幻般的开局,如果按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用不了多久就能成为电动车界的小米,但是一切在两天后戛然而止。2015年6月3日,李一男在深圳机场被警方带走,原因是涉嫌“华中控股”的内幕交易,而这件事情发生的时间就是其在金沙江创投期间。

  在李一男入狱后,小牛遇到了诞生以来的第一次危机。小牛N1部分批次屡屡被曝光有安全隐患,其缺陷主要是前轮轮毂会出现断裂情况。轮毂问题陆续被众多用户发现,发展到最后几乎快成了公开的秘密。对此,牛电科技低调推出了“niu care”冬日保养计划,向用户提供包含轮毂、制动检测等在内的免费整车保养服务。这场被业内解读为变相召回的策略,暂时稳住了部分用户的情绪。

  但是比用户情绪更不稳定的还有投资人。李一男入狱正值牛电科技A轮融资刚宣布不久,冲着李一男来的投资方自然想跳票。“他们当时已经打钱了,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后想再要回去;还有投资方据说还没来得及打钱,就不想打了。”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人称。《财新》曾报道称:入狱后的李一男曾数次申请取保候审。“我是公司的创始人和核心灵魂人物,因为我的拘押导致公司人心不稳,投资人信心不足,”他称,“每天内心都在滴血”。

  吴世春当初决定投资牛电科技,也不仅仅是因为李一男的个人品牌,更是看好电动车市场未来广阔的发展空间。他坚定的认为随着时间的发展,电动车领域将会出现了两个拐点:第一个拐点是从铅酸电池到锂电池;第二个拐点是从不够智能化变成智能化。因此吴世春选择相信自己的判断,一方面劝解投资方不要给创始团队太大的负面压力,只有同舟共济才能共度难关,取得好的回报,另一方面安慰团队:“这件事继续向前走没问题,市场在,产品在!”随后,其间不但吴世春作为董事参与了牛电科技各项重大事项决策,并为其引荐了重要投资方。

  李一男虽然早已入狱,但这个消息直到2016年3月15日李一男因在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受审才被正式公开,这无疑会给牛电科技带来致命打击。在这个关键的时间节点,吴世春拉来了新的投资方凤凰祥瑞,劝说他们,“如果不是出了这事,你可能进都进不来,这是一个机会”。几天之后,牛电科技宣布完成凤凰祥瑞领投的3000万美元A+轮融资。

  和梅花创投共同投资牛电科技天使轮的明势资本,同样在每一轮都追加投资。黄明明表示,明势在这个项目上践行了自己要做“第一个相信创业者梦想”,成为“科技创业者长期坚定陪跑者”的承诺!

  GGV作为牛电科技A轮的领投方,也是一家一直伴随着牛电科技走出低谷的VC。GGV管理合伙人Jenny(李宏玮)表示,“面临高层变动,当时我们也能选择撤退,因为都还没开始生产,钱还在帐上。我们完全可以quit,然后把钱回流给投资人,事实上也有机构是这么做的。但是我们没有,GGV领投了A轮,并且在之后的每一轮都有参与,不是领投就是跟投。因为我们赌的并不是某一个人,而是真的看好这个市场,看好公司的商业模式,看好团队的综合能力。我一直觉得,作为风险投资人,要做的不是规避风险,而是去评估风险,直面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2018年上半年在牛电科技的Pre-IPO轮融资中,梅花创投成立专项基金再次投资牛电科技。而刑满释放李一男宣布正式加盟梅花创投担任合伙人职位,负责旗下成长基金投资业务,并且辞掉牛电科技创始人、CEO等职务,但仍保留股份。


  涅槃重生

  真实的创业故事永远比我们想象得更残酷和曲折。小牛出生在聚光灯下,一开始就万众瞩目,中间跌落低谷,在褪去光环后慢慢通过产品实力再次赢得大众的青睐。

  目前,小牛电动车包括N,M和U三个系列,每个系列都有多个型号或规格。根据CIC的数据,截至2018年6月30日,小牛电动车在中国、欧洲以及其他国家和地区销售了超过431,500辆智能电动车。其中,小牛电动车2017年在国内的销量占到中国锂电池电动两轮车的销量的26.0%,而销售额达到了39.5%;在欧洲中端电子摩托车市场排名第三,销售量占市场份额的11.1%。

  当前,受中美贸易战,及众多中概股上市纷纷跌破发行价的影响,市场情绪较为悲观。牛电原本计划在IPO中最多募集1.5亿美元,但在10月10日更新的招股书中,最高募集资金从1.5亿美元缩水到1.19亿美元,到上市再度缩水至6300万美元。不仅是牛电科技,近期多家公司上市时都纷纷调低发行价,腾讯音乐甚至直接选择推迟上市时间。牛电科技仍然选择再这个时间上市可见对其产品和团队的自信。“市场的大势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我们可以自身做出一些应对调整。上市对于牛电科技而言,无论是品牌形象还是关注度都会有一个大的跃升。”

        牛电科技不到4年即实现上市,一路陪跑的吴世春感慨良多,“经过挫折和困难后,牛电科技还能实现业务的迅速增长并成功IPO,我相信未来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难倒他们。就像红军经过两万五千里长征爬雪山、过草地,经历过了血与火锤炼后,一定会是最有战斗力的团队。”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yorke,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810/436769.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