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人网络年投资上亿、克拉克拉获1.2亿融资,资本输血加速虚拟偶像进阶?

2018-10-25 07:33 ·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庞李洁   
   
资本市场对虚拟偶像经济愈发看好。从在日本诞生的初音未来走向国际,到国内本土化输出的洛天依影响力逐渐走高,虚拟偶像凭借自身的人设可控、形象恒定、粉丝高度参与等优势迅速立足市场。

  10月23日,巨人网络宣布公司将拓展虚拟偶像市场。据悉,巨人网络已经与日本JOYNET株式会社达成合作,获得JOYNET旗下大热的动漫作品Menhera Chan(又称“Menhera酱”)全部品类的全球独家代理授权。巨人网络将在每个财年内为此项目投入上亿级别的资金,用于研发与内容生产环节。

  此前,巨人网络曾孵化出《诛仙》《球球大作战》等知名游戏IP,虚拟偶像是其在移动电竞之后入局的又一重要领域。巨人网络自身积累的游戏用户与二次元相对贴合,布局虚拟偶像也将拉动公司动漫IP衍生、游戏变现、周边开发等产业链的发展。

  而在同一天,二次元兴趣社区“克拉克拉”(KilaKila,原“红豆Live”)也宣布,公司已经获得来自新浪微博、沸点资本、青雨资本、中信资本、以及红杉资本1.2亿人民币融资,未来将布局虚拟偶像互动。

  由此可见,资本市场对虚拟偶像经济愈发看好。从在日本诞生的初音未来走向国际,到国内本土化输出的洛天依影响力逐渐走高,虚拟偶像凭借自身的人设可控、形象恒定、粉丝高度参与等优势迅速立足市场。

  同时,虚拟偶像在动漫、游戏、直播、周边、线下等多维度高效率变现的可能性,也成为资本追捧的关键。然而,虚拟偶像市场前景确实可观,但也面临高额的前期成本投入和创作人才缺失等现实问题。因此,国内的虚拟偶像市场还需要一个相对长期的孵化过程,在短期内很难迎来集中性的爆发。

  坐拥6亿粉丝的初音不可复制

  国内30+虚拟偶像仅洛天依实现盈利

  虚拟偶像的前身是能够进行语音合成的软件。2000年,VOCALOID语音合成技术开始被开发,2004年1月,Zero G公司研发出世界上第一款语音合成软件,也就是英文声库Leon。后来,该公司还发售了英文女声Lola,但都没有引起太大关注。

  日本的雅马哈株式会社Crypton,同样在2000年开始开发VOCALOID。与前两款软件不同的是,Crypton在封面绘制了一个女性形象,也就是2004年11月诞生的Meiko。Meiko使VOCALOID种的声音具象化,增强了人们的购买欲望,在当时的销售量达到3000份,这已经算是一个不错的成绩。而后来,Crypton在推出的男性形象Kaito,销量仅500份。这在很大程度上加强了Crypton女性形象更能拓展市场的初始印象。

  2007年,VOCALOID第2代发售时,双马尾的初音未来面世了。而在设计初音的形象时,Crypton的社长已有了未来偶像的定位。

  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也是NicoNico(目前日本最大的视频弹幕网)建立并迅速发展的一年,当时有人将初音的《甩葱歌》demo发在了Nico上,获取了相当的关注度。因此,VOCALOID2初次发售时销量便已上万。初音的形象也迅速在日本形成风靡之势。之后,又发生了两件事,使初音未来的发展不至于昙花一现。

  其中一件事情是,Crypton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除商业用途外,向人们开放初音未来二次创作的版权。这个举动,一方面为初音的同人作品全面开花创造了条件,另一方面,也为有才华的创作者们提供了一个获取大量曝光度的机会。创作《世界第一的公主殿下》的Ryo、《电子天使》的作者ヤスオP、以及暴走P、Oster project、Baker等,这些具备音乐能力的创作者的集聚,使具备未来设计感的初音有了更加充实的内涵和质感,为其国际化奠定基础。

  另一件事情是:“初音未来的消失”。2007年10月,日本传统媒体大亨TBS将御宅族疯狂追捧初音这一虚拟偶像的事件做了报道,粉丝们认为TBS在报道中对御宅族群体有偏见和侮辱,从而感到不满。对此,TBS不但没有道歉,还利用媒体资源优势,控制网络的发布内容,直接导致谷歌、雅虎日本地区无法检索到初音未来的相关图片,一周后才恢复正常。但网民的愤怒并没有平息,初音未来的粉丝们因为亲自参与到偶像创作中,进而激起对偶像的捍卫心理,他们通过自发撰文发布,成功在网络上掀起传统媒体与网民的对立,并引发关注。这个事件不仅增强了粉丝的群体归属感,还提升了初音在粉丝们心中的意义。

  直到现在,初音在全球已有6亿粉丝,代言也有上百家品牌,身价超过百亿日元(约6亿人民币),实现了文化和商业上的成功。然而,初音未来在多个契机之下成为现象级虚拟偶像的道路难以复制。之后,日本也创造出镜音、巡音、Miki、Lily等,但再也没有初音未来的影响力。

  而虚拟偶像在中国发展,才不过六七年的时间。2011年,由天津卫视制作,号称"中国第一虚拟偶像"的东方栀子登上"中国文化艺术奖首届动画奖颁奖典礼"的舞台,但由于其双马尾的形象与初音过于相似而饱受诟病,后来官方停止开发。

  2012年,有着“世界第一吃货殿下”之称的洛天依诞生。值得注意的是,洛天依也是由Crypton开发,但后来由于市场表现不好,而将其连同VOCALOID在中国的运营权一起卖给了上海禾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因此,洛天依与初音可以说是“同根生”。

  本土化后的洛天依在形象及曲风上都有着丰富的中国元素,2016年,洛天依在湖南卫视的小年夜春晚舞台上与杨钰莹合唱《花儿纳吉》,实现了虚拟偶像首次在国内登上主流舞台。

  2017年,洛天依和她同公司的另外五位虚拟偶像,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举行了万人演唱会。预售的1280元SVIP门票上架后3分钟内被抢购一空,演唱会上座率高达80%以上,与A站合作的在线直播观看人数也突破了百万。

  据统计,截至2017年底,洛天依的商业代言品牌在10个左右,包括长安汽车森马服饰、肯德基等,成为国内第一个实现盈利的虚拟偶像。但与初音未来的商业价值相比,还有不小的距离。

  数据来源:刺猬公社

  之后,国内相继创造出不少于30个虚拟偶像,比如与洛天依“同门”的言和、乐正绫;《明日之子》舞台上的虚拟选手荷兹;网易漫画推出的鹿娘等……尽管入局者越来越多,但并未实现太大突破。

  人设可控、形象恒定、粉丝创作

  虚拟偶像未来的发展方向在实时互动

  作为二次元行业的新兴领域,虚拟偶像市场潜力巨大,根据Cyber-Agent的数据,2017年的日本虚拟偶像市场规模为219亿日元(约12.7亿元人民币),相较于2016年增长2.2倍。从目前虚拟偶像的变现方式来看,可将其看做偶像经济或是粉丝经济的一种延伸形式。但虚拟偶像更多地是通过调动观众、粉丝的创作热情,进而带动其消费行为。与现实偶像相比,虚拟偶像有着不可复制的优势。

  1、人设可控

  虚拟偶像自诞生之初便有了某种固定的人设,这个人设在后期创作中会更加丰富,但由于创作者多为制作方和粉丝,人设几乎不会偏离既定轨道,这在无形中削弱了制作方和品牌方的投资风险。而现实偶像的人设多集中在幕前,一旦其生活中出现了与人设偏离的问题,例如近年频发的明星吸毒、出轨等,不仅他自己的人设崩塌,还将影响到他身上背负的代言、影视作品等商业价值

  2、形象恒定

  虚拟偶像的年龄、外在形象等属性皆可通过受众喜好的大数据定制而成,更符合“宅文化”下的受众期待。因此,现实偶像因为年龄增长、形象变化而产生转型等问题,在虚拟偶像的成长过程中并不存在。“初音未来”刚走过第11个16岁生日,而“85后的流量小花们”则都先后步入事业下行期。

  3、粉丝高度参与

  虚拟偶像的发展,最大的推手是粉丝,他们不断的二次创作不仅长期延续着虚拟偶像的生命力,也为自己带来创作的成就感和推高偶像人气的满足感。与近来兴起的《偶像练习生》《创造101》等养成性节目类似,当粉丝陪伴了艺人从草根到明星的角色转变,粉丝的粘性便更强。但现实偶像的养成中,粉丝多是金钱应援或公关维护,而虚拟偶像的粉丝已经真正参与了创作,他们是偶像的孵化者之一。这也是为什么粉丝愿意高价看一场“动画片”式演唱会的原因之一。

  多重优势之下,资本纷纷入局,将虚拟偶像产业推至高速成长期,除了线下演出、IP的动漫、游戏衍生、周边开发等,当下市场正热的直播和短视频也成为虚拟偶像现阶段新的变现途径之一。巨人网络此次投资的虚拟偶像Menhera酱,也是一位虚拟主播。

  虚拟偶像直播主要基于实时渲染、动捕面捕等VR相关新技术的高速发展。据统计,今年上半年,日本的虚拟偶像数量骤增至4000人以上。日本社交平台分析工具 Social Insight 数据显示,这 4000 名 VTuber(虚拟主播) 的粉丝数合计约 1270 万人、视频观看次数达到 7.2 亿次。日本公司Activ8因输出的首位虚拟主播“绊爱”在Youtube圈粉超百万,而获得了来自Gumi等投资机构的6亿日元(约3700多万元人民币)融资。

  不过,虚拟主播是由真人扮演虚拟形象,本质还是真人直播,这在一定程度上将削弱虚拟偶像本身的优势。而虚拟偶像之所以暂时无法实现直接直播,主要在于当前的技术水平还无法满足虚拟偶像与粉丝之间的实时互动。这将成为虚拟偶像未来的发展方向,上文提到获得1.2亿融资的克拉克拉,未来的布局方向便是虚拟偶像互动。

  成本高昂、市场低幼、依赖模仿

  虚拟偶像在国内还需要时间沉淀

  优势众多、资本入局、市场看好,那么,为什么虚拟偶像还没有对现实偶像市场形成强力冲击?

  首先,虚拟偶像前期的开发成本巨大。一方面,技术是带动虚拟偶像发展的直接动力:VOCALOID软件的语音合成技术直接催生了虚拟偶像的诞生,后来版本不断更新改善音质,3D全息投影技术提升了演唱会的质感,VR技术让虚拟偶像直播成为可能……而技术研发本身就需要高额的资金支持。

  另一方面,虚拟偶像需要不断地高品质内容孵化充实“内在”,Gorilla乐队虽为虚拟偶像,但仍然动用了一个正常乐队规模的生产力。一个虚拟偶像的孵化需要聚合起诸多具有创作才能和潜质的人才,为“她”创作曲目、填词、编曲、调整声线、编舞、做立绘、做动画……在目前的国内市场,粉丝对虚拟偶像的二次创作热度并不足以引起自发的专业性培训,更直接的方式是通过资本注入吸引、培养人才,但这种重资产的运营方式也将耗费大量资金。

  其次,虚拟偶像在国内仍处在发展初期,市场尚不成熟。当下,随着A、B站在国内的发展,二次元文化虽然被推广至更多人群,但受众仍是少数群体,而且他们的突出特征是——年轻。以B站为例,24岁以下群体占比75.2%。年轻人相对消费能力有限,这将在一段时间内局限着虚拟偶像经济的变现能力。

  而且,在B站上,洛天依的相关内容中,虽然最高点击量的视频达到770万以上,但大多视频点击量并不高,这不仅反映出当前国内粉丝的创作热情整体不高,也表现出其作品品质较低。

  再者,国内虚拟偶像还处在模仿的阶段。目前,初音未来是唯一一个现象级的虚拟偶像,而初音的国际化属性也对国内的虚拟偶像形成发展压力。在国内前后创造出30多位虚拟偶像中,仅有洛天依实现盈利,而洛天依的运营公司禾念,也是VOCALOID的中国代理商。洛天依的中国风形象激起了部分粉丝维护“国产偶像”的情怀,但更多创作者还是会选择影响力更大的初音。这种现象是当下国内任何一个形成粉丝规模的虚拟偶像都会遭遇的问题,根本原因在于模仿阶段的虚拟偶像具有可替代性。

  另外,虚拟偶像的变现环境不佳。以周边衍生品开发为例,在国内版权意识仍然淡薄,版权保护政策相对滞后的当下,每一个有利可图的周边产品出现,很快便会有相似度极高的盗版产品争夺市场。

  整体来看,虚拟偶像从开发到创作,再到变现均面临困境,而资本的注入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加速行业走出困境,但在二次元影响有限、受众相对低幼化的当下,虚拟偶像在国内的爆发还需要时间沉淀。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