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标准流程,如何押注“摄像头”?

2018-10-25 14:47· 投资界综合   
   
事实上,云九资本把对团队的要求放在首位很好理解。产品刚起步时,与创业者一样,投资家无法获得产品的用户数据,也很难确认用户的使用习惯。“从开始到往后一段时间,用户留存都不会很高,但这并不代表产品不能成为主流。”

  “没有,没有那么好的事儿。”

  投资人袁语说,他没有办法找到一个所谓的“标准流程”,单纯对照检查清单来做出投资决策。他是早期风险投资基金云九资本的合伙人之一,多数时间在北京。

  与成长期及后期投资不同,早期投资的实践更多强调投资家们对特定行业的认知与逻辑。互联网产品的运营数据并非不受重视,但显然,投资人们要考虑的因素更多。

  云九资本另一位合伙人郝玮持有类似看法,他说,云九资本“既投资想法,也投资数据”——“想法”指的是创业家脑中所构想的业务雏形,“数据”则代指那些已初具规模、有一定用户基础、能够拿出运营数据报告的项目。

  郝玮说,早期投资强调综合判断,包括创业团队构成、创始人的行业观点,都将被纳入考虑范畴。正因为要考虑的因素更多,也更有弹性,因此对于关注早期项目的投资家来说,制定标准流程和检查清单似乎不是件值得费心考虑的事情。

  但“没有标准流程”并不妨碍云九资本在“摄像头”领域的细致布局。“摄像头”是一个颇为内部人的叫法,投资人用它来指代那些主要基于手机拍照和录影功能的视觉类创业项目,通常与社交相关联。

  产品感强才适合“摄像头”创业

  郝玮,袁语以及云九资本的另一位投资人沈文杰对摄像头领域的心得颇深,投出过包括爆红网络脸萌团队出品的激萌相机FaceU、主打拍完无需主动修图即可获得美颜效果的无他相机,以及独创拍摄方式的短视频应用VUE。

  没有成文的标准流程,并不意味着没有筛选标准。摄像头领域的投资逻辑在于,找到那些善于发掘和体认用户需求的团队,并帮助他们做出拥有陡峭成长曲线的产品。

  理解行业是选择团队的基础。沈文杰说,手机的普及降低了内容创作的门槛,提升了内容的丰富度。人们用前置摄像头来呈现自己,“特别是他们希望别人如何看待自己”,而用后置摄像头来呈现世界,“呈现他们眼中的世界”。

  摄像头竞争,在技术上更占优势的“硬核”创业团队具有天生优势——它们即便采用与竞争对手类似的产品路线,依然能从看似饱和的市场中硬生生切出一块。例如主打美颜拍照的无他相机,主打功能与老牌厂家美图旗下产品类似,尽管起步颇晚,却因为“美颜效果更好”而对美图形成巨大威胁 。

  同时,创业团队最好能意识到,尽管内容呈现形式在不断变化,但用户“某些底层需求没有变化”——这倚赖于对用户需求的细致体认。例如,人们从来都希望再现自己的面庞,“古人用绘画,现在有自拍视频”。沈文杰说,“变化的是那些附加的东西,例如介质的变化、审美的调整、创作的场景等”。

  除了手机成本更低、更加方便易用外,优秀的摄像头项目同样降低了创作门槛。办法之一是“分解创作流程”,让业余用户获得软件“手把手”的指导。例如,短视频应用VUE拍摄的作品默认由四个视频片段组成,“无形中帮助用户完成‘分镜’——业余用户很少有这个意识。”

  然而,什么样的团队能做出这样的产品?作为对摄像头类企业家的要求,袁语说,“产品型的创始人”是云九资本的最爱——“无论是产品经理出身,还是技术人员出身,都应该在意用户需求,有意愿和能力去理解它的用户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你不要问用户想要什么,但你得去感受他是怎样的人,用同理心去思考他想要什么”。这样做的原因并不复杂:大部分用户很难明确表达自己真正需要些什么样的产品。

  以火爆短视频行业的抖音举例:抖音短视频的滑动操作,“使得上一个短视频的结束,就是下一个视频的开始,用户只需要滑动”;而全屏视频隐藏了手机时钟,常常让人们忘记花费在视频上的大把精力。

  郝玮则说,对于音乐,人们最容易记住的是高潮部分,也最容易被高潮所打动,而抖音巧妙地抓住了这一点,“让短视频不断刺激你的感官,用最普适的音乐来唤起广大民众的共鸣”。

  要知道,用户几乎不可能告诉创业者,他喜欢的短视频应用要靠连续滑动来切换视频,或者应该搭配大众音乐的高潮部分。这就需要在茫茫创业者中,找出那些深刻体认用户需求的团队,才能打造出类似抖音这种“让人心动”的产品。

  如何寻找?按云九资本创始人曹大容的说法,创业家们的所有业务都基于“人是连贯的”这一假设:所有人很难突然改变,投资家们观察创业者的过去,并以此判断他的未来。“判断他是否是个赢家,跟赢家玩。”

  事实上,云九资本把对团队的要求放在首位很好理解。产品刚起步时,与创业者一样,投资家无法获得产品的用户数据,也很难确认用户的使用习惯。“从开始到往后一段时间,用户留存都不会很高,但这并不代表产品不能成为主流。”

  什么样的产品受欢迎?

  然而,初创公司缺乏运营数据并不意味着云九资本对产品本身没有要求:影像及社交领域优势产品的部分特点为云九资本在投资时所看重。

  对初创公司来说,尽管获得巨量用户的路径颇为漫长,但怀抱成为国民级应用梦想的它们,借鉴“前辈应用”的优长似乎是必由之路。

  那些能获得用户“统治级打开”的应用,若能保持使用频次和时长,由基础功能扩展至其他领域便容易得多。腾讯基于即时通讯工具QQ,在PC时代获得了这一优势,而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新诞生的微信帮助腾讯延续了在“统治级”打开上的霸主地位。

  “为什么支付宝永远都在焦虑?”答案在于支付宝的打开频次和使用时长很难比得上社交起家的微信。这意味着,支付宝要付出多得多的资源,才能获得某种意义上与微信支付平起平坐的能力。

  然而,如何才能获得足够大量的用户?袁语回顾了短视频领域“当红炸子鸡”抖音的发家历程。抖音团队从跳舞的舞者入手,吸引其入驻、分享视频,获得启动流量后,再向大众人群“泛化”。

  “先是舞者很开心,用户也很开心。泛化时在相邻的舞者视频中插入其他主题的内容,扩大内容的‘盘子’”。袁语表示,“一开始推荐的内容用户不一定都喜欢,但可以尝试,吸引更多用户创造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抖音仅仅局限在跳舞的人身上,那它就只会是另一个‘小咖秀’”。小咖秀也是一款短视频应用,用户可以配合小咖秀提供的音频字幕“像唱KTV一样创造搞怪视频”——在短时间的爆红之后,小咖秀因为内容形态单一而逐渐归于沉寂。

  事实上,抖音“自小众内容切入,而后泛化至大众人群”的策略为今日头条团队所常用,值得社交创业者学习。包括头条系的首个产品“内涵段子”及资讯产品“今日头条”均借由这一路径快速发展起来。

  头条系产品的扩展能力相当之强,这来自于其中的模块化能力,无论短视频、笑话段子还是资讯内容,均由算法、增长、运营和变现等多个模块共同协作支持。袁语笑称头条系是移动互联网界的“富士康”:当产品目标确定,将有一整套完备的流水线操作,来高效实现产品目标。

  那什么样的产品无法获得云九团队的青睐?那些单纯把增长策略当成产品全部的团队,那些热衷于解决一些用户并不存在的问题的产品,将不会拿到云九的投资。对于早期产品来说,创业者需要“给用户搭好社交的通路”,而不是追求那些花里胡哨的东西——那些最终成功的产品,产品的核心功能与初创期变化不大。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