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人影视摘牌新三板:《仙剑》难再造、王牌艺人断档、资产负债率高......

2018-10-26 07:36· 微信公众号:镜像娱乐  梁嘉烈 
   
一手打造过《绝代双骄》《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等爆款剧的唐人,曾经是有机会上市、融资的,但唐人总裁蔡艺侬选择了“自由”。等资本大量涌入影视行业,唐人再准备上市时,实则已经开始走上了下坡路。

  10月23日,唐人影视发布公告称为配合公司战略发展及在资本市场上市的战略规划,同时提高公司对外融资的决策效率,经公司谨慎研究,决定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申请终止挂牌。

  对一个成立20年的老牌影视公司来说,在新三板挂牌2年时间内没有进行一起融资,似乎不太合理,但是唐人影视确实如此。一手打造过《绝代双骄》《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等爆款剧的唐人,曾经是有机会上市、融资的,但唐人总裁蔡艺侬选择了“自由”。等资本大量涌入影视行业,唐人再准备上市时,实则已经开始走上了下坡路,而今,IPO监管收严,唐人再次找错上市时机,最终只能以摘牌告终。

  主打“自制内容+艺人经纪”的唐人影视,在内地的巅峰期是与《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等剧的火爆,以及与胡歌、刘诗诗的辉煌同步的,但以古装剧见长的唐人,在2014年后剧集频频失利,爆款难造,而艺人经纪方面,胡歌作品减少且与唐人渐行渐远,刘诗诗约满未续,两大王牌退场可谓给了唐人致命一击,毕竟唐人的后起之秀,当下显然不足以支撑门面。

  2018年上半年,唐人影视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1977万,同比下滑43.16%,尚不足头部电视剧公司华策影视的十分之一。对唐人影视来说,当下面临着题材转型、培养王牌艺人、解决资金问题三大难点,但无论是哪一点,对唐人影视来说都绝非易事。

  成立20年仅融资3亿

  找错IPO时机只能以摘牌告终

  在登陆新三板之前,唐人影视曾拿到了近3亿的融资。2014年4月30日,浙报传媒公告称拟出资1亿元向唐人影视增资,占其增资后8.77%股权。2014年6月4日,华数传媒发布公告称公司全资子公司华数传媒网络有限公司拟使用1亿元向唐人影视增资,占其增资后8.06%股权。

  2014年左右,唐人影视能得到浙报传媒和华数传媒的青睐,也是因为唐人的《步步惊心》大爆不久,续作《步步惊情》也接连播出,而唐人的当家花旦刘诗诗也正值商业价值巅峰期。不过,在2014年引入浙报传媒、华数传媒时,唐人股东王一、杨琳与对方就公司未来经营进行了约定,根据相关交易文件的约定,浙报传媒、华数传媒有权要求王一、杨琳在特定条件下回购其持有的唐人股权。

  在2014年左右,唐人影视尚处于上升期,但是却迟迟没有上市,谈及原因时,唐人总裁蔡艺侬曾表示是因“希望能更自由的创作”,言外之意不愿被资本“挟持”。但在2015年,唐人影视最终还是开始计划上市,蔡艺侬给出的解释是资本市场大量介入影视行业,疯狂抢资源、抢人才,如果不想被别人打掉的话,就必须往上发展。

  2016年4月,唐人于新三板挂牌,而当时正值证监会加强对影视娱乐行业并购重组的监管,同时收紧融资政策时期,唐人选择的时机并不妙。挂牌本是为了解决公司融资问题和资金周转问题,获得充足的现金流,但在新三板挂牌两年多时间里,唐人影视再未进行过一笔融资,除了政策原因,或许与唐人开始走上下坡路不无关系。

  2014年引入浙报传媒和华数传媒时,唐人影视曾预测2014-2016年度净利润分别为7710.73万元、1.21亿、1.40亿,但根据财报显示,2014-2016年唐人净利润分别为1996万、8873万、1.34亿,均未达到此前预测成绩,2014年度更是相去甚远,这或许也是浙报传媒在2017年转让唐人股份的原因。2017年,唐人影视净利润1.68亿,看似业绩逐年稳步上升,但是对比行业其他影视公司,便可知唐人的优势并不大。

  2017年,华策影视净利润6.32亿、慈文传媒4.28亿、欢瑞世纪4.2亿、骅威文化3.62亿、新文化2.72亿、唐德影视2.13亿。不难看出,老牌影视公司唐人和这几家上市公司的营收体量相差过大。2018年上半年,唐人影视净利润4290万,同期完美世界净利润7.82亿、华策影视2.89亿、慈文传媒1.93亿,唐人影视显然已经远远被甩在了后面。

  今年3月23日,唐人影视再次准备上市,但影视公司IPO的行情早已不容乐观。影视行业经过多年高速发展,泡沫开始逐渐被挤出,也在今年迎来了最严监管,开心麻花新丽传媒、和力辰光等公司纷纷从筹备IPO的队伍中退出,唐人影视的结局也不例外。错过了上市的黄金时机后,再磨刀霍霍时影视行业早已变天,影视股跌跌不休,融资成本提高,行业不少影视公司的资本之路都已经愈发艰难。

  唐人古装剧难出爆款

  项目储备量少导致毛利率浮动大

  成立于1998年的唐人影视,曾打造过不少脍炙人口的经典古装剧,如《小鱼儿与花无缺》《绝代双骄》《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女医明妃传》《无心法师》等。可以看出,成立以来唐人一直专攻的就是古装剧,《仙剑奇侠传》更是开创了中国两岸“古偶剧”的先河。

  但2014年前后,唐人就开始由盛转衰。刘诗诗的《步步惊心》作为“清穿第一IP”,曾引起了清宫穿越剧的风潮,但续作《步步惊情》却并未成功复制第一部的热度。《仙剑奇侠传》和《仙剑奇侠传三》两部均热度口碑双收,但《仙剑云之凡》评分仅3.7分。而随后的《青丘狐传说》传说同样没有成为高质量爆款。除了网剧《无心法师》,唐人近几年的作品质量明显在下滑,市场也大不如以前。

  唐人的古装剧走向黯淡,和整个行业的大趋势不无关系。古偶、仙侠、玄幻、宫斗等题材的古装剧在电视剧市场坚挺了多年,如今已然迎来了审美疲劳。不止是唐人的古装剧,今年华策的《天盛长歌》、新丽传媒的《如懿传》等古装剧在市场的反响都不是很好。与此同时,政策风向正在向现实主义题材倾斜,而诸如华策等头部影视公司已经开始转型,平衡题材类型,但唐人还是在重点押注古装剧。

  今年播出的《三国机密》就是唐人的重头戏。2017年全年,唐人影视营业收入5.5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1.38亿元,增幅32.96%,主要的收入增长便来自网络剧《无心法师2》及《三国机密》相关的销售收入。2018年上半年,得益于《三国机密》《柜中美人》等项目的销售回款,唐人影视经营现金流从去年同期的-1.38亿转为了今年同期的3.56亿。

  虽然《三国机密》为唐人迎来了喘息时机,但是上半年,唐人的毛利率却是下滑的。去年上半年,唐人影视毛利率54.22%,今年上半年则为28.24%,可谓断崖下跌。毛利率变动较大,主要是因为唐人影视的项目储备量较少,故而毛利率容易受到单个剧集的影响产生较大浮动。

  具体来看,2013年唐人收入全部来自于《步步惊情》,2014年收入主要来自于《风中奇缘》,2015年主要来自于《秦时明月》《无心法师》《女医明妃传》,2016年主要来自于《云之凡》《青丘狐传说》《旋风11人》,2017年收入主要来自于《无心法师2》和《三国机密》。可以看出,2013年-2017年,唐人每年的收入基本全押注在两三部剧集。

  相比于华策、慈文等公司,唐人影视业务的规模显然相对较小,故而毛利率很不稳定。虽然去年上半年唐人影视仅《无心法师2》一部剧带来收入,但是网剧投资成本较低,回报率更高,而今年《三国机密》定位网台联播大剧,投资达到两亿左右,而《柜中美人》《重返二十岁》又积压已久,三部剧的盈利空间其实并不大。

  唐人业务规模小,也是因为自制剧居多,参与投资公司外的项目较少,2015年至今,唐人影视已经播出和开机的剧集仅在10部左右。纵观唐人近几年的电视剧,几乎都为公司旗下艺人演出,这虽然避免了天价片酬带来的高成本,但是这种模式的弊端也在于过于依赖内部艺人,一旦核心艺人离巢,这种模式便会受到重创。

  而唐人影视还有一个习惯,那就是鲜少投资旗下艺人参演的其他公司的剧集。据悉当年侯鸿亮拍摄《琅琊榜》时曾给过唐人影视投资的机会,但唐人影视最终并没有选择参与,除了《琅琊榜》,近几年胡歌的《猎场》以及古力娜扎的《择天记》《缝纫机乐队》等剧集和电影背后,也并未见唐人的身影。投资规模缩小,或许与唐人影视紧张的资金链难逃关系。

  早在2011年,唐人影视就因拍摄剧集向北京银行申请了1亿元授信,2016年和2017年,唐人影视先后从华美银行获得5000万和1亿元的授信,分别用于《柜中美人》和《三国机密》的拍摄。2018年半年报显示,唐人为满足生产经营及业务发展的流动资金需求,关联方王一、蔡艺侬拟向交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申请贷款4000万。上述还仅是拍摄电视剧所用,2016年,唐人还曾因购买办公楼向银行申请了6200万的长期借款。

  如果不能再培养出一线艺人

  唐人走向没落或许已成定局

  唐人成立20年来,通过不少经典古装剧捧红了李亚鹏、孙莉、胡歌、刘诗诗、蒋劲夫、古力娜扎、韩东君等艺人,其中刘诗诗和胡歌也可以说是唐人此前的王牌。唐人近年的《仙剑奇侠传》《少年杨家将》《射雕英雄传》《步步惊心》《女医明妃传》等热门剧都是这两人担纲。

  唐人影视将自己旗下的艺人划分为四代。《京港爱情线》等戏剧捧红的李亚鹏、孙莉为第一代艺人;《仙剑奇侠传》等剧捧红的胡歌、袁弘、刘诗诗等为第二代艺人;古力娜扎、蒋劲夫等为第三代艺人;胡冰卿、小彩旗、 陈瑶等为第四代艺人。但随着部分艺人的离巢和单飞,唐人四代一脉辉煌的愿景并没有实现,反而一代不如一代。

  第二代艺人代表人物刘诗诗合约到期后与唐人再未续约,而胡歌也已经与唐人渐行渐远。2007年刘诗诗大学毕业之后就与唐人签约,之后通过《步步惊心》爆红迈入一线小花行列,成为唐人一姐,而刘诗诗此前也曾通过上海艺立间接持有唐人1.18%的股份,但其离开唐人时清空了股份,随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了吴奇隆的稻草熊影业上。

  虽然胡歌当下仍持有唐人2.48%的股份,且胡歌工作室也挂名在唐人旗下,但收入并不纳入唐人,近些年,胡歌先是转战话剧,后是留学发展,影视作品逐渐减少,也鲜少参演唐人剧集。除胡歌外,三代、四代艺人中,比较有潜力的袁弘已经与唐人和平解约,蒋劲夫、林更新等也通过官司与唐人“分手”。男艺人方面,虽韩东君人气见长,但今年《三国机密》的扑街,也证明韩东君尚且扛不起唐人一哥的重担。

  女艺人方面,刘诗诗离开,金晨解约,古力娜扎成立个人工作室后,唐人近一两年显然在力捧胡冰卿,但其今年的《柜中美人》和《独孤天下》两部剧均热度平平,目前的唐人影视,明星光环已然黯淡。唐人这种“内容自制+艺人经纪”的发展模式,在前几年之所以吃得开,是因为有爆款剧推星,但当很难再产生爆款之后,唐人的新星自然很难走红,如此剧集也更加带不动,这对唐人来说似乎进入了一个死胡同。

  2017年9月15日,上市公司浙数文化发布公告称,拟出售唐人影视7.59%股权,该部分股权作价2.28亿,以此计算唐人影视的估值达到30亿元。20年老牌影视公司,估值甚至不如由杨幂工作室演变而来的嘉行传媒,业内也有声音称唐人的价值被低估了。但对比当下嘉行的实力,唐人的估值似乎并不冤。

  嘉行传媒也是一家以艺人经纪为主的轻资产公司,但近几年嘉行开始参与投资出品的剧集越来越多,且八成都为自家艺人主演,这在本质上和唐人的模式相差无几。但是相比于专攻古装剧的唐人,嘉行一直都是古装剧和现代剧两手抓,而从艺人热度来讲,虽然嘉行当下也面临着新艺人难捧红的现状,但是门面杨幂和迪丽热巴依旧坚挺,而唐人“能打”的艺人,已经没有了。

  唐人目前的困境有三点,首先在于题材突破问题。古装剧人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衰落,唐人亟需拓展更多的题材类型,而并非依然沉浸在《仙剑奇侠传》《步步惊心》等剧的成功之中。但当下电视剧市场风向未定,今年诸多都市剧和现实主义题材以及悬疑剧等表现也并不理想,市场风向的难把控,对唐人的内容转型来说是极大的不利因素。

  其次,唐人影视这种依赖于明星的轻资产影视公司到底与正午阳光这种实力派影视公司性质不同,所以正午阳光可以大胆割舍艺人经纪,但唐人影视却不能。对王牌艺人已经断档的唐人而言,如果不能再捧出一个一线小生或者小花,没落或许已经是定局。

  再者,此次从新三板摘牌之后,对唐人影视的资金周转来说又是重创。因为近几年来借款众多,唐人影视的资产负债率在不断上升,唐人财报显示,2017年上半年,唐人负债总计为2.53亿元,同比增长138.97%,2018年同期负债总计为2.62亿,虽然同比增长率下降,但是高负债之下,解决资金问题依旧是唐人的重点问题。如果依旧是以借款拍摄项目的方式来运转,那一部头部剧失利的话,对唐人的打击可能就是毁灭性的。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8年12月06日
      AsiaYo
      AsiaYo
      B轮 700万美元 融资
    • 2018年12月06日
      史河科技
      史河科技
      Pre-A 2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8年12月06日
      绿米联创
      绿米联创
      其他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8年12月06日
      BUGX.IO
      BUGX.IO
      天使 1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