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传闻缠身的ofo:1年减员2000 员工工作正常 默认裁员危机

2018-11-01 13:50 · 微信公众号:铅笔道  发现优质创业者   
   
10月的最后一天,媒体传来ofo破产重组的消息,铅笔道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昨日,关于ofo破产重组的消息扩散开来,在ofo第N次辟谣之后,市场对ofo的信心降到了冰点。

  昨天下午4点20分,界面消息称,有知情人士透露ofo负债64.96亿元,开始准备破产重组方案。ofo官方媒体下午5点紧急回应,称界面报道失实,破产重组是无稽之谈,并表示要向相关司法部门诉诸法律保护。

  继22日,ofo更换法人陈正江后,关于ofo破产的传闻与揣测传出更加频繁。铅笔道记者于当日下午5点50分来到位于海淀区中关村的理想国际大厦,求证ofo办公室是否有破产迹象。

  在理想国际大厦门口街道,几十辆ofo自行车排成一溜,相较于别处凌乱放置在路边的小黄车,它们显得异常整齐。不到十分钟,这一溜ofo就被骑走了一半。在大厦门口,恰巧有几个男生走过,唱着ofo的宣传歌曲,讨论着这首歌的第一句的歌词有没有唱错。

  昨天下午6点,理想国际大厦门口的ofo小黄车。

  电梯上下的人流稀稀落落,15层和20层两层是ofo所在办公室,装潢与小黄车的色系一致,以黄、黑为主。此时办公室所剩的人不到工位的十分之一,标着事业部的工位上,五六人还在讨论着工作,“那个不大行诶,我觉得这个方案可能更好…”。

  一位戴眼镜男士打着电话在走廊踱着步子谈着业务事宜,“我们的订单是已经定下了…后续事宜怎么处理呢”;休闲区有几位员工在边吃边聊,“我实习那会儿生活更艰辛…”。

  一个多小时前关于ofo破产重组的消息,也被ofo员工讨论起来。“我朋友跟我说,你们公司怎么又有人造谣,现在又辟谣啦。”几个员工看着手机在互相戏谑调侃。

  没有敞亮的大前台和门,一出电梯门左右两边都是刷卡进入的自动玻璃门。

  员工在休息,聊天。

  一位员工向铅笔道记者表示,自己工作正常,当问及ofo破产事件,她表示传言定不是空穴来风,但这是管理层的事,作为一名普通给公司打工的员工,影响不了什么。但公司现在确实存在人员大量流失的情况,如果是求职,建议去别家更稳定的共享单车公司。铅笔道记者了解到,目前ofo还在招聘技术岗位的员工与实习生,但是运营岗位已停止招聘。

  有知情人士在别家媒体透露,戴威曾在公司内部承认ofo迎来“至暗时刻”,并表态:不想战斗到底的员工,可以离开公司。

  昨日晚间,有ofo员工在脉脉职言上发布匿名信息,称“自己是ofo人,现已被离职,并表示知无不言”。他透露,关于公司破产清算和重组的事情,自己并不知道真假,但是一时半会儿倒不了。说难听点,现在公司是资不抵债。他认为公司不会倒闭,因为ofo有价值,一定会有来接盘的公司,投资人的钱不是白拿的。

  该员工还透露,公司已经大幅裁员,现已剩下不到1000名员工,去年年会时,公司还有3400多人。二月份时,公司便只剩下3000人。公司裁员主要是依据城市的体量规模及其这些城市未来的可能性,和员工个人其实关系不大,足够优秀的人才公司也会调配到其他有需要的地方去。对于公司对裁员的处理,他个人认为很不错,给予了人员尽可能多的补偿。

  与破产、裁员同时压在ofo身上的另一座大山,是近日大量用户的退押金行为。入冬后,本就是共享单车行业的淡季,而押金被退无疑在资金上给ofo带来更加巨大的负担。

  10月27日起,媒体就频频爆出ofo小黄车退换押金时间一再延迟,从起初的3个工作日延至10个工作日,再延至现在的15个工作日,而一些用户表示,自己的押金延迟了一个月还未退还,客服失联,投诉无门。

  罗贝(化名)位于开封,她向铅笔道记者表示, 退押金的申请已提交了三个工作日仍无果,之后一有空她便打客服热线,但是连续打了好几天都无人接听,而APP端的在线客服表示一直处于排队等待处理中。

  此外,她表示ofo退押金流程繁琐,层层关卡,难找到一键退款的按钮。用户需找到右上角并不醒目的小图标,进入钱包管理界面,再进入‘押金权益’选项,点击退款之后,还有奖励和邀请等弹框出现。用户拒绝‘诱惑’后,才能确认退款,最后用户还需要将自己的注册信息发送至特定邮箱。

  而该ofo员工表示,押金能退,如果用户不着急的话需等待15个工作日。如果用户着急,可以打客服电话,能够紧急处理。

  有用户表示,这是售后烂尾,不仅是品牌声誉的问题,更是涉及到消费者的权益。用户将押金交给平台,在平台上充值额度,都是建立在商业信任的基础上的,ofo擅自一再延迟退押金,这是破坏了信任机制。消费者请求企业提供售后服务是行使知情权的直接表现。

  根据企查查显示,ofo今年的个人官司增多,开庭日期集中在9月10月。

  ofo的最终命运几何,更多人把焦点放在了戴威身上。业内流传着这样的评价:戴威激进的战略,使得短时期内大规模投放共享单车并且进军国际市场,盲目扩张的同时却又忽视了产品质量。此外,戴威也未能处理好与重大业务合作伙伴滴滴的关系,使ofo陷入极大被动。

  拒绝和摩拜合并,拒绝滴滴和阿里的把控,戴威和资本的关系进入微妙阶段,而ofo的收购价持续降低。有员工表示,戴威的愿望就是希望有投资人进入 ofo,保证独立发展,保留创始团队的一票否决权。

  有前ofo员工表示:戴威是很标准的老虎型人格。老戴和其他四福基本上都是老虎型人格,勇敢、效率、目标导向、自我意识强。

  在pdb性格测试中,形象化地将这五类人群的性格称为老虎、孔雀、考拉、猫头鹰和变色龙。老虎型人群的标签是充满自信、竞争心强、有决断力的领导者。他们胸怀大志,勇于冒险,好挑战,喜欢发号施令,不注意对方感觉,不妥协,关注权利和声望。

  “老戴任用的人,孔雀和考拉居多。”另有一位自称为ofo前员工的人补充说。孔雀型的标签是人际导向,同理心强、诚恳忠厚;而考拉则温和敦厚。

  ofo在至暗时刻的坚持与终局之间的距离,正在逐步拉近。至今年年底,共享单车即将走过3个年头,短短数年却有60多家企业凋零,成堆的废弃单车,遍布失修的坏车,公司资金不足让风光一时的商业模式成为了残局。共享单车的命途幽暗,看客的希望全系在了ofo的终局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