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漫25年的冰与火之歌”,动漫产业会“寒冬将至”吗?

2018-11-08 08:13·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楼巴蒂 
   
这个回应缓解了漫画行业从业者的恐慌,但从腾讯动漫的言语中不难看出行业调整期到来了。漫画行业开始考察“变现KPI”了。一直以来,腾讯动漫通过签约、稿费、内容分成等形式,帮助创作者获得收益。

  时隔两年,公众再次注意到了姚非拉。

  11月2日,他现身于2018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二次元分论坛,进行了一场演讲,演讲主题是《中国漫画,25年的冰与火之歌》。在产业合作与数据分析为主的论坛里,姚非拉的这场演讲审视漫画产业的变化与浮躁,显得感性而恳切。作为曾经凭一己之力两次闹翻国漫圈的人,这番言辞让不少围观群众觉得有些复杂。

  这是姚非拉今年第二次出现在腾讯活动上,1月18日他还曾担任腾讯“容·耀2017中国游戏风云榜”的颁奖嘉宾。而在这之前,标记在他身上最深的印记还是2016年年底国漫圈著名的“逃离夏天岛事件”,姚非拉的个人百度信息也还停留在这里。

  对于大众市场而言,姚非拉是国漫圈的一个节点。在他与夏天岛旗下王牌画手们决裂之前,姚非拉象征着国漫圈的话语权,夏天岛是彼时国内漫画行业的“桃花源”,在夏天岛为核心的运营机制中,姚非拉手里掌握着行业的头部IP与筛选新人的权利。2013年夏天岛与画手猪乐桃的版权风波里,夏天岛与姚非拉占领着绝对的优势。

  而在王牌画手夏达倒戈之后,姚非拉一夕之间背上了“行业压榨者”的名号,霸王合同、收益分账不平等、作品版权归属有问题等各类曝光消息袭来,姚非拉仿佛成为了国漫圈的“原罪”。这次事件让公众看见了国漫圈的真实情况,行业发展为运营商与平台带来的丰厚的红利,但利益增加之下行业管理机制并没有得到相应的升级。这种情况下,巨头资本进行IP收割,初代运营商与画手之间出现裂痕。彼时,姚非拉表示“我觉得目前行业是在资本的涌入下变得日益浮躁”。

  时至今日,大平台与资本已经接管了整个动漫行业,无论是动漫公司还是漫画CP公司、头部创作者都倾向依附大平台或者抱团取暖,而姚非拉带着夏天岛的十部作品出现在腾讯新创办的二次元社区“波动星球”上,讨论着如何定义与生产出一部精品漫画。

  漫画行业热钱减少,商业变现模式遭遇瓶颈,公众开始警惕,漫画行业是否“寒冬”将至?但更明显的是,江湖已经变了,风暴兴起的原因已经截然不同。

  国漫行业的资本春秋

  不管真相到底如何,所有人缅怀过往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带上一层美好的滤镜。而当人们置身于行业寒冬恐慌之中时,就会不自觉以悼念过去的方式自我审视。

  已经有不少人开始追溯过往了。1993年《画书大王》创刊,中国开始拥有自己的原创漫画和出版刊物,这被视为中国漫画梦的开端。1995年,国家主导“5155工程”,第一次提出来要打造有中国特色的漫画。

  此后十年,国内漫画行业进入成长阶段,众多漫画杂志仓皇登上历史舞台,又匆匆离场,最终留下的杂志成为了纸质出版时代国内漫画行业的基石,《漫友》《知音漫客》就是在这个时期登场,开始以商业化的思路培养了真正的职业漫画家,但漫画行业留在公众心理最深刻的印象是“不赚钱”。

  2009年政策扶持动漫产业发展,大批的动漫产业基地横空出世,也直接促进了有妖气布卡漫画、动漫之家等网络原创漫画平台诞生,漫画行业逐步进入互联网时代。随着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平台的发展,漫画行业的中心从纸媒平台转向了互联网,内容传播渠道的降低,刺激了大量漫画创作者涌现,漫画市场迅速扩大。

  2012年,大众市场内容版权意识逐渐增强,巨头资本开始进入漫画市场,漫画创作者们也在积极寻求内容变现模式,腾讯动漫率先出现,收割一批国漫资源,随后快看漫画、网易漫画、大角虫漫画、爱奇艺漫画等平台出现,在漫画市场掀起了IP圈地运动。漫画内容从电脑PC端走向了手机移动端,除了传统的页漫模式,条漫模式也迅速兴起,漫画阅读碎片化。

  也是从这个时候起,漫画行业迎来了资本黄金期,平台开始洗牌,漫画内容IP化,漫画运营商的话语权被削弱,头部创作者成为重要资源。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从2014年至2017年动漫产业市场规模从1000亿增长至1518亿,预计2018年突破1700亿。2014年至2017年,动漫行业融资事件从35起增长至88起,融资金额额从2.3亿增加至30亿,其中2016年为爆发期。

  而资本介入下,漫画平台的格局也迅速形成,腾讯动漫与快看漫画成为第一梯队,最先入局的有妖气、布卡漫画则成为第二梯队,网易漫画、漫漫漫画、大角虫漫画等则被视为第三梯队。

  巨头平台还在持续发展下线,收割内容公司,如腾讯几乎投资了市场上所有头部漫画CP公司,包括有狐文化(郭斯特)、徒子文化(使徒子)、幕星社(坛九、old先)等。11月6日,腾讯还投资了漫画制作及游戏研发公司“十字星”。快看漫画近期则投资了月蚀动漫,该公司专注于条漫内容创作与发行。

  外力作用下,漫画行业仿佛迅速规模化和体系化,但实质上漫画市场依旧在走其他内容市场的老路,资本收割平台,平台收割内容CP,内容付费、IP版权完成变现,资本哄抬了流量,行业看起来繁盛无比,但其实除了翻炒IP,漫画内容折损率变大于变现率。

  最大问题或许在商业模式,现有的内容-付费、IP版权-资金回报的变现链条使平台无法迅速形成现金流,IP运营则缺乏成熟的操作模式,漫画平台之间的竞争又进一步促使红利向头部平台集中,无其他资金补给,一旦变现链条出现裂口,中游漫画平台就面临崩盘。

  平台屡屡陷入稿费危机

  “寒冬”何时来临?

  资金链条的断裂首先出现在平台与漫画创作者之间。 2017年7月,漫画作者5Choon控诉咪咕动漫拖欠稿费已经超过6个月。媒体报道,当时咪咕动漫给出的回应是“财务系统升级”,之后会慢慢结清。这个插曲并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真正的“寒冬预警”是大角虫漫画的欠薪风波。

  今年8月,千秋叶漫画发布微博称,漫画平台大角虫已累计拖欠作者稿费数百万元。据了解,爆料方是大角虫漫画平台旗下的漫画作者,双方已经合作了三年。然而从2018年1月起,大角虫便开始出现拖欠稿费的情况。据不完全统计,被拖欠稿费的漫画工作室或作者达到46家,总金额超过400万。大角虫漫画的头部漫画作者如《星梦偶像计划》的作者烟头histone、《超有病》的作者孙渣,也都表示自己也有被欠薪的情况。

  直到10月26日,大角虫漫画的欠薪事件也没有完全解决,但由于稿费拖欠,大角虫漫画上的部分作品开始减更或停更。这真正触发了漫画作者们的恐慌,意识到行业泡沫正在消减。

  而欠薪事件还在接二连三的爆出,媒体报道,9月初《神契幻奇谭》作者刘冲LDART发布微博声称米粒影业拖欠版权费、稿酬120万。

  10月底,一张“腾讯动漫停止支付作者稿酬”的截图在网上传播,舆论四起。腾讯动漫官方随后进行澄清,“所有作者的稿酬,我们均会按时如数支付,并未出现拖欠情况”,并表示,腾讯动漫将进行调整,把部分作品转入付费,由用户和市场来决定作品发展,调整之后,收到用户支持的作品将会获得更高的回报。

  这个回应缓解了漫画行业从业者的恐慌,但从腾讯动漫的言语中不难看出行业调整期到来了。漫画行业开始考察“变现KPI”了。一直以来,腾讯动漫通过签约、稿费、内容分成等形式,帮助创作者获得收益。

  数据显示,2017年腾讯动漫给漫画创作者回报收益达到1.4亿,其中付费阅读的分成超过8000万元,换句话说,有近6000万的资金是平台稿费底薪、签约费用等。有媒体估计,调整之后,腾讯动漫让更多作品进入付费模式,漫画内容决定付费收益,收益再决定作者付费分账,而平台底薪则会减少。

  如果以腾讯动漫作为风向,那么此后漫画行业必将掀起一场内部洗牌,这次洗牌是以漫画内容为核心的,内容决定优胜劣汰,符合市场需求的内容将获得更多红利,而相对小众或质量不济的作品则被淘汰。可以预想,将有一批作品因为连载KPI不够而被腰斩。

  这种洗牌有利有弊,就像网文市场一样,起初内容投放平台增多,传播渠道与成本大大降低,这一方面刺激了市场大规模的内容产出,一方面使得内容质量参差不齐,而付费形成的壁垒则过滤掉了部分劣质作品,促进市场走向精品化。但同时会有弊端,创作者或许为了求生,会下意识迎合市场口味,内容功利化与同质化。

  在腾讯合作伙伴大会上,姚非拉当了一回“国王新装里的熊孩子”,“最近这个行业比较烦心,一夜之间作品下降、公司倒闭、作者维权,很多人在喊冬天来了,很严重,问题到底在哪里?是缺钱吗,是中国人没有漫画梦吗,是我们缺人才还是缺市场,还是缺政策?”在姚非拉看来,市场遭遇这些问题并非坏事,这意味着遮羞布窗户纸被捅破,思考行业真正要思考的问题时刻,已然来到。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1月12日
      她拍
      她拍
      其他轮 400万美元 融资
    • 2019年01月12日
      新心金融
      新心金融
      B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12日
      如微乐器
      如微乐器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11日
      云朵课堂
      云朵课堂
      B轮 10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