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立兼固资本布局一年 桂昭宇携30亿元基金逆市出手

2018-11-12 08:01 · 经济观察报  胡中彬   
   
从宏观角度来看,虽然大家对未来都比较迷茫,但现在是价格回归价值的过程。经历过几个经济周期,他确信现在经济下行,正是布局好时机。

  在不久前的一场股权投资论坛上,南方某知名政府引导基金的总经理在发言中称,作为机构LP,他们也比较关注新成立的基金,他举到的一个例子就是兼固资本。在场的数百位投资界人士中,不少人已对兼固资本有所耳闻。

       最近两年来,一些老牌外资PE中国区高管相继自立门户,譬如华平、KKR的中国区负责人。业界较为关注的是,2017年下半年,深耕投资界多年的凯雷董事总经理桂昭宇离职创立兼固资本。

       创立兼固资本约一年时间中,桂昭宇鲜有公开露面,但这并不妨碍这家公司获得诸多重量级机构投资人的青睐。兼固资本首期基金拿到了诸如海尔集团等大型机构投资人的出资,首期人民币基金的总规模预计不低于30亿元,这在眼下的募资寒冬中,这算得上是一个例外。

       兼固资本究竟是一家什么样的机构?为何能在当前的市场环境中依然得到门槛颇高的机构LP们的首肯?

去年“忍”,现在发力

  最近,桂昭宇和团队依然马不停蹄地奔走在项目上,他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说,很有可能在年底前会对外宣布重大投资。

       这似乎与资本市场当前的冰冷态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几乎没有人怀疑,中国的资本市场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的寒冬,二级市场跌出阶段性低点,一级市场的“冰点”也愈发明显,募资难几乎已经成为私募股权投资管理机构们共同面临的残酷现实,市场投资也同样明显放缓。

       但桂昭宇反倒是对当下的情况颇为乐观,“我们和市场上其他很多机构不同,我们认为现在应该更积极,好的投资时机刚刚开始。”

       他的观点是,从宏观角度来看,虽然大家对未来都比较迷茫,但现在是价格回归价值的过程。经历过几个经济周期,他确信现在经济下行,正是布局好时机;具体来说,一些行业正经历深度调整,比如一些制造业企业面临出口压力等现实的困难,而他依然认为这些行业是有前景的。通过转型和升级,从初级产品到高级产品,从代工转型成品牌制造,其中的机会并不少。而正由于处于行业周期的低谷,标的公司的对价也反映出市场预期的悲观情绪。

       去年下半年辞掉凯雷董事总经理一职创办兼固资本时,桂昭宇倒一直在控制着投资速度。彼时,市场热火朝天,兼固资本的首期基金第一次关闭时,在管资金规模已有21亿元人民币,团队也基本到位。桂昭宇称,他们当时也积极跟进了一些项目,但多因为估值和条款未能与卖方达成一致。随着市场开始冷却,项目的估值也不再那么高了,桂昭宇认为机会来了。

       争抢明星项目曾是一级市场的普遍行为,尽管目前市场降温,这样的现象也依然存在。一些独角兽项目动辄能受到上百家机构的争相追捧,以至于有项目都采用竞价招标的方式来进行融资。比如,今年上半年大疆进行10亿美元融资时,就采用了竞价的方式进行,但仍然有上百家机构趋之若鹜。对于竞价方式去获取项目,桂昭宇是坚决反对的,因为他相信竞价的方式是市场非理性的体现。

       桂昭宇称,他和团队选择了一条“蓝海”路径,把目标放在了竞争并不激烈的项目身上。

       当然,这并非易事。而兼固资本的做法是,除了合伙人几十年积累的资源和战略合作伙伴的助力,兼固资本在执行项目过程中格外强调研究工作,以期望能提前发现市场上还没被挖掘的优质项目。通过一二级市场联动、国内外市场联动,兼固资本锁定正在融资和尚未有融资计划的标的,通过增值服务为企业创造价值,从而实现高收益、低风险的投资,与此同时也有效地避免过于激烈的竞争。桂昭宇称,团队去年曾投资管理的一个大型消费升级类项目,今年已经退出1/3,回收资金3.3亿元,投资浮盈超过80%。

       在今天来看,桂昭宇和团队的决定更为理性。一级市场的整体估值水平已经明显下调,去年一些受热捧的明星项目估值也岌岌可危。而对兼固资本来说,市场火爆时坚持住了,忍而未发,恰恰为回调时赢得了全面发力的空间。

       桂昭宇称,“这需要‘坚固’的意志品格,也是对风险与回报‘兼顾’的体现。”

       方法论:相对较低估值、高回报

       经过一年多的实践和总结后,桂昭宇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兼固资本的投资方法论是:以低于市场水平的估值获取高于同行业的回报。

       “这有两层含义,第一,通过估值控制风险,第二,追求长期稳健的收益。”他解释称。

       “低于市场水平的估值”正是桂昭宇投资方法论中的核心要点之一。但正如此前所提及的,真正要做到在市场火爆的情况下有选择地出手并不是易事。桂昭宇则把兼固资本的不跟风,归功于团队的专业性和公司投资决策机制这双重作用。而这些,又恰恰和兼固资本的团队基因有着密切的关联。

       兼固资本创立时有三位合伙人。除桂昭宇外,另两位合伙人分别是李钧和肖兰,背景各不相同,又明显互补。

        桂昭宇拥有二十余年的投资和投行经验。在凯雷任职七年,担任董事总经理,此前还分别在中金公司任职六年,摩根大通两年,中投公司一年,中银国际一年,可以说,在国内外的买方和卖方投资机构都有工作经验。李钧则是达特茅斯学院本科毕业,是少数在华尔街从事买方工作超过二十年的华人,加入兼固资本前曾长期在老虎基金做对冲基金和股权投资,非常熟悉资本市场。肖兰则是原金杜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一直负责境内外资本市场的IPO、并购等资本运作中的法律事务,在风控方面经验丰富。

       “我们三个人有超过60年的投资及相关工作经验,都是经历过数个经济周期的,所以我们知道遇到经济周期时该怎样应对。”桂昭宇称。

       除了合伙人团队,兼固资本的投资团队也是按照顶级标准来“配置”的,团队成员全部来自于凯雷、TPG、PAG、KKR、安宏资本、瑞银、中金等国际国内顶级的PE和投行。

        桂昭宇称,兼固资本的投资决策机制也为防范风险建立了一层屏障。投资决策委员会成员共五名,四位由公司派驻,另外还专门加入了一位外部专家顾问。“他是少数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中做到顶层的华人高管之一,曾在兼固资本关注的部分重点行业(消费和医疗)担任过董事长和CEO。”

       兼固资本的项目投资决策是由公司投资决策委员会负责,任何一个项目的通过均需投资决策委员会全票通过才行,这意味着但凡任何一名投委会委员对项目有异议,兼固资本均不会投资。投资决策委员会的多元化背景再加上严苛的“过审”条件,这样的组合大大降低了项目通过的概率,自然也对防范风险大有裨益。

        而在兼固资本的投资方法论中的另一个核心要素是“获取高于同行业的回报”,要做到这一点,除了获得项目需要“相对较低估值”外,还要考验如何进一步提高项目回报和退出路径。

        桂昭宇称,兼固资本首先是找到高于同行业资本回报的公司,再赋予公司更多的资源。

        为被投企业赋能已经成为专业投资机构竞争的发力点。在兼固资本参与赋能工作中,除了兼固资本的项目投资团队外,还有投后管理团队及外部顾问团队。投后管理团队包括法律、财务、品牌、IT等方面专业人才,而外部顾问团队,兼固资本聘请了多位前全球和中国企业董事长、CEO和CFO。兼固资本会每个月从被投项目中获取详细的财务数据,来帮助企业做分析和应对。

       有一个案例是,兼固资本去年曾投资了一家汽车智能检测设备公司,该公司拥有很强的创新能力,并掌握多项核心技术,产品在国内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三。由于公司产品走的是高端路线,硬件及软件品质领先市场,其最大的市场贡献来自北美,因此中美贸易摩擦直接给其业务带来了影响。兼固资本积极与公司评估各种应对的解决方案:如在国外设立工厂,或寻找优质的代工厂,转移部分生产力,从而规避关税的影响;兼固资本还协助企业与某知名保险公司建立深度合作关系,通过保险公司的汽车后市场服务体系和网络来扩大产品销售;此外,兼固资本还积极为公司寻找新业务的机会,为公司对接了部分国内知名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商,扩宽汽车前市场汽车电子检测设备的销售渠道,比如蔚来汽车已向公司下了首批检测设备订单。“该公司今年的利润总额有望实现50%的增长。”桂昭宇称。

       而所谓找到好的退出方式,则更加离不开经验支撑。“从我们团队的构成来看,这方面的经验就比较丰富了,A股上市并非我们人民币基金唯一的退出方式,我在凯雷工作多年,凯雷很多的项目退出都是卖给行业和战略投资人,这是我们擅长的;李钧非常熟悉二级市场,和众多上市公司和金融投资机构有直接的联系;肖兰有国内外市场丰富的IPO的实务经验,能够通过不同的途径帮助项目完成上市。”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