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之华》遇冷,《毒液》救市,11月电影市场迎来“报复性观影”?

2018-11-12 11:58 ·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楼巴蒂   
   
在《毒液》之后,进口片市场还将迎来《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与《无敌破坏王2》,而在这期间关注度相对较高的国产片只有陈建斌、任素汐的文艺电影《无名之辈》,其他多为“一日游”影片。显然,国产片的苏醒没有那么快了。

  11月的电影市场终于打破了冰点,漫威超级英雄电影《毒液》国内上映三天票房超过7.5亿,并凭一己之力抬高了国内萎靡多时的电影大盘:11月10日电影大盘达到3.65亿,超过了国庆节当天大盘,成为自七夕节(8月17日)过后最高的单日票房——而《毒液》救市的英雄光环下公众再一次看见了《你好,之华》代表的文艺片的失落。

  目前《你好,之华》上映三天票房仅3954万,口碑解禁后豆瓣评分从7.8回落至7.3分,排片占比从首日14.6%下滑至10.1%,票房曲线从昨日起开始走低,如无意外,随着后期新片上映,该片票房空间将逐步压缩,进入边缘地带。

  对于这个情况,公众已经见怪不怪,“文艺片票房遇冷”已经是电影市场心照不宣的认知——即便这部文艺片由岩井俊二导演、陈可辛监制、周迅主演,拥有文艺青年内心最高的配置——市场能够给予它一定程度的票房期待,如果它失利了,也不觉可惜。

  大众的目光还是更多的集中在进口大片《毒液》身上,即便这位“非典型英雄”来自“蜘蛛侠反派宇宙”,并不算漫威英雄的正规军;即便这部电影不符合北美市场的期待,北美口碑两极化,烂番茄新鲜度一度仅29%,MTC平台35分,IMDB评分7.0,但它依然顺利收割了国内票房市场的期待与热情,排片占比从49.5%上升到56.7%,国内首周末三天票房已经超过了北美首周末成绩。

  从《你好,之华》与《毒液》两部电影的票房反差里,不难看出市场对商业大片的渴望。《毒液》的火爆一部分原因是进口片IP电影的票房吸引力,另一部分原因则是公众已经过了太久“无片可看”的日子,对娱乐内容的渴望已经破笼而出。

  岩井俊二的“水土不服”,《你好,之华》的票房之殇

  当公众试图站在票房市场的角度分析一部文艺电影的成败时,就必须在分析之前列出一个理智的前提:评价一部电影的维度不只有票房。虽然近几年也有《无问西东》《二十二》《冈仁波齐》这类在票房市场收获红利的文艺片,但只以幸存者作为范例难免出现偏差。

  这种背景下,就让《你好,之华》在票房市场上有了更大的宽容。这部电影作为11月关注度最高的国产片,本应背负着相当的票房期望,但是公众看见了影片背后的岩井俊二与周迅,电影海报上岩井俊二举在胸前的场记牌,周迅站在海边上扬的脸庞,所有人恍惚间想起了《四月物语》里的松隆子,《情书》里的中山美穗,于是公众近乎温柔的把这部电影从萎靡的票房市场独立出来,看待它的神情像在看往日的旧梦。

  《你好,之华》确实也满足了部分影迷的内容需求,作为岩井俊二首部执导的华语电影,《你好,之华》保留着很多岩井俊二式的电影元素,比如似《情书》一般作为核心元素的“信”、主角身上的身份错位,少女少年们的暗恋心事和青春遗憾、别离重逢,还有岩井俊二电影一贯情感细腻的叙事风格,故事结构上的留白,影像气质带来的梦境感,运镜剪辑上的沉静。在《你好,之华》身上,公众看见了《情书》,看见了《花与爱丽丝》,看见了岩井俊二一以贯之的温柔,电影里的大连都尤其的美丽。

  这些美好的电影元素加上周迅的表演,能够打动岩井俊二的影迷,能够在《如懿传》之后奉献出一个“美回来”的迅哥儿,但不足以撬动大众市场。《你好,之华》本质上还是日式的情感内核与叙事表达,对于大众市场而言,日式含蓄克制的情感逻辑放在国内社会语境里有些违和,以信为线索勾勒出三代人的情感纠葛、展现家族群像,故事性上吸引力不足。充满岩井俊二印记的电影元素既是蜜糖也是砒霜,经典元素的出现对有的人而言是情怀与风格的延续,对有的人则是自我重复与炒冷饭。

  同时,外国导演执导华语电影,“本土化”这件事仿佛是一个伪命题,无论是追求本土化、接近本地观众,还是保持自我风格,在大众市场的反馈都存在极大的失败率。岩井俊二或许体会到了这一点,国内唯一一部他作为制片人、监制上映的华语电影《恋爱中的城市》票房仅5365万,《你好,之华》他担任导演与编剧,则有陈可辛作为制片人、监制。

  此前陈可辛作为监制的《七月与安生》(票房1.67亿)《喜欢你》(票房2.11亿)等青春爱情题材电影均取得了较高的投资回报,口碑上也获得市场认可,但《你好,之华》存在的变数或许比之前的电影要多得多。

  《毒液》扛票房大旗,票房市场的“报复性观影”?

  显然,《你好,之华》不能满足大众市场对电影娱乐内容的需求,而9、10月两个月电影市场缺乏大片,观众长时间压抑的观影消费需求最终爆发,《毒液》成了那个宣泄口。大众市场将票房热情一股脑的投掷在了《毒液》身上,这种票房热度带着一点“报复性”。

  从电影质量上,《毒液》或许并没有比其他漫威超级英雄大片技高一筹,但是它出现的时机得天独厚。作为国内电影市场冷淡期后第一部打破冰点的进口片,《毒液》保有着好莱坞电影工业的水准,不管是电影叙事、特效技术还是故事戏剧冲突都满足了国内市场对进口商业大片的需求,爆米花吃久了确实腻口,但必要时刻足以果腹。《毒液》票房热度瞬间爆发,取得了仅次于漫威S级大片《复仇者联盟3》(以下简称《复联3》)的单日票房成绩。

  数据显示,《毒液》首周六票房达到3.02亿,超过此前所有漫威个体英雄电影,仅次于《复联3》(首周六票房4.94亿),也是国内票房市场上第四部首周六破3亿的进口片。猫眼预测其最终票房将达到14.8亿,而此前好莱坞个体超级英雄国内票房体量均在6、7亿左右,其中成绩最高的是《蚁人2》,票房达到8.31亿。(《美国队长3》暂且不算个体电影)

  就国内而言,《毒液》这波票房红利最大的受益者无疑是腾讯影业。据Deadline爆料,《毒液》净制作成本达到1亿美元,全球院线票房达到4.5亿美元则可收回成本,目前毒液全球票房超过5亿美元,最终票房落点或将达到7亿美元。腾讯影业作为出品方之一,投资金额达到3000万美元,获得该片约1/3的全球权益。假设《毒液》最终全球票房达到7亿美元,扣除成本,票房红利达到2.5亿美元,腾讯影业仅票房分成就超过了8000万美元。

  而放在海外市场,《毒液》票房飘红意味着索尼打了一场翻身仗。“超英”历史中,多年来索尼与漫威在蜘蛛侠IP上纠缠不清,在索尼《超凡蜘蛛侠》系列失利后,2017年索尼与漫威达成合作,蜘蛛侠进入复仇者联盟,漫威超英宇宙再度扩大,蜘蛛侠IP也得到新的生命力。对公众而言,这看起来是索尼与漫威的双赢合作,但是对索尼而言,新英雄“小蜘蛛”基本脱胎于漫威宇宙,索尼出资并负责发行,但小蜘蛛的相关电影制作主导权在于漫威,实际上索尼对于蜘蛛侠的把控权一定程度上被架空,索尼急需一个新的超英IP抢夺市场。

  《毒液》的出现与成功为索尼开展新宇宙创造的契机,索尼旗下蜘蛛侠相关角色有了安放之处。就目前的情况,《毒液》起码在国内超级英雄粉丝中有了相当的知名度,随着电影上映微博、lofter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出现大量《毒液》相关的同人内容,毒液已经从反派角色衍生出了傲娇、萌宠、怂包等属性,“毒液X艾迪”的热度迅速攀升。

  但将视角拉高,《毒液》票房火爆对国内票房市场有没有实际的作用,还有待观察。国内电影市场已经过了靠进口片打天下的时代,近几年真正支撑起票房大盘,带动产业狂欢的都是国产大片。现在《毒液》让市场短期内回暖,票房向头部大片集中,如果国产片市场没有真正复苏,进口片热潮过去后,票房市场或将再次落入冰点。

  在《毒液》之后,进口片市场还将迎来《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与《无敌破坏王2》,而在这期间关注度相对较高的国产片只有陈建斌、任素汐的文艺电影《无名之辈》,其他多为“一日游”影片。显然,国产片的苏醒没有那么快了。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