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中国大片之殇:一部投资7.5亿的电影,上映3天后就灰溜溜撤档了

2018-11-17 09:07· 微信公众号:娱乐资本论  斯塔西 
   
概念设计从画图纸开始,但不止于此。那么,可以帮电影省钱的概念设计,目前在国内的处境到底如何?

  2018年,可谓中国大片之殇。投资7.5亿《阿修罗》上映三天撤档,投资7亿《大轰炸》撤档后又取消上映,两部“重磅炸弹”接连哑火,一时间众说纷纭,为什么我们的投资体量达到了好莱坞的规模,却换不来与之比肩的电影质量?

  更令人费解的是,就在我们在不停地“烧钱”的同时,好莱坞却在不停地“省钱”。

  也许本质上是我们工业配套跟不上,缺了什么环节,才导致了如今我们事倍功半的局面。

  由此,我们对比发现在好莱坞成熟体制下,有一个至关重要的“省钱”工种——概念设计。那么,在国内,概念设计这个舶来的职业概念,到底处于一个什么样的阶段,为什么有些人认为这就是美术?

  小娱采访了国内为数不多的头部概念设计师,惊讶地发现,这个群体内部分成了两种派别,留洋派和本土派,而且跟好莱坞相比,国内“概念设计”产业还处于非常初级的阶段。

  对于留洋派来说,概念设计极其重要。曾参与《星战前传3》制作、与乔治•卢卡斯、詹姆斯·卡梅隆等好莱坞大导演合作的概念设计师朱峰说:“在好莱坞,如果我们不存在的话,导演会crzay的!我们是一部电影的工业设计师,我们不是一个美术或者画画的行业。”

  但参与过《寻龙诀》,正在参与《封神》的本土概念设计师四季听到另外一种声音,“国内提出‘概念设计’这个词有段时间了,但到目前为止,连大部分导演也没太搞明白,概念设计跟美术设计到底有什么区别?我们画完图纸就没了下文。”

  概念设计真的就是画图纸吗?

  从好莱坞成型的职业定义,以及国内正在形成的职业需求来看,概念设计是为电影提供可视化服务与创作。现实中一切找不到参考的事物,不存在的或者想象的场景、角色、道具等等,都是通过概念设计师把它“凭空”设计出来。

  概念设计从画图纸开始,但不止于此。那么,可以帮电影省钱的概念设计,目前在国内的处境到底如何?

  “概念设计”空降中国水土不服,

  要跟电影美术争话语权?

  “中国现在对概念设计行业的认知,大概是美国四十年前的状态。”朱峰非常直接地说。

  概念设计诞生于上世纪30年代,当时迪士尼开始了原始的概念设计,常见于手绘草图,用铅笔或油画简单勾勒人物或场景。

  “直到1977年,《星球大战》的出现,把整个美国市场都改了。电影里的一切场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这类高概念的科幻电影出现,催生了真正概念设计行业的诞生。从《星球大战》到现在漫威超英电影,每部电影背后都有概念设计师的身影。

  朱峰在好莱坞时,他所处的职业有一个专门工会,包含了概念设计师和分镜师,分镜大概有150个人,而概念设计只有30-50个人,所以这方面人才还是很’精贵’。”朱峰说,就这么30-50人几乎包揽了好莱坞一年到头所有的概念设计工作。过去的概念设计师有美术功底就行,而新的概念设计师则需要工业背景,“我在美国的同行很多都是从奥迪、宝马、苹果公司出来的。”

  只有这批具有工业设计底子的人才能设计“高概念”的电影产品,一个最典型的例子是,1987年《星际迷航》中就出现了触屏的平板Pad,被认为是成功预言了2010年苹果iPad的诞生。

  因为“精贵”,所以好莱坞的概念设计师待遇也不错。“工会里的概念设计师固定接大厂的单子,比如一部漫威电影就固定那5-6个概念设计师。他们年薪百万,开豪车住别墅,日子过得非常舒服。”朱峰说。

  但到了中国,概念设计的本土化情况如何呢?目前它依附于电影美术,更像是电影美术的补充环节。

  “中国之前完全没有概念设计师说法,只有电影美术师,他们就是最早投身中国电影的从北影厂出来的这批美术师,也叫美工。”概念设计师薛树柏告诉小娱,比较传统的这批美术师一直根深蒂固影响着中国电影,到现在中国的概念设计师也大多是美工出身。

  传统的美术设计与真正的概念设计区别在哪?简单来说,是思维模式的区别,下面这组2D平面思维与3D工业思维的对比图,便可一目了然二者差别所在。

  对四季来说,概念设计需求的出现,也跟国内电影越来越类型化的创作有关。过去国内的电影类型多为古装或是现实题材作品,所涉及到的人物场景等,大多都能在现实中找到参考,所以电影美术就能满足行业需求。

  中国电影也就是近十年,才逐渐有了“无中生有”的玄幻奇幻类型,近三年开始有科幻类型,我国2015年投拍的科幻片从0部增长到80部,而这一数字在2016年轻松破百,这也催生了中国概念设计行业的诞生。

  小娱采访的国内概念设计师普遍认为,概念设计被单拎出来,作为一个工种在行业内被讨论,是近两三年才有的事。

  “在我的认知里,最早应该是乌尔善导演在做《寻龙诀》时候,提出来要有概念设计团队,相当于是让中国电影的工业里有了这么一环。”四季说。

  “但遗憾的是,我们概念设计还停留在绘画阶段。概念设计是概念设计,拍电影是拍电影,没什么关系。因为最后都不能按设计的那个拍。”四季感叹行业现状说,“我设计的东西可能要50万拍出来,但制片人却说预算只能是5万。”

  四季是做GK模型手办起家,被乌尔善导演选中而进入到概念设计这一行,算是半路出家。但在国内,他所遇到的问题不是孤例。概念设计刚刚兴起的初级阶段,本土派概念设计师面临:一方面需要提升自身工业思维与素养,另一方面要在电影美术占主导的体系中,争取更多前期设计工作的主导权,才可能落实真的“概念设计”。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概念设计,

  才能让电影工业的效率事半功倍?

  “彼得·杰克逊拍《指环王》系列,他的两个概念设计师John Howe和Alan Lee,他们不仅是前期概念设计师,还会参与后期美术置景的活,因为他们是艺术总监。”四季告诉小娱。

  他所说的艺术总监实际上就是Art Drection,也就是奥斯卡会授予小金人的一个工种:艺术指导,他职责在于统筹,协调前期导演、概念设计与后期美术置景、特效部门之间问题。彼得·杰克逊应该是看重概念设计的地位,才赋予了John Howe和Alan Lee这样的统筹地位。

  但一般情况下,概念设计师是艺术部门一个分组,归艺术指导管,比如朱峰在《星球大战前传:西斯的复仇》里。

  然而在国内,大部分概念设计师都是在美术组的统管下,比如说薛树柏在《西游记之三打白骨精》片尾字幕里,出现在美术组。而且奥斯卡的最佳艺术指导,常年被国内误翻为最佳美术指导。

  这一对比,便可看出美术在中国式大片的地位和影响。概念设计更多还是要跟美术打好配合。

  前文已经提到工业设计思维与传统设计思维的区别,这种影响是致命的。

  “回国两年,我们接到很多案子都是请我们救场的,他们大多是前期找了画漫画的设计师,设计了4-5月时间,出来的东西根本没办法拍出来。”朱峰说。

  概念设计师要事尽俱细到设计好每一个细节,才可能省去后期美术置景、特效制作等部门的麻烦。“比如,如果概念设计阶段不设计好特效需要的绿布背景,到了特效那边就没办法做。可能原本只需要拍50个镜头,最后会变成多拍了2000个镜头来弥补。”朱峰工作室的制片魏静告诉小娱。

  所以到底是前期反复考究的工业设计花钱,还是后期实际操作出问题,反复折腾花钱?“国内常常是省小钱,误大事。”魏静总结说。

  在好莱坞,概念设计部门一直在协助美术部门报价和制定预算。概念设计是根据客户预算来设计的,因为朱峰他们知道不同的材质值多少钱,同时,他们也会根据效果图来说服投资人提升预算,创造更多的商业价值

  在筹备《变形金刚》的时候,最初投资仅为一个亿美金,但朱峰通过概念设计做了逼真的动态预览,说服投资方相信这部电影可能但商业潜质,因此投资金额被提高到了两亿美金。

  可喜的是,国内现在正在出现这种突破,朱峰最近参与了《动物世界》的概念设计,这次概念设计师团队不再属于美术组。早在前期的时候,朱峰就参与进来做2D动态预览,制片人看到镜头走位、拍摄角度等各种细节效果后,判断是否提升预算。后期美术置景根据成熟设计,可以很准确地制作出场景、化妆和道具,从而帮助整部影片提高效率,节约预算。

  “中国式概念设计师”会是什么样?

  朱峰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他从好莱坞带来的经验,国内目前大多时候,都只用到了20%。另一方面,本土派设计师也在努力成长,通过摸索来跟上电影工业的发展。

  “我们跟朱峰的经验都是一样的,他们是工业出身的职业经验,而我们是在常年的失败当中,不断地在积累,也总结出了同样的经验。”薛树柏向小娱强调道,他要代表中国式概念设计师发声,现在的美术组已经今非昔比了。

  “虽然我们还算在美术组里,负责前期概念设计,但现在美术指导责任也逐渐变成统筹了,前期负责和概念组对接,后期到现场指导置景施工等,目前也是这样一个标准的好莱坞操作环节。”薛树柏说。

  而且,国内概念设计师虽然还是习惯以2D草图绘制,但也会在图上就尽量实现设计物的位置关系、结构关系、美术风格,最后用三维软件把它呈现出来。

  薛树柏认为这些都是“摸爬滚打”总结出来的。比如说,设计房间的时候没有考虑机位,到了现场发现没办法拍摄,就会意识到下次预留机位的重要性,然后再绘图时就要不会再犯错了。

  “所以,国内做概念设计这一块,你出身于美术专业,你有美术功底并不是问题,问题是你要具备解决实际操作问题的能力,我们都是摸爬滚打过来的。”薛树柏说。

  四季认为中国也不能一味照搬国外的模式,“我们应该思考如何把中国的美学跟现在的大众审美的需求能结合在一起。”

  概念设计师徐天华曾在采访中有过类似看法,他认为中国的概念设计师实际上是传统电影美术的变异。老一辈电影美术师的东方美学风格值得被保留下来,而伴随互联网长大的新一代年轻设计师应该,既与前辈不同,亦不追随好莱坞的流行风格,结合东西方,设计出代表这一代中国青年审美观念的电影形象。

  四季与徐天华一起在《寻龙诀》中,合作设计了古墓重要场景。比如萨满宗教图腾、彼岸花等,算是一次成功地尝试将东方美学融入概念设计中。

  虽然目前国内的现状是,没有那么多大片可供实践;电影行业没有形成工业概念,从工业领域转行来做的电影人很少。所以在选择上,还是只能选择偏艺术美术背景的人才,但是这批新人正在慢慢成长。

  朱峰说,如果《动物世界》这类片子,每年有30个的话,他们就会更加成熟。“中国概念设计才三四年,我们进来的都算早。我估计再过五到十年,中国这边也会出现好莱坞那样的电影,设计非常好,故事也非常好,特效也非常好,这是需要时间的。”

  真正在前期帮助电影创作,更加可控和有规划推进的概念设计,正在作为中国电影工业化的一环,跟着行业的人才一起进化。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