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才刚刚开始,未来股权投资行业有巨大的坑要填!

2018-12-07 15:38· 投资界  zoewang 
   
12月5日下午举行的论坛特色主题活动——F40中国青年投资人峰会上,进行了一场名为《创投风云之自我修炼》对话。各位年轻的优秀投资人分享了资本寒冬中如何练内功的秘诀。对话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2018年12月5-7日,清科集团、投资界在北京举办第十八届中国股权投资年度论坛。论坛携手行业知名学者与重磅嘉宾,秉承传统,革故鼎新,解析政策趋势、聚焦投资策略、探索价值发现、前瞻市场未来。

12月5日下午举行的论坛特色主题活动——F40中国青年投资人峰会上,进行了一场名为《创投风云之自我修炼》对话。各位年轻的优秀投资人分享了资本寒冬中如何练内功的秘诀。对话内容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如下:

主持:云起资本 创始合伙人/著名财经主持人 陈姝婷

嘉宾:

辰海资本合伙人 陈悦天

三行资本创始人、管理合伙人 孙达飞

昆仲资本 创始合伙人 吴子烁

沸点资本 创始合伙人 于光东

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健康产业基金投资部 总经理 周伊

有的项目等了6个月,结果估值掉了一半

陈姝婷:各位各有什么关键词来回顾一下2018。

陈悦天:我们整个机构的状态主要还是韬光养晦,因为我们在的领域比较特殊。今年文娱领域碰到了各种各样的监管事件,大的经济环境上面资金端也收的比较紧,所以我们投资案子的数量还不到去年的一半,明显的降低了投资的速度。当然我们现在回过头去看降低速度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因为有的项目等了6个月,结果估值掉了一半。最近回过头来找我们说我可以接受原来一半估值来投。

基金内部要做很多的事情,如果不投新案子,不去找一些新的领域的机会,最起码原来的那些已经投的案子可能要做很多工作。比如帮他们对接商务资源,用我们周边的资源来帮助他们成长。我们正在为2019年做了一些策略上的梳理和准备,希望最近能够定下来2019年主要的投资策略。

孙达飞:2018年我感触最深的是调整,调整背后其实是动荡,动荡背后其实是每个人的不安。整个2018年给我的整体感觉是不好的,在这个不好的感觉里面我们一直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包括对这个行业是好是坏,对于三行这样的机构是好是坏。

其实我们的募资周期在拉长,我们从去年十月份开始启动募资,8月份拿到了7.59亿的额度,这个过程里面我们发现民营企业在担心一个问题——你是不是我唯一要支持的基金?这种大势之下我们不断思考三行怎么脱颖而出。

吴子烁:我们这一年深刻感觉到有些负面的冲击,2019年我们能做什么,可能是我们现在自己内部想的比较多的事。我是2007年入行做VC,今年大概是十几年来我觉得变化最大的一年。其实从年初政策层面包括税收等都有很大的变化。另外国际形势的变化也会有一些影响。

对我们来说比较特别的,比如说LP整个构成可能也发生很大的变化。原来繁荣高净值客户因为资管新规等各种原因,出钱的速度就会变得很慢。上市公司做的重要投资也急剧下滑。

政府主导的LP在市场里面有越来越多的话语权,这些变化第一我们可以明确的观测到,第二我们也必须去面对。从投资上来说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从2003年、2004年的互联网,到移动互联网、后移动互联网时代资,今年移动互联网的红利也开始有一些衰竭。大家都看好的人工智能这样的未来投资跑道,又没有产生足够大的经济体量来填补空白。所以从投资方面来说,大家其实也面临很多的挑战,也必须去面对这些变化。

但我想这些变化来说,对于VC来说,也会带来一些机遇,因为VC在国民经济领域里面是最前沿的,它能促进新经济新领域的发展。所以我想做VC的人,今年会感到社会责任更加重了,我们对于中国经济能否做出更多的事情,这个是我们看到的一些机会。

年底有很多积极的信号释放出来,包括国家对于创投的重视、科创板的推出。2019年可会有一些亮色,我比2018年要乐观一些,希望2018年已经见底了。我的2018年的关键词是变化,而且这些变化好像形成了一些合力,造成了一些化学反应。

于光东:如果一个关键词,应该是填坑或者叫圆谎,圆价值和市场之间的谎,填实际的价值和市场赋予的价值之间的坑。我个人认为现在是一个新常态,现在这个环境下,资本要回到本质,去发现谁是真正有价值的公司,谁是真正有价值的资产。

你会发现原来我们追捧的很多风口、有价值的公司还是非常少的,创业者不能靠讲故事去融钱了,要回到商业的本质。投资人、LP不能通过每一轮的估值的提高去融资了,需要有退出的项目,整个市场变得越来越理性。2018年才是填坑的开始,2019年到2021年还需要填坑,大家要砥砺前行。历史证明,你发现任何一件事火到了极致,最后就会回归理性。

比如2013年的时候最火的叫O2O,可能投一百个项目里面有60个都是O2O,最后就出来了滴滴和美团。我做了一个不完全的粗算统计,现在的风口之一——社区团购的成功率跟我们今天在门口卖羊肉串的成功率是一样的,最终能成功的就一到两家公司。

周伊:对于我个人以及深创投而言,2018年的关键词是两个,第一个是募资,第二个是投后管理。深创投目前也在准备三个基金的募资,一个是S基金,一个母基金,一个美元基金,这是我们今年的大动作。我们选择了在这个行业最艰难的时候开始生产子弹,找子弹,而不是去开枪。

第二块,就是我们现在开始重点抓投后管理,帮助企业,现在是资本寒冬、经济下行,我们特地成立了企业服务中心,专门设置了考核目标,帮助企业。

今年对我们来说两块,第一个找子弹,第二个帮助我们投资过的企业。深创投募资也不是那么容易,一样感到艰难,我觉得可能比小企业会好一点。因为我们做的时间比较长,可能成功的案例多一点,但是没有困难是不可能的,一样的很难募。

黑暗后是黎明,要乐观

陈姝婷:我的第一个问题是大家认为2018年是寒冬吗?第二个问题,在寒冬之下投资人怎么样做内功修炼?

陈悦天:今年总体募集金额肯定是在下降的,投资下降了20%,募资好像下降了一半。

我们也在放慢投资速度,存子弹,等公司降估值。对于企业来讲,肯定会发现没有这么多投资人来接触。以前相互之间还有竞价的流程,现在你如果没有明确的收入利润预测的话我们聊都不聊。GP这边自己有压力,能够明显的感到从LP那边来的资金变少。钱在我这里对于我来说是最安全的,投出去可能会有些风险。

我觉得练内功第一是跟自己投的企业还有行业里面比较靠谱的朋友多交流,持续保持信息的通畅,看他有没有新的机会或者新的变化,能够提炼出来一些规律,然后促进自己更深度的思考;除了自己自发的思考之外,更多的时候比如说以前可能没有空看的书仔细看一看,精读一下,能不能总结出来一些东西,从中提炼出来。另外一方面出去上上课,大家多交流交流。一般来说寒冬里面都比较冷,所以还是跟朋友们一块抱团会稍微暖和一点。

孙达飞:2018年肯定是周期往下走的阶段,大的土壤如果有问题的话,作为细分的投资行业不可能不受影响,这是第一个。第二个,现在已经往头部去聚拢了。作为新的基金,你怎么修内功能活下来?我们第一个想的是活,2018年最大的关键词是很惨,作为新基金只要活下来还有机会。

从我们角度来讲,整个机构练内功,第一个是人才升级,我们募完新的基金,合伙人没怎么涨工资,全部用在团队升级上了。我们现在每周面试的候选人大约有二三十人,全部通过猎头找投资人员。第二个就是聚焦,聚焦到一个新的跑道里面去做,认真去想未来还能投两期基金的跑道有哪些。

目前我们主要就以科技为主线投两块,一块是产业升级2B,第二块教育2C。产业升级重点就看两个方向。第三,我们特别强调一点,我们要建生态圈。从二期的募集来看,我们获得了差不多七个省12个优秀上市公司、比较大的财团的支持,搭建了很多外部的产业资源。第四个就是投后管理,我们成立了三行学堂。

吴子烁:如果有人说2018年不是寒冬,可能是在显摆自己准备的比较充分。2008年跟今年差不多,2008年是美元基金的寒冬,今天是人民币基金的寒冬。上一个周期,美国LP跟我们说不要投资了,今年要是跟很多做实业的LP去聊,会发现他们对于各自的微观产业是非常担忧和谨慎的,他们的压力一定会传达给我们。只要是跟宏观经济相关的一些产业,比如说我们投的B2B,受的冲击都比较明显。当然也有一些技术门槛特别高的产业,可能没有受到什么冲击。

关于寒冬怎么练内功,这个打法不是完全一样的。我们就四条,第一条研究渠道,第二条跑道聚焦,第三条人才建设,第四条生态圈建立。

昆仲资本希望把自己的长板发挥好,我们对投科技情有独钟,感觉春天就要到来。独角兽在冬天也是有些挑战的,比如说最近有一些独角兽,因为现金流不好可能会挂掉。冬天就是这样,现金流不好的公司是最难过冬的,但是在中国今天这个环境下,科技基金有很多的机会,希望能在冬天找到适合我们去过冬的点。

第二个是教育,我们刚做了一个教育基金,现在规模比较小,大概五个亿左右,但是未来我们还想去深耕一下,把这个跑道做好。内功就是这么练,但是能练到什么水平,可能就看各自的造化了。

于光东:我没把它当寒冬,我觉得它是个新常态。因为寒冬这件事在于大家的容忍程度。今天还坐在桌上的人,说明他没有经历寒冬,或者说他穿上羽绒服了,至少今天在资本行业有部分其实已经募不到资了,更没有心情来这儿跟大家聊天。今天能在这讨论说明寒冬只是影响,而不是灭顶之灾。关键看你怎么对待,其实寒冬,对于投资人判断项目实际上是有利的。

因为它会让项目回归原形。比如说今天有十个人在争一个项目,大家都会被蒙蔽双眼,你不能细看,得快速做决定。今天融资必须得老老实实的把所有的东西展现出来,对于投资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多么不好的事。

早期投资其实是一个艺术+技术的活,投资没有一个定式,就好像我们今天看到一个早期的项目,说这项目能不能成,最终其实50%-60%是看这个团队好不好。看这个团队好不好,实际上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有的人就喜欢疯狂的人,有的人就喜欢沉稳的人,50%艺术的活,剩下50%就是靠命、靠运气。  

命是什么来的呢?其实我觉得命就是靠你对待这个事情不同角度的看法以及坚持的方向,能够始终如一的和你自己擅长的那部分之间找到一个比较好的结合点,相当于说把你的长处发挥到了对的地方。这个过程当中人都得乐观,如果不乐观,坚持不到那个点,可能你就已经废了。

黑暗后是黎明,当然能挺到黎明的人都是天天觉得黎明马上就能来的人。所以我是辨证的看,我就把它当成新常态,就假设这个寒冬一直在,我们活在西伯利亚了。那应该怎么办?日子过不过?日子还得过,紧着点过,怀着感恩的心。

周伊:深创投练内功应该练了快20年了,不是说2018年冷才开始练。深创投一直比较稳健,我们有比较严格的投资流程,可能会丧失一些机会,但是我觉得这是我们活下去能够活的久一点的一个法宝。

深创投从两年前就开始

“三化”战略,就是多元化、国际化、专业化。我们从股权投资起家,但是股权投资这个业务时间太长,现金流没有那么快,所以我们开始做了多元化。我们现在不光做股权投资,还有母基金、并购基金、地产基金、二级市场公募基金。

第二块国际化,我们在美国、以色列、日本都有团队,开始出海在国外投,规模不大十个亿美元左右。

第三个就是专业化,深创投起家靠的是政府引导基金,我们在全国各地都有政府引导基金,但是现在竞争激烈,对专业化的要求挺高。我们现在开始在互联网、医疗健康、军工几个细分领域建立专业化基金,这是我们这几年一些大的变化。

第二块大的变化是对人才的重视,以前深创投是利润的8%拿来发奖金,现在提高到了10%。我们单项目退出利润的2%拿来发给做项目的人,一般做项目是三四个人,现在提高到了4%。就是说如果有一个项目你挣了一个亿,四百万分给这三四个人。我们现在新成立的基金或基金管理公司,投资团队可以有股权。当然你自己要到外面去募资,要有这个能力。

今年投了什么项目?

陈姝婷:大家各自在2018年投过哪些项目,大概分享其中一个案例,用一句话来简介一下。

陈悦天:今年主要还是在投偶像,2018年的时候偶像练习生创造101,带来了巨大的流量,它天生又是在互联网上社群化的。我发现今年有一些新的变化,最近又出手了两家经纪公司,接下来可能会投一些平台型的公司。第一,它们有流量有用户,第二流量比较聚合、社群化,发展黏度比较高。第三,变现可比较好,所以我们在这个领域持续加码。

孙达飞:我们投了一家国内的半导体分离器件的前五名,其中两家上市了,我们投的应该是第五。这家企业四年不到的时间做到了6.5亿的收入,利润接近八千万。当时发现这个公司在四年不到的时间做到行业的黑马,并且在消费及电子领域的充电行业做到这个行业的老大。我们就很好奇,最后想办法投进去了,这跟我们看产业是有关系的,是我们比较关心的跑道。

吴子烁:我们最近投了做3D结合光的。创始人原来是一个剑桥的博士,响应国家的号召实业救国,从麦肯锡的合伙人转型去做科研,做的方向是3D结合光,就是现在大家用的手机的前置摄像头。这块技术含量其实特别高,主要的技术在两大学校,一个是剑桥一个是浙大,他是浙大的研究生、剑桥的博士,他本人应该是剑桥中国驻英国学生会的主席,但是从学了这个东西毕业以后,他从来没有做过这方面的科研,一直在投资机构。

今年有这样一个机会,正好把他最前沿的科技做一个应用,我们就果断的投了进去,其实风险也还是挺大的。但我们觉得这个团队非常优秀,既懂科学又懂技术,现在产品基本上做出来了。我们希望能把价格降下来,利用半导体的技术做光学,这个是非常有趣的一个事情。

于光东:我最近在投社交电商相关的项目,2019年可能会有一轮比较大的社交电商的红利。大家都觉得社交电商不是什么新东西,其实社交电商在回归一个常态。明年微信小程序可能要做社交电商服务,让社交变成一个正儿八经的用户买东西的重要渠道,而不是简单的微商。

周伊:我们投了一个做创新药单抗的一个公司,投了第三轮了。第一轮在2015年7月份投的,我们投他的时候,它什么东西都没有,产品也没有报临床,到今天已经有29个在研的产品,8个临床。我们在2015年7月投资它的时候,四个月左右的时间他就获得了美国默克公司2亿美元的付款。

“希望这两年能抓到一个独角兽”

陈姝婷:作为青年投资人,最兴奋的是什么?有了兴奋点,最恐惧的是什么,最后一句话寄语一下2019年。

陈悦天:2018年最兴奋的不是说案子投资的成功或者不成功,是颠覆了自己原来认为的像真理一样的东西。有一个更深度的思考,想明白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比较兴奋,持续的迭代自己。比较恐惧的是发现自己想的跟周边所有人都不一样。

有的时候会有很孤独的感觉,在这条路上有的时候不只是创业者会觉得孤独,投资人在自己的领域越扎越深也是很孤独的。比如偶像商业模式的问题,我跟我朋友讨论的时候,大家没太多感觉,反而跟粉丝们、经纪公司的老板们、艺人讨论的时候,他们可能会有些感觉。2019年我希望能够春暖花开,就算不春暖花开,迭代自己、进化自己的过程还得继续下去。

孙达飞:我觉得之所以选择做投资,就是追求不断兴奋的过程。创业做一件事情,肯定是跨过一个山跨过一个坎往前走。我人生大部分都很平淡,痛苦跟幸运都是一致,我们就是因为好奇所以要不断的追求兴奋。恐惧是什么?就是你发现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丧失希望的时候,就算你再乐观也会觉得有点恐惧。今年6月份我发现我们身边民企的LP,都会觉得对未来不确定。这种恐惧油然而生,但比较好的是,你知道身边还有人积极的思考未来。

吴子烁:我做过并购,做过二级,做过PE,也做过VC,我想最后选择做VC,骨子里面就希望去抓独角兽。虽然“独角兽”这个词有点烂大街,至少最我令我兴奋的就是能抓到下一个独角兽。最恐惧的事就是还没抓到就已经超过40了。我今年38岁,希望在这两年能抓到一个独角兽。

于光东:因为我正青春,这就是我的兴奋点。恐惧在于没有更多的机会去帮助我想要和我能够帮助到的创业者。我觉得做一个青年投资人,青春就是兴奋点,因为你年轻,你离大佬虽然还有差距,但是你有机会超过他。但是在这个路上要没有子弹了,在寒冬里过不去,你就失去这个机会了。2019年就怀着一颗感恩的心,保持真诚,享受过程。别把寒冬这件事看成一个结果,要把这件事看成一个过程,投资其实也是一个过程,我觉得自然而然有一天老天就会给你一个运气,让你投到独角兽。

周伊:最让我兴奋的当然是项目的退出挣钱,今年让我兴奋的是我们顺利的募到了资,把20亿的健康产业资金募到了,这是我兴奋的地方。我恐惧的地方就是害怕未来几年,如果没投好,出资人指着我的鼻子骂,可能这是我比较恐惧的地方。2019年希望开门红。

陈姝婷:好,谢谢。今天我上午听了清科投资界的论坛,最令我感动的一个词是一个投资人说他要做“春天的使者“,往往那些最伟大的公司都是在最困难的冬天熬出来的。大家都知道投资人是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所以无论在春天还是冬天我们都要自我修炼,才能够去支持这些创业者们,提供一些干粮,帮助他们渡过寒冬,迎来春天。我想这也是作为投资人的成就感和意义所在。2018年我联合第一财经和投资界共同打造了一个财经创投视频栏目,名字叫《创投风云》,旨在记录中国创投界的风云故事和展现最前沿的行业洞察。在2018年我们邀请了几十位大咖投资人来到上海第一财经的演播室,在节目中分享他们的观点,讲述他们的故事。我发现很多投资人不约而同都会讨论的一个话题是:投资人应该如何自我修炼。这就回到了我们今天这场论坛的主题:"创投风云之投资人的自我修炼"。


2018全球硬科技创新大会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