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到十年的专访,我们和《魔幻手机》的编剧聊了聊

2018-12-31 13:57·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李春晖 
   
作者是最不需要机会的行业,其他导演、演员、制片人都需要机会,作者不需要,只要你有好东西,各路金主都会来抢。”

一个常年困扰群众的问题:《魔幻手机》啥时出第三部?

盘点90后的“童年神剧”名单,《魔幻手机》必然榜上有名。除此以外还包括《宝莲灯》、《宝莲灯前传》、《仙女湖》……

但少年硬糖君尚未知晓的是,这些神剧居然系出同门——编剧九年老师,您这是制霸了央视神剧圈啊。

虽然当年在央八看《魔幻手机》,既是硬糖君必备的暑期消遣,又是边看边喊“天雷滚滚”。但如今回头来看,这一系列剧集显然是被严重低估的。

在适应中小学生趣味的外壳下,其紧凑节奏、鲜明人设,完全是今天热门剧集的标配;而针砭时弊、关注现实问题,又是越来越娱乐化的影视剧所缺少的价值内核;更不用说那时的电视剧不注水,简洁明快的处理绝不拖泥带水,喜剧效果也是杠杠的——顺便说,为什么现在的喜剧类型电视剧好像少了?

童年魔幻剧谢幕,取而代之的是玄幻网文大IP的粉墨登场与毁誉参半。其中固然有产业演进的必然性,但硬糖君更想知道,当年的这些内容生产者,现在干啥呢?

九年在写网文。是的,《魔幻手机》的编剧也开始写网文了!这无疑是专访九年第一个惊到硬糖君的大八卦。

当年的央视收视王,如今也加入了阿里文学,开始在书旗小说连载自己的魔幻新作《惊天大狗》。而这是编剧对新媒介的投降还是编剧在新战场的进击?为了不断将自己嵌入新的产业逻辑,编剧和网文作者都面临怎样的选择,又需要精进怎样的能力?

编剧遛狗时在想些什么?

“有一次我遛狗时忽然想到,如果我的狗长成了惊天大狗会怎么样。”九年笑道。

那是2015年的一次历史性遛狗,《惊天大狗》的故事也就从这里开始。看出点什么没有?村上春树靠跑步,九年靠遛狗,闭门造车不中用啊,咱们文字工人也得动起来。

光是听名字,《惊天大狗》就绝对和《魔幻手机》是兄弟俩。但不同于以往从神话中取材,《惊天大狗》的灵感来源是现实生活中九年的爱犬。

小说中性格嗨狂、因误食科研制剂而体型变化惊人的泰迪,与九年爱犬同名,都叫瓜子儿。不过,小说中瓜子儿的主人是脑洞少女小兮,这莫非就是九年老师少女心的具象化?而在这段人和狗的相处中,小兮的三观不断被瓜子儿的性格和体型颠覆,展开了一段笑中带泪的奇幻之旅。

不同于传统影视剧始终将男女婚恋作为最大主题,九年的作品一直呈现着更多元的情感世界。

《宝莲灯》的母子情、《魔幻手机》的人机恋、《仙女湖》的人神恋,《箭在弦上》的家国大爱,再到如今《惊天大狗》的宠物奇缘。而《惊天大狗》也是作为知名编剧的九年第一次涉水网络文学。

“其实不管做什么,兴趣是第一位的,能勾起你自己的兴致最重要。”九年说。

看出来了,起码狗一直被九年格外偏爱。一句“天地无极,万里追踪”,跟随哮天犬的无敌嗅觉穿越时空,我们看到了十三年前的《宝莲灯》;而今年的《护宝联盟》里,又惊现进口版“哮天犬标配鼻子”——一个靠气味寻宝、辨古董真假的美国文物贩子戴维。

但狗虽然司空见惯,《惊天大狗》这种类型的网文却很罕见,甚至难以归类。“《惊天大狗》算是奇幻类作品。我进入影视创作时对于神话、魔幻比较擅长,中间也做了抗战剧、年代剧,感觉不如这些反响更好、我自己也更喜欢,《惊天大狗》算是我创作风格上的回归。”九年说。

搞明白了,在硬糖君失去《魔幻手机3》的那些年,九年跑去拍了硬糖君老妈最爱的《箭在弦上》。现在九年再次回归,童年神剧的下半场终于有了着落。

“热门类型可能相对保险,但我更喜欢尝试新东西。而且,专业人士的判断往往也不是那么准。当年两部《战狼》行业里的人都不太看好,结果火成那样,大家瞠目结舌。我做《魔幻手机》的时候,也没有几部穿越作品,《魔幻手机》等于是带起了穿越的风潮。希望《惊天大狗》也能带起这样一波风潮。”九年说。

2018年11月16日,陪伴九年13载的瓜子儿离开了。瓜子儿缺席了这部关于自己的小说的发布会,但陪伴的情感、人与狗的故事却仍在延续。或许这就是我们之所以不断书写的意义——将刹那凝结为永恒,把珍贵的好好珍藏。

奇幻中的现实力量

如果我们将《魔幻手机》看作一部国产超级英雄剧,那么它显然流露出了不同于欧美同类题材的品质:比起保卫地球,我们的超能力者更愿意解决普通人生活中的日常难题和违法犯罪。

硬糖君愿意称其为“片儿警超英”,比漫威、DC那可接地气多了。看过《魔幻手机》的同学们想必都还记得,主角用超能力解决的问题不仅实际,现在看来还很有时代性:

打击盗版、环境污染、贪腐渎职……都是20世纪初的热点话题,不止一个老少年在回味时为其正能量和三观点赞。“寓教于乐”很多时候像个南辕北辙的口号,但它还真做到了。

但不知是审查压力增大,还是影视市场变化,《魔幻手机》、《武林外传》这样一批具有现实讽喻性的架空剧逐渐退出电视舞台。尽管这两年科幻、奇幻题材再次流行,国产特效也有了长足进步,但却往往只见天马行空,难寻人间世相,很难引发观众的共鸣和共情。

“多种原因造成的吧。这类题材剧的编剧普遍比较年轻,还没有完全成熟。年轻作者可能在奇幻、魔幻方面很有创造力,但对现实生活的体验稍微弱一些。”九年说。

缺乏生活体验,这也是观众近年对剧集、编剧的集中诟病。传销导师一样的互联网创业者、过于理念化的大导电影、悬浮偶像剧,但事实上,即便是古装剧、奇幻剧,能打动人的也是共通的现代情感,是后妃升职,是王子复仇。

“我们看到很多大作家,过了顶峰后也写不出来了。为什么会枯竭,因为他的生活体验没了,因为他成了大作家之后没有正常人的生活了,这个很要命。而年轻作者本身又生活经验不足。有足够的生活体验,能够观察到身边的人,这是所有创作都需要的过程。”九年说。

然而一旦选择以写作为职业,注定了大部分时间都要独处,九年自己也不例外。而真实相处13年的爱犬“瓜子儿”,也就更成为其灵感源泉。

当13年前,茶杯大小的瓜子儿被好友揣进衣兜里,带给了九年,一人一狗便开始了一段“孽缘”。这年头铲屎官遍地都是,但国产动物题材文艺作品却似乎比早年还稀少。关注人和动物相处的《惊天大狗》,也算填补市场空白了。

但说到猫猫狗狗,也是个严峻的现实问题,是撕三观的重灾区。遛狗牵绳问题、城市大型犬问题、猫奴狗奴问题,随便一个都能在社交网络怒撕三百回合。

事实上不止这些,据九年透露,和《魔幻手机》一样,很多社会问题在《惊天大狗》中都会触及,是用超现实手法反映人、狗以及社会之间的严肃现实问题。

那么,“三观正”的宝座,九年在新时期还能坐稳吗?“文娱作品肯定还是教大家学好的嘛,不能把大家带坏了,我觉得这是基本的准则。只要作品是教人学好的,其他怎么撕都不怕。”九年说。

编剧、网文与反向定制

从编剧到网文作家,其实也不算九年的转行。事实上,作为网文的《惊天大狗》,是综合IP开发项目的第一步,其影视剧本、漫画都在同步推进。

在此前,九年编剧的影视作品也曾多次被改编为小说,这次则是小说前置。看上去只是内容衍生顺序调换,背后却是十年间泛娱乐产业逻辑的重大变迁。硬糖君还记得很清楚,早年也买过如《大明宫词》这类影视改编书。但这种影视→小说的改编逻辑,本质是对剧集的变现,并不会进一步扩大用户群,只是将衍生品卖给部分剧粉。

这几年流行的小说→影视,则是通过核心粉丝和大众内容形式结合,不断扩大用户群、孵化IP价值。

“以前我们做影视就是做影视,现在也希望能和阿里文学合作,一鱼多吃。而且小说可以每天更新,在前面开路,先让大家对故事熟悉了,再推出影视,应该是比较好的方式。”据九年透露,《惊天大狗》是自己系列超级英雄计划的第一部,后续《魔幻手机》里的人物也可能会衍生出类似内容。

随着网文IP对漫画、影视、游戏等行业的影响力不断加强,文学已经进入到多界共生、价值融合的全新时代,这就要求内容创作者必须具备更强的跨界能力。作家编剧化或者编剧作家化,都已经是大势所趋。

根据阿里文学今年7月发布的数据,从2017年下半年到2018年7月,300多天的时间里,阿里文学完成超过百部作品完成衍生或授权,衍生方向涵盖漫画、动漫、剧集、电影、游戏等。算下来,这就是平均3天/部的网文IP衍生速度。

如此来看,编剧干得好好地,九年为啥会跑到阿里文学写网文,就很好理解了。背靠阿里的生态资源,综合IP开发的全链路衍生都可以轻易打通。以《惊天大狗》为例,不管是影视化方面的优酷、阿里影业,还是游戏方面的阿里互娱,甚至是发行的淘票票(《一条狗的使命》就是淘票票的著名发行案例),或是儿童内容要卖实体衍生品需要的电商资源,阿里系的全乎的。

不过即便忽略这些商业价值,九年仍认为网文写作独具优势。“网文作者写的经常都是自己喜欢的,所以他们也容易写出来。如果没写出来,那是自己手还没练成呢。所谓艺术必须先从技术开始,技术纯熟了才能上升到艺术。不管写什么,只要手不停,除非特别没天分,早晚都能写出来。作者是最不需要机会的行业,其他导演、演员、制片人都需要机会,作者不需要,只要你有好东西,各路金主都会来抢。”

20岁的九年,就和今天的网文作者们一样,每天都在不停的写。但写完了也推销不出去,那时也没有网络平台可发,直到他写出《宝莲灯》。

“说起写网文其实挺遗憾的,中国很多专业作家错过了一个黄金时代。网络文学是一个最自由的平台,他们、包括我自己,失去了一个大好的自由表达的机会。”九年准备抓紧给自己补上。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1月10日
      Airdoc
      Airdoc
      其他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10日
      豌豆思维
      豌豆思维
      A轮 1500万美元 融资
    • 2019年01月10日
      源创优品
      源创优品
      天使 金额未透露 融资
    • 2019年01月10日
      思派网络
      思派网络
      D轮 40000万人民币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