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票仓”阿米尔·汗遭遇滑铁卢,《印度暴徒》开启内地院线“三日游”?

2018-12-31 14:13· 微信公众号:娱乐独角兽  翟笑千 
   
从去年大热的《摔跤吧!爸爸》到今年的《神秘巨星》、《起跑线》、《厕所英雄》以及《印度合伙人》,国内院线所能看到的印度引进片在题材上的套路已经有些“千片一面”,即基于本土国情社会现实话题的锐利和无法复制。

中国观众又见阿米尔·汗,只是这次“印度良心”光环不再。

从去年大热的《摔跤吧!爸爸》到今年的《神秘巨星》、《起跑线》、《厕所英雄》以及《印度合伙人》,国内院线所能看到的印度引进片在题材上的套路已经有些“千片一面”,即基于本土国情社会现实话题的锐利和无法复制。此次《印度暴徒》是个颠覆,有时候颠覆也意味着高风险。

与大众已习惯的表现社会现实的印度影片不同,阿米尔·汗《印度暴徒》属于典型的宝莱坞大片,讲述了一群揭竿而起、反抗英殖民统治的“印度暴徒”的故事。纵然有新鲜的题材、不一样的视效体验、阿米尔·汗的保驾护航,但没有现实题材“护体”的《印度暴徒》首日票房仅卖过一千万门槛。

影片在印度本土市场更是愁云惨淡。制作成本高达30亿卢比(约2.9亿元人民币)的《印度暴徒》于11月8日登陆印度院线,在公映日当天取得了超5亿卢比(约5000万元人民币)的票房成绩,打破了印度影史公映日和单日票房纪录。但开局的好成绩并没有维持太久,较为负面的观众口碑评价源源不断,目前影片在印度本土只取得约15亿卢比(约1.5亿元人民币)的票房成绩,IMDb评分仅3.5分,成为阿米尔·汗近十年口碑最低影片。

承载了太多期待的“印度良心”阿米尔·汗,正在遭遇滑铁卢。

阿米尔·汗“失灵”:

《印度暴徒》本土扑街、

中国首日票房不足千万

《印度暴徒》改编自菲利普·米多斯·泰勒的小说《暴徒的忏悔》,故事背景发生在1795年,时为东印度公司殖民统治印度的时期,讲述了一段草根暴徒反抗英殖民统治的故事。由阿米特巴·巴强饰演的阿扎德领导了一群“印度暴徒”般的自由斗士反抗英国东印度公司,阿米尔·汗则一改往日荧幕形象,在片中扮演的是个江湖骗子,并被英国指挥官派出来渗透到“印度暴徒”中伺机捣毁其巢穴。

影片在中国内地市场战况如何还需观察,但影片的本土表现着实差强人意,口碑低迷的同时,票房亦是一路暴跌。据印度媒体报道,《印度暴徒》已超过了2017年由萨尔曼·汗主演的《黎明前的拉达克》,成为了十年来票房亏损最严重的印度电影之一。印度院线因影片票房惨败受重创,联合要求代理分销商退款。

据悉,影片在印度上映前,出品发行方亚许拉吉制片在全国的代理分销商便要求各大院线和独立小影院签订票房保底协议,票房保底协议也是印度电影市场常用的手段。基于影片的高投入和阿米尔·汗的个人品牌的保障,此次《印度暴徒》保底票房数值大约在140亿卢比,和印度影史票房冠军《巴霍巴利王2》的票房成绩差不多。因而亚许拉吉制片的分销商在影片上映前便已经提前获取暴利,且在影片上映后的税后票房收益中更是拿到了12%的分成,无奈《印度暴徒》税后截止第二周末仅仅14.595亿卢比,海外累计865万美元,最终票房或将难以突破20亿卢比大关,被本土票房专家正式评级为“灾难”。

无独有偶,《印度暴徒》在由中国内地公司创世星引进前,也曾计划签下价值11亿卢比(约1亿元人民币)的保底协议。但据媒体报道,这项保底协议已被取消,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印度暴徒》在印度本土票房成绩和口碑评价的不尽人意。不过也有行业消息人士称,“交易已板上钉钉,没有变化的余地。”

出于对中国市场的重视,“背水一战”的《印度暴徒》中国内地院线版本由阿米尔·汗根据中国观众的喜好而亲手操刀,剪辑了一个更符合中国观众观影习惯的版本,最终影片时长为141分钟,比印度版的164分钟减少23分钟,该做法如同此前登陆内地院线的《摔跤吧!爸爸》。

纵然诚意满满,可在本土票房口碑双失利后,《印度暴徒》在中国市场亦无惊喜。究其原因,《印度暴徒》最明显的缺陷要数剧本不够上乘,人物情感不够饱满。自《三傻大闹宝莱坞》以来,阿米尔·汗几乎是次次刷新印度影史票房纪录,其以往作品最大的特点之一便是剧本、故事、人物足够动人。当然,这也可以看作是阿米尔·汗欲跳出舒适区寻求新的突破,试图给观众带来一部不一样的印度大片,《印度暴徒》的动作场面、视效均足够有排场,可惜印度本土早已有《巴霍巴利王》系列的“珠玉在前”,未达预期。

而在中国内地市场,虽然观众对印度引进片有着相当的善意,但是善意偏向于现实题材,《印度暴徒》植根于印度历史环境的剧情,未必能引起国内观众共鸣,从特效场面出发,国内市场已经见惯了好莱坞视效的场面,尤其在年底《毒液》《海王》等超英大片接二连三的冲击下,电影市场更渴望扎实的内容。

作为印度“良心”,更是印度“国宝级”演员,阿米尔·汗遭遇职业生涯重创,与此同时,印度电影也迎来了在华的“阵痛期”。

“三汗”亦集体放哑炮,

内忧外患下的“印度热”

迎来最大幅度降温?

去年,一部《摔跤吧!爸爸》以豆瓣评分9.1分和12.99亿元的票房成绩在中国内地影市取得了票房和口碑的双丰收,在掀起“印度热”的同时,也让阿米尔·汗重新被国内观众所熟知。

彼时,为了《摔跤吧!爸爸》,阿米尔·汗增重28公斤后又耗时5个月狂甩25公斤,敬业之心以及借助电影对印度社会的贡献,让国内观众大呼其为“印度良心”。如今,《印度暴徒》在印度本土失利,在与“Cinestaan”网站的对话中,53岁的阿米尔·汗表示愿意takes "full responsibility"(为这部电影的失败负全责),并表示自己明白只有一小部分观众会喜欢这部作品,作为一个演员,他想对那些无法从中寻求到乐趣的观众表示歉意。

遗憾的是,不仅阿米尔·汗,“印度三汗”今年似乎集体失灵。

众所周知,印度有三汗:阿米尔·汗、萨尔曼·汗(《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苏丹》)和沙鲁克·汗(《阿育王》《我的名字叫可汗》)。阿米尔·汗《印度暴徒》以30亿卢比创宝莱坞投资新纪录,但在全球范围内所收票房远不及该数额,纵然登陆了中国市场,但影片只是有望止损些许,毕竟上映三日后就要迎来预售“王炸”的毕赣新作《地球最后的夜晚》,结果已成定局。

另一边,截至上周末,由萨尔曼·汗主演、耗资15亿卢比的《生死竞赛3》整体未达收支平衡,影片在IMDb上评分仅有2.1分;沙鲁克·汗主演的《Zero》(《宝莱坞零度之恋》)在印度公映首日仅收2亿卢比不及预期,加之不太理想的口碑评价,随后票房不涨反跌,目前该片本土最终票房预测为10亿卢比,而制作成本则为20亿卢比。据悉,《ZERO》预计将在2019年3月登陆中国内地院线。

“三汗”失灵的印度市场厮杀依旧激烈。截至目前,今年宝莱坞最成功的作品为取得了超过40亿卢比本土票房的剧情传记片《一代巨星桑杰君》,在宝莱坞历史上仅次于《摔跤吧!爸爸》,导演为曾执导过《三傻大闹宝莱坞》和《我的个神啊》的拉库马·希拉尼。而来自南印度克莱坞的科幻电影《机器人之恋2.0》更是以近50亿卢比的本土票房力压宝莱坞《一代巨星桑杰君》,成为今年印度本土票房最高的作品,该片已确认将由环鹰时代引进中国市场。

毋庸置疑的是,近年来中国市场已重新成为印度重要的海外市场之一。仅就今年来看,从《神秘巨星》、《小萝莉的猴神大叔》、《起跑线》,到《巴霍巴利王2:终结》、《厕所英雄》、《苏丹》,以及《嗝嗝老师》、《老爸102岁》、《印度合伙人》和此次的《印度暴徒》,几乎每隔一个月就会有一部印度引进片出现身国内院线。

中国市场对印度影片热情尚在,但类似《摔跤吧!爸爸》以及《神秘巨星》的高票房现象已不复存在,印度电影在华票房以抛物线状呈整体下滑趋势,平均票房已经回落到了1亿左右,甚至小几千万的低水准。

从一哄而上的热情,到如今的反应平平,走下神坛的印度电影正在中国内地市场遭遇大幅度“降温”。接下来,随着《宝莱坞零度之恋》《机器人之恋2.0》等影片的相继入局,印度“低烧”能否被救治?不妨且行且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