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明星翻车现场实录:他们比范冰冰更受重创?

2018-12-31 14:19· 微信公众号:数娱梦工厂  刘萱 
   
事实上近几年娱乐圈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不难发现明星个人行为与其背后的商业利益的捆绑越来越深。尤其是影响力和商业价值颇高的头部艺人,一不小心就要牵连几个亿的大项目打水漂。

对于不少明星来说,2018绝对是最艰难的一年。

因为“阴阳合同”事件从公众视野消失了4个月的范冰冰,不止收获了8.84亿的天价罚单、一连串作品被推迟,相关上市公司以及业内合作方也全都遭受牵连。

陈羽凡因吸毒被北京石景山分局责令接受社区戒毒三年,不仅迅速断送了羽泉组合的演唱会生意,还将使两人巨匠文化的挂牌也成了问题。因为被翻出往年涉嫌吸毒,又有和李小璐的“夜宿门”,PG ONE一夜间风光不再,一年快过去依然没能翻身。

不仅明星出轨队、吸毒队今年都迎来了新成员,甚至还增开了家暴、嫖娼小分队….

事实上近几年娱乐圈类似事件层出不穷,不难发现明星个人行为与其背后的商业利益的捆绑越来越深。尤其是影响力和商业价值颇高的头部艺人,一不小心就要牵连几个亿的大项目打水漂。

近年来广电对于严惩“劣迹艺人”的政策已经明显趋严,每年仍然有不少明星争先恐后翻车。

按照事件的严重程度,我们暂且将2018年明星翻车的案例分为脱轨翻车组、重伤昏迷组和车毁人‘亡’组。 今年娱乐圈翻车事故之多、状况之惨,堪称空前。

“脱轨”翻车组

娱乐圈年年有的“出轨队”今年又壮大了不少,不仅成功再现了连环翻车,还出现了“女司机”。

11月28日,贾乃亮第一次在微博承认已经与李小璐离婚。如果不是这条微博,很多人恐怕都忘了年初闹得沸沸扬扬的“璐出贾笑”事件。

过去几年里卖恩爱夫妻档形象的两人,2018年低调到几乎隐形。之所以将故事的大结局憋到年底才放,也是权宜之计。

因为两人的婚姻关系或许走到了尽头,但两人之间的利益捆绑还没完没了。

贾乃亮和李小璐所在的天津童乐影视文化有限公司在今年8月顺利完成数千万元的A轮融资。启信宝显示,李小璐工作室目前仍在童乐影视持有15%的股份。

而童乐影视参与投资、出品的作品中,还有两部李小璐参演的待播剧:和李佳航主演的《读心》还有和蒋劲夫合作的《你这么爱我,我可要当真了》。

广电对于“劣迹艺人”的定义中不包括出轨,因此李小璐参演作品目前还没有被禁播的风险。

但相关花边新闻给李小璐艺人形象的打击显然是致命的。整个2018年没有公开信息表明李小璐接下了新工作项目,少有的几次露面也很少发声。贾乃亮在微博中也曾透露过李小璐今年内情绪很崩溃。

“受害者”形象的贾乃亮同样也面临压力,过去一年除了配合工作宣传露面,几次公开表态都是为自己和李小璐辟谣,或是请求公众减少舆论关注。虽然已经极度低调,但未来贾乃亮只要在公开场合出现,李小璐出轨事件的阴影就很难避免。

而今年娱乐圈出轨的并不只这一起。另结新欢的陈翔和花式出轨的吴秀波也分别引爆热搜,带动了吃瓜群众的热情。

但相比之下,两位男艺人面对的舆论还是更宽容。陈翔参与的综艺《亲爱的客栈》第二季正在播出中,吴秀波参与的综艺《演员的诞生》则早早顺利收官。

尤其是吴秀波,虽然从“暖男大叔”人设崩塌为“劈腿渣男”,对影视形象有重大影响。但眼看着时间一久,出轨事件的风头好像又要过去了。

明年吴秀波还有一大波待播作品等待上线。不仅春节档又即将上映的电影《情圣2》,剧版《北京遇上西雅图》、和王鸥主演的《蝴蝶过沧海》甚至此前疑似因为出轨事件延播的《渴望生活》也要上了。

蒋劲夫可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相比出轨,舆论对家暴的容忍度要低得多。

12月27日蒋劲夫的代理律师在微博发布文章,表示按照蒋劲夫“家暴”案件目前的情况来看,蒋劲夫被判徒刑立即执行的可能性不大,争取检察机关不起诉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的。

但这起跨国家暴在中日两国引起了高度关注,可以说舆论对蒋劲夫的观感已经基本定性,对一个过去以阳光形象示人的男演员来说尤其如此,蒋劲夫要摘下“家暴”的标签非常困难。

再加上蒋劲夫之前本来就有淡出演艺圈之势,事业根基已经不牢固。以目前的形式来看,蒋劲夫即使重回演艺圈,也需要长时间公关和持续参演优秀作品来洗刷自己的负面形象。

重伤昏迷组

同样卷入了跨国案件的还有今年本来有大剧要播、事业将继续上升的高云翔。

今年3月高云翔在澳大利亚拍摄和妻子董璇主演的《阿那亚恋情》时,因为涉嫌性侵被捕。案件至今已经审理了9个月了,由于保释限制条件,这个过程中高云翔一直都只能留在澳大利亚。

和家暴相比,高云翔面临的问题更大。嫖娼是违法,如果被判刑意味着要在当地服刑。不过考虑到目前案件并没有最终结论,他的事业理论上还有一线生机。

不过,即使高云翔最终安全离开澳大利亚,要让舆论忘记“嫖娼”和“婚内出轨”两个标签,难度系数翻番。

况且还有投资人这边的“债”要还。《阿那亚恋情》已经卖给了腾讯和优酷,如今观众的期待值显然大不如前,如果性侵案不能及时解决,将很有可能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受到影响的当然不止《阿那亚恋情》。高云翔还参演了慈文的《哪吒与杨戬》,事情发生的次日慈文的股价也受到了牵连。

高云翔主演的《巴清传》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但这部命运多舛的剧现在神仙也救不起来了。

范冰冰与高云翔搭档出演《巴清传》,但她一定没想到前后跨了10多年的两部《手机》电影最后会让她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上半年事业还红红火火的范冰冰,因为“阴阳合同”事件已经快半年没有公开露面过了。最新的一条微博还是上个月,当时她和大半个娱乐圈明星排队转发了“中国,一点都不能少!”。

除此之外,就是那条消失4个月后的道歉声明。

范冰冰称自己“经历了从未有过的痛苦煎熬”。确实不假,她不仅丢下一堆待播的电影剧集,放下了堆积如山的代言宣传,最终还要大出血付出8.84亿的真金白银。

目前范冰冰的事业自然是元气大伤,短期内重回公众视野可能会面临很大的反弹。

但她复出只是早晚的事情。一方面,最终只是补缴税和罚款,意味着来自官方的处罚已经了结,接下来需要处理的只是舆论。另一方面,和她有关系的项目和利益相关方实在太多,这并非她本人意愿能左右。

受范冰冰牵连的影视项目中,已知的不仅包括数亿投资的《大轰炸》、卖出9个多亿的《巴清传》和郭敬明的《爵迹2》,还包括环球和华谊投资的跨国谍战大片《355》以及引发争议的《手机2》。

男友李晨也是需要范冰冰“拯救”的重要项目。过去几年两人的公众形象已经完全捆绑在了一起。

然而事件期间李晨少有出面表态。除了几条委婉的微博,几乎没有明确公开表示过对范冰冰事件的态度。甚至在事发后摘掉戒指,前往美国疑似避风头。

作为崔永元大炮瞄准的核心,冯小刚今年也过得也是如履薄冰。

之前还高调在微博上宣传《手机2》的冯小刚下半年低调了很多,11月更是被拍到衣着朴素参观毛泽东故居并在“广场上敬礼”,已经说明了不少问题。

原计划2019年上映的《手机2》作为冯小刚执导的重头项目,但至今没有公布上映档期,出品方华谊兄弟在2018年三季报中也并未提及。

重伤昏迷组的几位,事业停摆已经是事实,只是周期长短目前来看还很难说。这当中范冰冰和高云翔要想重回事业高峰,需要完成的公关操作难度相当大。

车毁人“亡”组

如果说出轨、逃税、深陷官司都还有挽救的可能,涉毒才是真正的事业终结者。

距离PG One从公众视野中消失已经快一年了。PG One最近一次公开露脸是在12月13日为国家公祭日录制的一条视频中,这也是年初PGOne涉嫌吸毒以及“夜宿门”事件后第一次露面。

没有人注意到,消失了近一年,PG One在2018年底发了新歌,而且上线没多久就被平台下架了。如今PG   One只能靠微博视频和粉丝上传网易云音乐电台来维持热度。

2018年伊始,刚红了没两天的PG One被爆与前辈女星李小璐“夜宿门”丑闻,后又被扒出涉嫌吸毒,被各大官媒点名批评。PG One刚刚起步的演艺生涯似乎瞬间就结束了。

以广电对涉毒艺人的态度来看,PG One想要再登台几乎是不可能的,对年轻人有影响力的艺人来说尤其如此。这一点可以回忆一下柯震东。

除了要支付经纪公司摩登天空的违约金外,PG One爆红后还签下了的雅诗兰黛、OPPO手机、宝洁、麦当劳、御泥坊等各大品牌。当初代言费有多高,违约金的数额就有多可怕。

PG One影响的不仅仅是自己一个人。监管部门加强了对嘻哈歌手及其作品的审查力度,使得整个嘻哈圈重回了“地下文化”。不少从该节目中走出来的歌手被媒体拒之门外,普遍活跃在线下小型演出中。

同为《中国有嘻哈》冠军的GAI参与湖南卫视《歌手》,才出现了一期就很快被拿下。同一节目出来的VAVA参与《快乐大本营》的片段也悉数被剪,或被花字覆盖。

陈羽凡要重启事业的难度也很大。相比单打独斗的PG One,他的失足带来的后果更严重。

一方面,羽泉组合的音乐事业基本宣告终结。11月28日陈羽凡吸毒被拘消息被曝出后,三场羽泉20周年演唱会直接取消。除了演唱会,羽泉组合也不可能再登上综艺舞台。

被队友坑了的胡海泉日子也不好过。尽管还是可以作为独立艺人公开露面参加活动,但两人的商业投资是直接绑在一起的。

陈羽凡所属的公司,北京巨匠文化原本计划今年挂牌新三板,但挂牌之路几经波折,4月申请挂牌后多次遭到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的问询。

今年7月更是疑似遭到范冰冰“阴阳合同”事件后续影响,被要求核查报告期内公司与合作艺人之间是否存在“阴阳合同”,并利用阴阳合同逃避税收等违法行为。

据公转书和巨匠文化官网的信息显示,巨匠文化旗下签约艺人只有陈羽凡、胡海泉、李晨(主持人)以及寥寥无几的新人。

据巨匠文化4月发布的公开转让说明书显示,北京巨匠文化的主营业务中艺人经纪部分最为吃重,2016和2017年在公司的总营收中分别占比93.62%和73.38%。也就是说,这家公司基本上就靠艺人带来的经纪收入,而羽泉又是其中名气最高的。

参考2015年《福布斯中国名人榜》的数据,当年羽泉组合的收入为2930万元。保守估计,光是以羽泉组合开展活动的营收损失就有数千万元。可以想见接下来几年这家公司的业务会受到多大影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