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40|盈港资本刘子迪:投资最迷人的是数据和商业模式的融合

2019-01-02 17:33 · 投资界  王珑娟   
   
不同于VC或是二级市场投资,刘子迪很享受PE投资中数字的曼妙变化。

刘子迪给人的第一印象是美丽、直率,一番交谈下来会发现她骨子里的专注和理性。

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刘子迪先后就职于德意志银行投资银行部并购业务组、PPStream Inc、云锋基金。投行、CFO、投资人等不同角色,也为其随后的发展铺平了道路,善于分析思考的她逐渐从投资经验中总结出了一套自己的投资理念。

药明康德、链家地产、众安保险、腾讯音乐、车置宝、三立国际教育等等优秀项目背后都有刘子迪的身影。她专注消费、教育、医疗行业,她是85后新锐女投资人。

F40|盈港资本刘子迪:投资最迷人的是数据和商业模式的融合

投资像斧头劈树,要顺着劈

2015年初盈港资本刚成立,刘子迪单枪匹马看项目,一干就是6个月。对刘子迪来说投资是人生最有价值的一件事,除了对行业发展有正向促进作用,也是个人价值和对社会创造价值双方面的结合。

刘子迪对盈港资本的定位很明确:“在投资行业,我们扮演着助推中国中等规模企业长足发展的角色。国内现在有一大批企业还处于中等规模,很多细分行业的市场份额还被外企占据,比如医疗器械、药品、高端消费品等行业。所以,国内中等规模企业在发展过程中可能会遇到瓶颈。盈港就是为他们注入资源,或做并购整合,助推他们发展到大型规模的存在。”

盈港资本专注大消费、教育、医疗领域,今年教育类项目前前后后看了四十多家,但消费领域投资的项目偏多。刘子迪还透露,近期会有两个项目要签约,主要是职业教育和幼儿教育类项目。“今年确实是教育大年,但也是政策频出的年份。不管是幼教领域还是K12、留学培训市场、国际教育等等,都有着天翻地覆的监管变化,所以我们只能更审慎。”刘子迪表示。

十年间,从纽约到香港再到北京,刘子迪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她看来,投资应该是比较顺利的事情,就像斧头劈树一样,只要顺着劈,就能一下劈开。“对我来说,是水到渠成,投资就是我应该做的一件事。”

相比其他机构,刘子迪指出了盈港的独特差异化:和大PE如KKR、凯雷、华平等相比,盈港投资规模中等。做本土适合的事情,不会出现正面冲突;其次,在行业整合的过程中,关键是技术的提升和优势整合。盈港主要做行业纵深,不会过多和VC争抢项目;第三,盈港聚焦行业,抓住重点有利于站稳。加上团队年龄范围在25-37岁,属于有一定的PE经验且动力比较强的阶段。所有合伙人都在第一线,亲力亲为,自己找、自己看项目。

具体的投资方法论,刘子迪总结如下:

第一、要选对行业,看清发展的趋势和机会。行业在转型期,发展到一定阶段需要整合,在某个点上可通过资本的力量整合出新的增长机会;

第二、做有价值的平台型投资,在行业里做纵深、多元化产业延伸。盈港在投资中尤其看重延展性好的企业,做的够深、够扎实后,货币化的途径更多;

第三、要去培育项目,不一定急着出手。等待时机成熟,抓住它;

第四、打造自己的圈子,建立自身的生态系统。资本和企业圈层的融合和碰撞,各个领域的资源能更好的汇集。

押注二手车市场,投资车置宝

二手车市场交易量增速较快,中国车市已经从增量市场转向存量市场。“现在二手车年增速占整个交易量20%左右,未来3年会保持15%-20%的增速,整个交易环节增量较快,我们认为要在交易环节找到一家最适合的商业模式。”

今年6月,盈港资本领投了车置宝8亿元D轮融资。刘子迪分析到:“当时选择车置宝是因为它C2B模式,能极大加强整个行业的效率。不管是C端卖车还是B端收车,都提高了撮合效率。以前二手车市场跨区域很复杂,还有很多车商层层加价。只有C2B这种直接拍卖模式能一步到位,形成全国性市场,对车主和车商都有利。”

再次回忆,刘子迪表示对车置宝的投资印象最为深刻。不只因为投资时间比较接近现在的时点,也因为在这个项目上学到了很多东西。尤其是众多PE都有在二手车行业布局,她却选择了没被大佬们直接支持的公司。

原因也很简单:第一,车置宝之前在广告宣传上相对低调,公司业绩在不打广告的情况下,增长也很好;第二,公司团队管理非常精细化,商业模式设计非常合理,可能是在众多二手车交易平台里,唯一一个能在成熟城市盈利的平台;第三,相对于竞争对手来说,车置宝在宣传经费使用上更加合理,每一笔宣传费,都有较为切实的回报。

成立6年来,车置宝专注于全国收车,其业务已覆盖300多座经销商城市。南京、上海等主要车源城市已经实现13%的交易转化率,并且实现了跨区域交易已连续25个季度持续上涨。积累了大量C端、车辆、交易、服务、经销商等优质数据化资产,具备建立完整二手车生态闭环的基础。

投资忧患感

谈及今年“募资难”的大环境,刘子迪提出了“忧患感”。在她眼里,尤其是投资人,每天都会有一定的忧患感,其实也是动力。所谓忧患感,是指要时时刻刻审慎周围发生的变化,不管是政策、风向、市场资金变化等等。行业瞬息万变,对投资人来讲是很大的挑战,忧患感也是随时随地都能产生的。

“一些大型机构新一期基金刚募完,还未进入真正的投资期和退出期。规模很大,但并不好投。有的会去做大型并购,但国内适合并购的大型企业并没有那么多,也有的走向海外,但去海外估值就会被抬得更高。”刘子迪犀利指出,“大基金未必回报率特别高,后续很多LP会意识到要多元化分散资金。其实中型规模基金一般回报率最高,可以做的事情比较多,同时钱也不会那么难花。”

不同于VC或是二级市场投资,刘子迪很享受PE投资中数字的曼妙变化。对她来说,数据和商业模式的融合是投资最迷人的地方。如果只是简单做企业运营,可能专注在每一天比较细的运营事务上,但投资却不同于企业运营的单一,而是将很多元化的东西融合在一起。最难的地方和最迷人的点也是相对应的。需要投资人在同一时间点去平衡很多不一样的因素,包括行业的监管政策、融资情况、竞争情况、公司现金流等等。

作为新一代的投资人,经历的行业周期不够,也没有大佬经验丰富。在同一个市场上竞争,最大的挑战是要在更短的时间,更快速的去学习积累。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前二三十年是宇宙增速,历史上从没有任何一个民族经历这么快速的发展。对很多企业来说,也随着经历了高速增长阶段。现在进入转折期,新一代的投资人面临的是新常态经济发展下,多变的行业格局。

刘子迪表示:以前大佬投资时,很多行业还没有领头羊,他们从无到有。现在行业竞争更加激烈,但增速更低了,所以在选择投资标的时需要更加审慎;第二,对新一代投资人的技术性要求更高。有时做少数股权投资已经不够了,需要去并购整合,通过管理去提升公司运营能力,这一方面挑战更高;但不同的是,新一代投资人和新一代企业家年龄差不多,我们投资的企业管理者多为80后,在经历和思维上更相近,会迸发出更多沟通点。对他们来说,我们是陪伴成长的伙伴,感情是不一样的。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