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校长,熊猫TV得救了吗?

2019-01-15 13:07· 微信公众号:娱乐硬糖  李天敏 
   
2018年的直播行业已经从爆发式的狂热回归理性,王思聪本人在2018年曾直白地谈到:“今年是熊猫历经磨难的一年”。而2019年,更是决定熊猫生死的一年。

小半年过去了,2018年7月底就有消息说要30亿卖身的熊猫TV,仍未出现明确的接盘侠。

而年关难过,年底熊猫TV又迎来一波被视作“凉凉前奏”的主播跳槽小高潮。同一赛道的其他老伙计如斗鱼、虎牙,都在1月5日办起了热热闹闹大咖云集的“年度盛典”,今年的熊猫则几乎没有什么热闹的声音。唯有凭着“校长”的面子让IG的选手来打打直播,才为平台增添了一丝过年的人气。

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2018年12月14日,先是传出LOL前职业上单选手、人称嫖老师的原熊猫TV主播PDD起诉熊猫直播的消息,可以说是打响了年底熊猫危机的第一枪。

虽然PDD赶紧发微博澄清只是几个小钱的事,与王校长还是老铁。但大家已经多少感受到了熊猫tv现金流的窘迫。

紧接着,几位百万流量的熊猫tv游戏主播如蓝战非、仙某某、少囧、郑伟等,在跨年之时也宣布“辞旧迎新”,与老东家熊猫TV分手转投斗鱼或虎牙的怀抱。

其中,被视为“熊猫台柱子”刘杀鸡的出走,更是将一个危机四伏的熊猫tv展现在公众眼前。

也许是吸取了以往大主播因违约跳槽,而被指责“毫无契约精神”疯狂掉粉的教训。在正式发布决意出走的消息前两日,@刘杀鸡在微博上深情回忆了在熊猫3年的直播历程,满满的回忆杀剪辑。

但见@刘杀鸡写道:“这次道别其实我不会黑熊猫一句。也不会说不利于熊猫任何一句话。奈何如此。仅以视频做个结束吧。在熊猫的将近4年时间里,带给我的回忆都是快乐的。且我问心无愧!也感谢熊猫TV的栽培。”

这也算是在撕逼的暴风雨前埋下岁月静好、分手快乐的种子。然而,紧接着一天之后,@虎牙直播官微即宣布,原本希望回家当光荣的项目经理的刘杀鸡,正式加入了虎牙。

自家主播突然站到敌对阵营,还说是因为自己没钱,熊猫TV方面是断断不能认的。官博怒斥刘杀鸡是通过谣言、夸大现实等方式,恶意引导利用粉丝情感来抹黑熊猫直播。并反手就提起诉讼,要求不低于3000万的赔偿,这同时也刷新了熊猫对单个主播违约索赔的最高价。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7月31日,也就是熊猫作价30亿人民币寻求买手的消息传出一周之后。大概是为了安抚动荡人心,将自家大主播在关键时刻下产生的异心扼杀在摇篮里,熊猫tv专门发布了《熊猫直播对于违约主播的公告》。

公告指出,熊猫直播针对主播违约提起的30余起诉讼全部胜诉,并且列出了部分高昂赔偿金案例,大有杀鸡儆猴之势。不过,当时便有外界声音嘲笑熊猫,“穷困到不按时发工资,主播解约后便靠着向主播开出的天价赔偿金度日”。

再加上这一次对刘杀鸡提出的天价赔偿要求,即使官方还在不断澄清,但种种的迹象均已表明:当年那个靠着校长壕气充天,冠名综艺节目、重金挖主播的熊猫,在这个资本冬夜里,已经提前燃尽了自己的柴火。

校长加持,是福是祸?

在战场的另一边,与熊猫的窘迫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向刘杀鸡亲切张开怀抱的新东家虎牙。后者以霸道总裁承包鱼塘的豪气,宣布将承担刘杀鸡的千万违约金。

比起“看起来就是个只会花钱的二世祖”的熊猫直播,虎牙就像别人家的孩子。就在熊猫四面楚歌“贱卖”消息流出前两个月,2018年5月11日,虎牙冲刺美股成功,赶在斗鱼之前成了“游戏直播第一股”。

落魄的旧土豪与春光满面的新贵胄,相形之下,不禁让人生出熊猫tv为何会沦落至此的疑问。

最初的熊猫直播,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孩子,那真是熊猫般贵重。

被王思聪的光环笼罩+元宝攻势,为了挖到一些头部主播,王思聪甚至会请他们到自己家里谈合同。在国民老公的盛情招呼下,多大的主播都志在必得。左手签着大主播,右手还有多余的钱投投综艺,前途一片光明。

然而日子到了2018年,才发现王校长的面子既是祝福,也是阻碍。

大主播们都与王思聪有着或深或浅的私交,熊猫当初给予的条件自然也十分丰厚。然而,也正是因为主播们是老板的朋友,主播们要么不理会超管,要么超管也根本不敢管。

这种风气甚至催生出一些混子主播,隔三差五的休息,直播时划水。只要时长混够,丰厚的薪水照领,“高薪养老台”开始成为熊猫直播的代名词。

在高薪且缺乏压力的宽松环境下,一些原本具有一定实力的主播在来到熊猫后,直播效果反倒下降了,带来的流量转化率也较低。一个月只给平台带来几千块钱的礼物,却领到上万的底薪,他们成为了熊猫直播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

与此同时,业内一些分析认为,在大量主播入驻之后,熊猫并未投入足够的资源在品牌建设与主播运营上,部分熊猫用户缺乏黏性与忠诚度。

反观斗鱼的超管,手握管理主播的实权,斗鱼CEO也与主播显少有私下交集,主播管理较为规范。一些从熊猫来到斗鱼的主播如小深深儿等,后来也得到了很好的发展。 

当然,把锅让日理万机的国民老公一个人背,未免太过刻薄。肥水不流外人田,通过与拥有赫赫战功和极高粉丝热度的IG队员深度绑定,熊猫直播仍能保有自己的一方天地。

另一方面,熊猫tv未尝没有意识到自身问题,并正在作出改变。过去熊猫为打造“第一吃鸡直播平台”花重金请来的主播如蓝战非等在年底逐渐离开。主播跳槽既是必然,对熊猫来说也是一种解脱和新的转型开始(更何况吃鸡已经开始凉了)。

“输血”还能使熊猫起死回生吗

据硬糖君的一位业内朋友透露,虽然熊猫目前危机重重并存在拖欠主播薪资等隐形负债,但是仍有资方愿意接盘,只是在价钱及股权问题上还未谈拢。

可以肯定的是,王思聪应该不会再控股熊猫直播。虽然少了王校长这棵大树的荫蔽,熊猫也有机会在新股东的管理下迎来新的开始。

值得考虑的是,在电竞直播的市场格局已经成型的今天,熊猫tv还能杀出一条血路吗?如果熊猫不再走疯狂烧钱重金请主播的老路,那如何与已经拥有相当用户基数和收入基础、且马上就要上市的斗鱼和已经上市的虎牙抗衡?

熊猫tv副总裁庄明浩在接受BBKing的采访时更是坦白表示:“对于游戏直播这一块来说,做到盈利是很难的一件事情,第一块是带宽费用,第二块是主播的签约金”。

现金为王,直播行业更是如此,而电竞直播的流水远没有秀场的流水可观。可爱的小姐姐比打游戏的抠脚大汉更能让直播受众老实掏钱。鉴于大股东王校长已经当起了吉祥物王校长,熊猫直播的二股东奇虎360已经开始将花椒直播的套路在熊猫直播身上逐步实践。

原本由于王思聪的存在而自带了电竞基因的熊猫正在逐渐转型,将自己定义为“泛娱乐直播平台”。但投入更多的秀场主播在吸金的同时,也造成了熊猫老用户的进一步流失。

无论如何,2018年的直播行业已经从爆发式的狂热回归理性,王思聪本人在2018年曾直白地谈到:“今年是熊猫历经磨难的一年”。而2019年,更是决定熊猫生死的一年。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

    • 2019年02月11日
      博雅辑因
      博雅辑因
      不详 7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2月11日
      素士
      素士
      C轮 20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2月11日
      三头六臂
      三头六臂
      A轮 17000万人民币 融资
    • 2019年02月11日
      多保鱼
      多保鱼
      A轮 金额未透露 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