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掉下个世界500强?

2019-01-26 08:55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毕亚军   
   
创业九死一生,做大的民营企业家都差不多,看起来风光无比,但有多少个不为人知的夜不能寐,有多少次深更半夜闪过从天台上跳下去算了的念头,只有共同经历过的人才理解其中的艰难与困顿。

媒体对张劲讲话的披露,让雪松的神秘面纱有史以来最大程度地揭开。

其间呈现的,也是满脸的皱纹,以及道不尽的艰难和辛酸。

雪松飞驰

“我捉到了一只大鹰!”

拿下和记黄埔的李嘉诚,掩饰不住喜悦,兴奋地对人说。

当时,香港正因所谓主权回归的不确定性陷入经济动荡,不少企业家纷纷移民海外,规避风险,更多人则选择观望,把未来抛到空中,等待形势的更加明朗。

已靠地产业务腾达的李嘉诚却在此间大肆构建未来:先是在惊险中完成伟大一跃,控股和记黄埔,创造了香港华人收购外资财团的第一案,也开创了香港新历史,后又相继收购香港电灯集团,控股了以加拿大为基地的能源公司——赫斯基。

这一系列动作让李嘉诚赢得“李超人”名号,也快速构筑起崭新的多元化国际业务版图,为日后的日不落商业王国打下了关键基础。

30多年后的广州,一位同样靠地产业务起家的企业家——雪松控股张劲,似乎正在重演着李嘉诚当年的故事:以长远信心,在宏观经济的不确定性以及他人的撤退或观望中逆势而上,甚至飞驰向前地拼图未来。

2016年11月,A股上市公司齐翔腾达发布公告,雪松控股已通过旗下子公司君华集团以约48.18亿元人民币收购自己41.90%的已发行股份,成为了公司新的控股股东。

非常朴素地把“齐心协力,展翅翱翔,腾飞万里,兴旺发达”作为slogan之一的齐翔腾达,是具世界先进水平的领先化工企业之一。

超过48亿的交易额,则创造了A股市场近年来最大的并购案。

齐翔腾达交易案还冒着热气,2017年6月13日,A股上市公司、知名服装企业希努尔又公告自己有了新主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以约42亿元将公司63.62%股份转让给了雪松控股,公司实际控制人也变成了张劲。

短短8个月动用超过80亿资金,控股两家上市公司。并不广为人知的雪松,以及除了在富豪榜挂名,同样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张劲,迅速成为焦点并被拔出家底——

2015年,雪松的销售收入已达593亿元,位列中国民营企业500强第50位,并在综合类民企排名第3,张劲也以332亿元身家在2016《新财富》富豪榜位列第40位。而早在2003年《新财富》首度推出的富豪榜中,时年才32岁的张劲便以3.8亿元列266位。

但这两大动作以及家底的曝光,还只是雪松刷新大众认知的开始。

2018年7月,《财富》新一年世界500强榜单出炉,雪松以2210亿元营收首次入榜,排第361位,中国民企第15位,广州第1位。

▲初入世界500强的雪松

即排位诸多世界知名企业之前

《财富》排名采取的是2017年的数据,这意味着:短短两年,雪松的营收便由593亿增长到了2210亿。也意味着,并购外延扩张的同时,雪松也在飞速地内生。

几乎在登陆世界500强的同时,市场就又传出更引人关注的新消息:雪松正参与竞购中江信托,争取信托牌照。

引人瞩目之处在于:当时,社会对经济脱实向虚的反思、批判,国家对明天系、安邦系的查处,已让民营金融处于谈之色变的环境,甚至惊吓到一些以金融资本为核心的民企改弦易辙,而管理资产规模超1500亿的中江信托正是明天系正在处理的资产。

最新消息是,雪松的竞购,成功了!

1月21日,媒体爆料,张劲已在雪松干部训练营的第一期讲话中通报:经过银保监会历时四个月穿透式严格审查,公司收购中江信托71.3%的股份已获银保监会批准。

在这份被多家媒体曝光的内部讲话中,张劲称这一交易为“里程碑式的大事”。

他说,雪松要想成为真正的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必须要有金融板块作为支撑,需要尽早有一块主流金融牌照。而有牌照之母之称的信托牌照是目前金融机构牌照里最稀缺的牌照,全国就 68个,“拥有这块牌照,对于我们实业的长远发展,意义至关重要”。

时光回到2015年,张劲在给员工的公开信里强调的还是:“所有的传统产业都受到重大冲击,在努力寻找转型的方向……中国经济即将迎来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以来最大规模也是最深层次的探底调整……”

提前想到可能发生的风险,等到风险真正发生时却成了大干快上的人,这也是李嘉诚等老猎手们的老习惯了。张劲似乎也是深谙其妙,而且执行得彻底。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

真正考验企业家的不是市场繁荣的时候,而是市场萧条的低迷时刻;正确的投资应该是他人贪婪时我恐惧,他人恐惧时我贪婪……危机危机,危险的背后就是机会。

反周期,穿越周期,战胜周期,这是每个企业家都希望做到的事,也几乎人人都懂的道理,但要做到,却是真心的不容易。

扎了20年的马步

李嘉诚能在80年代的经济动荡中异军突起,靠的是此前深厚的积累。

这积累,不光包括资本实力和企业运营能力,也更包括他出道不久就看《华尔街日报》,买华尔街股票,以及由此而来的对产业趋势和经济形势洞见观瞻的修炼。

郭台铭登上全球代工之王之后,曾这样回答为什么可以如此之快的提问:阿里山上的神木之所以大,4000年前种子掉到土里时就决定了,绝不是4000年后才知道……跆拳道打得好,一定是马步蹲得扎实;少林寺和尚功夫千变万化,是挑了多少年水上山。

雪松凭什么能在充满挑战的环境如此雄心壮志地外延扩张与内生高增长?答案也就是这些:在被大众惊讶地发现之前,它已扎了20年的马步,挑了20年的水上山。

雪松控股的前身君华集团,由张劲于1997年在广州创办,也是由广州人在广州办出的第一家民营世界500强企业。

1971年出生的张劲,与马化腾是深圳大学的同届校友。马化腾大学的毕业论文写的是股票分析软件,而学习金融的张劲则是在念大学时就已染指股票:买卖国企内部股,并靠此赚到第一桶金,也见证了中国股市发展初期的诸多悲喜剧。

但炒股不是张劲的追求,何况到1997年时股已经很不好炒。当26岁的他在香港理工大学继续深造并踌躇满志地规划未来时,他手上的股票正不断亏损。

彷徨中,导师告诉他,内地房地产市场开放了,可能会重复香港地产发展的路径,于是鼓励他回内地发展地产业务。最关键的是,他也亲眼见证了香港地产是如何造富的。

当时正值香港地产因亚洲金融危机崩盘之前的疯狂岁月,地产四大天王之一恒基兆业主席李兆基,1996、1997连续两年分别以127亿美元和150亿美元的身价高居《福布斯》亚洲首富、世界第四大富豪之位,那也是至今为止华人在世界富豪排行榜的最高名次。

1997年,中国大陆才有3家企业入选《财富》世界500强,分别是:164位的中国银行、204位的中化集团、370位的中粮集团。1997年,100多亿美元,还是个人财富,在中国内地更是一件想都不敢想的事。

但地产造富的巨大可能性,还是让当时怎么也不敢想象自己会做出一家世界500强的张劲,收拢资金,回到广州,从接盘烂尾楼开始,踏上了中国房地产的黄金列车。

2002年,张劲还从自己常常要应对的困难中看到一个新机会:钢材紧缺,建筑原料利润空间很大,于是又从金属期货和国际贸易开始进入大宗商品领域,开启了公司的多元化发展,也在房地产之外,踏上了另一趟分享中国崛起红利的黄金列车。

此后,雪松围绕地产、大宗商品持续深耕,并通过不断反思总结探索出一条以重构产业价值为导向,以“有限多元”的“水密舱”产业布局为核心策略,“以实业为根本”、“以金融守实业”的产融发展道路。

在此道路下,雪松从地产业务延伸拓展出以社区物业管理服务为核心的社区生态集团,以旅游地产项目运营管理为核心的文化旅游集团,也从大宗商品贸易延伸拓展出了供通云供应链集团,并参股广州农村商业银行与广州银行,为其今日的爆发扎下了根基。

雪松的“有限多元”——“有限”的是:不熟的、不擅长的不做;“多元”则是紧密且持续围绕已有核心主业的上下游与周边拓展多元化新业务,最终形成产业链或产业生态,并通过掌握产业链或产业生态去重构产业价值链,继而提升产业竞争力与核心价值。

“水密舱”式布局,则是让多元化业务齐头并进、相互区隔又促进,以彼此支撑和对冲风险形成产业与商业协同,最终确保整体的稳健可持续发展。

如今撑起雪松营收大半边天的供通云供应链集团,以及由此衍生出的化工集团,就是“有限多元”的“水密舱”产业布局的典范。

供通云成立之初,只是简单地从事铜、铝、锌等商品的传统贸易,一方面承接紫金矿业、云铜、中铝等上游冶炼厂的分销包销,一方面为下游中小企业提供采购、加工及回收服务。当时大宗商品处于卖方市场,大多数业者也都只是简单的中间商。

但张劲前瞻到大宗商品必将成为市场的机遇,率先以重构产业价值为目标,致力为两端客户持续创造增值,不但衍生出物流、仓储、类金融及金融业务,跑通产融之路,还逐步实现了对有色、黑色、化工、能源、农产品等大宗商品品种的全覆盖,打造出为产业链上下游数千家企业提供“一揽子”供应链服务的业务生态,也让自己在大宗商品果如所料转向买方市场之时快速脱颖而出,并因此推动了整个行业的价值链优化。

如今,供通云已构筑起集仓储、物流、咨询、期货、保险于一体的大宗商品闭环供应链平台,覆盖全球市场的大宗商品经营网络,成为中国现代智能供应链的领军企业。

也是强化供通云的过程中,雪松依托化工供应链的基础,先是控股齐翔腾达,再又收购了海外知名石化类大宗商品贸易商Granite Capital SA,再又控股齐翔腾达,继而有了对化工产业的价值重构,并因此积极地赋能了齐翔腾达的发展:

雪松入股后的2017年,齐翔腾达实现营收222亿元,同比增长278%,实现净利润近10亿元,同比增长71%,并通过产能扩张和对外合作,提升了自己的世界领先地位。

类似重构产业价值的故事,也正在雪松的其他产业板块发生,并持续伴随集团对产业链和业务生态的更加扎实而更加有效力。

中国经济的转型升级,很大程度上也就是一场产业价值的大重构,雪松已经在这条路上跑出了成功和经验,这才有了张劲敢在别人恐惧时贪婪的底气。

也是满脸的皱纹

“大家都说要揭开神秘面纱,其实揭开后一看有什么呢?满脸都是皱纹。”任正非曾在首次接受国内媒体采访时如此表示。

同样从广州靠地产发展起来的许家印,一段关于他在2008年地产市场动荡,恒大差点挂掉时,跑到香港陪郑裕彤打牌求融资的故事,也是时不时就出来刷屏。

被一系列不得不公告的公告浮出水面,尤其跻身世界500强之后,外界对低调潜行的雪松也是充满好奇,纷纷欲揭其神秘面纱。

如今,媒体对张劲讲话的披露,让其面纱有史以来最大程度的揭开。其间呈现的,也是满脸的皱纹,以及道不尽的艰难和辛酸。

张劲回忆,雪松的第一个地产项目,几乎集合了可以想象的所有烂尾楼的特点,产权问题、债务问题、工程问题,以至于项目负责人不到半年就崩溃,辞职回深圳去了。

重重困难下,他几乎天天往政府机关跑,“找领导,送材料,讲道理,磨嘴皮”。因为烂尾楼有历史遗留的债务问题,找前业主无效的债权人还将他也告上法院,以至于前往工地执法的人员,还将前往工地看他的母亲,“不分青红皂白连人带车带去了法院”。

“虽然母亲很快出来了,执法人员也来道歉,但至今我心里一直为此事特别难受。”

初入地产行业时,张劲对工程几乎一窍不通。前几个项目中,他都把家安在了工地,常常通宵盯着工程进展。一次,他还从三楼摔下来,“所幸被排山管挡住,没摔到重伤致残,但也导致膝盖严重受伤,有半年都杵着拐杖上班,至今右膝还受损严重”

即便这样苦干,也还是有解决不完的困难。

因为不专业又想控制质量标准,他闹出了为把房子盖得结实,钢筋用量是正常建筑两倍半的笑话,还被其他地产老板取笑:“张劲你这不是盖房子,是盖碉堡炮楼”。

后来销售创纪录的广州第一个高端纯别墅小区江南世家,起初连愿意代理销售的人都没有,自己去当销售员,磨破嘴皮一套房子也卖不出去,以至于到现在,“我都很敬重销售人员,就是因为我知道那有多难。”

“从一开始用地手续办不下来,到后来工程进展不顺、问题层出不穷,房子建好后又长时间卖不出去,那段时间真是我人生的至暗时刻!”张劲回忆,他当时焦虑到整晚整晚睡不着,要靠喝一整瓶红酒加安眠药才能勉强入眠,“至今都有严重的睡眠障碍症。”

2002年新入大宗商品领域后,也是步步惊心,“因为没有经验,吃了很多亏。”

典型如2004年到广西投资一家冶炼厂,结果却被骗了几个亿,几乎所有的流动资金都被骗走,而公司又正好有贷款要还。

“为还贷到处借钱,多高利息都要,连父母养老的积蓄都骗出来。靠着借高利贷和地产回笼,我们才极其艰难地撑了过去。”

好不容易把大宗商品贸易走顺,又遇到了海关查出口退税。“作为华南第一铝材出口商,我们又配合了一年多的调查,业务全部停摆......虽然后来我们被认定无任何非法行为,但毕竟耗费了差不多一年的煎熬时间......凡此种种,不可胜数。”

可贵的是,张劲和他越来越多的同事们咬牙坚持下来,并且从中锤炼出雪松如今的slogan——把不可能变为可能,也有了一次次既有主动,也有被逼出来的转型升级。

因为这样的艰辛,张劲直言以传奇式爆发的眼光看待雪松,是对雪松有误解。“雪松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雪松是经历了九死一生,几十年如一日拼出来的。”

他说,创业九死一生,做大的民营企业家都差不多,看起来风光无比,但有多少个不为人知的夜不能寐,有多少次深更半夜闪过从天台上跳下去算了的念头,只有共同经历过的人才理解其中的艰难与困顿。所以:

“回首过往,有何胜利可言?挺住就是一切。”

天上不会掉下个世界500强

既然办企业如此艰难,既然已经历那么多艰难获得多少代人都用之不尽的财富,为什么不退休上岸,还要再逆难而上?

张劲的回答可能是,责任在那里,机会也在那里,理想也在那里。

所以,除了挺住,还要前进。

2019年元旦,雪松发布了五年规划(2017-2021)的新目标:到2021年,打造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服务两亿人口,连接三万家企业,重构国际大宗商品供应链、化工新材料、文化旅游康养、社区智联服务四大产业,着力发展社会公益服务产业。

即便是寒冬论盛行,张劲也对实现目标充满着信心。他说:“国家调控,总是有张有弛。经济政策,这个时期紧缩,下个时期又会扩张。做企业需要审时度势,但在关键时刻更需要逆向思维,因为最后赢家总是少数。我从不相信随波逐流,我信的是未来主义,信的是蓝海战略。”

因此,雪松才在外人看来的惊险中竞购中江信托。“别人争抢最厉害的时候我不会出手,而当大家觉得牌照进入贬值轨道的时候,我们就可以着手布局。”

而拿下中江信托,对雪松而言,也是主动中有被逼出来的成分。

“金融很重要,是现代经济的核心。金融搞好了,一着棋活,全盘皆活。”改革开放的设计师邓小平,曾如此定义金融的重要性。

这些年,但凡做到一定程度的民营企业,也都打着金融的主意,这不光因为他们看好金融本身的光明前景,也更因为他们都深刻体会过,没有金融为后盾,发展实业的困难。

包括沙钢、万向、美的等领先实业集团,也都不断踏入到金融领域。倡导发起了民生银行的刘永好,即便因为安邦系介入失去了民生第一大股东地位,也是在减持民生的同时,新成立并控股了新网银行,继续扩张着金融版图,而且放话:

“我不会轻易退出民生银行。”

对本身就已有金融业务,又坚持走着产融道路的雪松来说,有了这个金融牌照的升级,才真正打通服务两亿人口,连接三万家企业,重构四大产业的“任督二脉”。

张劲总结,企业的成功,无外乎是顺应大势,努力坚持,同时加上一点点幸运。

这顺应大势,重点除了在势,也更应该在一个大字。这包括:大方向,大未来,大格局,尤其更大梦想的更大想象力。

历史已经反复证明,人类推动历史的能力,往往会比自己的想象更惊人。

正如,20来年前,张劲别说想象自己会做出一家世界500强,就算说自己要做一家中国500强,也会被众人嘲笑。

不光是张劲,20来年前,大多数人也都不敢想象,中国会发展到今天这样。

在内部讲话中,张劲也强调了这一点:要有顶着质疑、嘲笑去梦想未来的能力。

“过去100多年来,许多嘲笑创新事物的预言也曾被狠狠‘打脸’。1946年,20世纪福克斯联合创始人扎努克说,‘电视不会在市场中坚挺6个月。’1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格曼说,‘互联网对经济的影响不会比传真机大,顶多持续到2005年。’”

张劲说:结果呢?呵呵。“遭怀疑、遭猜疑、遭质疑,对于先行者、创新者、少数派来说,都是成长必经的过程。”这也算是他对一些质疑雪松挑战世界新目标的人的回应。

然而,但是,跟“雪松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雪松是经历了九死一生,几十年如一日拼出来的”一样。即便再有大方向,大未来,大格局,天上也不会掉下来一个500强。

回望过去,中国经济事实上一直在挑战和压力中前行,期间也有很多人认为前景堪忧了,不少外资甚至撤资了,但最终撤出去的,很快又回来了,没回来则是错过了。

也正是:历史总是要前进的,历史从不等待一切犹豫者、观望者、懈怠者、软弱者。只有与历史同步伐、与时代共命运的人,才能赢得光明的未来。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