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运车票为谁“秒空”?第三方软件的困与危

2019-01-28 12:07 · 微信公众号:猎云网  盛丽艳   
   
今年是第三方购票软件走向大众化的一年,往年的购票习惯被打破,用户不得不艰难地适应抢票新生态。

黄牛100~150/票,软件30+一个加速包,回乡艰难之旅。

从北京到哈尔滨的火车票,陆浩断断续续抢了一个多月。

明明没开票时,他就已经通过软件预付抢票;明明他时不时就将抢票链接丢入群里,请好友“助力”提高抢中几率,但事实是依然无果。

有时候他心里也怀疑:“是不是有内幕?”猜测无法解决问题,陆浩最终买了机票,一劳永逸地结束了2019春运抢票历程。

中国的“陆浩”们为数不小,据中国铁路总公司副总经理郭竹学预计,2019年春运国家铁路将发送旅客4.06亿人次。

除了买票的乘客,席卷进票务大作战的还有逐利的黄牛、规模化的抢票软件、想要踢走其他玩家的12306。他们互相拉扯又互相牵制,利益交纷,都在局中。

有无数抢票软件,但今年抢票更难了

“在你这买高铁票,怎么算钱”,猎云网向黄牛发问。

黄牛马上回复道,“动车高铁服务费100元,卧铺120,填资料自助下单”,跟着就发来了购票链接。他的价格在业内不算高,猎云网联系了4名黄牛,服务费价格都在100~150/张。

他们的技术与时俱进,抢票原理与第三方购票软件相近。用户把12306账号密码交给黄牛,由系统进行捡漏抢票,期间不得用自己账号登陆其他抢票平台,否则很可能因多点登陆被踢下线。

抢票软件下载便利,今年生意比黄牛更红火。根据《南方都市报》统计,至少有58家平台推出了相关应用,并推出有偿抢票服务。平台级的有携程、去哪儿、飞猪、途牛等;专门提供抢票服务的APP有高铁管家、智行、铁友(后两家被携程收购);个人开发的抢票软件则通过QQ群、微信群悄然扩张。

无论服务提供方是谁,抢票系统的核心原理都差不离:通过程序模拟人为刷票、购票。相比于人工购票,程序的查票频率、下单速度都更高。且用户不太可能一天24小时盯着放票情况,但软件可以持续不停地刷,一旦12306放票或产生退票,马上锁定并完成支付。

“其实就是帮你在12306刷余票,平台确实没票的话我们也没办法”,在抢票软件工作的程序员解释道,“至于抢到了分配给谁,肯定优先加速包多的用户,我们的加速包是5元一个,抢到了费用就不退了。”

但渐渐地,用户发现连加速包都不管用了。事实上,加速包只是为使用同一软件的用户排出了分配优先级,不同软件间的抢票竞争依然激烈。过去七八家平台抢票,现在几十个软件一同抢,平台自己都没刷出票,自然无票可分。

“出票后秒空”的现象也让普通用户痛苦不堪。“今年很吓人,一打开连商务座都秒没”,“短途都抢不到”,旅客向猎云网抱怨道。这或许是由于第三方购票软件普遍加入了“预约购票”功能,预约功能无需额外收费,用户仅付票款,放票后系统自动完成购买。等手动买票的用户打开页面,12306所有车次都“灰”了。

今年是第三方购票软件走向大众化的一年,往年的购票习惯被打破,用户不得不艰难地适应抢票新生态。

“那你愿意付费抢票吗”,猎云网给陆浩发微信。

“为啥不愿意,回不去家,还不加钱抢票”,他的回答大概能代表一群人,迫切的回家心愿,托起第三方抢票软件这个大市场。

与抢票软件“掰手腕”的12306

第三方软件的介入,让抢票不再是件“拼手速”的事儿,手速再快,也没有软件运算快。

当部分人使用了“外挂”,没有外挂的人就成了利益受损者,他们在网络上抛出问题:抢票软件是黄牛吗,该取缔吗?

根据界面新闻的报道,北京市同创律师事务所杨航胜律师曾分析它的属性,并认为它处于一个模糊地带:“抢票软件利用技术的方式抢票,本身没有价值判断,无所谓好或坏,但如果高价卖票,涉及到行政甚至刑事上的倒卖车票、非法经营罪,风险很大。抢票软件收取的费用属于车票加价还是服务加价,会存在一定的模糊性。”

国家也没有给出明确说法,2013年春运时,工信部曾经给相关企业打电话,希望他们能避免因插件造成网络堵塞,除此之外,并未给出任何行政处罚。国家的根本目的是让群众顺利买票,踏上回乡的路。

但对12306来说,第三方抢票软件具有“拖慢系统”的原罪。

中铁银通支付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晴接受新浪采访时说,目前12306系统日处理能力近2000万张,三分之一到一半都被第三方软件抢走。机器刷新网页的速度可任意设置,很容易将12306服务器的内存空间占满。

如果没有刷票软件软件,12306的网络带宽和系统能力能较为轻松地处理旅客购票。去年春运高峰一秒30万次查询,主要是由于刷票软件在不停刷新。

为应对第三方软件的大举入侵,12306开始实施技术拦截。如果有人以极高频率访问服务器,会被视为非正常操作,高危用户将被拦截甚至被列入黑名单。未达到拦截级别的抢票软件,会被风控系统拉入慢队中。换句话说,用抢票软件有可能反而会被拖慢抢票速度。

但猎云网尝试分别用12306和抢票软件(飞猪)购票,发现抢票软件的系统稳定性更高。12306在使用时数次显示“操作失败”,无法显示列车列表;飞猪检索时未出错,预约购票后在第二天早上完成出票。

第三方软件的出现,根源还是12306的服务体验没有跟上用户的需求。外部压力下,它的进步也不可谓不大,现已有候补购票、选座、外卖功能,稳定性也比早年有所增长。

双方的竞争从未停止,未来第三方软件会消失吗?无人得知。

加速包、搭售,第三方的自我代谢

第三方软件的票价与12306完全统一,平台主要依靠付费加速包来盈利。

让消费者难以接受的是,很多时候加速包都是偷偷被搭售的。搭售的产品不局限于加速包,还有行程保险、租车服务等等,消费者往往在付费后才发现多收了钱。

猎云网试用了携程、智行、飞猪,其中携程和智行的下单页面比较相近,抢票时默认选择“高速抢票”和“开始VIP抢票”,手续费分别为30元和50元,标注得极小。免费抢票的入口则被做成了灰色,不仔细看很容易忽略。在飞猪上购票时,暂未发现搭售行为。

《电子商务法》颁布后,搭售已明确被定性为违法行为,第19条规定:“电子商务经营者搭售商品或者服务,应当以显著方式提请消费者注意,不得将搭售商品或者服务作为默认同意的选项。”同时,第77条规定,违反第19条的可处5~55万元罚款。

政策出台和媒体披露让搭售行为收敛了不少,中央财经12月14日报道同程、艺龙、驴妈妈、途牛等APP存在火车票捆绑消费现象。但中新经纬27日登陆同程、艺龙时,发现默认勾选已经不见踪影。

有从业者表示,逐利是平台的天性,搭售减少已经成为趋势,未来平台可能会通过市场教育,让用户自主完成加速包购买。否则没有盈利来源,抢票服务无以为继。

无论如何,只要春节还在,买票的故事还将一年年进行下去。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