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啰高调入局顺风车抢春运市场,拉新方式引质疑

2019-01-23 18:49 · 蓝鲸财经  任子勋   
   
刺激用户去寻找用户是近些年来互联网公司新兴的手段,比如趣头条等资讯平台,和社区电商。虽然在业内人士看来,此种方式也能视作创新,但激进的营销手段背后也透露出对互联网流量红利殆尽的焦虑。

过去一年,顺风车行业笼罩在一片阴影下,几近被监管部门叫停。而近期,随着2019年春运高峰期逐步临近,顺风车行业似乎迎来了一丝复苏。

今年元旦,嘀嗒出行发布了《嘀嗒顺风车合乘公约2.0》,在划清顺风车与网约车界限的同时,向外界强调该平台业务的合规性,似乎有意为自己开展顺风车业务扫清障碍。

另一边,哈啰出行更是高调宣布进军顺风车业务有了实质性进展。日前,哈啰通过现金及优惠券等奖励方式促进拉新,对外宣称,该平台顺风车车主的招募注册量在短短20天内即达到一百万,受到外界颇多关注。

不过,蓝鲸TMT调查发现,哈啰本次拉新活动也引发了部分参与司机的质疑,例如,有已在哈啰注册的司机向记者表示,哈啰顺风车并没有如预告中一样尽快在当地上线,平台赠与的优惠券或许无用武之地。

顺风车行业复苏,哈啰高调进军顺风车

今年1月14日,哈啰出行官方微博推文公布了将在1月下旬首批试运营的城市,包括上海、杭州、广州、东莞、合肥及成都,正式宣告平台旗下顺风车业务的起步。

据顺风车司机赵师傅回忆,虽然在过去的一年,顺风车市场经过了一番波动,但用户对于顺风车的需求仍真实存在。

赵师傅身在合肥,他告诉记者,当地不少白领在市区经济开发区工作,而很多人则住在距离经济开发区30公里之远的肥东县城等地方。有上下班长途开车的车主,更有等待搭顺风车的乘客,打车的费用又让这些工薪阶层略显尴尬,某些地方顺风车需求缺口一直没得到解决。

在其他新兴城市同样也存在这样的现象。伴随着地方经济的快速攀升和高新技术园区的落地,当地人面临着住员工宿舍还是长途打车回家的难题。比如武汉,以东湖高新及未来科技城等代表的地区吸引了小米、华为和腾讯等诸多企业,但据园区的员工反映,公司宿舍供不应求,排队时间一度长达4、5个月。

员工如果不坐企业班车,就只能自己尝试通过公共交通等方式克服路远问题。在这背后,顺风车或能扮演助力地方经济发展的“毛细血管”,但在商业开发上目前仍然处在比较初期的阶段。

“园区里的人也自发组建了拼车群。大家都会在上下班的时候寻找顺路人:有的是车找人,有的是人找车。并没有刻意的去收路费。夏天天气热,如果愿意,有人会给司机带瓶水,有人会主动给司机发一个红包当油费。”一位园区车主表示。

而在春运期间,顺风车的需求也进一步扩大,尤其是在今年滴滴首次缺席的情况下。一位杭州网友告诉记者,虽然顺风车安全问题一直被乘客所顾虑,但是通常情况下,安全问题并不是很普遍,而顺风车能省下大量的时间成本。顺风车可以满足她“点到点”的出行需求,但是若不用顺风车,在春运中她得经历先打车或公交到客运站,再从客运站乘坐快客回到家乡,再坐公交回家的繁琐过程。

可以想象,顺风车的背后,仍存在特殊人群的潜在市场。

赵师傅回忆称,此前滴滴顺风车的抽成比例约为10%,嘀嗒几乎与之相近。若以此为标准,按30公里车费30元计价,并结合前述2018年滴滴春运数据计算,3000万订单的流水破亿元绝非难事。在滴滴的3000万订单中,51.2%行驶里程为30-100公里,20.8%为100-300公里,合计就占据了72%。而永安行发布的财务数据显示,哈罗单车(哈啰出行前身)在2017年全年营收也仅为1.28亿元。

哈啰烧钱拉新方式引司机质疑

在杭州一哈啰顺风车司机群中,不定期有网友转发哈啰顺风车的拉新图片。据图片显示,只要用户成为哈罗顺风车主,便能获得5元现金奖励并能马上提现。司机赵师傅告诉记者,这是哈啰顺风车近期招募司机的一种推广方式。

“我邀请你,奖励我10元,奖励你5元;如果邀请10个人,我就有10个人的奖励。但前提是你必须是有效通过认证的车主。”赵师傅说道。采访之余,赵师傅甚至不忘向记者发出注册邀请。

根据活动规则介绍,自今年1月18日起的一周内,邀请者可根据邀请成功的累积次数获得补贴,每日最多可获得1万元,累积最多获得10万元。除了现金,赵师傅称还有接单券等补贴下发至账户内。

刺激用户去寻找用户是近些年来互联网公司新兴的手段,比如趣头条等资讯平台,和社区电商。虽然在业内人士看来,此种方式也能视作创新,但激进的营销手段背后也透露出对互联网流量红利殆尽的焦虑。

上海汉盛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李旻律师认为,只要购买或者提供实打实的服务或商品,不会存在太多法律意义上的风险和社会危害性。

但司机群体中也有人对此提出质疑甚至不满,有司机向记者表示,虽然自己已经在哈啰平台进行注册,但哈啰顺风车却并没有如预告中一样按时在当地上线。随着平台赠与优惠券的截止日期越来越近,部分司机质疑这样的营销方式并没有实质意义,涉嫌欺骗。不过在哈啰顺风车的预告海报中,也从未表示业务具体在何时上线。

“说了好几个星期但一直也没开(顺风车业务),如果等到了过年的时候才开,那会儿还会有谁出来开顺风车?”赵师傅对此颇为不满。

业内人士普遍认为,出行平台的核心资产在于司机,如何能够获取宝贵的运力资源对于哈啰出行接下来的发展至关重要。从这个角度来看,目前,哈啰如何化解司机对平台拉新促活方式的质疑,以及如何将实际的推广落到实处,应该是该平台急需解决的问题。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