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又一位大佬浮出水面!

2019-02-13 15:06 · 微信公众号:硕士博士圈  常远是我   
   
但是,这位80后帅哥早已在折叠量产的道路上绝尘而去。是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

他是清华博士,更是发明上瘾,前前后后获得过30多项技术发明奖。他更是创业者,短短7年时间将一项实验室成果折腾成估值超过300 亿(50亿美元)的独角兽。他就是柔宇科技的创始人刘自鸿。

刘自鸿1983年出生于江西抚州南城。南城是一座历史古城,至今已有2200年的历史,境内芙蓉山、王仙峰、麻姑山风景俊美,更有盱江、黎滩河、抚河流淌千年。

厚重的历史底蕴造就了当地浓郁的文风。刘自鸿老家所在的城上村,明朝时期曾出过状元张升,那是明代中叶的一位著名学者和大臣,著有《柏崖文集》。

不过,刘自鸿并不努力读书,而是该淘气淘气,该调皮调皮。他的台球技术就是那个时候在街边练成的,“有时候一个人打几小时,运气好的时候一杆就收了台面上的球。” 

不过,老天就是那么偏心眼。凭着智商超过140的小聪明,刘自鸿不用怎么努力,就可以考高分。1997年更是以数学、物理第一的成绩从株良二中考入南城二中。

高中是寄宿,由于距离远,刘自鸿基本上一个月才回去一次。受到宿舍同学影响,他开始痴迷上金庸的武侠小说,经常到县城书摊上一租就是三四本,什么《射雕英雄转》、《倚天屠龙记》、《书剑恩仇录》统统看个遍。

高一那年冬天,下了很大的雪,刘自鸿又没有去上课,而是躲在宿舍看小说。父亲从老家赶来送米,以为儿子在上课,就在校门旁的围墙下等,一等就是4个小时,“从下午1点一直等到5点”。等同学喊他出来时,父亲已经成了雪人,“雪地上全是父亲剁脚留下的脚印”。那一次,刘自鸿流泪了!

从此,他决心发奋读书!

高二参加全国数学、物理、化学奥林匹克竞赛,结果获得两个一等奖,一个三等奖,就连英语都获得了抚州地区演讲比赛一等奖。2000年更以抚州地区状元的身份考入清华电子工程系。

大学四年,刘自鸿生活是五颜六色的。他是07无线班的班长,电子工程系学生会副主席、文艺部长,同时又是清华学生艺术团话剧队骨干队员,系学生节晚会主持人、50周年大型系庆晚会主持人、吉他协会成员、硕士生活编辑。

2001年秋天,刘自鸿利用业余时间做了一套自动光强调节系统,没有想到一出手就在“华为杯”上捧得亚军。自此,他迷上了科技竞赛。

2001年,刘自鸿回老家过春节。当他看到家里的老人因为电热毯无法自动调节,动不动就感冒时,就想研制一条自动调节温度的电热毯。

后来,他从人的毛孔受热会增大找到灵感,决定通过测定毛孔扩张的程度来自动调节温度,“做出的传感器如同像手表随时监测身体的毛孔状态,自动关闭或启动电热毯。”

2年后的2003年11月21日,广州,刘自鸿正是凭借《人体生物智能传感及应用系统》项目,一路过五关,斩六将,最后一举获得第八届“挑战杯”全国特等奖。“创新、先进、实用3方面都无可挑刺,尤其把生命科学与电子技术相结合,具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王乃彦院士如是评价。

此后,刘自鸿发明上瘾。整个大学四年,刘自鸿以第一作者身份发表中文核心期刊论文3篇,完成SCI源刊论文1篇,申请国家发明专利3项,更是获得2004第三届“挑战杯”北京市大学生创业计划大赛一等奖等30多项奖励。

2005年在清华上研究生的时候,他研发出一套室内运动模拟系统,“可在家里打高尔夫、保龄球,”连原型机都搞了出来。

“为什么不自己创业呢?”

不过,当时我国的天使投资还是一片空白,日后赫赫有名的徐小平老师刚刚离开新东方,还只是一个落魄的英语老师。所以,刘自鸿根本找不到天使投资人。

好在刘自鸿有的是选择。2006年夏天,就在他以全校排名第一的投票数被评选为“清华大学十佳优秀研究生”后不久,刘自鸿就拿到了斯坦福的录取通知书。

正是在斯坦福,刘自鸿决定将自己的研究方向聚焦在视觉显示技术上。

要知道,当时的视觉技术在大画幅、高清晰度和便携性3个方面无法同时实现,只能3选择2,“小屏幕无法做到高清;高清屏幕画幅又很大,无法做到便携。” 那时显像管电视仍最为普及,液晶 LCD电视才刚刚兴起。

只有柔性显示可以把便携和高清大屏的需求融合在一起,“让大屏幕可以变得像纸一样薄,甚至可以卷起来随身携带!”

他在电子工程系的博导叫西美绪,那是一个年近70岁的老先生,作为前德州仪器的高级副总裁、首席技术官,对工业制造的流程再造有着长达25年的研究。

老先生不但帮助刘自鸿拿到了1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并请到化学工程系的鲍哲楠教授作为联合导师。

鲍哲楠教授是谁?美国工程院院士,著名的华裔化学家,毕业于芝加哥大学,是人造皮肤、高分子材料,尤其是柔性电子技术的权威人物。

高人的指点+自身的悟性,刘自鸿在斯坦福的学业进展顺利,2年零9个月后,他就完成了那篇著名的以柔性半导体物理建模及器件设计为研究方向的博士论文,并顺利拿到斯坦福的博士学位。

更牛的是,刘自鸿还凭着那篇博士论文获得国际材料研究协会颁发的“科学艺术”一等奖,国际电子显示技术会议最佳学生研究论文奖,以及2008年中国国家优秀海外留学生奖。

此后,IBM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刘自鸿收入囊中,工作岗位正是柔性电子屏的研究。

在IBM,刘自鸿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国际化科技公司的思维方式和工作方法,“有时候,为了让产品获得数据上的一个微小的进步,IBM 会组织十多个博士生持续研究数个月。”也正是在IBM,刘自鸿真正认识到了柔性电子屏巨大的商业价值。

3年后的2012年3月,刘自鸿决定从IBM辞职,“是时候大干一番了。”

很快,他的身边聚集了一帮清华与斯坦福的校友。

最有意思的是余晓军,那哥们听完刘自鸿的PPT后,犯起了难,“还得回家老婆的意见。”一个星期后,夫人同意了。没有想到丈母娘又不行。

气得刘自鸿连夜开车到余晓军家。一看不是丈母娘一个人,还有岳父。此后,刘自鸿滔滔不绝说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老人家给他弄了一碗饺子吃。后来,余晓军全家人把纽约的房子卖了,搬到了硅谷。再后来,这哥们就成了硅谷分部的负责人。

就这样,2012年5月,柔宇科技在深圳和硅谷同步成立了。

刚开始,为省钱,刘自鸿只能在深圳留学生创业园租下一间60多平米的小办公室,而且第一年只有3666块,“是一个很吉利的数字。”要知道,当时,他在IMB年薪可是50多万美元哦。

那半年,刘自鸿每天5点多从深圳南山家中起床,6点多到位于科兴科学园的公司,直到晚上10点才离开,几乎每天的工作时间都超过16个小时,半年来在中美往返的旅程超过30万公里。

不过,工资可以节省,但是项目融资动辄上过亿,是怎么也省不下来的,只能找天使资金。

于是,2012 年 10 月,在斯坦福附近的肯德基里,刘自鸿见到了真格基金的徐小平和王强。那时候,徐小平会已经在中国的天使圈如日中天。

徐老师一看清华+斯坦福的不凡简历,而且器宇轩昂,立马有了好感,尤其一听是刘自鸿想做世界上最薄的柔性显现器,立马热血沸腾起来“投!”

不过,等刘自鸿介绍完A轮融资需要3000万美金后,徐老师愣住了,“乖乖,A轮的项目都这么贵!”徐老师开始怀疑人生。当然也要怪刘自鸿,当时很多信息因为保密的原因没说透,“说多了也怕徐老师听不懂。”

这一错,这就成了徐小平出道7年多来最大的遗憾,“每次看到柔宇科技的好消息都心如刀绞,作为天使出资人的骄傲,被碾压得粉碎。”“3个世界顶级的科学家,中国最优秀的人才,别说3千万美元,就是3 亿美金也应该投啊。”

当然,徐老师看不懂不丢人,当时绝大多数出资人都看不懂。

在2012年12月份,深圳海归人才创业大赛上,刘自鸿展示了柔性电子墨水黑白显现屏,结果一屋子30多个投资人,没有一个人听得懂。看不懂就算了,要命的是还不停地让刘自鸿答复,“早上一看到邮件,里面就有20个问题,花一个月的时间才能答复完。”

好在有识货的,松禾资本的厉伟、IDG 合伙人杨飞两位就完全被刘自鸿的科幻世界镇住了,“刘自鸿的背景太强大了,完全可与百度创始人李彦宏有一拼。”

等搞定了团队与资金,没有想到随后的技术屏障同样困难。

与液晶屏不同,柔性屏要在一个极薄的薄膜上做出2000多万个晶体管,再把发光的材料做上去,“像在豆腐上盖一栋大楼,”对技术和工艺的要求都非常高。也是,就是大名鼎鼎的老师鲍哲楠教授的柔性屏技术也只是处于试验阶段,距离应用还有很长一段距离。

不过,刘自鸿很自信,“只要符合科学原理,哪怕被质疑和嘲笑都没关系。”那段时间,他每月往返深圳和硅谷十多次,动不动就睡在办公室的地板上。

最初,柔宇显示屏的主攻方向是企业客户。没有想到,柔性屏的研发太快了,以至于国内没有一家工厂可以在物料配合上合上节拍,很多厂家根本不相信真的会出现一个完全柔性的手机,更不相信能够大规模量产。

没有办法,刘自鸿只好削足适履,把业务划分成“柔性显现屏+柔性传感器+智能终端”3个单元,前2个为企业级客户提供服务,后面则面向终端客户。

高手就是高手,一年后的12月19日,刘自鸿首次公开两款柔性显示屏,“摊在手心,屏幕两侧翘起,略向中心弯曲,捏住屏幕一侧晃动时,屏幕会随风摆动,与摆动纸张的效果类似。”要知道,那两块屏幕均为手机屏幕尺寸,厚度却仅为0.1毫米。

大伙沸腾了!

要知道,如果显示器可以随意弯折,那么将完全颠覆手机、电脑、电视的模样。想想看,手机可以随意嵌在衣服、戴在手腕上,电视将变成画卷,平时卷起来,需要看的时候再用遥控展开,那是什么样子?

当然,负面声音也不少,很多人质疑柔性显示屏不过是一个样品,“无法量产。”为此,刘自鸿一年憋出700多项专利,并砍掉了100多项不能产业化或不适合产业化的技术,“目的就将产业化提前5-7年。”

功夫不负有心人,2016年,刘自鸿一口气推出3大核心产品,一举成为国际学术界和工业界的明星,“21世纪最具颠覆性和代表性的技术。”

当年8月,刘自鸿正式面向全球发布与智能手机对接的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器,“厚度仅为0.01毫米,卷曲半径可达1毫米。”

可别小看那0.01毫米,综合了新型电子材料的开发、高性能的微纳米电子器件设计、新型显示背板工艺、柔性电子集成电路设计、软件控制系统开发等10多项交叉领域,凝聚了30多项专利。

为提高观影感觉,刘自鸿艺术性地将超高清大屏显示与立体声消噪耳机完美融合为一体,“打造超完美观影体验。”

2015年9月,他发布了首款全球首创的可折叠式超高清VR智能移动产品,“戴上 Royole-X,眼前会直接显现一块长方形的屏幕,好像坐在电影院一样。”

一年后2016年9月23日,3D移动影院问世,“800英寸3D弧形巨幕,可自由调节的屏幕尺寸,自动识别2D/3D内容资源,”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电影空间!

在2016 年 1月美国拉斯维加斯国际花费电子展CES上,柔宇科技的3D移动影院、柔性手机原型、柔性电子智能背包三项产品斩获CES 2017四项创新产品国际大奖。

就这样,柔宇火了!刘自鸿火了!

一时间,中信资本、基石资本、深圳市创新投资集团、源政投资、富汇创投、阿尔法财富、KIG资本等四、五十家国内外著名风险投资机构蜂拥而至,融资额度一涨再涨。

2015年11月,柔宇国际柔性显示基地及全球首条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生产线项目在深圳启动,“占地10万平米,投资超过100亿人民币。” 规划产能约为 5000万片显现模组,可支持消费电子、智能交通、智能家居等30多个行业应用,预计年产值200亿人民币。

2018年3月15日,世界经济论坛公布了2017年“全球青年领袖”入选名单,全球100位入选者中有10名来自中国,刘自鸿名列其中,“所创立的柔宇科技是全球柔性显示、柔性传感、虚拟现实显示及相关智能设备的领航者,是全球成长最快的独角兽科技创业公司之一。”

要知道,2016年柔宇科技宣布完结Pre-D轮融资时候,估值达到惊人的200 亿。而仅仅2年后,2018年8月E轮融资时,柔宇估值已经超过300亿了。

2018年年末,一场到底谁是“折叠屏手机第一生产商之争”引爆了科技圈,也将刘自鸿卷入其中。一时间,“造假说”、“碰瓷说”甚嚣尘上。

但是,这位80后帅哥早已在折叠量产的道路上绝尘而去。

是的,既然选择了远方,便只顾风雨兼程.......“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