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C/PE圈“老炮”撕标签:各位,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投资人!

2019-03-01 17:27 · 投资界  Sunny   
   
在《撕掉标签: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投资人》圆桌论坛中,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杭、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邵俊、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进行了圆桌讨论。本场由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主持。

暌违2018年,创业与投资市场迎来了新的变革,在一番风起云涌之后,创投圈掀起了一场大洗牌浪潮。新的一年,面对新形势、新趋势,创投行业将面临哪些挑战?又将缔造怎样的商业传奇?3月1-2日,由清科集团、投资界主办的“2019投资界百人论坛”在三亚举行,以下为现场报道。

在《撕掉标签: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投资人》圆桌论坛中,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裁陈杭、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德同资本创始主管合伙人邵俊、火山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章苏阳进行了圆桌讨论。本场由源政投资董事长杨向阳主持。

VC/PE圈“老炮”撕标签:各位,我不是你想的那种投资人!

以下为演讲实录,经投资界(ID:pedaily2012)整理:

主持人:圆桌叫做撕掉标签,首先看看每个人到底是什么标签,自我介绍的时候可以连带标签一起谈一下。

陈杭:非常高兴参加论坛,我来自中国文化产业基金。过去四年我们投了四十个项目,像逻辑思维还有开心麻花等等。我们自己定位是偏专业化的路线,专注于某一细分领域的基金。外界可能认为我们是一个中国字头的基金,但实操情况40个项目当中,有26、27个是投的民营企业,民营企业比例占到了70%。无论数量还是金额,我们都不是那么国有。我们为什么投这么多民营企业,因为民营文化企业发展的速度快,企业竞争实力比较强。

主持人:你的标签是国家队,实际上你不是?

陈杭:事实上我们觉得不是,因为我们投的国有企业不多,投民营企业多一些。很多人认为我们偏国有的资金,但是我们认为这个并不准确。

刘二海:第一次来三亚是三十年前了,来到这里特别开心。

愉悦资本是一个VC早期的投资机构。我们主要在TMT和消费领域做投资。像摩拜单车、蔚来汽车这都是我们最早投的项目。一些标签我们很愿意继续留着。我们投了很多项目,很多人问我们,你们投了几百万美元?我说我们投一亿美金以上,我们原来创始团队有做车的,后来做了咖啡。我们做了一些2C的投资,很多人认为好像我们只是做2C的投资,其实不是这样的。我们对于2B也是非常感兴趣,开玩笑的讲,不是说2C没有真本事,他到井里面要爬上来,就得承担那个梯子。2B也要有真本事。

主持人:所以你现在不光2C也2B?

刘二海不在乎2C、2B,主要有核心价值。

邵俊:德同资本算是一个老牌机构。市场上给我们一直贴了两个标签:综合类基金、主要投成长期甚至Pre IPO。我们去年一年七个IPO,这个标签是比较明显的。

第一个标签我想简单跟大家分享一下,从2012年我们做第二期基金以来,德同内部分成五个行业组。四年前我们把五个行业组变成三个行业组,把一些没有必要的合并了。

我们现在每一个投资团队是完全隔开,走专业化的路线。我们每个组大概十名左右的人员。但作为一个老兵,能活到现在其中一点归功于多元化。早些年没有看到一个纯行业基金可以活过超十年,包括半导体芯片等等。

这里面有很多原因,中国作为一个发展中市场,一个是水没有那么深,一个是政策在自由经济市场的外力干预。

所以一直强调,不要单纯把专业基金等同于行业基金。专业基金在于你的执行团队。今天看医疗明天看互联网,后天文娱热了又做文娱这个肯定不行。这个非常坚信不疑的。专业化的路线一定局限某一个行业,我认为不能完全划等号。

再一个就是所谓阶段性问题。阶段性问题其实也是一个中国特殊产物,我们15年16年的12个IPO,不包括新三板的,其实都是来自于我们的09年10年做的一期跟十个地方政府同时合作的基金,当时的确收获了一些果实,也有一些红利,但是这个不可复制的。

我们也反思未来路怎样做。二期基金的时候我们定了一个战略:我们内部大家去健身房的叫做哑铃战略,以前做的事情叫做橄榄球战略。

我举一个例子:美国红杉资本永远不会跟凯雷资本在一个项目撞车,但是中国红杉跟凯雷有时候差一点打官司。任何事情存在合理性。我们的责任就是为LP赚钱,但如果不看清形势,觉得阶段性机会就可持续的话,那就走远了,最终都要回归本质。

我认为做早期需要更加专业,做成长期的你会建财务模型算一下账,但早期如果对产业认知不够深刻的话,最多就是一个天使投资人搏概率了。这个不是机构往早期走的打法。因为我们走了专业化的路线,使得我们可以往两头走,一头就是往早期。

我们今天尝试做了一些并购的事情,想避开的就是所谓的追逐独角兽,或者做揭榜侠,我们看到很多A轮、C轮独角兽都死掉了。

主持人:老邵说他以前的标签是专业,但是很多专业就是全行业。橄榄球策略就是肚子比较大两头小,现在改变了,采用哑铃策略。

章苏阳:首先感谢清科每年办这个会。

我们这个基金相对还是新的基金,人民币基金到现在大概两年半,美元基金大概一年多,我们基本上还是按照做早期投资,但是不去做一个风险非常大的早期投资。有一个讲法,我们处在一个花道上,有很多争奇斗艳的花,我们走的就是匀速路线,看到一个花把它放在篮子里面。花好不可能全部摘完了,或者看到十米之外还有一个好花,不管不顾跑前面把十米以外的花摘掉。

我们基本上以一个匀速的状况来走到花道上面。算起来我们还算一个小综合,我们主要做新医疗,主要做新医疗还有新TMT。我第一个上市公司是携程,携程那帮人不需要你管什么东西,无非他们之间有矛盾你解决一下,其他的人家比你强得多。投资人有的时候犯一个问题,他比创业者好像都要厉害。

我感觉到,我希望投的公司是投了之后最好不要管。我是有一个风险点可以做,两个风险点不敢做的。总体来说我算是94年进入这个行业的,总体目前还不算坏,也有可能跟我的性格有关。谢谢大家!

主持人:苏阳是采花人又不太愿意冒太大的风险,所以咱们冒一点风险可以。刚才听苏阳一说,他是属于中国投资界的老炮了。撕标签的事其实台上的这些人好像不太典型的,本来这个题目像阎炎、徐小平这样的人比较合适,因为好像他们有很多的标签,似乎很鲜明,我们都还好。

说说我自己,每个人见到我说大阳你是投医疗医药的,其实不是。我很多年前已经不投医疗医药了,我今天在这里机会再一次表明一下身份,我准确的说是做硬科技投资研究的,试图成为一个学者。

接下来老陈能不能谈一下你们文化行业里面,外界的印象跟实际的情况,或者说怎么样在里面捞到宝贝,如果都是坑怎么样得到宝贝,如果都是宝贝怎么会掉坑里了?

陈杭:我们过去七年投了四十个企业,我总结是有一个模型叫做3+1+1,先是赛道然后是商业模式、团队这三个比较重要的,里面“+1”就是价格,再一个“+1”就是投后服务

大文娱领域我们不说什么行业一定要投,因为刚刚讲了王老师投热点行业可能不一定对,但是要确定什么行业我们不投。过去七年我自己觉得赛道选择是投成功非常重要的,我们过去没有投过一张报纸,没有投过一个有线电视公司。

为什么我们不个,因为我们看到了被互联网电视所取代。这里面坑也是有的,对于有些赛道我们觉得不错,比如说艺术品收藏跟服务,过去拍卖行业比较火,中国曾超过美国成为全世界第一大拍卖市场。但是后来随着八项纪律等方面,拍卖这个行业量下的非常快。

第二,就是商业模式。我们投文化产业,选择有一定的护城河的公司,比如说开心麻花其实有十几个比较不错的话剧IP,当年我们最后下决心投的时候,那一年春晚有两个节目是他们提供的,估值三个亿的公司在春晚两个节目,这个就是一个很大壁垒。投逻辑思维的时候,老罗每天60秒钟早上交流的量有一定的门槛,这是一个大网红或者知识服务的平台商。

除了投一定的护城河之外,我们非常看中的一条就是,这个公司一定要有一个比较成功作品。我们经常听到这个公司要怎么样,你自己说是一个方面,但是我们寻求是否有爆款的东西在。影视公司有没有特别成功的电影,网剧公司有没有特别成功的网剧,投综艺节目有没有一个已经在社会上有影响力的综艺。我们投资过程当中非常在意这个公司有没有一个已经被验证的例子。我们发现往往很奇怪,往往第一个成功还会成功第二个,以吴京老师为例战狼很成功,开心麻花第一部第二部都很成功。如果一个没有,第二第三永远很难出来。

第三,团队方面我比较忌讳夫妻老婆店。不管二婚重婚也好,如果两口子一起做而且持续做,创业早期都没有问题。但是企业已经比较大了还两口子在一起。我们投的时候比较回避夫妻老婆店的方式,如果一定要这样做我们投了之后你们两口人能不能分开,你们能不能一个人做另外的一个事情。如果两口子无法引进职业经理人进来,公司治理结构就有变化了。

同时,我们也在找比较愿意分享股份给高管的团队。这个老板我们投之前有90%,根本没有搞管理层激励计划,或者只拿5%股份给团队,这个通常比较反感。我们希望拿20%,我们非常在意团队股份的给予。另外我们非常在意做文化产业创新同时内部有没有这样的一个机制配合,他如果喊转型但是机制老套也是不行的。这个就是我们文化产业行业自己的一些经验。

主持人:最近一大波明星背后都有影视公司,大部分的公司不光被投过,还被装进上市公司或者对赌一大堆协议里。这大家对于这个文化投资有兴趣的可以接下来跟老陈专门请教,他这里经验比较宝贵的,他总结了很多东西。比如说吴京,我没有感觉到他能这么成功,开心麻花一开始大家前几年也没有觉得可以出来,还有文艺界的人其实比科技界的人更难弄。这是个不太容易的事。

咱们请二海聊一下,你随便选一个你想说的行业可能注意的一些坑。比如说咖啡,咖啡肯定有坑的。

刘二海:谢谢大家!我先补充几点,刚才听了感受比较深刻,包括邵总讲的橄榄球变成了哑铃,这里面实际上是投资规律的把握。整个投资行业一直在发生变化,大公司迅速崛起,甚至带动了一级市场的扩容量。近期上市的包括美团小米甚至包括将要上市的Uber,有的几千亿港币,有的号称1000到1500亿美元,应该讲主要被一级市场赚了,大家看到过去发生了非常深刻的变化,一级市场变得更加重要,企业呆在一级市场的时间更长,也就可以说一级市场投资的机会也更多了,这个点来讲还是充满了信心。

中国2007、2008年的时候,如果手上一笔钱大约投出1500万到3000万美元,很多人感谢你不得了,那个时候有钱人在市场上占据很大的优势,很多项目可以随便挑一下。

孙正义先生把这个事情做到了极致,一千亿美元的公司。投资本身也在发生变化,这个也是非常值得投资人关注的事情。另外,中国A股代表中国经济吗?中国A股不代表中国经济,过去十几年中A股完美错过了我们的网络经济。网络经济非常重要的事情,阿里这样的公司市值大约4600亿美元,基本上相当于3万亿人民币,腾讯大约也是3万亿港币还有一堆企业,大约10万到20万亿左右的人民币市场量。A股大约40万亿左右,所以有巨大体量的东西没有放进去。A股不代表着中国经济。

人民币募资为什么有困难呢?还是人民币总体市场有一点问题。

我们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现象跟大家分享一下,中国正在发生一次新基础设施的崛起。中国传统基础设施做的非常好,而中国的新基础设施在崛起,当然大家知道的移动互联网、手机支付、物流这些非常重要的,包括中国制造也是非常重要的基础设施,如果没有中国制造这么强大的能力,不太可能有什么共享单车。中国制造也有瑞士的公司,这个也是百八十亿美元的公司,把中国的货卖到国外去。中国制造非常的重要,因此就会衍生出很多行业,你会看到中国出现大量品质好但是价钱非常低的产品。依托于新的基础设施,构建的价值体系不一样。

美国有的是纯粹的APP公司,咱们有的是线下店,有管理的支持。这样变成不轻不重,但是效率非常快的。通过几年发展获得几十亿人民币收入,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在中国非常多。中国过去有一个现象就是终端非常小。

新基础设施,这一类的升级跟美国其他发达国家业态不一样。我们特别看中新基础设施的变化。我觉得O2O时代早就结束了,现在是深度的融合,这样的机会可能越来越多。所谓的经营客户,过去你只能通过中介跟用户进行沟通,基于此就产生了商业,这个是我们特别关注的事情,就是基于新基础设施的商业发展,能看到非常多这样的情况。

主持人:新基础设施,我觉得本人也是非常认同的,请邵俊讲一下。

邵俊:刚才大阳兄撕完标签给我贴了一个小标签说医疗,我顺着这个标签跟大家分享一下。医疗医药这一块也是大热门,接下来科创板这一块也会有很多新的政策出现。

我是非常看好整个医疗医药的,也是跟自己的年龄有关,过了五十岁对于健康会更加关注。

我对医疗投资的策略是大分子服务小分子,中药排在最后的排序。

热到这个程度仔细冷静考虑一些本质的东西。热到一定程度要有一个真实数据,从临床前到一期二期三期实验到上市,每个阶段你的成功率增长都要拿数据说话。

如果只是资本市场给你一定通道提早IPO,这么多钱把几个临床前的靶点弄到非常大的估值,泡沫是非常大的,根本不比2C的泡沫小。觉得要非常清晰,在大的宏观环境下,长期看好的赛道一定要避免阶段性的大泡沫。我认为在大分子,尤其在是免疫治疗、基因治疗的领域是有非常非常多的机会出现,本质性机会将会产生。

当时我们跟摩根史丹利两家组合,投了一个中国非常大的药企。另外的一个项目我们独家的投了一千万美金,两年前退出2.6亿美金,相当于很多人的一只基金了。重庆博腾制药是做服务的,中国药厂能够做的它都可以做,避免了单个产品的风险。

章苏阳:我讲一下医疗跟TMT不同的地方,TMT要成功的人基本上你看起来都是人精。医疗有一个趋势它可以传的。有一帮人在那里弄了一个新东西,你投资人传一个团队,将来给研发人员相对一定的股份激励。

五年前左右基因层面的基因组学跟蛋白组学的东西逐步进入临床实际应用。估计再过五年,我们医院的实验室20%到25%基本上被基因测序代替。原来我们所有的对于肿瘤分类都是通过病理实现的,但是血液瘤基本上基因分行了,接下来可能肺癌、乳腺癌主要基因分行来做的。所以大家知道二十多年前作为一个人的完整基因测序需要30亿美金,现在只要两万块钱人民币,它的发展比摩尔定律还要快。

大家知道什么东西存储最厉害?人的精液存储量信息量最大。当人能够认识到它自身的一些特定情况后,它就会有一个飞速增长的机会。

我们把药作为最后的选择。药有坑,拥有不可尽调性,成功是有概率的。团队强成功概率会大一些,我们不做早期的药物投资,所以不敢投。不过,原来化学药有6%左右的成功,现在靶点药有11%点多的成功率。

主持人:时间实在有限,感谢精彩的分享,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