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我达CEO赵剑锋:创业十年侥幸活着,全面拥抱阿里菜鸟生态

2019-03-10 19:09· 投资界  Rica 
   
回望中国互联网20多年的历史,O2O领域的创业无疑是最为惨烈的,这是一场赢者通吃的淘汰制游戏,只有干掉竞争对手才能生存的商业竞争。“创业十年,依旧只是侥幸活着”,3月9日,点我达在杭州举行企业十周年暨点我达三周年年会上感慨,“知道创业艰难,没想到年年艰难。”

创业十年,九死一生。对于即时物流平台点我达来说,2018年是关键转折之年。

去年7月,点我达完成新一轮融资,进一步融入阿里、菜鸟生态体系,点我达也因此被业内人士称为阿里“新物流”的最后一块拼图。那时,上线仅36 个月的的点我达,经历过合伙人离开、一夜裁减千人的打击,也在2017 年达成10倍的业绩增长目标,迎来蝶变。

回望中国互联网20多年的历史,O2O领域的创业无疑是最为惨烈的,这是一场赢者通吃的淘汰制游戏,只有干掉竞争对手才能生存的商业竞争。“创业十年,依旧只是侥幸活着”,3月9日,点我达在杭州举行企业十周年暨点我达三周年年会上感慨,“知道创业艰难,没想到年年艰难。”

创业十年:即时物流进阶史

2009年,赵剑锋创立高端外卖O2O平台“点我吧”,投身互联网创业。或许赵剑锋自己也没有预料到O2O领域后来厮杀的残酷程度。从点我吧到点我达,他经历了合伙人离开,一夜裁员千人,融资不顺借款维系,绝地转型等诸多企业死亡挑战。

从外卖O2O到本地生活,从电子商务到新零售,赵剑锋的互联网十年创业始终围绕着“即时物流”。基于对地理信息技术的洞察,他对未来末端物流的发展做出“即时化”的预判,并首次提出即时物流概念。因而,点我吧创立之初就自建物流,而且采用智能派单模式。

2015年,点我吧开放自身物流能力,转型即时物流企业——点我达。起初,外卖对于配送极速、准时的要求,成为即时物流最主要的服务场景。随着本地生活和新零售市场的快速发展,即时物流的服务场景从外卖,扩展到快递末端揽派、新零售门店发货、个人物品取送等。与此同时,点我达与即时物流行业都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2018年7月,点我达获菜鸟网络的众包业务和其他业务资源及2.9亿美元现金战略投资,菜鸟网络成为点我达控股股东。

加入菜鸟大家庭、融入阿里生态之后,一方面,点我达将面向所有目标客户开放,扩大分钟级配送的覆盖范围,也不断加速仓配、快递、同城等领域的布局;另一方面,点我达将和菜鸟共同为新零售提供更好的物流供应链支持,也成为国家智能物流骨干网的有机组成部分。

赵剑锋表示,菜鸟网络帮助点我达站上一个全新的高度,借力菜鸟网络的技术和生态的双重驱动,点我达以即时物流进一步推动新零售下,全场景多品类的无差别体验。“点我达将在未来三年内日订单达到2600万单,成为全球最大即时物流平台。”他自信地说。

集团军作战,玩家基本已定

赵剑锋认为,正在进行的这场新零售变革,离不开作为基础设施的末端物流。

他分析,新零售时代的核心,是以用户为中心,从人找商品的模式升级为商品找人。大量线上和线下的消费行为、消费认知和消费体验等数据的累积,能够提前预测消费者所需商品,将货放置在各种大小、形态不同的前置仓(门店)中。而末端物流则可以解决货品交付问题。

因此,在完整的新零售商业体系中,大数据、前置仓和末端物流缺一不可。

目前,点我达已经覆盖全国350多个城市,注册骑手超过300万,可以为150多万商家和1亿多终端消费者提供即时物流服务。

在赵剑锋看来,尽管整个经济大环境趋冷,但所服务的行业它仍有在蓬勃的发展。与此同时,投资界注意到,在2018年,不少传统物流企业也跨界去做即时配送。

赵剑锋讲到,这个领域境外战争还在继续,玩家基本上已经确定,不太可能有新的玩家进来,因为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就是集团军作战,从用户的流量开始到商流到物流全部都是合为一体的。那么,什么样的玩家可以取胜?

他认为,第一,物流永远是一个规模效应非常重的一个行业。所以首先得去看规模,这个规模又取决于上游集团军的商流以及覆盖的场景,是不是全景覆盖,你是只能送外卖还是送快递,你是能揽件还是可以配件,在揽配送这三个场景里面能不能给它打通。

第二,在整个技术和管控的层面,要有数据的积累。“点我达从上线第一天开始用的是众包的模式,这一模式本身是基于数据管理,像我们在全国有300多万的配送员,每天有十几万到30万的人在跑单,但是全公司的员工不到1千人,所以我们不可能对他们进行管控,靠的是数据,所以众包的模式首先数据必须在线,如果数据不在线,我们公司就结束了。”赵剑锋坦陈。

揭秘全国1300万骑手生存真相

2018年,中国即时物流行业用户规模达3.6亿人,年订单量达210亿,这一庞大的市场则是由无数的骑手们穿行城市支撑起来。会上,点我达首次发布全新的骑手品牌以及《2019众包骑手生存真相报告》。

根据公开数据推算,目前中国骑手从业人员数量约在1300万人,活跃骑手100万人,成为中国社会蓝领群体的重要职业之一。

据《2019众包骑手生存真相报告》显示,骑手往往是外地人员融入新城市的第一份工作,但是外来骑手对城市归宿感较低,在心理上产生疏离感。骑手对于新城市的消费互动不高,采取温饱化的消费方式。

在社交层面,骑手在面临外部压力时,会选择抱团取暖,在工作过程中互相支持,而以同事关系组织起来的互助网络使他们在大城市的生活孤而不独,饱含温情。

自由,是骑手对于职业的基本状态,也是外界对骑手工作的第一印象。然而,这种自由的“受困”程度要远高于想象。自由是相对的,相较于固定空间和时间的职业,骑手的确具有优势,但是也受到行业规范的管控,以及骑手自身对于收入和休息平衡压力的限制。

“活在当下”成为骑手的生活方式。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下,在片段化重复的工作性质下,骑手们短期的时间记忆逐渐形成,促成了他们关注当下的生活状态。而“活在当下”虽然看上去像是缺乏长远规划的被动选择,但对骑手而言,或许也有着积极的意义让他们借助于日常生活的小确幸,为自我排遣找到一个恰当的出口。

骑手的这些特点,也反应了整个即时物流行业基层从业者的生活状态。点我达CMO杨璐在上述报告的发布会上时表示:“国内有上千万的即时物流骑手群体,他们从被忽视到看见,被看见却不被正确看待。”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作者:Rica,原文:https://news.pedaily.cn/201903/441113.shtml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

最新资讯

    TOPS
    • 日排行/
    • 周排行/
    • 原创

    MORE+融资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