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变成“碎钞机”,中国父母躲不过补习班的“天网恢恢”!

2019-03-19 10:17 · 微信公众号:华商韬略  张凌云   
   
20万,足以相当于一个中等家庭的年收入。要知道,我国2018年的平均家庭年收入才11.3万元左右。照这样12年教育补下来,需要花费一两百万,这在二线城市足够买套房了!

寒假连报9班,苦等秘考电话,3小时8000块,每晚“打卡”忙到11点,大年初二起补习,家庭消费明显降级……

这一切,依然无法稀释中国家长的焦虑。

王蔷夫妇是真的生不起二胎了。

主要是因为补习班。

王蔷简单算了一笔账:

语文、数学和英语每门课程报名费一万左右(包括寒暑假班),再加上购买学习资料、参加各类竞赛以及其他兴趣班等费用,一年至少五六万。

女儿安安在校成绩不错,所以王蔷还没报一对一辅导的精品班。

没错,精品,就意味着更贵。

“精品班按课时收费,300元一小时,一次两小时,我工资一月才五千多,这上节课比我一天工资都高,实在吃不消。”

王蔷和老公都在事业单位上班,每月都是死工资,供房、养车就占去了一大半,剩下的钱两人缩衣节食,都尽量花在孩子的教育上。

“如果生了二胎也这么补课,那我和孩子爸爸就得啃老了!”

她调侃,自从孩子上了补习班,消费水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降级:“从兰蔻用回到大宝,购物就上某鱼和某宝,咖啡都要喝不起,蹭网就进肯德基。”

据王蔷打听,安安有的同学一门奥数课要去两个机构上,有的从幼儿园就开始上各种补习班,一年花费十来万的不在少数,有的补课费高达20万!

20万,足以相当于一个中等家庭的年收入。要知道,我国2018年的平均家庭年收入才11.3万元左右[1]。照这样12年教育补下来,需要花费一两百万,这在二线城市足够买套房了!

除了高昂的价格外,补习班还有各种花式收费。

比如,下午四点放学,但家长五六点才下班,多出来的每小时都会加倍收钱;

再比如,有些补习机构为吸金,推出大量打包式、定制式教学方案,要求一次性付清一学期费用,声称多买多优惠,而想要中途退款则困难重重;

更有甚者,一些在线培训机构打着“免费学”“分期付款”的广告,家长一不小心就“被网贷”,辛苦钱打了水漂。

这些校外培训机构乱象,其实早已引发教育部等部门的关注。

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整治力度历史罕见。全国共摸排了40万所校外培训机构,现已完成整改24.8万所。

尽管层层规范让校外培训逐渐走向正轨,但在焦虑之下,补习班的火热程度依旧不减,家长们更是前赴后继,不惜掏空腰包。有网友甚至调侃,“补习班都快补成经济支柱产业了”!

据统计,我国中小学校外培训机构市场规模超过了8000亿元,参加学生规模超过1.37亿[2]

好未来和新东方双巨头凭借补习班一路发家致富,均已在美股上市,市值之和超过三百亿元。

线上教育市场也水涨船高,截至2017年6月,手机在线教育课程是半年内增长第二的行业,涨幅达到22.4%,仅次于外卖[3]。

如此巨大市场的背后是一场无声的战争,家长必须投入几乎所有可以调动的金钱、时间、资源,从补习班里为孩子搏一个未知的美好明天。

在子女教育上,王蔷因为一件事一直非常自责——

为什么要拖到女儿小学三年级时,才给她报补习班!!!

之前,女儿安安就读私立小学,一年级就学上了公立小学三年级才有的英语课,每次考试都是90分以上。

王蔷因此心满意足,坚信孩子快乐最重要,一门补习班都没报。

直到小学三年级,安安第一次参加全国小学生英语竞赛,却只得了55分。有个男同学在校成绩不如安安,却在这次竞赛中高出她十多分。

王蔷百思不得其解,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个男生一年级就开始上英语补习班,只为在小升初的时候有个拿得出手的证书。

王蔷再一打听,才明白这个证书的分量。

许多名校在招生时特别看重各类奖项证书、竞赛成绩,而这些内容往往都超前于学校教学。

不仅小升初如此,各大高校的自主招生也十分看重学生的特长。

为了看上去还很遥远的名牌大学自主招生名额,孩子们从小就得参加各类补习班。

据说,有孩子在初一甚至小学六年级就已学完高中数学课程,剩下的所有时间都在备战奥林匹克数学竞赛。

尽管教育部取消了特长生、竞赛等“高考加分”,但清华北大的“数学英才班”都明文规定择优录取竞赛生。

王蔷虽从未想过孩子奥赛拿奖,但眼下明晃晃的差距却不容忽视:

安安还在求正方形面积,她的同学已经会解立体几何题了;安安刚学新概念英语青少版,同龄人已经能背成人版了……

王蔷恍然大悟:“原来学校教育只是扫盲,真正的竞争在外面!”

一想到因自己的“无知”造成女儿与同龄人的差距,王蔷后背发凉。

“不能让孩子成为陪跑的人”!

从此,她开始了疯狂报班。

在这个过程中,她还发掘了另外一条升学赛道。而想抢进这条赛道,必须去上补习班——

当地的重点中学会通过校外补习班暗自物色优秀生源,私下通知考试,通过者便可获得入学名额,俗称“掐尖儿”。

安安上六年级后,王蔷就一直在等啊等啊等……

终于在一个周五晚上,接到了期待已久的陌生来电。

“喂,你是董安安的家长吗?你家孩子想上好学校吗?想的话,明天上午七点到沿江公园门口。”

王蔷激动了,女儿这几年的补习班总算没白上,终于等到了秘考的机会!

第二天一大早,她把孩子送到公园门口。老师只留下一句“下午四点来这里接”,便带着孩子们坐大巴离开了。

没人知道真正的考试地点,没有任何书面通知,一切无迹可寻。

尽管教育部门三令五申严禁秘考,但家长和学校都对此心照不宣。

毕竟,这是一条通往名校的快车道。

有朋友问她,如果生了二胎,还会让孩子上补习班吗?

“会!只会上得更早、更多!”

王蔷接着苦笑道,“不过,我应该不会再生二胎了……”

2019年春节,王蔷过得糟糕极了。

安安还有半年就要小升初,为了最后的冲刺,寒假自然成为了“第三学期”,每天早上六点就得起床,午饭都是爷爷奶奶直接送到教室来。

每晚,王蔷和安安一起准时坐在书桌前。安安每完成一项作业,王蔷检查后都要在群里打卡汇报,一直忙到晚上11点。

我和女儿不像是亲子关系,更像工作关系,她负责向我汇报,我负责向老师汇报。我每天都绷着一根弦,生怕忘了汇报。不然,老师会在群里直接@我,就像领导通报批评,特别丢脸。”

两位老人心疼孙女,劝王蔷给孩子少报点班,年都没过好,大年初二匆匆拜完年,紧接着就开始补课了,孩子吃不消啊!

为此,王蔷委屈地偷偷抹过好几次泪。

“我想成为让孩子讨厌的妈妈吗?我不想!但我更不想孩子长大后埋怨我没有努力推她一把!”

安安寒假只报了4个班,有的孩子要连上9个班!

“你知道我压力有多大吗?我报少了,和学霸妈妈一聊天就惭愧;报多了,孩子又受罪……我每天都得给自己做心理建设,真的很累。”

这不仅是孩子的比拼,更是家长的比拼。

既要照料孩子的生活,又要熟悉孩子的功课,还要与老师、其他家长沟通交流,更要兼顾自己的工作,家长们恨不得能变出三头六臂。

有些家长更厉害,不仅陪孩子一起听课做笔记,全程录制上课视频,还会将孩子上过的补习班做成表格,细细记录每一位老师名字、孩子评价以及成绩的变化,总结出哪位老师上课效果最好、哪家机构性价比最高,形成一本独家的“补习攻略”。

王蔷真的自愧不如:“我已经很久没有下厨做饭了,基本上都是带着孩子在外面吃。每天节省两小时吃饭,一周就能多出半天时间学习。”

除了拼时间,还要拼人脉。

有些神通广大的家长能请来一些名师,自己攒出一个十几人的小班。这些班一到清明、五一等小长假就开课,与学校放假时间无缝对接。3个小时的补习费高达8000元,很多名师因此年收入过百万[4]

“我们家长没有经验,只能不断地为孩子加码,希望能让他有更多的选择,从中优选出最好的道路。”

在山一般的作业面前,安安唯一的放松方式就是躲进厕所发呆十分钟。但她从未和妈妈抱怨过一句,甚至主动要求补课。

在补习这件事上,谁都不敢松懈。

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都绕不过补习班的“天网恢恢”。

当普通城市家庭的母亲王蔷为女儿上重点中学拼尽全力时,不愁钱的梁晓则在为孩子谋划去美国读中学、上哈佛。

梁晓和丈夫都是企业高管,在北京有房有车。“我们很早就有这个想法,从幼儿园起一直是双语教学,请外教一对一辅导,现在他自己在美国交流完全没有问题。”

这个令梁晓骄傲的成果,源自于她近百万元的补习班费用投入。

为了让孩子更好地融入国外环境,除了提升语言能力之外,梁晓还给他报了各种辅导班,培养骑马、高尔夫、滑雪、冰球等所谓与国际接轨的爱好。

“国外学校招生尤其看重孩子的特长,这些补习虽然烧钱,但都能为他的申请加分。”

梁晓说,要在自己能力范围内为孩子提供更好的教育,“就算再花一百万也无所谓”!

为了孩子前途,家长总是竭尽全力。

网传有位艺考生家长为孩子不惜重金,四处找关系托门路,每周带着孩子高铁往返北京和家,请名师为孩子补课,可谓是卖掉了一套房,才换来了一个上名校的机会。

据2017年中国教育财政家庭调查,中国平均每个家庭教育支出为2.3万元,而74%的家庭年收入低于4万元,36%家庭低于1万元,真实诠释“再穷不能穷教育”。

值得注意的是,农村校外支出占比(16.6%)虽总体低于城镇地区(42.2%),但暑假期间,农村校外补习时间(19.7小时)高于城镇地区(13.7小时)。

可见,补习班不再是城市孩子才有的“待遇”,在农村,补习班也同样疯狂。

许多农民工一年才回家一次,老人大多没有文化,孩子的教育问题就交给了补习班。

“不报补习班,一放假,孩子的心思还不知道在什么上面,大学可能都考不上!只要孩子肯读书,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据媒体调查,全国接近90%的孩子都上过补习班,只有9%的家长不希望孩子补课[5]

这批家长多为70、80后,他们从应试教育中一步步拼将出来,深知教育对人生命运的影响。

但是,孩子面临的现状比当年的他们更加严峻。

2018年,我国大学生毕业人数达820万,创历史新高;然而,待就业人数却有惊人的1500万。随着高等教育的不断普及,社会对优秀人才的要求越来越高。

梁晓感叹,自己奋斗了18年,不是为了和别人坐在一起喝咖啡,而是为了让孩子少奋斗十年。

在焦虑的裹挟下,家长和孩子就像上了一辆飞驰的列车,在到达目的地之前,谁都没办法停下。

原本应是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最紧密、最宝贵的十年时光,却被补习班填满了。

大多数假期,你问学生家长:孩子去哪儿了?答案都是:补习班。你问大多数有中小学生的家庭,钱都用在哪儿了?答案也是:

补习班。

注: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