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不惜用10年徒刑换10个亿!

2019-03-29 14:31 · 微信公众号:投资界  冯颖   
   
唐军自首,用户再次哗然——牢狱似乎成了不少P2P老板的避难所。此前,有媒体统计,仅2018年上半年,通过自首伏法的P2P公司老板便有数十位。

“碰巧赶上我装修,上个月刚把钱退完,今天就爆了。”3月28日中午,团贷网爆雷消息一出,好友群里炸了锅,亚森兴奋的在群里发了个红包,庆祝自己躲过一劫。

好友梓林也发出了劫后余生的感叹,“去年股市触底的时候,我把所有高风险理财产品的钱全提出来了,包括在团贷网里的资产配置,躲过一劫,感谢大A股”!

这场爆雷来得突然。3月27日夜晚,大量特警出现在唐军实控的东莞团贷网总部所在地,连带创始人在内的4名高管均被警方控制。

当前,正是这家P2P排行榜上名列top 10平台的备案前夕。网贷之家数据显示,团贷网投资前10的客户最大金额为1178.2万元,平均投资期限27.24个月。其官网显示,团贷网注册用户已达836万人。而前一天,这个平台还在进行交易,成交金额1.4亿元。

这是P2P今年的第一爆。回想2018年的P2P爆雷潮,哀嚎一片,如今再次上演同样的情景。

造富神话破灭:从坐拥千亿平台到自首

这原本是一个85后创业者从底层逆袭的励志故事。

公开资料显示,团贷网2012年上线,现运营主体东莞团贷网互联网科技服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6年2月(运营主体曾多次变更),法定代表人为唐军。

关于唐军的介绍,互联网上的信息多是造富神话:这位1987年9月出生的四川男子曾以213万元的价格拍下了史玉柱的“天价午餐”,从而借力跻身于“上流社会”。在他的朋友圈里,至今也乐此不疲的讲述幼时和父母一起收废品的艰苦岁月。

也就在他与史玉柱共进午餐的那一年,团贷网正式上线。官网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2月28日,团贷网历史累计成交量达1307.70亿元,借贷余额超145亿元,待偿金额118.9亿元。当前出借人数达22.2万人,借款人数达37.2万人。平台因借款方违约等原因第三方(非借款人、非网贷机构)累计代偿总金额为30.21亿元。

万万没想到,上千亿元的资金盘,突然爆雷。劫后余生的亚森回忆,“前段时间,团贷网的客服突然开始天天打电话说让我继续投资,我就觉得不对劲”。

也就在那几日,广东最大网贷平台红岭创投宣布清盘,团贷网清盘的信息不胫而走。3月23日,团贷网在线下召开了大户见面会,会上,唐军表示,如果最终无法备案,团贷将回购投资者持有债权,以公司自有资金去做委托贷款。

当前,东莞市公安局官方通报称,团贷网实控人唐军、张林投案自首,警方以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立案侦查。在平安东莞发布的通报微博下,投资者们哀嚎一片。

拨开爆雷迷雾:这是什么套路?

关于爆雷的原因,坊间有两种说法,第一种与团贷网的大股东派生科技息息相关。

2017年,派生科技还是叫鸿特精密,是一家做铝合金压铸件的制造业的A股上市公司,此前与唐军并无关系。这一年,做P2P起家的唐军开始和做铝合金压铸件的鸿特精密合作,合作的基本模式为,鸿特精密下属的公司找项目,团贷网去发产品找钱来投。

合作关系建立之后,团贷网的一些高管开始入驻鸿特精密,股权上也开始出现纠葛。今年1月份,唐军通过增资,获得了鸿特精密母公司62.5%的股权,最终实际控制了上市公司,并更名为派生科技。

更名后的派生科技,股价一路上扬。自3月份以来,派生科技从38.65元一路飙升至60.17元,最大涨幅逾50%,最新市值超过200亿元。把时间拉长看,派生科技从2015年低点到如今,涨幅超过10倍,一度被股民称为妖股。

团贷网爆雷之前,其背后的上市公司内部已经出现征兆。

首先,在唐军增资控制上市公司之前的一个月,鸿特精密剥离了旗下两家做网贷相关业务的公司,把这两家公司卖给了关联方团贷网下面的公司。从而,上市公司彻底剥离网贷业务。于是有人揣测,或许是当时管理层已经意识到了网贷业务要出现问题,欲把上市公司尽快择干净。

其次,今年3月20日,派生科技的母公司开始将持有的上市公司股权91.42%做质押,质押给了中融国际信托,集中套现意图相当明显。幸好事发得快,中融国际信托这笔钱还没放款,幸免于难。

“这种操作手法明显是唐军靠买了个壳公司,自己当庄自己玩。机构一眼便能认出这种套路,退避三舍,只有散户接盘。这样一来,成交量长期很小,唐军很难大规模套现,所以就想把手上的股权全部质押出来融钱,但质押没成功,股票卖不出去,大股东减持又怕暴跌,也没机构接盘,团贷网还要背负着投资人每天到期的本息”。

“唯一的出路,就是操盘者去公安局自首!”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投资界记者。

另一种说法则与唐军的另一家公司有关。团贷网与派生科技之外,唐军还担任小黄狗环保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这是一家环保科技板块的业务公司,公司着力打造小黄狗这一IP,并围绕其衍生产品,比如智能垃圾桶、上门回收业务等。该企业或涉向政府套利等行为,遭到相关部门查处,顺藤摸瓜,也就到了团贷网这里。不过,这种说法还并未被证实。

受该事件影响,创业板上市公司派生科技(300176)28日午间连发数条公告,股票临时停牌,拟于当日举行的业绩说明会也不得不推迟举行。

2019年第一爆:牢狱成了P2P老板的避难所?

2018年P2P大崩盘的余波尚在,2019年的第一轮爆雷似乎又已开始。

同一天,这边团贷网刚爆雷,那边口袋理财也捂不住了。据其公告称,口袋理财已于3月25日被江苏省某地公安部门调查,办公设施遭查封无法正常经营、办公,自3月28日起暂停发标,并公告项目资产端真实并正常回款,如有逾期将由资产合作方进行回购处理。

这场自2017年底开始弥漫的阴霾始终难以消散。2017年12月钱宝网创始人自首引爆了P2P渡雷的序幕。接着的一年间,2018年2月旌逸集团爆雷,4月善林金融跑路,5月中融民信被查。6月1日至7月12日爆雷达到高潮,42天内全国共有108家P2P平台爆雷,其中不乏累计交易额达百亿级的P2P平台停业,包括钱爸爸、牛板金、银票网、投融家等大玩家,成千上万的投资人血本无归,连京东、小米等互联网巨头也深陷其中。

谈及2018年的爆雷潮,彼时有分析人士告诉记者,“2018年在金融去杠杆,M2增速开始放缓之后,P2P行业的贷款余额、新增投资人增速也在下滑。一些违规进行期限错配的平台,非常容易在这个阶段出现问题”。

再来回想近年来的雷潮,苏宁互联网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薛洪言总结道:“P2P的所有问题,根源于‘德不配位’——定位于信息中介,却对风险大包大揽,风险生成能力与风险承受能力不匹配,终成祸端之源。”

拖延兑付、跑路、资金池、期限错配等负面消息层出不穷,幻灭与恐慌蔓延,雷潮历历在目。数据显示,2013-2014年间,2000多家P2P平台密集成立,年成交突破2500亿,数以千计的平台扎堆同一个赛道,为抢夺流量与资金,不少P2P平台频频越过本息保障、发假标屯资金池、建立超级借款人的雷池。

尽管监管层在2016年8月出台了《网贷暂行办法》,强调信息中介定位,“能退尽退,应关尽关”的政策主导,意图不过是消灭灰色地带,将P2P打回原形,但收效甚微。于是,2018年,爆雷大潮彻底引爆,民众的恐慌意识上升到顶峰,一时间,用树倒猢狲散来形容“苏大强”们再合适不过。

根据苏宁金融研究院的数据,从2018年6月开始,P2P的成交额与投资人数开始断崖式下跌,直到2018年11月才稍稍回暖。

(苏宁金融研究院供图)

而今,这种刚刚回暖的局势眼看又要终结。“团贷网的倒闭总归是会再次影响民众的投资情绪的,毕竟是头部的P2P平台,一旦出借人四下而散,那些规模不大的P2P平台无非是死路一条”,拥有多年P2P投资经验的梓林分析。

薛洪言也同样对记者指出,“2018年的爆雷潮主要是市场驱动,以恶性跑路为主要特征;而这一次是合规驱动,以监管主导下的良性退出为主。P2P平台正经历着严格的合规整改与合规评估,少数平台能迎来备案,多数平台将走向转型和清退之路。对于大多数无缘备案的平台,基于监管在时间点节奏上的统一把控,可能会出现扎堆集中退出的现象。”。

唐军自首,用户再次哗然——牢狱似乎成了不少P2P老板的避难所。此前,有媒体统计,仅2018年上半年,通过自首伏法的P2P公司老板便有数十位。以此来拒绝还钱,并渴求通过自首减免部分刑罚。

“坐十年牢换10亿,这钱也赚的太轻松了吧”,一位用户在媒体的报道下留言,“作为连踩三雷还有勇气活着的我!有一句话必须要讲了!犯罪成本太低!哪天我也去搞一个(XX金融)坐两年牢出来就是亿万富翁。”对于用户而言,除了希望挽回损失,还期待加大处罚力度,震慑不法分子。

2019年P2P开年的渡雷劫,还远未能结束。

(经受访者要求,亚森、梓林均为化名)

【本文为投资界原创,网页转载须在文首注明来源投资界(微信公众号ID:PEdaily2012)及作者名字。微信转载须在文章评论区联系授权。如不遵守,投资界将向其追究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