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纸禁令,终结工业大麻热潮

2019-03-30 19:15 · 时代周报  魏帆 贾敏   
   
工业大麻,疯狂难续。


大麻曾一度被联合国禁毒公约列为与海洛因、可卡因并列的三大毒品之一。不过,最近摇身一变,成为了资本青睐的宠儿。

从2018年下半年开始,美国与加拿大先后解禁工业大麻。引来工业大麻的狂飙突进。中国市场闻风而动,各路资本纷纷入场,工业大麻概念股在其中扮演着流量担当,犹如磕了药,一路飙升。

然而,一则工业大麻的政令,将终结这一切的疯狂。3月27日上午10点,中国证券报中证网报道,日前,国家禁毒委员会办公室下发“关于加强工业大麻管控工作的通知”。通知提出,根据《1961公约》规定,工业用大麻限于纤维和种子,其他用途的种植排除在外;我国作为《1961公约》缔约国,应遵守公约规定。

同时,通知要求各省市自治区禁毒部门要严把工业大麻许可审批关。对落实公约情况进行审核自查,如有违反公约精神将停止许可审批工作。对过往审批许可将进行重新审定。其中,通知声明,我国目前从未批准工业大麻用于医用和食品添加。

工业大麻,疯狂难续。

工业大麻堪比黄金

牌照的严厉把关,加上种植用途的限定,直接掐灭了工业大麻的想象空间。

大麻之所以称为毒品,是因为里面含有精神活性成分四氢大麻酚(THC)能够起到致幻作用。简单来说,大麻又分为“毒品大麻”和“工业大麻”两种。

毒品大麻其THC含量往往能够达到10%,甚至更高。工业大麻则是指THC含量低于0.3%的大麻以及提取产品,通常用于工业与医疗方面。更重要的是,工业大麻中含有“植物黄金”CBD(大麻二酚)。因其对抑郁症、癫痫症、帕金森症、皮肤病、精神病等多种疑难杂症具有良好疗效而被世界追捧,进而引发了全球第二次“淘金热”。

虽然不是毒品,但是工业大麻的利润极高。诸多分析认为,未来CBD在医疗领域将得到更为广泛的使用,未来行业的提升潜力较大。

CBD是非成瘾性成分,具有多种医疗用途和其他用途,其价值堪比黄金。一般CBD纯度在95%以上的价格为4-14美元/克;在医用级层面,要求CBD的纯度为99.99%左右,其价格为100美元/克。

目前,我国云南省和黑龙江省已放开工业大麻种植,吉林省有望中国第三个开放工业大麻种植加工的省份。我国的工业大麻种植还主要集中在工业纤维用途。以我国的“云麻7号”为例,CBD平均含量为1.33%,CBD的平均亩产为1.37kg,每亩收益超1万元人民币。而传统农作物每亩1000元已经算高。由此可见,CBD的市场收益,远大于传统小麦、玉米等农作物。

工业大麻种植毛利率可达20%~30%,而在工业领域,由于高质量CBD稀缺,工业大麻萃取毛利率更可高达50%~60%。

高额利润吸引来众多资本,从此,工业大麻这个原本冷门的领域,开启自己疯狂的进击之旅。

磕了药的大麻概念股

工业大麻的疯狂就像大麻的作用,让人兴奋到癫狂。而这股风潮事实上是从北美刮来。

2018年开始,工业大麻在北美开始火爆横行。大麻行业咨询公司Viridian Capital Advisors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大麻类公司融资近138亿美元,而这个数字在2017年只有35亿美元。

随着融资市场的火热反应,全球大麻市场的吸金能力持续加强。从2018年以来,工业大麻市场规模不断扩大。数据显示,2017年,全球大麻类公司已融资规模为35 亿美元,2018年快速增长到138亿美元。而单轮融资平均金额也从2017年的810 万美元增至2018年的2,360万美元。

2019年全球CBD价值将达到57亿美元,预计到2022年将突破220亿美元。

市场规模的快速扩张,带来资本的疯狂。这股疯狂到最近,已经不能以常理度之。

在股市上,只要沾边工业大麻上市企业,股价堪称“嗑高”。资本市场犹如中了大麻的“毒”,开始飘飘欲仙。

A股市场上典型的工业大麻概念是顺灏股份,这家公司于年初刚刚变更经营范围、新增工业大麻研究种植加工销售,1月份至今股价涨幅高达近360%,总市值突破百亿。

还有个段子说,某公司发了一则公告,“预计不会造成很大麻烦”,然后被文本识别的AI发掘成最新的工业大麻标的,股价涨停了。史称,指鹿为“麻”。

这样的场景让一些被沾上大麻的光的公司有些无奈。A股上市公司金鹰股份主要业务为麻、毛、丝、绢纺织机械成套设备制造销售,但也被当作大麻概念股来炒,3月20日至3月22日连续三个涨停。无奈之下,公司3月23日发布风险提示公告,与工业大麻概念并无关联。

网络上流传的段子

硬通货牌照被卡  炒作之路断裂

对工业大麻产业来说,牌照是真正的硬通货。

现在市面上的行情是,工业大麻种植牌照报价1000万到2000万元,现有的花叶加工牌照报价估值则为11亿到16亿元。而处于前置许可阶段的工厂,目前的报价估值则在2亿至6亿元之间。

目前,我国云南、黑龙江已对工业大麻种植和销售合法化。以云南为例,种植牌照门槛相对较低,由县公安局颁发。一般来说只要有地,有生产计划,就都能批下来。加工牌照则需要县市省三级调研,最终由云南省公安厅批准。截至2018年12月底,云南已颁发了45张《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许可证》,6张《云南省工业大麻花叶加工牌照》。

如云南省2010年颁布的《云南省工业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规定》,申请领取工业大麻花叶加工许可证需具备的条件为“有不少于2000万元的注册资本或者属于事业单位编制的药品、食品、化工品科研机构”、“有原料来源、原料使用、产品种类、产品加工的计划”等。

2000万元注册资本或者事业单位编制都不是问题,股市上对于工业大麻概念股的疯涨已经表明,资金对这一产业的热情追捧。

但追捧阻挡不了严厉的监管政策的到来。而在有相应管理之前,大麻的实际应用一直处于比较混乱的状态。

大麻极高的经济价值吸引民众进行种植。比如云南本地居民有种植大麻的传统,但普通的大麻易被用作毒品,这给云南省政府造成了很大压力。从1991年开始,为解决本地大麻种植传统与大麻毒性之间的矛盾,有研究团队开始筛选低毒含量的本地品种植。

如果当地政府重视,通过对大麻品种的审定和分级管理,对规模化种植进行许可认定和备案登记,可以实现有效监管。

事实上,我国曾长期将大麻用作纤维植物和粮食作物,是五谷之一。除了抽取纤维,食用种子,很多地方还把它当做保健品。

广西长寿之乡巴马,当地人喜欢食用大麻油,还有大麻种子熬的粥。除此外,军需品、作战服中使用了较大量的大麻纤维,因为它可以抗菌,士兵在战场上十天八天没条件洗澡,不至于得皮肤病,普通衣物达不到这要求。

大麻的广泛用途和粗放化管理,也意味着又被滥用的可能。

严把工业大麻许可审批关,代表未来工业大麻审批的大门被关上大半,未来新入场者减少,也就意味着目前已经下发的牌照将会更值钱。

即便如此,仍然存在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已经拿到牌照的企业,并不代表安全上岸。通知里提到,“要对过往审批许可进行重新审定,如发现超出公约范围的,要建议企业暂停相关产业活动,并警示法律和经济风险”。

换言之,被监管的除了新下发的牌照,还有之前已经下发的牌照,如果企业有违规情况,直接停业。这预示着新一次市场出清或许即将来临,工业大麻的大厦里,新房客将变少,不规矩的老房客也要被清理出去。

监管之下,部分机构投资者已经选择在股价尚高时获利了结。

以工业大麻概念股诚志股份为例,3月14日,深股通净流出1794万元,为当天最大卖出席位。3月22日,一机构席位更是大手笔卖出约1.1亿元。

机构的变脸之快至少说明一点,工业大麻股的疯狂很有些问题。

有资本局中玩家直言“就是炒嘛”。但炒作不代表这个产业有多么光明的前景,只能代表有一众所谓接盘侠为股价的拉升提供弹药。并且资本炒作过后,留给产业的更有可能是一地鸡毛。

国家禁毒委的表态便是工业大麻疯狂的终结令。终结疯狂炒作,让产业回归理性。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