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瘾、暴利和健康,一颗盐背后的经济世界

2019-04-05 14:21 · 微信公众号:锌财经  崔恒宇   
   
2011年7月12日,据《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和美国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将老鼠断盐三天后,再喂养老鼠盐水。科学家们发现,当老鼠需要盐的时候,大脑细胞会分泌出一种蛋白质。这种蛋白质通常与尼古丁、海洛因、可卡因等物质上瘾有关。在闲暇之余,啃食鸭脖带来的愉悦感,或许能以此来解释。

三只“鸭子”掐架,落下一地“盐”。

在资本市场,卖卤鸭走上市的,有三家公司,周黑鸭、绝味和煌上煌。2018年,这三只“鸭子”飞出不同的命运

今年3月29日,煌上煌交出了2018全年的“成绩单”。18.98亿元营收(其中食品加工占营收比重高达96.84%),1.73亿元净利润是2018年煌上煌的成绩。这两个数据实现了同比两位数增长。

而在此前一天披露年报的周黑鸭,则实现营收和净利润32.12亿元和5.4亿元。不过,与前年业绩相比,这两个数据均出现下滑

周黑鸭对此作出的解释为,因行业供需关系紧张及门店网络和产能扩张,带来了原料、租金和劳动力成本上涨的压力。

周黑鸭依旧走在扩张之路上,2018年周黑鸭新开设392家自营门店,而在2017年这一数字为313家。截至去年年底,周黑鸭共有1288间自营门店。

另一边,虽然绝味食品还未披露年报,我们不妨从其发布的业绩快报中,一窥其经营状况。43.68亿元营收和6.42亿元净利润,是其鹤立“鸭”群的底气

三只鸭子的业绩表现和争夺市场的行动,反映出高盐卤味食品,依旧受到欢迎。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显示,中国休闲卤制品市场零售额由2011年的268 亿元增长为2017年的767亿元,2018年测算约为911亿元,随后更有逐年走高的倾向

盐取自于卤,又成就于卤味。用盐勾兑而成的卤味,始终在吊着人类的胃口。

在日常生活中,人们会常常忽略,微小的盐,有着令人上瘾的魔力。高盐摄入的背后,除了有健康的担忧,还有利润的争夺

瘾瘾作乐

是的,盐会令人上瘾。这不是骇人听闻。

2011年7月12日,据《每日邮报》报道,澳大利亚和美国科学家做了一个实验,他们将老鼠断盐三天后,再喂养老鼠盐水。科学家们发现,当老鼠需要盐的时候,大脑细胞会分泌出一种蛋白质。这种蛋白质通常与尼古丁、海洛因、可卡因等物质上瘾有关

两年前,澳大利亚《时代报》也刊登了由澳洲弗洛里研究所的最新发现。位于大脑的中央杏仁核区域的阿片系统,会在盐进入体内时分泌类鸦片组织,控制人类的情绪:我们的身体喜欢吃盐。

这是盐的上瘾机制。在闲暇之余,啃食鸭脖带来的愉悦感,或许能以此来解释。

以一盒320克的周黑鸭鸭脖为例,按照每100克含钠量1439毫克计算,食用一盒鸭脖即摄入4.6克的钠

而世界卫生组织对成年人每日的食盐摄入量建议为5克以下,换算成钠,每天摄取量应低于2克

依赖于盐的食品,往往具有较长的经济生命力,口味重、成瘾性强都在为这份生命力加持。 

苏州营养与健康协会秘书长陈晖告诉锌财经:“在食品加工过程当中,不但用到食盐(氯化钠),还有碳酸氢钠、亚硝酸钠等等,它们可以满足食品加工过程中的一些特性需要,比如防腐、增加口感等。”

卤味行业不止三只“鸭子”。

来伊份、百草味、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休闲食品品牌均在卤制品品类有所布局,加入这场重口味争夺战。

以天猫平台为例,卤味产品销量中,排在前三产品的均为鸭脖,但并非来自周黑鸭、绝味、煌上煌这三家上市公司,而是良品铺子、三只松鼠、百草味。

这场基于盐瘾而引发的卤制品零食大战已经启幕。而卤制品的风口能持续多久?能否如同咖啡因和糖造就的可乐市场一样,一直让消费者沉迷其中

据国盛证券研报,2017年休闲卤制品市场规模767亿元,预计 2020年达到1201亿元。休闲卤制品行业2015-2020E的年复合增长率为18.2%,预计到2020年,市场规模仅次于膨化食品。

数字背后,反映出卤制品市场的势头依旧强劲。

另一面。3月6日,绝味食品发行10亿元可转换公司债券用于扩能扩产,也在表达对于这一风口的追逐。绝味食品对外表示,旗下门店已突破1万家,并计划每年整体净增800至1200家。

对此,国盛证券认为,绝味食品未来门店增长空间一方面来自于一二线城市的加密,另一方面来自于三四线城市下沉。并认为,绝味食品在国内的开店上限在20544家,开店上限远未到达

同时,随着各家在线上渠道的不断布局,卤制品产业依然有着新的增长点。

盐的暴利与改革

在上瘾机制造就的商业繁华背后,盐业的暴利也容易被忽视。事实上,从古至今,掌握盐的生意,就意味着在某种程度上掌握财富。

清朝时期,仅仅是扬州盐商的总资本就能达到8000万两白银,相当于清政府一年财政收入的2倍

乾隆37年,扬州卖出盐引(盐钞)近153万引,一引盐从海边以0.64两白银的价格“出厂”,运到扬州后的价格约1.82两,而从扬州再运到其他省份,售价则到达10两左右,价格翻了超过10倍

时至今日,制盐还是门高利润的生意。

2009年,国家发改委提高了食盐出厂(场)价格,调整后的大包装含碘盐含税价格在378—583元/吨之间;食盐产区批发价格在调整后的含税价为444—668元/吨。

以中盐旗舰店的售价为例,350g的无碘精制食用盐,价格约为3元/袋,换算后每吨约为8500元。即便按照食盐产区批发价格(含税)每吨668元换算,市面上的食盐零售价为产区批发价格10多倍

除了销售,生产食盐也是工艺简单而又暴利。援引《第一财经日报》的一位业内人士观点:“海盐是经过晒卤水、一环一环晒过后,再用锅炉蒸发、提炼,井矿盐的卤水是直接蒸,蒸完留下的就是盐。”

暴利,也可在湖南盐业的招股说明书中一窥,2015年和2016年,其生产的食用盐的毛利率高达86%和84.19%。只是到了2017年,湖南盐业食用盐的毛利率下滑至59.92%,平均售价下滑了56.29%。

图片来源于湖南盐业招股书

那一年,是盐改元年。根据《盐业体制改革方案》,从2017年1月1日开始,国家放开所有盐产品价格,取消食盐准运证,允许现有食盐定点生产企业进入流通销售领域,食盐批发企业可开展跨区域经营

而据国家发展改革委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食盐市场供应主体较多,登记注册的盐业生产企业有300家左右,盐业流通企业有4000多家。这意味着曾经各司其职、各自坚守一方阵地的盐业的局面将被逐渐瓦解,利润也将重新分配。

价格放开,销售领域解禁,为了争夺市场,盐企开始走降价路线。无奈的是,2017年盐价下降,生产成本却增加了。湖南盐业公告指出,2017年燃料煤的平均价格从之前一年的500.29元/吨上涨至668.64元/吨,涨幅高达33.65%。此外,盐企还不得不面对人力成本提升和运输费用的上涨。

不少盐企纷纷祭出杀手锏,比如通过生产大包装产品,从而降低包装成本;推出利润更高的中高端盐产品获得更高收益等。

“盐改让盐业专营被打破,变成从计划经济进入了半市场经济,虽然有很多制约,但比盐业专卖有了很大的进度,对于产业结构的提升,对于消费端的满足有很大的进度。”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告诉锌财经。

盐改,也意味着市场供给侧的调整。根据太平洋证券数据,当时全国食盐产能在4800 万吨左右,但需求量为1000 万吨左右。这意味着,产能落后的中小型盐企逐渐被兼并和淘汰,而产销一体,有产品优势和渠道优势的大企业,逐步成为行业龙头。

事实上,2017年起,虽然各大上市盐企的食用盐毛利率均出现下滑,上市盐企在财报上,还是有着不错的成绩。2017年,苏盐井绳实现扣非净利润1.7亿,比上年同期增长799%。于一年前上市的湖南盐业,2018年上半年,实现扣非净利润8647万,同比上涨7.36%。

中盐总公司旗下唯一上市公司兰太实业,在发布的2018年年度报告表示,2018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2.6亿元,同比增加30.61%。

虽然行业经历洗牌阶段,但食盐龙头,依旧有着良好发展前景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推测,2018年我国食盐销量突破1000万吨,达到1015万吨,未来五年(2018-2022)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4.71%,预计到了2022年我国食盐销量将达到1220万吨

减盐悖论

过量摄入盐,意味着风险。

事实上,中国已经是世界上食盐摄入量最高的国家。据中国营养学会数据,中国18岁以上居民平均每天的盐摄入量高达10.5克,而《中国居民膳食指南 2016》建议成人每日食盐摄入量不超过6克

另据中华高血压杂志给出的数据,我国北方地区每日人均用盐量为14-16g,南方地区为8-10g。可见国民用盐量,超过标准一大截。

“一些科普教育中会推荐(居民每日盐摄入量)6克,但是我们很难做到,但只要把食盐的量从原来的10克中减少,每减少1克对健康都会带来好的影响。”陈晖向锌财经表示。

图片来源于网络

研究表明,过量摄入食盐可能会引发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等疾病。根据2014年数据,我国高脂血症患者已接近2亿人,高血糖8000万人,高血压为1.8亿人。

3月29日,中国营养学会提出,将以2016年各类预包装食品钠含量分布现况为基准,分阶段实施减盐目标。争取到2025年,各类加工食品钠含量分布整体降低10%;到2030年各类加工食品钠含量分布继续下移10%

但减盐也让食品行业产生担忧。以腌制食品为主营产品的卤人甲加盟商王蒙告诉锌财经,减盐在前期肯定对卤味食品有所影响,因为盐少了口味肯定会改变。

减盐和销量,两者不可兼得。这是王蒙们面对的困境。

“虽然现在偶尔会有顾客提出少盐,并且反馈口味比较咸,但实际上总体的用盐量变化还是不大。” 

王蒙算了一笔账,卤人甲的食材本身是经过总部加工腌制后发货给加盟商,加盟商可以控制的是椒盐、辣椒粉等调料,但目前消耗最快的还是椒盐,一包2.5千克的椒盐可以用一周左右。按照每周卖出1500份计算,每份卤人甲鸡爪仅仅椒盐含量就已经达到达1.66克

朱丹蓬告诉锌财经,现在整个中国的消费群体都处于一个非常矛盾的状况,一方面有健康意识及健康知识,但是实际上,对整个餐饮行业来说,新生代的崛起之后越来越重口味。

随着火锅、小龙虾,还有一些卤制品、薯条等等食品越来越多,逐渐成为新生代消费者青睐的食品和餐饮模式。这让朱丹蓬颇为忧心。

减盐行动难以起到有效作用。这也是全世界面临的难题

20世纪70年代末,芬兰政府为了让芬兰人少吃盐,特地针对食品制造商做出规定,每一件高盐食品都必须用醒目字样标注“含盐量高”作出警告。这如同香烟外壳上的“吸烟有害健康”。

但如同吸烟者,又有多少人会看到警告而掐灭手中的香烟?

葡萄牙为了给民众减盐,更是做出明确规定,要求2019年1月1日前,100克面包含盐量不超过1.3克,2020年1月前不超过1.2克,2021年1月前不超过1.1克,2022年1月前每100克面包中含盐量不超过1克。

减盐背后,还催生出了低盐调味品、中高端调味品的市场。

东海证券认为,在某种程度上,酱油可以替代食盐和味精的使用,从而减少人体对钠的摄入。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2018年中国酱油行业产量为 1041万吨,可比口径同比增长4.41%。

与此同时,各家酱油公司也推出了有机、零添加、低盐等高配版酱油,打着健康的标签,其售价往往是普通酱油的3倍以上

以主打零添加的千禾牌酱油为例,在无促销的情况下,一瓶1L装的零添加酱油价格接近60元;而市面上常见的酱油中,按1L容量折算,价格在20元左右。

高售价的另一边。半岛网曾做过一次调查,厨邦的一款“薄盐酱油”,含钠量达到每15ml 997mg,甚至超过了很多普通的酱油。为健康买单的消费者,却最终交了“智商税”

一面是上瘾,一面是减盐,矛盾重重。

陈晖向锌财经透露,生活中大家对盐的依赖还是很强,而隐形盐常常被忽略。比如很多人热爱面食,所有面食都会用到盐和碱,其中都含有钠。购买食品的时候注意食品包装上的营养成分标签,上面会标注钠的含量。

布里多尼人有一句谚语:“忠告和盐只要想要,就可以获得。”

或许,了解盐的上瘾机制,了解盐的存在路径,减少摄入食盐,少交“智商税”,是那一句简单的忠告。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王蒙为化名)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