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巴菲特和盖茨的偶像:没车没房,88岁捐出560亿人民币

2019-04-06 12:54 · 微信公众号:经纬创投  艺非凡   
   
他已经通过自己创办的大西洋慈善基金,已经将62亿美元捐到了世界各国的教育、科学、医疗、养老和人权等领域,这使他成为世界上有生之年捐款最多的人。

这篇文章提到了财富观,很有意思。有一种人,把财富当成手段,而不是目的。这种人一开始就想得很明白,他想要赚取财富,是为了去实现一个东西,财富只是实现这个东西中间的一种工具,或者一个环节而已。一旦他可以实现这个东西,那么他会回到这个东西本身,而不是无休止地去赚钱或占用更多的财富。

通常这样的人本身可以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安全感,极少需要外界给予他们肯定与证明。他们实现自己的梦想,就能对自己负责。Chuck Feeney也是这样的人。这样的人很少,却很酷。他们不会让细枝末节绊住手脚,同样,也绝不会让财富成为自己的负担。

其实财富在这样的人手里,是会让这个世界变得更为高效的。这也是为什么Chuck Feeney是我心里的为数不多的榜样,偶像。以下,Enjoy:

他衣衫褴褛,戴着一块15美元的卡西欧手表,和从街边杂货店买来的破旧眼镜,没有自己的私家车,出行乘坐公共汽车和地铁,一直乘坐经济舱,但他,却秘密捐出560亿人民币,并采取严密措施隐藏自己的善举,以至于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名……

我赤身处于母胎,

也必赤身归回。

——【约伯记1:21】

你施舍的时候,

不要叫左手知道右手所作的。

――【马太福音6:3】

沃伦·巴菲特和比尔·盖茨,说起慈善事业,想必大家都会想到美国慈善界的标杆人物。

但你可知道在慈善界,这两位大名鼎鼎的巨富慈善家,都是同一人的粉丝,而且将他视作慈善界的英雄与导师,一直紧紧追随他的脚步。

他是88岁的美国富豪Chuck Feeney,一个几十年来隐姓埋名做慈善,自己却“衣衫褴褛的慈善家”。

他行事低调,刻意匿名做慈善,2014年底前,已经悄无声息地捐掉了450亿。

他曾为康乃尔大学捐了5.88亿美元,为加州大学捐了1.25亿美元,为史丹福大学捐了6000万美元。他曾投入10亿美元改造、新建爱尔兰的7所大学,北爱尔兰的2所大学。他曾设立“微笑行动”慈善基金,为发展中国家的唇腭裂儿童做手术提供医疗费用。他曾为控制非洲的瘟疫和疾病投入巨额资金……

Chuck 被称为“慈善界的詹姆斯•邦德”。过去30年,他一直奔走在世界各地,执行着一项秘密使命,悄悄地把75亿美元身家全部捐赠出去。他的目标是把剩下的13亿在2017年前捐掉,“无牵无挂地去见上帝!”

他已经通过自己创办的大西洋慈善基金,已经将62亿美元捐到了世界各国的教育、科学、医疗、养老和人权等领域,这使他成为世界上有生之年捐款最多的人。

而这身家千亿的老人,虽经营着全球闻名的DFS奢侈品免税店,浑身上下却没有一件奢侈品,简朴的程度令人咋舌。

穿着几十块的衣服,常年佩戴一块15美元的卡西欧手表,“我的手表跟劳力士一样准时。”

有次会见爱尔兰首相,他竟然戴着副破旧的眼镜,上面夹着一个别针,这眼镜还是他当初从街头杂货店里买来的。

他曾在伦敦、巴黎、纽约公园大道有6处豪宅,如今,一幢也不留,和妻子蜗居在旧金山租来的一居室里。

没车没房,出行就乘公共汽车、地铁,75岁前乘飞机,只坐二等舱,后来膝盖老化,止不住地颤抖,才开始坐头等舱,他说“头等舱也不会让我先到某地。”

而饮食方面,“我可以去高档餐厅,一顿吃掉100美金,但25美元的饭已经让我相当满意。”

他有5个儿女,在假期时,他们都得到宾馆、饭店和超市打工。女儿贝利十几岁时,有段时间打了不少长途电话。她父亲发现长长的话费账单后,立刻切断了电话线,并在家中贴出了一张本市地图,上面标出了附近的公用电话。

对于爸爸隐姓埋名地散财,子女们也很赞成,“这让我们与普通人无异。”

Chuck Feeney1931年出生于美国东岸新泽西州的一个爱尔兰蓝领社区,父亲是一位爱尔兰移民的儿子,在一家保险公司当业务员,母亲麦德琳是位护士。他出生时正是大萧条时期,父母为了养家活口努力工作。

Chuck的父母都乐于助人,至今他还记得,母亲每天早晨上班时都会把一位残疾邻居顺路送到公共汽车站。母亲的职业多多少少给了小菲尼潜移默化的影响:照顾、关心有需要的人。

但小小的Chuck很早便展现出经商头脑,他会在圣诞节制作精美的卡片出售,也会在暴风雪季,组织几个朋友提供铲雪服务。

1948年,Chuck加入美国空军,成为一名信号兵,先后在日本和韩国服役4年。退役后,他靠军队提供的奖学金进入康奈尔大学酒店管理学院。由于奖学金每月只有110美元,远远不够开销,他就和一位同学做起了卖三明治的生意,收入还不错。1956年大学毕业后,Chuck又来到法国东南部的格勒诺布尔大学学习政治学。

不过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名校毕业的学生,好像对做学问并不感兴趣,一毕业就和在大学认识的好基友罗伯特·米勒,跑到船上向船员兜售免税烈酒。

毕业后,Chuck没有立刻回国,而是打起了美国海军大西洋舰队的主意。当时舰队的军舰经常驻扎在滨海自由城,他就在那里办了一个夏令营,主要服务随军子女。不久,他又开始向舰队官兵推销起了免税商品,包括白兰地、香烟、收音机等。

在此期间,他遇到了康奈尔大学的校友罗伯特•米勒,两人开始合作,卖的东西也扩大到汽车、香水和珠宝等。1960年,两人成立了环球免税集团(DFS)。他们最早在檀香山和香港这两个美国军舰最常光顾的港口开店,到1964年时,店面已经铺到27个国家,雇员人数也超过了200人。

战后经济飞速发展,旅游业兴旺发达,许多国家都放宽国民旅行的限制,像当今的中国旅行者一样,当时欧洲、美、日等国家的公民手里有充足的现金。

他们带着大把的钞票,到世界各地买买买。而Chuck 则瞅准时机,在全球各地的免税商店进购香水、名表、皮包等等奢侈品。还聘请漂亮的姑娘做导购,给带来游客的导游发工资。

日本人的钱太好赚了,Chuck于是请分析师来预测他们的下一个旅游热点会是哪里。当分析师称塞班岛有可能成为下一个热点时,Chuck发现那里竟然没有机场。1976年,DFS投资500万美元把塞班岛的机场建了起来,这后来为集团带来了丰厚的回报。

就这样他迅速在全球各地的机场,建立起免税店,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免税店运营商。单是1988年,他就从生意中获利1.55亿美金,这在当年可是十分惊人的数字。

不过这个家伙却并不爱钱,尤其不爱花钱,但这样一个不爱金钱,不贪图享受的人,当初为什么要费集心思积累财富?

或许德国社会学家韦伯的观点可以给出答案:尘世的成功证明着上帝的恩宠,经济冲动与宗教情怀可以是相互支持的。

拥有巨额财富的Chuck ,为了更好管理自己的财富,成立了大西洋慈善基金,开始了在全球范围内的捐助。

不过他做事却相当低调,是那种刻意匿名的“隐士型”慈善家,捐助上百亿,却几乎没人知道他的名字。他说“我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如果你坚持为自己的利益而谋钱财时,你总是会担心何时会失去你的钞票。”

为了隐藏自己的善举,他采取了很多严密措施:为了避开美国法律,关于基金会信息披露的有关规定,他跑到远离美国本土的百慕大群岛注册。注册基金会的名字,没有使用Chuck Feeney或与他相关的人的名字。他甚至要求基金会的员工,不告诉家人自己在哪里工作。

根据他的苛刻要求,接受捐赠的机构不能为他放置一块铭牌。捐赠的受益者大多不知道资金的来源,知情者则必须签订保密协议:若向外界透露有关消息,资助将停止。

如此苛刻的隐性捐助,甚至一度让受捐5.88亿美金的康奈尔大学相当苦恼,当时的校长罗德先生说:我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向董事会解释,这笔钱并非来路不明,它也不是来自黑手党或者恐怖分子···

这样的隐性慈善事业,一做就是几十年,直到1997年,全球奢侈品免税产业开始降温,Chuck 也决定激流勇退。他的免税购物连锁店被法国奢侈品巨头以35亿美金收购。

这样重大的收购案,免不了重要信息的披露,公众这时候才知道,Chuck 的股份已经转交大西洋慈善基金会,

他捐赠的数额竟然远超麦克阿瑟、洛克菲勒等家族设立的鼎鼎大名的基金会。全球慈善界震惊了。

此后,隐姓埋名做慈善显然已无法实现,但他和他的慈善基金会仍然保持低调。不专门发布捐助消息;拒绝设立各式铭牌;资助建设的大楼不能用他的名字命名。

对此他说:“谁建起楼房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楼房能建起来。”

爱尔兰著名传记作家康诺,被这位隐形富豪打动,他跟随Chuck两年写出了《不是亿万富豪的亿万富豪:Chuck Feeney如何秘密地聚财和散财》

Chuck 说:“上帝那里没有银行,每个人都是赤裸裸地诞生,最后又孑然而去,没有人能带走自己一生苦苦经营的财富与盛名!”

“人们习惯于赚钱,成为富人对大多数人都很有吸引力。我并不是要去告诉人们应当做什么,我只是相信,如果人们能为公益事业提供捐助,他们将从中获得巨大的满足。”

或许正是这样的行为和话语,带动美国互联网科技和金融界的巨富,纷纷裸捐。

在记者的采访报导中,巴菲特和盖茨也承认自己将Chuck视作模范、榜样。

目前,Chuck 正以每年4亿美元的速度“散财”。最终他的基金会将捐出75亿美金(约560亿人民币)。在他看来,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人需要帮助,因此,捐助来不得半点儿延误。

他笑着发誓说:“这钱要是不能花掉,我死了都不能瞑目。”

他懂多国语言,没事就到世界各地转,自主选择慈善项目:

向越南儿童提供交通安全基金;为澳大利亚癌症研究及菲律宾面瘫儿童整形手术提供费用;建立“微笑行动”基金,为发展中国家的腭裂儿童做手术提供免费的医疗费用。

有一次,他在一处候诊室里见到了一名准备接受手术的女孩,女孩用手掩着嘴,掩饰不住激动与期望。“做完手术后,她微笑着,似乎在说‘我现在再也不是你以前看到的那个样子了’。”Chuck 说,他在这样的时刻才会觉得,财富是有价值的。

他还为古巴的培训医生购买大量医疗用品,为控制非洲的瘟疫和疾病注入巨额资金,这样的慈善事业不胜枚举。

今年,Chuck 本人将完成自己所有的捐赠,他的大西洋基金会也会在2020年,结束使命。

不过跟许多富豪死后才将财产捐出的行为不同,Chuck 更愿意在生前看到,这些钱去了哪里,它们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因而每一笔钱投向的慈善项目,都会持续跟踪。

对于将金钱留给后代的行为,Chuck 也非常不赞同,“如果富人手握财产传给下一代,这无疑会给他们带来巨大的麻烦。今天的钱就应该解决今天的问题,后代有什么问题,应该由自己来解决。”

Chuck Feeney曾说:“人们常问我如何寻欢作乐,我知道我在帮助人们的时候就很开心,不帮助人的时候就不开心。”有人问他为何在世时就将全部财富捐给社会,他说:“我看不到有什么理由延迟捐款,这么好的事情现在就可以完成有什么不好呢?”

“我赤身处于母胎,也必赤身归回。”这是出自《圣经·约伯记》一句经文,也是Chuck Feeney践行着的人生观。

目前,大西洋慈善基金正以每年4亿美元的速度“散财”,而Chuck 个人的净资产只有200万美元左右。

媒体追问Chuck Feeney,为何非要捐得一干二净?他说 : “裹尸布上没有口袋”。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