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欧美圈粉丝过山车

2019-04-25 11:10 · 微信公众号:吴怼怼  咸鱼鱼   
   
对于中国影视公司而言,IP资源的再开发与保护之路还很长远。

2019年,站在追剧和观影「鄙视链顶端」的欧美圈粉丝真的好惨,颇有一种爽过被掏空的过山车既视感。

漫威初代落幕,X战警完结,DC宇宙重置,权游终季开播,包括邪恶力量、生活大爆炸、摩登家庭等在内的美剧也都一一宣布完结。对欧美圈粉丝来说,英雄陨落,卡司告别,影片排期表就是「分手日历」。

其中,最大的两件事情可能还是,复联落幕与权游终结。朋友圈陷入刷屏狂热,粉丝哀嚎,路人不解,万众热议后也要问一问为什么这些IP经久不衰?为什么欧美影视工业屡创辉煌?为什么中国影视市场出不了超级英雄,网文IP改编成功者寥寥无几?

要回答这些现实和未来的问题,我们可能得从历史中去找答案。

01

1938年,DC漫画前身国家联合出版公司在《动作漫画》创刊号创造了第一位超级英雄--超人。次年,马丁·古斯曼创立及时漫画出版了首本刊物《漫威漫画》创刊号,霹雳火和海王就此亮相。

到1961年,及时漫画正式更名Marvel Comics,此时,美国队长诞生20年。在前十年的辉煌时刻里,连参加二战的美国士兵都会捧着一本漫画书。但是,此后十年,无论是对漫威还是DC来说,属于超级英雄的黄金时代都在一点一点褪去光芒。

黯淡来自一个叫弗雷德里克的博士,他在一本叫做《诱惑无辜》的书里指责漫画应该为青少年犯罪负责,在当时的美国社会引起一阵舆论。以此为拐点,美漫走向衰退期。

到五十年代中期,漫威一度濒临破产,直到漫威传奇编剧斯坦·李出现,美漫才迎来又一个白银时代。

在斯坦·李的时代,诞生了很多经典的超级英雄角色,神奇四侠、绿巨人浩克、蜘蛛侠、钢铁侠等形象把漫威推上美漫神坛,而斯坦·李也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英雄之父。

在漫画行业平稳发展的同时,电视行业越来越红火。上世纪七十年代,华纳收购了DC漫画公司,好莱坞也告别古典时期,掀开新的篇章。到70年代后期,DC漫画《超人》系列被搬上荧幕,自此,超级英雄形象从漫画世界走出,跨进电影时代。

02

超级英雄电影世界里,福克斯有X战警系列,索尼哥伦比亚狂啃蜘蛛侠,而华纳则拉着DC开启了第一轮超级英雄重启计划,推出了《蝙蝠侠:侠影之谜》《超人归来》等影片。

但是,直到此时,IP影视化的世界里还没漫威什么事儿,连阿拉德创立的漫威影业也只是协助获得漫威IP版权的电影公司将超级英雄搬上荧幕。

漫威在看到别的电影公司拿着自己的IP赚得盆满钵满的时候,终于痛定思痛,通过抵押漫画人物版权,于2005年拿到美林证券的巨额贷款,开始拍摄自己的超级英雄电影《钢铁侠》。

随着《钢铁侠》大获成功,漫威的电影计划也提上日程。此时,迪士尼向漫威伸出了橄榄枝,在2009年,迪士尼全资收购漫威,还花了1.5亿美元从派拉蒙手里赎回了《复联》和《钢铁侠3》的发行权。

之后,漫威宇宙计划逐渐成型,而DC与漫威的漫画战争有了质的飞跃,这演变成华纳和迪士尼两个大佬的电影战争。

自被迪士尼收购后,漫威的超级英雄电影进入发展的铂金时代,不仅产量稳定,还卖座又叫好。

2012年《复仇者联盟》上映,串联起《钢铁侠》《美国队长》《雷神》《无敌浩克》等多部影片,漫威宇宙开启,网状叙事逻辑编织出一个多线并行的巨大IP。

十年时间,二十多部影片,时间跨度从远古时代振金陨落、数千年前以太粒子风波,到1940年美队举起「振金圆盾」。漫威宇宙里群星闪烁,漫画与电影打通,角色在游戏里闪现,跨媒介叙事将故事文本在多媒介层面展开,一个立体生动的泛次元世界展现在粉丝眼前,超级英雄们彼此连接,而粉丝们的娱乐体验也产生前所未有的共鸣。

《复联》使得超级英雄在电影里相遇,一同拯救世界,联合起来的英雄IP势不可挡,多线并行后的剧情并没有明显偏颇哪一位卡司,而粉丝们也从单个英雄IP的怀抱,迈向了温暖又搞笑的复联大家庭里。

而此时,DC靠着一部《蝙蝠侠:黑暗骑士》实在难以抵挡联合起来的漫威宇宙攻击,在这种压力下,DC也急于建立自己的IP网,试图孵化DC宇宙。

在漫威之后,建立宇宙似乎成为电影公司的一大乐趣。《哈利波特》系列完结后,《神奇动物》续写魔法IP,传奇影业开启怪兽宇宙模式,让哥斯拉和金刚对战,就连恐怖片导演也开启了招魂宇宙,温子仁带着安娜贝尔从美国加州一路玩到罗马尼亚。

然而,建立宇宙这事,也不仅仅是电影公司在大荧幕上演,小荧幕也同步进行。但和若干年前一样,DC总是快人一步,当DC把超人前传、新传都拍成电视剧,连《绿箭侠》《哥谭》都出来了后,漫威才开始与ABC合作,把《神盾局特工》搬上电视。

虽然依旧秉承超级英雄模式,但是在小荧幕上,无论是DC还是漫威,都不得不向IP大佬「铁王座」低头。

03

在欧美粉丝圈里,美剧与超级英雄电影是经久不衰的话题。

早有《老友记》掀起波澜,随后有《生活大爆炸》《傲骨贤妻》等剧炸开水花,随着在线娱乐方式的兴起,Netflix与HBO登上舞台,带来了《纸牌屋》《权力的游戏》《西部世界》《黑镜》等超级IP。

其中,以改编自乔治·R·R·马丁《冰与火之歌》的权游系列表现最为突出。

1990年,是马丁在好莱坞十年编剧生涯的开端,在还没有接手电视剧工作的空闲期,马丁开始尝试撰写散文,当写完三张草稿后,他构想出一个男孩观看斩首刑,在雪地里遇见冰原狼的场景。灵光闪过,创作欲望被点燃,这三章草稿在多年后成为了《冰与火之歌》第一卷《权力的游戏》的开篇。

基于这部作品,马丁被《时代》杂志誉为「美国的托尔金」和「新时代的海明威」,并在2011年被选为「影响世界的100人」之一,要知道,这部作品到如今还没有完结。

至于改编自《冰与火之歌》的权游,更是成为全球现象级IP。

提到权游,离不开史诗二字。该剧以欧洲中世纪为虚拟背景,讲述了维斯特洛大陆上的故事,叙事宏大,涵盖两块大陆、三大主场、九大家族、数百位封臣。出场人物众多,时空跨度也长达数千年,权游所塑造的故事世界,以时间、空间、人物等元素为主轴,穿插多线剧情,形成了一个叙事丰满,基底庞大的多维立体结构。

在权游中,三条叙事主线并行,多条人物暗线交错。一边是维斯特洛大陆上各大家族为争夺王国统治权斗争不断,一边是北方异鬼蠢蠢欲动,欺压边境屠戮野人,而另一条线则以亡国公主丹妮莉丝为线索,连接东方厄索斯与西方维斯特洛。在这样庞杂的主线地图上,上百名角色的前世今生都能串联起来,角色情绪覆盖也都饱满鲜艳。

所以,自在全美播出以来,权游几度刷新艾美奖历史记录也是理所应当。

而在其他国家,《权力的游戏》也很吃香。根据维基百科资料显示,权游系列打破了英国付费电视频道的收视纪录,在亚欧非逾60个国家播映都获得好评。

04

同漫威、DC旗下的超级英雄模式不谋而合,权游在英雄向度上也相当下功夫,但在英雄内涵上不同于前者黑白分明的模式。权游所塑造的英雄角色描绘向度更加悲情、表现方式也更多元。期间,既有「北境守护艾德·史塔克」、「小恶魔 提里昂」等缺陷式悲情英雄,也有「无面者 贾坤·赫加尔」、「猎狗 桑铎·克里冈」等边界模糊英雄。

权游成绩如此闪耀,与HBO燃烧的经费离不开关系,据GQ报道,权游前五季单集制作成本在六百万美元到八百万美元之间,而到了第八季,单集成本达到一千五百万美元。

但是一切正如贾坤所言「凡人终有一死」,而IP难逃谢幕。权游已然播到了最后一季,面对Netflix的穷追猛打,Amazon prime以及Hulu的围追堵截,HBO要想在数字时代进阶就必须不断拿出优质IP。

实际上,Netflix与HBO的对决早已上演,自去年Netflix将HBO拉下艾美奖神坛后,二者以一部又一部大制作、高口碑美剧拉扯用户,震荡平台。当Netflix拿出《李尸朝鲜》撕开亚洲市场的缺口,HBO则献上《我们与恶的距离》惊艳众人眼球,前者被称作是低配版权游,后者则预定了年度华语最佳。

就内容质量来说,HBO有口皆碑,享有天然优势,其专业的影视开发与创作保证了IP活力与持续性,但权游落幕,IP终结,新平台崛起,老牌巨头扩张,谁也不知道下一个八年谁家捧出剧王。

05

好莱坞制片人大卫·纽特曾说过「当我们在讨论电影的时候,无论我们在谈论票房还是艺术,观众喜欢的故事才是一切的起点」

这句话在IP改编世界同样适用,无论是背靠迪士尼的漫威,还是从传统电视台演化而来的HBO,更或是天然带有互联网属性的Netflix,都秉承对IP开发的可持续性与深入性。

纵观这些大热IP可以发现,故事内核是一切起点,文本作品赋予故事时间感,而影视技术赋予故事空间感。漫威、权游们以IP为起点,要么遵循普世价值观,要么构建庞大多元的世界观。在制作方针上,以市场为基础,以工业化生产为标准,在市场化生产、传播的基础上,连意识形态的宣传都没有淡化,隐藏在市场化与商业化背后的意识形态在表面的娱乐快感中,严肃地传输着美国文化。

拿漫威来说,虽然有超过7000名超级英雄,但是依旧深耕IP研发与创意孵化,复联每一部都在防剧透,在多年拍摄中,逐渐脱离原本单一的剧情结构,甚至大胆采用颠覆结局。而权游所采用的POV叙事手法也令人耳目一新,拍摄遵循原著上帝视角,每个角色都是善恶综合体,这种巴赫金式的复调小说手法,恰恰反映出好的作品不是单一价值观的独白。

06

在中国本土,由于种种因素,没有超级英雄漫画,也鲜少有打破圈层的口碑IP。在互联网兴起后,一批成长自晋江、起点、阅文等原创文学网站的网文IP诞生,《盗墓笔记》、《鬼吹灯》等系列网文虽然火爆,但是对IP感兴趣的用户,圈层属性明显,断层严重。

而《花千骨》、《三生三世》等网文IP影视化虽然相对成功,但去掉故事外壳,就只剩谈恋爱,文本本身单薄,编剧创作要么脱离文本,全部推翻,惹得原著粉大怒,要么一字不改,逻辑漏洞与价值观清奇。

同时,在国内,IP影视化后呈现的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这也使得原著粉对影视化产生敌对情绪,在江南小说《龙族》的超话里,有相当一部分粉丝提议超话内禁止影视化讨论,其对影视公司榨干作品的行径充满抗拒。

当前国内的IP开发和复联4上映时的天价电影票一样,充满了割一波韭菜就跑的气质,这种IP思路使得创作者们不去想如何维护、深层开发IP,而是在一堆又一堆不成熟的日更6000+网文中淘沙,不管作品文本、价值观是否过硬,只要有大批粉丝,就能拿来影视化。

这样的作品如何能与欧美动辄续订三四季的IP相比。

而国内的影视公司工业化程度低又是另一个痛点,《仙剑》系列堪称经典,是国内为数不多的IP开发典范,但是自《仙剑三》后,所开发的IP没有一部在平均水平上的,和权游每一季环环相扣、逻辑紧密不同,国内的某些经典IP版权在各个公司之间轮回流转,作品质量时高时低。

对于中国影视公司而言,IP资源的再开发与保护之路还很长远,当迪士尼收购福克斯,好莱坞格局由「迪士尼、华纳、20世纪福克斯、环球、派拉蒙、索尼哥伦比亚」六大变为五大的时候,巨头的IP池不断扩大,甚至达到了童年、青春乃至成人阶段通杀的程度,而国内影视公司却并没有多强大的内容、IP资源作支撑,以至于大众只能在B站自制《还珠》、《仙剑》回忆杀。

至此,复联结局如期而至,权游终点近在眼前,我们与这些欧美圈IP告别之际,本土IP何时能站起来说声你好。

【本文为合作媒体授权投资界转载,文章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文章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投资界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及原出处获得授权。有任何疑问都请联系(editor@zero2ipo.com.cn)】